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陈莽教徒

  几日之后,陈莽带着青儿一路向西,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

  谷中漫山遍野都是鲜花,各色蝴蝶翩翩起舞,那些蝴蝶也不畏人,不时在陈莽身上停留。

  青儿一伸手,蹁跹的蝴蝶却立刻闪开,气得青儿粉腮高高鼓起,看向陈莽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

  陈莽见状,洋洋自得道:“青儿你看,连蝴蝶都被我的盛世美颜吸引,天下再无你老公这般玉树临风之人了!”

  青儿轻哼一声道:“你不是说过蝴蝶是害虫么,让我来清理了它们。”话音落地,放出一股杀意,蝴蝶好像感受到危险一般,顷刻间飞得一干二净。

  陈莽没好气的瞪她一眼,绕过一片花丛,来到了一条小溪旁。

  溪旁结着几间茅屋,茅屋前后左右都是花圃,种满了诸般药草。

  陈莽迈步来到屋子前,高声喊道:“青牛,师叔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一个神清骨秀的青年走了出来,看到陈莽,连忙拜见道:“陈师叔好。”

  陈莽挥手打出一道法力,让他曲着的双膝跪不下去,有些不满地道:“不是早和你说过吗,我不习惯有人向我下跪,怎么一点记性不长?”

  胡青牛一脸愧疚道:“这,青牛除了拜见师叔,还要向师叔赔礼。”

  陈莽微微皱眉:“赔礼?赔什么礼,友谅呢,他还没到吗?”

  离开王盘山后,陈莽便向身在丐帮的陈友谅飞鸽传书,让他打探空见消息,约好了这几日在蝴蝶谷相见,今日赶到这里,却没见到陈友谅,不由有些疑惑。

  胡青牛尴尬的道:“友谅在屋中休养,师叔随我来。”说完,因着陈莽二人来到一间茅草屋中,

  陈莽进来屋子,瞧见一名药童在一旁煽火煮药,满厅都是药草之气,陈友谅则是躺在床上,人事不知。

  见爱徒受伤,陈莽心中一颤,走上前道:“谁伤的他?”

  胡青牛言辞闪烁道:“没人伤他,是中了毒……嗯,是我不小心毒到了友谅……”

  陈莽回过头盯了他一眼,厉声道:“叫难姑出来!”

  胡青牛身子一颤,立刻明白陈莽已经猜到是王难姑下的手,有些畏惧地说道:“师叔,难姑刚刚被我气走了。”

  陈莽头疼地叹了口气,说道:“让我猜猜,肯定是难姑给人下毒,你却把她下的毒给解了,难姑一气之下和你较上了劲,对与不对?”

  胡青牛脸上露出一个苦笑:“师叔料事如神,全都被您言中了。”

  陈莽叹气一声,又问道:“友谅没事吧?”

  胡青牛点了点头:“没有大碍,他早前和难姑切磋毒术时落败,中毒不深,我已经用银针替他拔毒,待会儿便能醒来了。”

  “切磋毒术?”

  陈莽表情一滞,骤然起身道:“不好,快去找难姑,她可能也中毒了!”

  胡青牛顿时急了起来:“师叔所言当真?”

  陈莽慌忙从怀中掏出两枚药丸,塞给了胡青牛:“友谅是我教出来的,我还能不清楚他的本事,他昏迷前肯定让你去找难姑了吧!”

  胡青牛微微一愣,回忆起陈友谅倒地时让他去追王难姑的画面,顿时吓出来一头冷汗,施展轻功就跑了出去。

  陈莽二人帮忙寻找之下,几人很快便在小溪旁找到了昏迷过去的王难姑。

  胡青牛将解药给她喂下,看着脸色渐渐好转的妻子,终于松了口气,朝陈莽道:“多谢师叔,若非师叔及时赶到,难姑就要被我误了性命。”

  陈莽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道:“你们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啊,要不我来帮你一把?”

  胡青牛喜上眉梢:“那便全仰仗师叔了!”

  入夜时分,王难姑悠悠转醒,扶了扶有些发沉的脑袋,坐起了身来。

  “好厉害的毒药,我竟然没有当场察觉。”

  王难姑感叹一声,看着熟悉的房间,想到待会不知道会如何被丈夫和陈友谅嘲笑,就感觉脸上发热,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啊——”

  刚走到门口,猛然间隔壁传来一个熟悉的惨叫声。

  王难姑听出是丈夫的声音,顿时心头一颤,跌跌撞撞来到了客厅。

  往屋里看去,丈夫胡青牛满身是血的趴倒在地,一男一女两个蒙面人站在旁边,正冷笑着看着丈夫挣扎。

  “师哥!”

  王难姑心胆欲裂,不顾身体虚弱朝胡青牛跑去,哪知刚跑进屋,便被蒙面女人一掌打翻在地。

  胡青牛口吐鲜血,伸手抓向王难姑,但咫尺之间仿佛隔着天堑,无论如何也碰不到王难姑的手,断断续续道:“快走……快走……”

  王难姑用尽浑身力气,艰难的爬到了胡青牛身旁,十指紧扣住他的手,热泪横流道:“不,我不走,就算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蒙面男子发出冷笑,道:“王难姑,原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不在才来逼问你丈夫。他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可全都是你害的!”

  听闻仇家是来找她的,王难姑如遭雷击,满心愧疚地看着丈夫,颤抖道:“师兄,是我连累了你……”

  蒙面男子嘿笑一声:“你下毒害我家人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

  王难姑艰难的抬起脸来,她毒杀之人皆是恶贯满盈之辈,但今日人家是来上门寻仇,解释已然无用,狠下心咬牙道:“你家人是谁?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愿意给他抵命!”

  蒙面男子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毒杀我家小强,不杀你全家,难消我心头之恨!除了丈夫,你还有个师父吧,等我了结了你们性命,便去将那老头也宰了!”

  王难姑在脑中搜索一番,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小强这个名字,干脆不再去想,惨笑一声道:“我一人之过,连累满门,我王难姑真是枉为人妻,枉为人徒……”

  蒙面男子道:“哼,现在后悔已来不及了,青儿,杀了他们!”

  蒙面女子闻言,一闪身来到了胡青牛身旁,一掌下去,胡青牛当场毙命。

  “师哥!”

  王难姑痛呼一声,一把扑在了胡青牛的尸身之上痛哭起来。

  蒙面女子见状,抬手又是一掌,将她打昏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陈莽将蒙在脸上的面罩拉了下来,喘一口气道:“连自己会下毒都忘了,难姑心理素质不行啊。友谅,从这件事里你学到了什么?”

  陈友谅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脸恭敬道:“师父是想教导友谅下手要知轻重,不可轻易取人性命?”

  陈莽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脑勺上,怒其不争道:“我是在教你别杀惹不起的人,下手前一定要打听好他们底细,非杀不可的时候便要不留痕迹,省得有打不过的人找你报仇!真是一点都不稳健,回头把为师编写的《稳健经》和《平安经》各抄十遍!”

  陈友谅一脸苦笑的耷拉下脑袋:“遵命,师父。”

第二十四章 陈莽教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