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亡目击者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什么体验在线阅读

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什么体验

游戏 / 游戏系统

86.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6-24 22:48

书籍摘要: 耻辱同人|群号309022587“我的名字叫边宁,十六岁,住在学诚路的森源小区,单身。我在鼓山第一中学就读。每天都要写作业到晚上十点。我不抽烟不喝酒。晚上十二点睡,每天要睡足6个小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半小时的魔法练习,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同学和老师都说我是个好学生。”“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想说,要维持这样平静的生活,像你这样的利维坦,就必须引颈就戮啊。”别名:机械之心正在解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秋塔.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身体粘在鹿上.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基本辅不住.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游戏系统小说推荐

原神里的光明之子在线阅读
欢迎大家来读我的书,一位神奇的少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原神的世界,然后被诺亚附体了,再往后把提瓦特大陆征服了,征服完之后,他觉得他自己远不止如此,于是去了诸天万界……
作家p1CYpO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异世界道长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爱吃火锅烤肉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神游MC在线阅读
穿越MC世界,泊扬来到未来MC世界,获得加载系统,加载万物,只不过,这系统竟然不听他使唤,滴滴,“本系统无支线任务”“只有唯一任务”唯一任务,活下去,成为大魔王。
沸腾的火气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幻镜领域在线阅读
迷失的少年,操纵一切的游戏,这一切,又是否是命中注定?
之崎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三国志战略版:开局我有无限金珠在线阅读
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  生活失意的萧洒意外得到一个系统,只要在《三国志战略版》内连续获得霸业,就能完成他的愿望。  同时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还能获得各种奖励。  从此萧洒开始了自己的三战之旅。  慢慢地萧洒发现,霸业不再是目标,和兄弟们一起奋战才是游戏的真谛。  喜欢三战的兄弟们,你们又在何方? 群号:459588204(想要一起聊阵容和三战的兄弟,可以加一下)
是九鑫丫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万族之运:开局云顶系统登顶万界在线阅读
(内投作品,放心投资) 天道降罚,万族世界全面奔溃。 各族随机选出一名救世主作为代表,进入气运之地攻克城池,为各族生灵夺取生存空间。 宋征意外被随机选中,代表整个人族与万族强者对抗。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云顶之弈系统!】 【击杀怪物获得对应数量金币,金币可用来升级召唤英雄、购买装备、刷新召唤池】 【正在生成初始召唤池...】 吞天巨兽虚空恐惧! 顶级爆爆轰炸虚弥! “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注:英雄技能,还有部分内容会有一定的改动,不会完全按照云顶之弈里的写,请大家谅解)
堕石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这个游戏太坑了在线阅读
公元2121年,整个地星沦为游戏场。 怪物诡异入侵,星空异族到来,全球陷入数据化时代。 好不容易才升上10级的闻一诺,却因为刚刚爆落的「等级清零符·变异」而犹豫不决! 是选择10级才能开启的传送光门先回家呢? 还是保留属性清空等级? 他只有五分钟的选择时间! ………… 「本命天赋」:噬情夺欲 「威能描述」:噬七情夺六欲,参天造化为己用 「品级」:不详 「造化值」:0 面对这个突然激活的本命天赋,闻一诺也很是懵逼,有何用? ps:后期无敌流、全球数据流、幕后流、真人on-line、智商在线、坑多管埋,放心入坑~
闻羲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末世之全球行动系统在线阅读
第一波末世,人类死伤过半,由超凡者和异能者艰难的抵抗。在发现黑晶矿后人类扭转战局,让原本处于弱势的人类重归食物链顶端。可是自从第二波末世的出现,让整个世界局势再次洗牌。。。。
熊猫一兰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唯一的NPC在线阅读
打怪是不可能打怪的啦,本NPC这辈子只能靠噶韭菜/薅羊毛/当中间商赚差价来维持生活这样子……
姑获鸡
日更千字
游戏系统
当前位置: 游戏 游戏系统 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什么体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死亡目击者

  晚上十点一刻,边宁完成了手头的作业,将文档上传给各科的课代表,收拾好书桌,关闭电脑,准备出门吃个宵夜。

  作为一名在外租房度日的高中生,边宁的个人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他每天在十二点睡觉,而现在,十点一刻,他可以给自己安排一顿三分饱的美美的夜宵,然后在小区附近的公园散步一会儿,然后在十一点左右回到住处。可以给家里通个电话,或者看会书。

  他总是很自律的,对一个在十二岁开始独立生活的小孩,他就是需要有这种自律。从小到大那些福利学校里挂着的标语就是:自律使人自由。

  乘坐电梯来到一层,边宁快步走出单元楼,这是一个阴沉沉的夜晚,大楼背后繁多的霓虹灯将云层照出冷色的晕彩,夜晚光污染的天空就像一块脏兮兮的蓝布。

  边宁骑上自行车,朝着小区外行进,夜晚的风扑面而来,夏日的夜晚多少也有些微凉,他开始吹起口哨。

  这是灯光晦暗的居民区,边宁不是很喜欢黑夜,多数时候他都对无光的角落敬而远之,城市各处都是摄像头,这些东西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挺安慰人的。

  不过边宁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幻想自己是城市大盗,游走在监控范围的边缘,白天是个乖学生,到了夜晚就露出真实身份,开始行侠仗义,然后他得胜的消息出现在媒体新闻和互联网上,让平凡人惊呼,让寡头们跌破眼镜,让黑恶势力闻风丧胆,那可真是,酷。

