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村姑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在线阅读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247.8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着我成神医!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女主真神医vs男主伪废柴】【先婚后爱】【身心双洁】【无误会无虐】【搞事情是认真的,搞笑也是认真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寒僵血.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200421132600544.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宝宝天下第一萌.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架空小说推荐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在线阅读
农科专家时卿落死后再睁眼,穿成了一名古代农家女。 开局就是被全家卖了,正要被强行带走。 时卿落撸袖子就是干。 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让极品们哭爹喊娘还不得不供着她。 转头她主动将自己嫁给了隔壁村,被分家断亲昏迷的萧秀才当媳妇。 时卿落看着萧秀才家软弱的娘、柔弱的妹妹和乖巧的弟弟,满意的摸摸下巴,以后你们都归我罩着了。 从此担负起了养家活口的重任,种植养殖一把抓,带着全家去致富,一不小心成了全国首富。 萧寒峥一醒来。 原本溺水而亡的弟弟活蹦乱跳,妹妹依旧在家,为了赚钱买药进深山被野兽咬死的娘亲还活着。 关键是一觉醒来,他还多了个能干的小媳妇。 上到亲娘下到弟弟妹妹,全对这个小媳妇依赖喜爱无比。 他看着小媳妇:“你养家活口,那我干什么?” 小媳妇:“你负责貌美如花,考科举当官给我当靠山。” 萧寒峥早就冰冷的心一下活了,“好!” 从此以后撸起袖子就是干,从个小秀才,一路走到了最风光霁月有势的权臣。 只有他知道,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小媳妇就是他此生的救赎。
蓝白格子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宋女史为何如此在线阅读
新书《夫君能有什么坏心思》隔壁连载中。 ———— 已经在韩来身边侍案九年的女史宋端,突然提出了致仕,自诩清寡的韩郎君在独立生活失败后,不得已的走上了漫漫追妻之路。  【女主重生文】  【书友群:429908206,秦家绺子】
秦晾晾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重生田园发家记在线阅读
已开新《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欢迎入坑! 刘青梅悲催的被小面包车撞了,醒来就穿成了古代大青山脚下的5岁幼童余青梅。那就赚赚钱、升升官,拐个憨厚老实人,小日子乐无穷。
一只小胖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容华似瑾在线阅读
容颜尽毁,重病缠身。  三十岁的许瑾瑜躺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等死。  睁开眼,竟在十四稚龄醒来。  身在通往京城威宁侯府的船上,驶向前世的噩梦。  呵......  这一生,她的出现,将是他们的噩梦!  -------------------  新书《凤回巢》已经通过审核~\(≧▽≦)/~欢迎老读者们跳坑,收藏推荐留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又逢君在线阅读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家有庶夫套路深在线阅读
作为一名合格庶子,褚三始终禀诚着不争不抢,安份守己的原则,待时机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  不料,某天他爹出门喝喜酒,喝着喝着,居然把新娘给喝回来了!  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便宜你了。”  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  没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  原本瞧他还算顺眼的嫡母立刻瞧他不顺眼了!  平时懒得搭理他的嫡兄嫂子也上门找事了!  庶兄天天上门说酸话了!  褚三的蛰伏生活瞬间鸡飞狗跳,再也不能好好跟人暗中搞谋反了!  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事,我才不要你!”  媳妇儿:“呵呵,本姑娘也不倒贴。但和离之前,我都罩你。”  他以前习惯蛰伏隐忍,但自从成亲后,所有妖魔鬼怪,媳妇儿都冲上前挡着。  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她说:“也该桥归桥,路归路了。”  褚三:“我好像习惯了有媳妇儿罩着的日子……”  她打了个哈欠:“不干!”  褚三:“那换我罩你。”
妖治天下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医妃惊世在线阅读
(正文完)她本是实力强悍,医术超群的世家家主。 一朝穿越成将军府的废柴嫡小姐,成为第一位被退婚的太子妃,人人嘲讽! 选秀宴上,她被赐嫁给鼎鼎有名的残废王爷。 众人笑:瞎子配残废,天生是一对。 却不知她手握失传丹方,能练绝顶丹药;家养神级萌宠,天下独一无二! 更可怕的是她家残废王爷—— 一肚子的腹黑坏水,外加逆天修炼体质,秒杀一众天才。 白天坐轮椅,晚上却缠着她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顾染锦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闺华记在线阅读
谢涵决定远离一种叫表哥表姐的东西,只想替父亲守住这份家业,替父亲把弱弟带大!
千年书一桐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在线阅读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
日更千字
古典架空
当前位置: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村姑

  时值寒冬。

  地处东明国北部边陲的林家村,落雪纷飞,不见行人。

  一辆马车顶风迎雪,缓缓进村,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印,在村西停了下来。

  车中两人。

  冯氏浓妆艳抹,三角眼吊梢眉,一脸精明相。

  她儿子赵贵二十岁上下,肥头大耳,耷拉着眉眼,歪倒在车里,呼噜打得震天响。

  “贵儿?贵儿?”冯氏唤了两声没用,便在那坨肥肉上拧了一下。

  赵贵迷迷糊糊睁开眼,擦去口水,嘟囔一声,“到了?”

