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无名之城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根源祭司在线阅读

根源祭司

奇幻 / 现代魔法

17.2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10-30 12:00

书籍摘要: “抱歉,我又没死啊……”拄拐的少年松开了木杖,新生的双腿踏上了地面。孤独的身影远去,影子里有黑暗升腾,将他化作庞大的黑影,猩红的眼瞳睁开,迎上了天空中嘲弄的诡脸。是以人形屈辱地死去,还是以怪物的姿态挑战众神?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现代魔法小说推荐

三角魔法禁区在线阅读
绝不向死亡妥协!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我格挡住死神挥下的巨剑。从寒锋中,我看到那久违的坚定眼神。虽然不免有些陌生,但却出乎意料地不掺杂任何胆怯。啊!此时我由衷地感谢赐予我第二人生的她们。听着心脏有节奏的跳动声,一个声音开始在我耳畔回绕——你真的想为她们牺牲吗? 精神力魔法是苏尼特斯大陆独有的力量体系。通过极致地挖掘人脑潜能,从而达到精神世界干涉现实世界的效果。契约魔法、元素魔法和炼金术魔法是三大类已知的精神力魔法。在学习如何掌握这些力量的大陆沿海国家奥利安特的魔法专修学校中,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神经性昏厥事件。 精通于魔法知识但实战能力几乎为零的半吊子魔导师陈信一,对于自己的人际关系感到踌躇。不过,当他与美少女通缉犯舞迷共同陷入危机后,却不由自主地作出了一连串惊人的选择。另一方面,拥有罕见魔法能力的爱丽莎·林莱,不经意间发现了笼罩在奥利安特上空那团迷雾背后的真相。她决定面对残酷的现实,并且寻找前进的道路。 总而言之, 与以上感觉截然相反—— 充满欢声笑语的架空世界魔法物语《三角魔法禁区》喧闹登场!
双吉坊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不正常且不正经的异世界在线阅读
灵气稀少的玄幻,技术发达的科幻。 修炼的始终干不过秃顶的。 但是,当灵气复苏之时,所有人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机遇。 修炼的也许可以试试刚一刚秃顶,毕竟灵气复苏了对吧。 而处于天外之境的异神们,正讨论着如何分割这个巨大的蛋糕。 隐藏与世间的古仙是否还会帮助世间的生灵? 远方伊甸园的天使是否还会坚持自己的正义? 这是个井然有序的时代,也是个即将破碎的时代,当光芒消散,迎来的是黑暗?亦或是那不为人知的怪异? 陆白诞生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不幸,也可以说是万幸,毕竟怂一点是不会轻易挂掉的,对吧?
夜巡明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灵气之子在线阅读
大西洋深处的小岛上埋藏着史前生物的秘密。 十年前爆发的魇魔病毒摧毁了洛杉矶,当远古魔神的心跳再次响起时,末日的死亡之歌再次奏响。 而夏宇所求的,只是守护身边人而已。 平静美好的生活,因为一场巨大的阴谋破碎了。 让魔王寄宿在自己的身体里去狩猎魔王,新时代的黑暗英雄故事,开幕!
龙有存1号机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时忆外传在线阅读
不存在的世界,既存在的世界;他们是平行宇宙,或者是主宇宙……
到至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最后的终末在线阅读
催更群:894159757  身为“怪物“的主角的时空发生断裂,各位主角被传送到不同的时空,他们要集合起来
lastend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我的人生体验馆在线阅读
罗鹭身上多出了一个人生体验系统, 祭祀的人生,富豪的人生……应有尽有。 只要攻略完成就能获得丰厚的奖励。 原本以为自己要无敌于天下的罗鹭,有点蛋疼的看着漂浮在天空中,那不可名状的古老存在 邪恶癫狂的低语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唯有疯狂,从不动摇!
黑心写手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炼金术从入门到入土在线阅读
由于猫头鹰飞过喜马拉雅山的时候被冻死了,导致杜砾没有收到霍格沃兹的入学函,于是很无奈的,他最终去向了另一所老牌魔法学院准备学习我钟爱的古籍研究学。却在入学当天因为偶然被拉入了那个满是怪胎,神经病,不死者存在着的,被称之为「魔法界最令人讨厌的学科no.1」炼金学科的传奇教室,当然也是唯一的教室,炼金415教室之中。
Aixs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众神棋盘现实篇在线阅读
从神之大陆返回现实的叶义海,得知了其他神灵即将入侵地球,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家人,还有去寻找自己的爱人,并且最终要战胜那入侵的神灵。  天空出现无数空间裂隙,各种入侵生物出现在地球上,开始了他们的破坏和杀戮之旅。  恐怖来袭,人类要如何自救?  嗯?怎么还有电?怎么手机还有信号?电视上说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我上个网确认一下,好吧,网上在说什么?轰炸机炸平了空间裂隙附近的所有外星人,科学家研究这些新物种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叶义海看了看手上的椅子腿,有点懵圈了。
英雄路远掌声近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签到获得系统在线阅读
叶彦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是因为天道的一些失误,需要他进行签到获得,并修复各个世界的规则。
云卿莲
日更千字
现代魔法
当前位置: 奇幻 现代魔法 根源祭司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序章 无名之城

