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花船

  陈莽二人在城中四处寻找住所,逛了大半天,发现连寺庙都住的满满当当,唯一没住满人的灵谷寺,还被陈莽一句话给谈崩。

  宁采臣满心的无奈,垂头丧气的从钟山走了下来,有些责怪的看向陈莽道:“陈兄你说话能不能收着点,你那句钟山龙盘,帝王之宅也,把僧人的脸都给吓青了,换成谁也不敢留你啊!”

  陈莽不满的道:“我说的是实话啊,怪只怪那些僧人没见识,胆子也小。”

  宁采臣一脸的无奈,叹息道:“陈兄,看来你我二人今晚可能要露宿街头了……”

  陈莽淡淡斜了他一眼:“什么你我二人,是你自己,我观这秦淮河中妖气森然,定然有龙宫之类的住所,实在不行我可以去那里对付几天。你若不怕被吃掉,可跟我同去。”

  宁采臣连忙的摇头:“比起和妖怪相处,我宁愿找个马厩睡!”

  陈莽调侃道:“宁兄你连女鬼都睡过了,怎么还怕妖精?”

  宁采臣立刻红了脸,眼神闪躲道:“陈兄你莫要乱说……”

  陈莽见逗的他差不多了,看了眼天边渐渐西斜的太阳,指向了停靠在河畔的一条花船:“宁兄,这秦淮河上花船妓坊无数,此时又正值科考,客人定然不多,我们不如去船上借宿一晚。”

  宁采臣身形一滞,随即张大了嘴巴,表情夸张道:“陈兄你还真是奇思妙想,这种馊主意都想得出!”

  陈莽据理力争道:“怎么就馊主意了,那不是有和我一样想法的人,拖家带口的就上了花船,不信你自己看!”

  宁采臣往那边眺望过去,只看得见岸边熙熙攘攘的一堆人,似乎在争抢着上花船,有些无奈的道:“陈兄,隔着好几里地呢……”

  陈莽哦了一声:“那上去以后我指给你看。”说着便朝花船的方向走了过去。

  宁采臣无奈的跟上,二人很快便来到了花船停靠的码头。

  走到近前,只见一艘雕梁画栋的楼船停在岸边,船头扎着彩色丝绸,挂着大红的灯笼,十分的艳丽。

  岸边的码头上,还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置着文房四宝,一群人正围在船下议论纷纷,抱怨着花船的主人不让他们登船。

  “这位洛阳来的花魁真是古怪,白花花的银子不要,非要让我们作什么破诗!”

  “她这是在抻量我们南方的士子呢,好在有几人上了船,没给我们南方的读书人丢脸。”

  “白牡丹有这资本,多少王公贵族一掷千金,都见不着她一面。”

  “张兄说的是,我曾经有幸在洛阳见过这位花魁一面,容颜绝世,堪称倾国倾城,貂蝉西施复生也未必比得上她!”

  听着众人口中那个熟悉的名字,陈莽脸上不禁露出一副怪异的表情,朝着宁采臣道:“宁兄,过去写两首诗交上去,顺便填我一个名字。”

  宁采臣脸颊微抽道:“陈兄你也太懒了,你诗才胜过我何止百倍,何必让我越俎代庖。”

  “抓紧的,再磨叽下去花船可就要开走了。”

  陈莽拍了下他后背,催促他快去。

  宁采臣无奈的去到桌案旁,将两首从前的诗作填上,递交给了一个侍女。

  不多时,侍女回来,呼唤陈莽和宁采臣二人的名字,将他们引渡到花船上安座。

  来到船舱之中,宁采臣不停打量着四周,一副新奇的模样道:“这便是花船么,布置竟十分清雅,青楼之中都是这般布置吗?”

  陈莽喝了口茶,翻起白眼道:“我哪知道,你好歹问个去过的人啊。另外别乱看,跟个乡巴佬进城似的!”

  宁采臣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接着看向其他桌上的几人,发现对面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一副书生打扮。

  除了少年之外,陈莽先前所说拖家带口的那人也赫然在座,十分的显眼。

  那人便坐在他们右侧的桌案上,长相英俊,有些呆头呆脑,身旁跟着一个书童,书童长得唇红齿白,眉目如画,明显是个美丽女子乔装打扮。

  见到真的有人和他们一样前来蹭住,宁采臣微微松了口气,转脸想要朝陈莽说话的时候,就见陈莽已经拍下了桌子,高声喊道:“上酒菜啊,白牡丹不出来就算了,酒菜也不上,是想饿死我们这些未来的举人老爷吗?”

  见有人等的不耐烦,侍女连忙开口道:“公子稍等片刻,我们家姑娘正在梳妆,马上就出来了。”

  陈莽一副牙疼的表情道:“我是在催白牡丹么,我明明是在催厨子呀!”

  侍女微微一愣,接着一脸古怪的走去了后厨,不多时,每桌都端上了美酒和时令果蔬,还附带了六个凉菜。

  陈莽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一边不满的看向侍女:“米饭呢,来六碗米饭!”

  侍女脸颊微抽,就要出口嘲讽。

  这时,右边那桌的呆书生也举起了手来,有些不好意思道:“给我们也来两碗。”

  对面桌上的少年小书生也小声说道:“我也要一碗。”

  “……”

  江南的读书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侍女露出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满心凌乱的去到后厨,让人给这些画风清奇的江南士子端上了白米饭。

  呆书生接过米饭后,立刻便将筷子递给了一旁的女书童,傻笑道:“阿宝,你先吃。”

  被叫做阿宝的女书童小声嗯了一声,端起碗来,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呆书生一脸满足的看着她傻笑个不停,让一旁的众人为之侧目。

  陈莽皱眉看着这个呆书生,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丝修炼过的痕迹,不由得偷偷拿出镜子朝着他照去。

  紧接着,一些画面便传入了陈莽的脑中。

  原来这呆书生叫孙子楚,性子有些痴呆,被人叫做孙痴,对阿宝一见钟情后,便一心想要娶她为妻,上门提亲,却被阿宝的父亲拒绝。

  为了能陪在阿宝身边,他不惜元神出窍,附在鹦鹉身上去陪伴她,最后终于得偿所愿,和阿宝结为了夫妻。

  元神出窍,而且是两次!

  陈莽一脸惊奇的在孙子楚脸上打量起来,十分好奇他是哪位神仙转世。

  一个没注意,陈莽将镜子照在了其他人身上,一瞬间,更多的画面钻入了他的脑中。

  片刻后,陈莽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为了争夺香火,这些神仙们无所不用其极,竟然把手伸到了科考上来!

  被阴间陆判选中的朱尔旦,被天上雷曹布局的神童乐星儿,加上转世下凡的孙子楚,至此,本次乡试的前三名全部被内定。

  无数宁采臣这样的寒门学子,寒窗苦读十几二十载,就为了搏个功名,翻身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些神仙倒好,为了增加几个无关紧要的信徒,随随便便就占去了前三甲的位置……

  这是要逼他发飙啊!

第十五章 花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