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宁采臣

  乌压压的黑云笼罩着天空,电闪雷鸣震撼山岳,下一瞬,狂风骤起,暴雨倾盆,几株百年老树被吹得东倒西歪。

  山中的一间茅屋里,躺在床上的陈莽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目光扫向了门口。

  骤然一阵妖风刮起,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白狐将脑袋探入了屋里。

  看到坐在床上一副书生打扮的陈莽,那白狐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身子化作一道白光,猝然朝着陈莽怀中跳来。

  突然又一声炸雷爆裂,一道闪电劈开屋顶,朝着陈莽头顶便劈了下来!

  然而,那携带天地之威的雷电仿佛生了眼睛似的,发现陈莽不是它的目标后,刹那间在陈莽的头顶拐了个弯,劈到了床前的空地上。

  轰的一声过后,屋外的暴风雨戛然而止,顷刻间云消雨散,天空之上架起了一道彩虹。

  陈莽抓住白狐的一只后腿,将它倒提起来,眼神发亮的道:“好漂亮的白狐,不如拿去河边烤了!”

  白狐用两只毛茸茸的前爪捂住了狐狸脸,嘴中发出一个娇媚的声音:“公子莫要玩笑,快松开奴家的腿,这个姿势好羞人呀。虽然公子助奴家渡过了雷劫,奴家以身相许也是应该,但这也太快了……”

  “哟,还是个母的!”

  陈莽笑了一声,将白狐一把丢了出去。

  白狐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四脚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声音中略带不满的道:“公子好粗鲁呀。”

  陈莽斜了它一眼,道:“你要是十年里被雷劈了二十几次屋子,我保证你比我还粗鲁,眼下你的雷劫已经渡过,没事赶紧走吧。”

  白狐露出个人性化的害羞表情,小声道:“真的不用奴家以身相许么,奴家幻化成人很漂亮的……”

  “滚!”

  陈莽一甩衣袖,一道法力透体而出,将白狐弹出了屋外。

  “哼,真是不解风情!”

  白狐抱怨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接着化作了一个容颜娇丽的少女,气呼呼的走下了山。

  片刻后,陈莽抬起头看向屋顶,一群大雁从头顶飞过,不禁叹了一口气,感觉这屋子应该是没法再住人了。

  这一世,陈莽生在了一个神道昌盛的世界。

  天地间灵气充沛,精怪鬼狐皆可得道,香火愿力还可辅助修行,各路神仙为争夺香火,转世下凡皆是常事,是一个佛争一炷香的奇异世界。

  精怪的修炼比起人来,要更加的多灾多难,结成妖丹时有雷劫,化形时有雷劫,修炼每逢百年也有雷劫,若是倒霉,一道雷劫劈下来,立刻便会形神俱灭。

  为躲避雷劫,它们经常找些身怀正气的读书人避难。若是躲过劫难,便要报恩,这报恩的方式,大多都是许以钱财,以身相许的也偶尔有之,因此造就了不少鬼狐和书生的爱情故事在世间流传。

  于是乎,陈莽这个自幼被称为神童的“大读书人”便成了香饽饽,从他八岁考上秀才起,前来找他避难的精怪已经不下二十只了。

  虽然这些精怪大部分都成了他的盘中餐,但遇见没有杀过生的精怪,陈莽通常会放它们一马。因此,它们虽然知道来找陈莽避难有风险,但绝望之时,还是会选择前来碰碰运气。

  陈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怕别人把他当做妖怪,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从城里搬了出来。

  收拾好行李之后,陈莽下了山,来到了城里的家中,吩咐老管家阿福弄了点饭,吃过饭后,来到了书院里报道。

  陈莽所在的书院名叫松涛书院,是县里的县学,里面共有十三个生员,年纪最大的已经五十多岁,最小的才十五。

  平日里,陈莽很少去书院,这次过去,主要是因为科考临近,要前去领取考凭文书,也就是准考证。

  他之所以参加科举,是因为这一世他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祖上还曾出过状元,近百年间家道中落,连个举人都没有再出过。

  陈父临死前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陈莽能考上进士。

  陈莽当时的修行也遇到了瓶颈,感觉可以出去行走了,因此便答应了下来。

  来到书院后,陈莽去见过了县学的张教谕,领取了考凭,然后就要离开。

  这时,一个二十来岁的俊秀书生走了过来,朝着陈莽做了个礼,打招呼道:“陈兄。”

  陈莽认出他是同窗宁采臣,回礼道:“宁兄,可还安好。”

  宁采臣笑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你昨天是怎么了,来书院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好像撞了鬼一样。”

  陈莽微微一愣:“我昨天没来书院啊。”

  “嘶!”

  宁采臣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有些结巴的道:“陈、陈兄你莫要说笑!”

  陈莽脸色古怪道:“我没说笑,昨天我一直都呆在山上读书,连山都没下,宁兄你可能真的遇见鬼了。”

  宁采臣一个激灵,连忙闭上了眼睛,默念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

  陈莽看着脸色逐渐变白的宁采臣,不禁对他生出了一丝同情,这个家伙,好像注定和鬼有着不解之缘啊。

  紧接着,一股怒意升上了他的心头。

  从来都是他冒充别人,竟然还有人敢冒充他的?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必须抓出来弄死,给天下的老实人一个交代!

  陈莽气愤的想着,朝宁采臣问道:“宁兄,昨天那人在书院都干了什么,你看到他出去后去哪了吗?”

  宁采臣面无血色的睁开了眼睛,颤声道:“没、没干什么,来书院逛了一遭,然后便走了,我当时见你、见他神色慌张,有些担心,送他出了书院,目送他去了土地庙的方向。”

  “土地庙?”

  陈莽微微皱眉,印象里本地的土地庙里并没有土地神,只是个空壳子。

  冒充自己的人若是鬼怪,土地庙确实是他栖身的好地方。

  陈莽点了点头,朝着宁采臣道:“宁兄,你最近运气有点不好,最好呆在家中不要外出。”说完,便转身走出了书院,朝着土地庙方向而去。

第一章 宁采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