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夜半琴声

  看着近在咫尺的剑尖,宁采臣的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吞咽一口唾沫,搜肠刮肚的劝道:“二位大侠,宇宙是无限的,爱才是永恒的,这是爱的世界,不是剑的世界,二位有什么事情,可以用自己的爱来感化对方,不如把剑放下慢慢聊啊?”

  剑客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肩膀,将剑收了回来,朝大胡子说道:“燕赤霞,你躲在这兰若寺半个月,剑法又精进了!”

  燕赤霞道:“夏侯兄,为了这天下第一剑的名头,你追着我打了七年,也败了七年,你可真够有毅力的。”

  陈莽听到他的话,不禁在一旁乐出了声:“还不是你逗他玩的缘故,你要是拿出点真本事来,他能纠缠你这么久?”

  燕赤霞扭头看向陈莽,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练过武的痕迹,倒是他身旁的红玉,身上蕴含着一股无比纯粹的剑意,似乎是个不下于他的剑仙!

  看着站在院中的几人,燕赤霞锵的一声将剑收回鞘中,重重一叹,甩着袖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唉!都躲到这鬼地方来了,还是有这么多人,这世上究竟还有没有清净的地方!”

  红玉看着这名叫燕赤霞的大胡子道士,不禁一阵的失神。

  眼前之人不光名字,连长相都和她幻觉中看到的那人一样,难不成那些幻觉都是真的……

  陈莽感受着她身上波动的剑意,说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红玉一个激灵回过了神,身上剑意尽数收敛。

  下一瞬,佛殿前的一座神像顷刻间化为了碎块,哗啦啦碎落了一地。

  红玉不经意散发出的剑意,直让剑客遍体生寒,看着那堆碎石块吞咽了一口唾沫,片刻也不停留,匆忙的转身离去。

  宁采臣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看着燕赤霞房间,小声说道:“这大胡子看着不像好人,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备考吧。”

  陈莽笑道:“宁兄,以貌取人,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宁采臣听懂了他的意思,但依旧有些不放心的道:“我还是感觉他有问题,陈兄你夜里睡轻一点,省的被他给害了。”

  陈莽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找了间向阳的僧房,走进去打扫了起来。

  红玉和宁采臣挨着住下,几人打扫过后,聚在一起吃了晚饭,然后便回去了各自的房间。

  夜深人静,一阵若有若无的琴声在寺庙外响起。

  紧接着,宁采臣的房间响起吱呀一声开门声,不多时,他便走了出来,循着琴声出了院子。

  “红玉姑娘,你去照看一下宁兄,顺便了解一下树妖的底细。”

  陈莽的声音响起,红玉当即答应一声,暗中跟上了宁采臣。

  又过了片刻,一个身穿青色薄纱,浓妆艳抹的女子来到了陈莽的屋门口,偷眼往里一看,一个英俊书生正端坐在床上看书,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陈莽见到一个女子进来,将书放下,面露笑容的道:“姑娘,你走错门了吧?”

  女子将门关上,娇弱的将手扶在了额前:“公子,外面风大,吹得小女有些头痛,不知可否让我在这里避一避风。”

  陈莽微微点头:“姑娘请坐。”

  女子扭动婀娜的身躯朝着桌椅走去,来到桌旁,脚下忽然一绊,哎呀一声,整个人朝着陈莽身上扑去。

  “你不要过来啊!”

  陈莽惊叫一声,一个太极云手将女子拨开。

  下一秒,女子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脖子咔嚓一声撞在了床沿上,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与此同时,陈莽一脸后怕的跳下了床,指责道:“姑娘好不小心呀,差点就砸到我了。”

  女子恶狠狠咬了咬牙,面带强笑的抬起头来,从地上爬起,侧身卧倒在了床上,白嫩的小腿从衣裙中十分自然的伸了出来,眼含秋波道:“公子,人家胸口摔得好痛,你过来帮人家揉一下。”

  陈莽露出一副你休想骗我的表情,道:“你摔的明明是屁股,胸口怎么会疼!”

  女子脸颊微微一抽,看着眼前这个木愣愣不解风情的书生,心中恨不得一口将他咬死,轻巧的翻了个身,继续娇媚的道:“呀,人家屁股好疼,公子快来替人家揉揉~”

  “我就说摔的是屁股吧!”

  陈莽一脸自信的来到了女子身旁,说道:“我有独门按摩法,专治跌打损伤,你先把眼睛给闭上,我这就帮你治。”

  女子佯装畏惧的道:“为何要闭上眼睛,公子你不会要趁机对人家做什么坏事吧?”

  “让你闭眼就闭眼,问这么多干嘛!”

  陈莽按住她脑袋,啪的一声将她的俏脸按在了床板上。

  女子强忍着怒气,咬牙道:“公子,轻一点,人家怕疼……”话没说完,眼睛已经被一块布蒙上。

  紧跟着,女子便感到有人在剥自己的衣服,心说天下男子果然都一个样,不屑的撇了下嘴角,声音却更加的娇媚了:“公子,你脱人家衣服干嘛?”

  “跟你玩个游戏,我不让你睁开眼,你不准把眼罩摘下来哦。”

  “原来公子还有这种爱好,那人家便依公子了。”

  女子心中已经给陈莽判了死刑,就等他上钩,然后便来吸他阳气。

  然而,陈莽剥完她外衣后,便没了动静,让女子一阵的纳闷。

  一盏茶时间过去……

  一炷香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女子终于等的不耐烦,摘下眼罩坐起身来,看向四周,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只飞蛾,在摇摇曳曳的油灯火苗上盘旋飞舞……

  自己这是被人给耍了啊!

  女子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站起身就要往门外走去。

  这时,陈莽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女子还在屋里,不禁就是一愣:“你怎么还没走?”

  女子往陈莽身上瞥了一眼,见他手中拿着一只烧鹅,另一手拿着张小票,上面一个大大的“当”字。

  她猛地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床,接着便怒不可遏的转过了脸来:“你把我衣服卖了!”

第十章 夜半琴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