  冯氏眉眼一横,压低声音,“记住娘跟你说的话!娶了林家这丫头,你早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赵贵目光闪烁,“她摔下山都没死,万一认出是谁推的她……”

  冯氏轻哼,“别怕,该处理的人,娘都处理干净了。你可莫再犯浑!”

  赵贵赔笑,“娘若是早跟我说非要娶林家表妹的缘由,我也不会雇人去杀她,谁知道那个丑八怪竟然是……”

  冯氏狠狠剜了赵贵一眼,赵贵讪讪的,“差点忘了,不能说,不能说……”

  母子俩说话的功夫,车夫已敲开面前农家柴门,林厚和小冯氏忙不迭地迎出来。

  堂屋里烧着劣质的碳块儿,烟气呛人。

  冯氏坐在上位,斜睨一眼桌上缺口的茶杯,看向小冯氏,脸上堆了笑,“妹妹,一听说安然失足摔下山,我就赶紧带贵儿过来看望,她没事吧?”

  小冯氏一声叹息,眉宇之间满是愁苦,“头上磕了个窟窿,流了好多血,大夫都说安儿福大命大,阎罗王不肯收她。”

  “那就好,那就好。”冯氏点头,“安然可是醒了?我跟贵儿去瞧瞧她。”

  “才喂了药,一直没醒呢。”林厚叹气,“辛苦大姐这天儿还来看她。”

  “那是我最疼的外甥女儿,能不来?再说,来年开春,贵儿跟安然就要成亲了。等安然嫁过去,我定是当亲闺女疼的,你们只管放一百个心!”冯氏咧嘴笑,口脂沾到了牙上。惨白的脸,艳红的唇,莫名有些渗人。

  到底冯氏和赵贵也没见着林安然,放下两盒点心,略坐一会儿便回镇上去了。

  “大姐对咱家安儿,真是好的没话说。”小冯氏感慨。

  林厚黑黢黢的脸上不甚高兴的样子,“你姐再好,安儿又不是嫁给她!反正我看你那外甥靠不住,镇上人都知道他好赌!十赌九输,早晚败了家业!”

  小冯氏苦笑,“自小定下的亲事。当年我意外早产,多亏大姐在身边救下我们母女。大姐后来走运发家,从没嫌弃过咱们,我知道你看不上贵儿,但这亲事哪里能退得了?”

  “爹,娘,阿姐醒啦!”一颗小脑袋从西屋探出来,又很快缩回去。

  林厚和小冯氏连忙起身过去。

  元秋幽幽醒转,只觉头疼欲裂。

  最后的记忆,她刚结束一场漫长的手术,一身疲惫走出手术室,一把磨得锃光瓦亮的菜刀迎面而来……

  行凶者的儿子因车祸被送到医院,元秋见到时,那孩子便已没了脉搏心跳,另外一场急救手术等着,元秋立刻赶去。

  结果,那行凶者坚持认为是元秋见死不救,甚至无端臆测元秋是为救下一个高官之子,舍弃了他平民百姓的儿子,制造舆论诽谤还不够,竟要让元秋“偿命”!

  医闹太可怕,元秋真没想过自己堂堂外科圣手,竟会是那么滑稽的死法。只可惜她业余时间苦练到跆拳道黑带,那会儿累得竟没反应过来。

  不过,明明被砍中颈部大动脉,为什么她还活着?医学奇迹?

  很快,奇迹破灭,因为元秋看到一个身穿古装的小正太,眸光亮晶晶地叫她“阿姐”。

  阿姐是什么鬼?元秋脑中剧痛,涌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又晕死过去。

  再次苏醒,已是后半夜。

  纸糊的窗户被风吹得呼啦啦响,一盏油灯光线昏黄。

  元秋睁眼,看着结了蛛网的房梁,心中怎一个呜呼哀哉!

  穿越了,村姑一枚,大名林安然,东明国林家村人氏,今年十六岁。

  父母健在,有一六岁幼弟林安顺,就是叫她阿姐那个小正太。

  林厚是个木匠,手艺不错,家里也种地。

  但因小冯氏身子不好,常年吃药,日子清苦。

  林安然前日上山捡柴,失足跌落山崖,磕到脑袋丢了命,元秋借尸还魂。

  不过……

  那是外人以为。

  元秋接收了林安然的记忆,分明是有人先拿石头砸破她的头,而后将她推下山去的!