  黄褐的大地上,高楼或倾颓或倒塌,地基埋入厚厚的黄土之中,表面布满了风华与侵蚀的伤痕。惨白的阳光下,城市中无人居住,唯有风吹过,将陷入泥泞的石子艰难地松动几分。

  它曾经辉煌过,可是现在,它死了。

  死去的城市濒临大海,将其也染上苍黄。在这无边的寂静中,海潮之声再无梦幻与感动,而是无尽的苍凉,宛如滚滚时间的洪流,冲刷着城市存在的痕迹,一点点将其侵蚀,拖入无光的海底埋葬。宛如被黏液浸泡过的固结土地仍在固执地对抗消亡,像是变质的黏合剂般,牢牢粘住一切的残骸,但终究是徒劳。

  它本该已经被人遗忘,消失在历史的角落中,但是,就在今天,二十年里的第一次,客人到来了。

  遥远的地平线上,滚滚风沙里慢慢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剪影,在越过了三道叹息之壁封锁线,跨越了漫长的距离之后,来到了它的脚下。

  裹头的围巾滑落,斑白的头发迎风飘扬,老人走上开阔的大道,进入了衰亡的城市,在他的身后,倒塌的楼宇重新拔地而起,风沙让出了街道,人潮于废墟中回归,交织出一片繁忙,轰鸣声中,高大的冷藏运输车从他身后开往身前,白气袅袅的金属罐从中起出,落入深黑的井。

  毁灭重现,猩红的海潮中,人潮汹涌,房屋倒塌,城市在老人的记忆中短暂地复苏,又更快地归于尘土。

  风沙之中,他站在了残破的深井之前,四周的地面向中心倾斜,连苍灰色的天空都被无形的力量倾覆,整个世界像是在向黑暗中滑落,如同神话中的归墟。

  老人在深井前一块布满腐蚀痕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从兜里一件件地取出物品,摆在身旁的石头上,最后小心地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雕花烟斗。

  取出烟丝装填压实,划燃火柴凑到烟丝上,老人一丝不苟地执行着程序,举手投足间带着旧日的优雅,然后将烟斗凑到嘴边,动作宛如英伦的老绅士,他应该穿着灰色呢子大衣,戴着圆顶礼帽,提着伞儒雅地谈论天气,而不是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欣赏冷厉的废墟。

  老人缓慢吐出烟雾,白色的烟雾里,苍凉的城市幻化出了些许生气。往日的繁华早已消逝,只剩下残酷的废墟昭告着人类企图窃取神权尝试的失败,嘲笑着昔日的雄心壮志。

  大地深处的震动打断了老人的纷繁思绪,于极深处,似有巨物蠢动,深井中吹出湿润的气息,令衰朽的城市恢复生机,黏滑的菌毯从一切表面上生出,并于其上长出形状怪异的植物。

  隆隆的沉闷声响中,有岩石被撞碎,落入深处,大地颤抖,连带着摇摇欲坠的建筑物坍塌,老人抬手,松开燃尽的火柴棒,在指尖处,有一个木屑刺出的小伤口,此刻在他的注视下迅速愈合,消失不见。然而城市的异动并没有因此停止,呼啸的风声中,黑暗迅速覆盖了城市,宛如黑夜。远处传来啸叫,整座城市如同活物一般,在生命的尾声里进行最后的挣扎。

  老人取下烟斗,在身旁的石头上轻轻敲落烟灰。

  于是,黄昏的光芒刺破黑暗,自天幕而下。

  光柱笼罩了城市,温和的光芒里,一切都被凝固。地面停止了震颤,未现形的巨物陷入新一轮的沉睡,而老人从石上站起,于黄昏的光芒中审视着照不透的深井,自胸臆间发出了沉重的叹息。

  它是人类自救的可能,此刻却被被封锁,被遗忘,乃至濒死而消亡。

  或许建造这个城市是太过疯狂的决定,因为那是魔鬼的馈赠。然而,他们必须要完成它,作为这个逐渐崩坏世界上的诺亚方舟与最终武器。

  因为,神明已至!

