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罗汉法相

  彭莹玉将说不得带到一个山洞休息,到了第二天清晨,说不得啊的一声呻吟,揉着发疼的脑袋转醒过来。

  看到身旁的彭和尚,说不得恍然回过了神,问道:“彭和尚,昨天是怎么回事,那黑衣人是谁?”

  彭莹玉露出一脸悲苦之相,说道:“那黑衣人是我一个仇家,武功之高,天下少有人能及,他以折磨我为乐,三十多年来,我被他折磨的痛不欲生。”说着,眼中竟已闪现泪光。

  说不得见到彭莹玉如此真情流露,不由得大为同情。

  那黑衣人的武功他是亲身体会过的,明教之中无一人能及,偏又如此丧心病狂,以折磨人为乐……

  也幸亏彭莹玉性格坚毅,若是将彭莹玉换成是他,他可能早就被折磨疯了吧。

  他不知该如何安慰彭莹玉,沉默片刻,忽然间身子一颤,急切道:“你那仇家不会也参与了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吧?六大派就已经让我们焦头烂额了,若是再加上这么个大高手,我教危矣!”

  彭莹玉摇头道:“这倒不用担心,他不将任何门派放在眼里,绝不会和他们合作。”

  说不得这才松了口气,起身道:“按照日程估算,六大派今日便要抵达昆仑山,我先前去打探一下他们的底细。”

  彭莹玉抬手叫住他道:“等等,乾坤一气袋借我一用,明日便还你。”

  说不得不做迟疑的将袋子丢了过去,笑道:“本来就是你的。”说罢转身走出了山洞。

  彭莹玉目送他走远,拿起乾坤袋下了山,不一会儿找到了陈莽留下的暗号,沿着暗号指引来到了一处峡谷。

  站在山坡眺望下去,五行旗的弟兄已经和六大派的人交上了手,仔细一看,打得乃是昆仑、崆峒两派的联军。

  昆仑派和明教的驻地同在昆仑山脉,相距最近,明教对其底细一清二楚。

  若在往日,任何一旗的弟子都能将昆仑派打得抬不起头,至于崆峒派,比昆仑派还略有不如。

  但只看现在情形,五行旗齐上,竟然被昆仑和崆峒的联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禁让彭莹玉一阵纳闷,眉头都紧紧地皱了起来。

  “彭大师。”

  彭莹玉正疑惑间,猛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有人来到自己身后,自己竟毫无察觉,彭莹玉瞬间吓出一身冷汗,本能的往前跳出几丈,这才敢回过身来观望。

  就见他身前站立一个少年,面白如玉,五官俊美,皮肤好像散发着荧光一样,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神圣庄严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更让他心惊的是,他一见到这少年,心中便不由自主生出了一丝臣服的念头,仿佛他天生便高自己一头似的。

  见这少年如此邪门,彭莹玉心头更加警惕,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是何人?”

  少年面无表情道:“大师,我是无忌。打开袋子吧,我这便钻进去,不用担心我憋死在里面,我练过太师叔传授的龟息功,比真乌龟还能装死。”

  看着宝相森严的张无忌说出如此滑稽的话来,彭莹玉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

  心说我就知道是这样,除了陈莽,估计也没人能教出这么邪门的人来了。

  这家伙肯定是传授了无忌什么邪门武功,比他练得还要邪门的那种!

  瞧把人孩子练得,都给练成面瘫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会对张无忌生出臣服之念,是因为二人练得乃是同一种功法。

  这功法名为《罗汉法相》,是一门修持自身的功法,除了能练功强身,还能将人的气质提升一些。金山寺的和尚大都需要修炼此功,为的是下山化缘时能唬到人,讨到饭,乃是沿街乞讨的绝世神器!

  彭莹玉因为资质不够,陈莽将功法一番修改之后,这才传授给他。

  张无忌则是天赋顶尖,仅次于陈莽、青儿和张三丰,陈莽在他将《九阳神功》修炼至大成后,便将完整的《罗汉法相》传授给了他。

  张无忌还未将此功法炼至大成,无法收放自如,不经意便会自动运转功法,兼之他在功法上对彭莹玉存在压制,因此,彭莹玉才会在第一次见到张无忌时便心生臣服之念。

  彭莹玉不明就里,看着眼前被陈莽坑面瘫孩子,只觉得自己和他同病相怜,慈爱的拍了拍张无忌肩膀,打开袋子将他装了进去,背起他来朝光明顶而去。

  另一边,陈莽已然找到了关押空见的地牢,将看守的两个喽啰制服之后,和青儿一起走了进去。

  来到牢里一看,一个留着长发的老头被胳膊粗的铁链锁在里面,面色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显得十分苍白,不是空见还能是谁。

  见到这个老好人落到如此田地,陈莽微微叹气一声,道:“空见大师,我来救你了。”

  空见抬起脸来,在陈莽脸上一阵打量,赞叹道:“这么多年过去,陈真人依然风采依旧,让小僧万分羡慕啊!”

  陈莽无语道:“你这年龄都还小僧,让你的徒子徒孙们情何以堪。”

  空见哈哈一笑:“修行一途,达者为先。陈真人佛法高深,堪比佛陀在世,在你面前,小僧永远都是小僧啊!”

  陈莽看着他此时还有心思开玩笑,知晓他没有被关疯,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将他手脚上的铁镣掰开,问道:“你是怎么被关起来的?”

  空见微微叹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着手脚,一边讲述道:“当年我救下谢逊一家之后,护送他们上了这光明顶。明教教主阳顶天知我练成了金刚不坏体神功,非要与我切磋。我们二人一场大战,斗得两败俱伤,明教教众趁机一拥而上,将我团团围住,小僧不想杀人,只好被他们锁住关押在此。”

  陈莽翻个白眼道:“你见势不对就不会跑吗?你铜皮铁骨金刚不坏,他们射箭都伤不到你,跑起来谁能拦得住。”

  空见如梦初醒,瞪起眼道:“对呀,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还能逃跑呢!”

  “……”

  陈莽感觉和他再多聊一会儿,自己能少活十年,赶紧的奔正题道:“现在六大派正在围攻光明顶,你先藏起来,等到一个厉害少年出场的时候,你上去和他过过招,假装败下阵来。”

  空见有些发蒙道:“六大派为何要围攻光明顶,我为何要去跟一个少年打架?我们不能去劝一劝他们,让他们别打了吗?”

  “十万个为什么都没你问题多。”

  陈莽吐槽了一句,解释道:“现在的武林和我们当年的武林早已不一样了,包括你少林在内的各大门派腐朽不堪,见利忘义,因一己之私杀人害命之事常有,手上更是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若不经过一番洗礼,恐怕这武林就要彻底烂到根子里去了。”

  “阿弥陀佛!”

  空见听了一阵沉默,半晌后抬起了脸来,已然换了副悲悯的表情:“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当初你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便已料到会有今日之祸了吧。”

  “罢了,今日小僧便做一回怒目金刚,为这天下人开上一回杀戒!”

第三十五章 罗汉法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