  但元秋想不通谁会跟一个村姑过不去,竟要置她于死地,只觉脑子昏昏沉沉,一时飘过无数把菜刀,一时落下漫天石头雨……

  半夜雪停。

  天刚蒙蒙亮,林厚扛着铁锹扫帚去清雪,小冯氏洗把脸就在厨房里忙活。

  从陶罐里摸出最后两个鸡蛋,磕在粗瓷碗里,筷子打散,刀背砸碎一小块冰糖丢进去,一瓢滚水冲下,蛋花袅袅浮上来。

  林安顺揉着眼睛进了厨房,“好香呀!”

  鸡蛋茶是给林安然补身子的,小冯氏怕林安顺见了馋,连忙拿海碗盖上,扭身从灶台上拿了两根小红薯,塞到林安顺手里,“去瞧瞧你姐醒了没?”

  农家烧炕,夜里火没熄,红薯蒸熟,挑细长小个儿的,在灶台上炕一夜,热乎乎香喷喷的,就是姐弟俩平日的零嘴儿。

  林安顺跑进西屋,到床边,见林安然仍闭眼没醒。

  他把两根小红薯都放在林安然手边,轻轻拍拍她的手,小声说:“阿姐,今天的红薯都给你吃,你要快点好起来哦!”

  话落,林安顺想起什么,一溜烟儿跑出去了。

  一个白团子速度极快地蹿进来,爪子在床边扒拉两下,又没影儿了。

  元秋苏醒时,只见林安顺站在床边,泫然欲泣,“有鬼……”他给阿姐的红薯怎么不见了?

  元秋眨眨眼,不会吧?这小子能通灵?看出她是一缕游魂借主重生?!

  小冯氏听到动静,端着鸡蛋茶过来喂元秋喝。

  元秋见小正太在旁边巴巴地咽口水,剩半碗便说喝不下了。

  小冯氏微叹一声,把碗递给林安顺。

  林安顺小手捧着跟他脸一般大的碗,咕咕咚咚喝完,碗翻过来,干干净净一滴没剩,舔舔嘴唇,笑得眯着眼,“好甜呀!”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林家村东边的大青山上,山顶积雪晶莹,如珠似玉。

  白团子穿过树林,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停在一双精致的云纹靴子旁,吱吱两声。

  “主子,元宝回来了。”墨衣少年怀抱长剑,面无表情。

  “哦,我没瞎,也不聋。”清冽澄澈的声音分外好听。

  凛冬酷寒,男子身形颀长,白衣单薄,木制面具遮住鼻子以上的部位,露出弧度完美的下颌。

  墨眸微抬,静静看着上方凸出的山崖,唇角溢出一丝殷红的血,却似毫无所觉。

  墨衣少年沉了脸,“前日那村姑坠崖砸到主子身上,已是救她一命,否则定粉身碎骨!主子不该将最后一颗药也给她!”

  “我吃了她背篓里的红薯。”男子拭去唇角的血,声音清清淡淡的,“反正死不了,那药于我,仅能压制一月毒性,下月便没了,吃它作甚?我本也无痛觉。”

  “主子没觉得,那村姑长得很像一个人?”墨衣少年问。

  “不,她就是一个人,不是鬼,也不是小兔子。”男子微微摇头。

  墨衣少年嘴角抽搐,“她容貌肖似东明镇国……”

  “阿福,莫多管闲事。”男子打断墨衣少年。

  “那主子又来此作甚?”少年问。

  男子俯身,轻轻揉了揉白团子的脑袋。

  白团子亮出爪子,以及,偷来的两个小红薯……

  “我饿了,她家的红薯好吃。”男子把依旧温热的烤红薯拿在手中。

  墨衣少年:……

  一刻钟之后,男子抓起一抔雪,擦干净手,指着山崖正下方被积雪覆盖的一块大石头,“带走。”

  “啊?”墨衣少年愣住。

  “我需极寒之物辅助修炼,才来到此地。那是寒玉石。”男子说。

  少年神色一喜,立刻上前,刨出一块大石头,擦干净,轻松扛在肩上,又问,“主子前日怎么不说?”

  “这里风景好,本来没想走。”男子说。

  “那现在……”少年蹙眉。

  “回东明皇都。”男子答。

  “为何提前?”少年不解。

  “听闻好心的明皇欲给我赐婚,回去瞧瞧哪家小姐这么倒霉。”男子话音未落,山下已空无一人。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