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浩然正气

  第二天一早,陈莽叫醒睡得昏沉沉的宁采臣,拉着他走下了花船。

  “陈兄,咱们下船时好像忘了知会过那位白小姐吧?”

  宁采臣迷迷瞪瞪下来船后,猛地想起还没和船主人道谢,刚想回去,就被陈莽一把拉住:“宁兄,何必去扰人清梦呢。”

  宁采臣看着笑吟吟的陈莽,迷糊的挠起了脑袋道:“白小姐也就算了,可今日就要开考了,那二位赶考的仁兄怎么还有心思睡懒觉?”

  确实是睡懒觉,并且这一睡起码要睡到下午,而且就算提前醒了也出不来他的符阵!

  暗中对船上众人动了手脚的陈莽心中一乐,脸上做出一副唏嘘的模样,吁气道:“他们二人是文曲星下凡,文采斐然,对这小小的乡试早已成竹在胸,哪会和咱们普通人一样紧张。赶紧的走吧,吃些东西,还得去文庙祭拜夫子呢。”

  “你算哪门子普通人啊……”

  宁采臣听到他说辞,不由自主翻了个白眼,不过听他说到正经事,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去到路边买了几个包子,匆忙的往夫子庙赶去。

  在科举盛行之时,无论是参加县试、府试,还是乡试、会试,考试前,考生们都要到文庙祭拜一番,祈求考个好成绩。

  金陵作为江南文人的中心,文庙修建的更是宏伟,今日开考,宁采臣当然不想错过前去瞻仰的机会。

  因为二人起得早的缘故,赶到庙里的时候,还没有其他人来到来,显得十分冷清。

  二人在夫子庙游览了片刻,进入了供奉夫子雕像的大殿中,宁采臣上前点燃六根线香,分给了陈莽三支,说道:“陈兄,我们二人一起吧。”

  陈莽嗯了一声,接过线香,和宁采臣一起朝着儒家的三位圣人拜去。

  猛然间“咔嚓”一声响起,宁采臣顿时就是一个激灵,抬起头看去,发现三个圣人的雕像竟然齐齐的裂开了一道纹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陈莽看着他的脸色,在一旁幸灾乐祸道:“哎呀,宁兄,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圣人都被你气得裂开了!”

  宁采臣焦急的拉了他一把,小声道:“陈兄,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雕像裂开定是年久失修的缘故,趁着没人发现,咱们赶紧插上香离去吧!”

  陈莽见他这次竟然如此机灵,就要开口调侃。

  猛地,一道白光从孟子像上射出,朝着陈莽直射而来。

  陈莽眼神一凝,随手掏出铜镜将白光反射开来,那白光好像懵了一样,在空中停顿了片刻,再度朝着陈莽袭来,陈莽用镜子再怼,白光再追,锲而不舍的朝着陈莽奔来。

  与此同时,作为考点的江南贡院中,一个正在凝神看书的老人猛然睁大了眼睛:“浩然正气!”说话间匆忙走出房门,在院子里遇见了和他一样奔出房间的两个老人。

  三人对视一眼,迅速的朝着夫子庙方向而去。

  “李学士,百年前你老师曾得过亚圣的浩然正气,让北地的读书人压了我们南人一头,如今风水轮流转,你作何感想?”

  “刘翰林莫要取笑,浩然正气重临世间,乃是朝廷之福,社稷之幸,全天下读书人都该欢欣鼓舞!”

  “这些年朝中被那妖僧弄的乌烟瘴气,如今亚圣显灵,是时候该肃清朝野了!”

  “这次圣人的抉择为何如此之难,先师那时,浩然正气可是瞬间便完成了选择。”

  “也不知亚圣此次所选之人究竟是何等天纵英才,真恨不能肋生双翅立马飞过去看看!”

  三人身形缥缈,朝着夫子庙方向飞奔着。

  与此同时,陈莽已经玩腻了这乒乓球一样的游戏,一把将那白光抓住捏碎,下一瞬,那白光轰然破碎,接着便化为光点钻入了陈莽的身体。

  陈莽第一次遇到这种法术,不由微微一愣,然后便察觉到那白光在体内重新汇聚,吸纳着自己法力,壮大起了它自身。

  片刻后,陈莽发现这道白光便是他刚进城时感应到的那东西,而且它对人的身体并无损害,还能温养人的身体和魂魄,另有克制妖邪的功效。

  陈莽瞬间没了兴趣,将白光逼出体外,朝着宁采臣打去。

  宁采臣被白光入体,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堂堂正正的气息包裹了起来,心境瞬间便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之中。

  这时,那三个老人也赶到了夫子庙中,正好目睹了浩然正气钻入宁采臣身体的瞬间,兴奋莫名的在宁采臣身上打量了起来。

  在三人眼中,这个得到浩然正气的书生长得眉清目秀,虽然长袍朴素陈旧,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温润如玉的气息,可以说是得天地之灵秀,不由满意的捋起了胡须。

  “好一个读书人坯子!”

  “亚圣眼光,果然不同凡响!”

  “得此英才,我朝复兴在即!”

  三个老人满意的看着宁采臣,将一旁的陈莽完全忽略。

  片刻后,宁采臣身子一颤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三个眼睛直冒光的老头,又一次感受到了被鬼怪盯上的恐惧,迅速的往陈莽身后躲去,一脸惶恐道:“陈兄,有妖怪!”

  三个老头当即就是一蒙,方脸的老头最先回过了神,哭笑不得道:“我们三个是本次乡试的考官,我是翰林院刘正,你们两个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陈莽闻言,恭敬的作揖道:“松阳陈莽,见过三位老师。”

  刘翰林捋了捋胡须,笑着点下了头:“我知道你,八岁考中秀才的神童,以诗才闻名江浙,今日一见确实不错。”说着目光炙热的看向了宁采臣,问道,“你姓字名谁,师承何人?”

  宁采臣见到不是妖怪,而是三位主考官到来,微微松了口气,从陈莽身后走出,做礼道:“松阳宁采臣,拜见三位大宗师,学生的恩师是松涛书院张教谕,想来大宗师应该听过。”

  刘翰林微微点头:“张晓教出了一个好学生啊!如今开考在即,我就不多言了,赶紧去贡院赴考吧。”

  陈莽带着宁采臣告辞离去,朝不远处的江南贡院走了过去,二人很快便来到了门前排队,等待起了官兵搜身。

  此时,宁采臣在陈莽身后排着队,已经弄清了那道白光中所蕴含的信息,满心惶恐的朝陈莽小声说道:“陈兄,刚才你给我的那道白光乃是亚圣的修行法门,你赶紧取回去啊!”

  陈莽回过头一笑:“送人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而且这东西对我没用,你就安心留着吧。有了它,从此你就不用再怕妖魔鬼怪了。”

  宁采臣一脸受之有愧的模样,纠结了一阵,最终还是接受了陈莽的好意,将浩然正气收了下来。

  与此同时,夫子庙中的刘翰林猛然间发觉,除了孟子雕像外,庙里供奉的另外两尊圣人雕像竟然也裂了开来,有些发蒙的道:“这是怎么回事,孔圣和后圣的雕像怎么也裂开了?”

  李学士拧起眉头道:“难不成三位圣人都看中了宁采臣,同时想要传他衣钵?”

  刘翰林哂然一笑:“李兄莫要说笑了,便是文曲星下凡,恐怕也不能同时得三位圣人垂青吧!”

第十七章 浩然正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