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荒山野寺

  将前来报仇的其他几只五通神消灭后,陈莽继续在家宅了起来。

  花架之下,斑驳的阳光照洒落下来,陈莽合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一副将睡将醒的模样。

  辛十四娘则是在一旁拖着有气无力的长音念书给他听:“有朋自远方来,鞭数十,驱之别院……”

  陈莽骤然睁开了眼睛,一戒尺敲在了辛十四娘的狐狸脑袋上,训斥道:“你念的什么鬼东西,书上是这样写的吗!”

  狐狸的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用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脑袋,小声抱怨道:“是你考科举,又不是我考……”

  陈莽斜了她一眼,道:“多读些书对你有好处,修行之路走到最后,便是对道理的领悟。”

  狐狸不情愿的点下了脑袋,就要继续再读下去,猛然间察觉到一股生人的气息接近,赶紧放下书钻到了躺椅下,像只普通宠物般乖巧的卧在了地上。

  这时,老管家阿福领着宁采臣走了进来。

  宁采臣看到院中只有陈莽一人,有些奇怪道:“陈兄,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和你说话,怎么却不见人影?”

  陈莽满不在乎的一摆手:“我在自言自语呢,福伯,上茶。”

  管家走进了屋里,不一会儿,颤颤巍巍端着一杯茶水走了出来。

  宁采臣赶紧的迎了上去,接过茶杯道:“福伯辛苦,我自己来!”

  福伯一脸倔强的捏着茶杯不肯松手,咬牙道:“我还能干得动活!”

  宁采臣哭笑不得,只好任他将茶杯放在石桌上,目送一脸骄傲的福伯回去了前堂。

  拿开茶盏的盖子,凉水上飘着几根茶叶棒,不禁让宁采臣的脸色精彩了起来。

  陈莽看着他皱成苦瓜脸的英俊面孔,不禁乐道:“福伯有些老糊涂了,生怕我把他赶出家门,因此一来客人就逞强,好显示自己还有用。反正你也不是来喝茶的,将就着吧。”

  宁采臣笑着摇摇头,直奔正题道:“陈兄,今年参加乡试的只有你我二人,本来我应该同你一道前去金陵应试,奈何有些事情耽搁,无法成行,特此前来向你告罪。”

  陈莽有些诧异的道:“就我们俩,其他人呢?”

  “本来王炳和范进也要去的,奈何范进被他娘子打伤,王炳又生了疾病,便只剩下你我二人了。”

  宁采臣说着,不禁笑出了声:“非是我幸灾乐祸,只是这二人实在太过荒唐。范进堂堂读书人,竟然连他家娘子也管不住,王炳更是在病榻之上口呼什么土地夫人,让人忍俊不禁。”

  陈莽微微一笑,问道:“你又是怎么回事,科考可是大事,万一错过了考期,可就要再等三年了。”

  宁采臣面带惭愧的道:“不瞒陈兄,小弟这是囊中羞涩,还未凑齐赶考的盘缠。幸好亲故垂怜,将一笔烂账与我,只要我将那笔账收回,便可凑够盘缠前去参加科考了。”

  陈莽微微一怔,询问道:“可是前往郭北县要账?”

  宁采臣惊奇道:“陈兄怎知晓?”

  陈莽微微叹了口气:“我若说给你银子,想必你也不会要。郭北县盗匪横行,你一人孤身前去十分凶险,我便陪你走一趟吧。”

  宁采臣神色复杂的道:“陈兄你……”

  陈莽摆了摆手:“你就全当我出去散心吧,咱们何时启程?”

  宁采臣见盛情难却,说道:“此事宜早不宜迟,我本打算今日便走的。”

  “稍等。”

  陈莽点了点头,进屋打包了两件衣服,背着他的百宝箱走了出来。

  宁采臣有了陈莽陪他同行,心中喜不自禁,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胆气,挺胸道:“陈兄放心,若是途中遇上盗匪,全都由我担着,定不会让他们伤你一根毫毛!”

  陈莽斜了他一眼,嘴角微抽道:“那还真是谢谢了。”

  两人一狐去宁采臣家拿了他的行囊,启程上路,不多时便出了城。

  中午吃过干粮,他们又翻过一座小山,此时,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看着夕阳西斜,没有人烟的荒郊野岭,第一次出远门的宁采臣不禁有些茫然,问陈莽道:“陈兄,今日我们在哪里安歇?”

  陈莽指向前面的山腹之中,道:“此处虽然荒芜,但按照风水书上所言,实为地气归结之处,寺藏于山,是个修建庙宇的好地方。运气好的话,我们能在寺庙中借宿一晚。”

  宁采臣微微松了口气,感觉带着陈莽一起出来真是无比明智的选择,称赞道:“陈兄博闻强识,我不如也。咱们赶紧上路吧,争取天黑前赶到那里。”说着迈步向前走去。

  陈莽不急不缓的跟上,半个时辰后,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寺庙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走上前叩开寺门,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和尚走了出来。

  老和尚盯着陈莽看了一阵,问清他们来由后,引着两人来到了一间僧舍,还给他们弄了些斋饭。

  宁采臣吃过斋饭,拿着碗筷去井边打水洗刷。

  陈莽在屋中等了会儿,见他迟迟没有回来,出去寻找,发现老和尚正在殿堂之中讲经,宁采臣正在凝神聆听。

  除了宁采臣外,还有两男一女三个旅客围坐在老和尚身旁,或是惊恐,或是怀疑,神态各异的听着和尚讲经。

  陈莽在门口停了片刻,听出老和尚是在讲《地藏经》,不禁就是一乐。

  这部经他熟啊,当年在金山寺,他可是念了十几年的地藏经才获得了地藏认可,让法海传授了他《大威天龙真经》。

  可惜的是,此方世界的地藏王菩萨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位暴力大佬,除了经文一样,无论是法力还是气息,都和他认识的那位截然不同。

  此时,老和尚正讲到无间地狱的果报,猛然间听到门口的笑声,不由朝着陈莽那边看了过去。

  看到是陈莽,他也不生气,做个佛礼道:“阿弥陀佛,污了居士法耳,是贫僧的罪过。”

  陈莽笑道:“你就别吓唬他们了,这荒山野岭的,他们听了你讲的十八层地狱,恐怕连觉都不敢睡了,香火钱不是你这么赚的。”

  老和尚笑了一声,说道:“若是心中无鬼,又怎会睡不着觉呢。”说着,用他浑浊的有些发黄的眼睛,扫向了身前神态各异的三个旅客。

  话音落地,一股冷风猛然灌入了佛堂,蜡烛的火焰摇曳两下,骤然熄灭,整个佛堂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第五章 荒山野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