  ……

  108年,7月。

  大门无声地滑开,晦暗的光落入黑暗中,勾勒出一个修长的黑色身影,他身体微微一沉,肌肉发力,猎豹般向前冲出,跑出几米,他的身体一颤,紧接着身体再度发力,恢复以往的速度,带着嗡嗡声狂奔。

  微朦的光芒照进通道,映出无数细长的寒芒,那是发丝粗细的铁丝,虽然毫不起眼,却坚韧无比,可以瞬间将人连骨头一起切成碎片,但他并没有在跑动中变成肉块,而是稳健有力地前进。

  通道尽头是水泥糊成的粗糙楼梯,他一步跨越三阶,转眼间便冲上二楼,带起一阵烈风。

  他冲到走廊尽头的木门前,借奔袭之势挥拳,轰击在锁上,力量毫无保留地在锁芯中爆发,将其震成几块废铁,他肩膀撞在门上,锁舌爆裂,行云流水地冲进房间。

  “哧——”前冲之势被强行终止,靴底在地面上犁出两道黑迹,身体与地面折成锐角,手臂发力,布料撕裂崩开,门把手被攥出深深的指痕,肌肉收紧回拉,他以比进来时迅捷数倍的动作退出,摔上木门,猛地向左狂奔。

  深井中金红闪现,螺旋线倒映着火光,钢铁子弹带着热流喷薄而出,爆发出雷鸣般的怒吼,瞬间轰爆了粗糙的木门,摧枯拉朽地崩碎了墙面和本就不牢靠的楼梯,不到十秒,加装了弹鼓的自动步枪就将子弹倾泻干净,发出空洞的哒哒声。

  黑影踏着满地乱滚的弹壳走到房间门口,里面空空如也,对方早已转移,只在这里留下了一个陷阱。

  他哼了一声,迅捷如电的动作并没有帮助他完全躲掉攻击,此时他的半个身子都插满了崩出的碎石,还有几个深深的伤口,他却视若无物。

  黑影忽然按住耳朵,微微点头,纵身跃下,几个纵跃就抵达了之前布下钢丝的地方,他随手一挥,钢丝断裂,纷纷扬扬落下,轻软如发丝,完全看不出是杀人的凶器。他踏步向前,停在某个位置,再度用力一踏,用于遮掩的水泥板崩裂,他掀开盖板,带着丝丝缕缕的烟尘落入地下。

  “啪叽!”本该无声的落地因为地板上的积水而失败,他顶住突然出现的眩晕,小心抬脚,发现鞋上沾到了粘稠的液体,熟悉的腥臭表明了液体的成分。

  这里没有照明,所有的光芒都由房间中心的血色法阵提供,每一道花纹都诡异地扭曲,令人头晕眼花,地面上堆积着滑腻的碎块,四个人踏着粘稠的红液,围绕着它低声吟唱,已经进入忘我的程度,根本没发现他的到来。

  他鬼魅般绕着法阵游走一周,四个人的头颅无声地滑落,他们的身躯抽搐着倒在地上,中心的法阵也暗淡下去。

  “任务完成。”他低声说道,后退几步,一跃一撑便回到地面上。

  正当他要从进来的那扇门离开时,诡异的风从身后卷来,他猛然回头,看见血雾源源不断地从地下入口涌出,像是舞台上的干冰,地下传来指甲摩擦水泥地的声音。

  “不是已经……”他心头一紧,猛然蹿出,化为黑暗中的影子,一点反光从他手中落下,滚落进黑暗深处。

  他的身后,不似人类的咆哮响起,与此同时,磅礴的力量自空中降下,空间扭曲,光线消失,出现了一块无底洞般的黑色,周围泛着乌蒙蒙的光,像是水波般蠕动,如一只巨手攥拳,握住两层的水泥房,将其挤碎收拢,连同爆发的力量波动一起。无声无息中,黑暗消散,原地只留下光滑的弧形大坑,一条猩红的拖痕延伸到大坑边缘。

  男人站在制高点上,不住地收发着信息,胸前的银色徽章发出微弱的光,照亮了他的侧脸,纷杂的信息不断流动,他却游刃有余地发布着命令。

  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变了,黑暗的天空高处,常人不可见的空间层层展开,无比庞大的黑影在空间的罅隙里划过,露出峥嵘的一角。

  男人如被重锤击中,身体一震,呕出一口血块,其中似乎有物体蠕动。

  “城主!”黑影出现在他旁边,急切地想要扶他,却被他伸手阻止。

  “该死,仅仅看了一眼就……还好挡住了大部分。”男人啐出血沫,回过头,“真的是那个?”

  “我没能阻止他们……那个阵靠血肉就能驱动。”黑影回答,他身上穿的紧身衣像是被乱刀砍过,出现了无数道裂痕,部分碎片剥落,里面的皮肤上布满红痕。

  “召唤的是她的话,这里又要不平静了。”男人叹了口气,前方燃起巨大的火球,映亮了他脸庞上的忧虑。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