  他骑着自行车,左拐右绕,躲过了小区里的摄像头,从小路穿出,他闯入城市的夜生活里,周围一下子被嘈杂的音声填满,街道上车辆排着队缓慢前行,广告牌和大射灯煊赫的光夺人眼球,各处都是人、机器,很热闹,甚至会比白天还热闹,因为许多喜闻乐见的营业场所是只在夜晚开放的。

  边宁在小吃一条街来回穿梭了两趟,最后只是买了一笼小肉包,一碗胡辣汤,店面里没有座位,他打包了,挂在自行车把上,又慢悠悠往公园行去。

  公园里围着一座喷泉,有一个小广场,草坪,外围是一圈樟树,进入公园的道路上落着些樟树叶子。

  边宁小心地从树林的小径拐进公园里,依旧是城市大盗的风范。这时候园子里空荡荡的,连条狗都没得,不过要是早来俩小时,这里尽是各显神通的大爷大妈,那个热闹场面就像庙会似的。

  边宁坐在公园长椅上,左手托着胡辣汤,右手抓着小笼包,拿手机播放一首夏日特供蒸汽波,盯着喷泉的水花,慢慢享受自己的宵夜。

  路灯的光在喷泉池的水面上波漾,微凉的风还在吹拂,边宁的脑子里想着的是未来的生活,天马行空。蚊虫飞舞,他也不觉得烦,世界安静得就像只属于他。

  不远处的林子里忽然传来尖叫,是一个男人濒死的惨嚎,如同撕裂一张厚厚的棉被,短促的叫声很快平息下来。

  那边,好像,死人了?

  边宁把最后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把没喝完的胡辣汤挂在车把上,蹬着自行车离开。他以每秒三米左右的速度从公园出发。不到十秒钟就从远离案发现场的方向驶出了公园范围,一路保持着每秒十米左右的匀速。

  路边有人看到他骑车的模样,都觉得车座上的是一条疯狗,嘴里还叼着一只包子。

  已知公园距离住处所在小区门口的直线距离是四百七十米,那么想要到家,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边宁不知道,他没想那么多,但他也确实想了很多,他还是躲着摄像头:他的逻辑是,假如出了人命,那么就一定会有审查环节,案发地周围一带的监控录像都会被调阅,那些可能接近过公园的人都是怀疑目标,他在小吃街的监控里肯定留下了痕迹,不过那不算大问题,只要不在案发地点的公园附近出现即可——幸亏那里本就没几个摄像头,他躲得很轻易。

  而按照他的习惯,在小区乃至周边的监控范围里他都不会出现——出去时是这样,回来也要这样,平时是这样,今天也不能反常。

  他真的不想被牵扯进来,他不想被那些黑岛公司的安保部门找上门,更不想自己的档案上出现任何可疑的污点——比如凶杀案目击者什么的,那对他未来的学习生活会有巨大的影响。

  但是,为什么突然就死人了?为什么就偏偏被他碰见了呢?

  倒霉倒霉。

  除了逃跑,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也不会选择报案,当好缩头乌龟吧。

  一路照常返回住处,边宁一身是汗,他很肯定自己的行为和平时没有区别,在小区的监控里,他只有可能出现在电梯间,但是这栋老楼的电梯早已年久,摄像头也很旧,只会在本地存储三天内的数据,并不会实时接入云端,也就是他边宁被牵扯进案子的最后一丝可能性都会在三天后消失。

  边宁从电梯里出来,低着头进门,喘着气,这时候他才发现嘴里的肉包已经被口水洇成糊糊了。

  现在是十点四十七,比他预想到家的时间还早十三分钟。

  边宁出了一身汗,他需要冲个澡了。

  夏日燠热,本来也是该好好清洗一下,边宁的小腿还被蚊虫叮了两个肿块,这时候才痒起来,他等自己冷却下来,站在梳妆镜前盯着自己的镜像。

  往常他是喜欢对着镜子臭美一番的,现在他只发现自己脸色透白。

  嗡——

  手机响了,这个点,应该是家里人打来的晚安问候吧。边宁努力把脸颊搓热,血气泛上来,嘴唇红润了些,拿起手机一看,的确是母亲郁姝宁的来电。

  视频通话,边宁对着镜头傻笑。

  郁姝宁对他眨着眼,“儿子在做什么?”

  “刚洗完澡哦,准备睡觉了。”

  “睡觉前记得喝一杯热牛奶,对了,钱还够不够,不够妈妈再给你转一些。”郁姝宁笑容灿烂。

  “够的,我自己周末打工也赚一些的。平时不怎么花钱。”

  郁姝宁絮叨了两句,旁边又凑过来一颗脑袋,亲爱的老父亲边泽板着脸,与边宁互相看了一会儿,也变得乐呵呵的样子。

  郁姝宁拍了拍丈夫,“傻笑什么呢,你倒是说两句。”

  “没什么好说的,每天都打电话,儿子都要被你烦死了,让他早点睡吧。”

  “你懂什么,什么叫每天都打电话,你不是每天都得吃饭吗?真是的,你一边儿去玩手机得了。”

  郁姝宁笑容和爽,边宁和妈妈交流过后,心里渐渐也不再害怕了。

  通话结束,他端着一杯牛奶站在阳台上,城市的灯依旧那么耀眼,钢铁森林投下的影子也那么浓厚,在无声的角落里,很可能躺着一具尸体,周遭的世界一切如常,边宁怀疑自己是出了幻觉,但记忆又那么肯定。

  喝了牛奶,漱口刷牙,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三分,他决定提前入睡。

  不去想,就不会有事了。

  生物钟滴答滴答,边宁脑海里千头万绪,也不知何时就沉沉睡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