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来乍到(新书上传,求收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唐朝请郎在线阅读

大唐朝请郎

历史 / 架空历史

117.14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如果可以选择,大唐朝请郎,捡校尚书刑部员外郎,兼凤翔少尹,侍御史赐绯鱼袋,诸军粮料使张增再也不会在枕头边给手机充电了。太特么刺激了。乍逢乱世,奔战不休,如何凭手中横刀,复我汉家疆土?“凡拒唐忤逆者,俱为敌寇,为某等刀兵所向。某志在平静巨唐,复我昔日疆河,悍我耀耀天威。某欲让这个世界知道,普天之下,皆我唐土。诸官可共为之?”“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飘泊四方的狼.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毛茸茸的熊.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有一套呀.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全民投资:开局投资朱元璋!在线阅读
叶笑穿越了! 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投资系统的世界! 可唯独只有叶笑知道历史! 元朝末年投资谁? 投资朱重八! 一路发发发! 隋朝末年投资谁? 投资李二! 一路冲冲冲! 别人亏地血本无归,叶笑赚地钵满盆满! 叶笑当之无愧的投资之王!
愤怒的乔治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宁不器觉得,重活一世,上天既然给了他尊贵的皇子身份,那他总得做点从前不敢做、不敢想的事情,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统一七国,君临北境,成就大君。 君子不器,成己达人……
小明太难了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被汉武帝请为仙师在线阅读
世人皆知秦皇汉武,但又有几人知道昭宣中兴? 晚年的汉武帝,突然现世的“仙人” 不是仙人,但是仙师。 不是奸臣,但是权臣。 不是仙朝,但是王朝。 不求长生,但求长存。 打碎刘彻的长生梦, 抹灭霍光的权臣心, 世间有没有仙,我说了算!
三悔人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潜伏在末清在线阅读
虽然我不想,但是一场意外,我成了刚刚登基的乾隆。  既然如此,我就要有所作为,不能辜负了这少年意气,青春韶华!  历史将从这里改写,满清不会再有二百多年的国运了。  也许无数人要造反,杀光满清鞑虏,光复汉家河山。  我选择另一条路,与你们殊途同归!  未来,地域更广,争议更少,人民更富,军队更强!  没有系统,没有外挂,只有一腔热血,满怀豪情!  风起于青萍之末,杀人于无形之间!  虽然我号称乾隆,但我不是弘历,我只是借用了乾隆的符号而已。  我的名字叫——黄越。
好梦留君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进士在线阅读
重生异世,猛然惊醒,原来这是红楼世界! 周润泽见那女子俏生生站在路边,袅袅婷婷,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带有些青涩的美。 她容貌俊美,体态丰腴,举止娴雅,温婉动人。
王子的烦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长乐歌在线阅读
百年青史不胜愁,尤记当年长乐侯,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五十州!  人间有病天知否?青山笑我云招手。  花前细嗅美人香,月下轻取仇寇头!   成败恩仇断肠酒,化作长乐歌一首。  请君为我倾耳听,与尔共醉千秋后!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孺子帝在线阅读
三位皇帝接连驾崩,从来没人注意过的皇子莫名其妙地继位,身陷重重危险之中。太后不喜欢他,时刻想要再立一名更年幼、更听话的新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喜欢他,认为他夺走了本属于自己的皇位;太监与宫女们也不喜欢他,觉得他不像真正的皇帝……孺子帝唯有自救。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马前卒在线阅读
枪手新书:《抚宋》已经正式开张了,恭请诸位书友移步围观。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在线阅读
别人得到签到系统,只需要“叮”一声就能带领宿主达到人生巅峰! 萧琦也得到了一个签到系统,还没来得及高兴。系统就强行带他魂穿到平行世界中,宋朝一个同样叫萧琦,体质极佳的十六岁孤儿小举人身上。 “叮!宿主完成签到任务,获得南宋 官窑青釉葵瓣洗一个!” “我戳!你个傻叉系统!这玩意上辈子值钱,现在我就在宋朝,你给我这个有个毛用啊!你是不是傻叉?” “叮!宿主总是挑衅系统,匹配给宿主武力值超高老婆一名,宿主喜欢挑逗,这位姑娘喜欢战斗,你们是绝配!” 萧琦“……” 从此萧琦开启了他在宋朝精彩而又逗比的人生…… (本书属于架空历史轻松搞笑文,与真实历史有差别,不喜勿喷!) 读者群号546640498,欢迎各位进群讨论情节。
做翻身梦咸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大唐朝请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初来乍到(新书上传,求收藏)

    西北风打着旋子从地面上掠过。

  鹅毛一样大小的雪片在风中肆意的飞舞,被寒风一会儿拉成斜线,一会儿搅乱成一团,天地之间一派白茫茫的混沌。

  不远处的太白山已经完全被雪雾遮掩,影影约约的看不清楚。

  山脉余麓以北数百步,芒水河边,一座军营凭水而建,以圆木垒成营寨,旌旗在寒风大雪中猎猎招展。

  寨墙上戒备森严,血红的枪樱和斑澜的槊旗交相映错,弩弓箭矢狞视着大营周遭。

  营中内外不时的响起快马蹄声,轻骑游击不断出动,彼此往复循环不息,时刻监视着周边方圆十里范围的风吹草动。

  正好到了换防的时间,寨墙上下人影错动,刀甲相撞,枪盾移转,杂而有序,瞬息间完成了交接。

  在寨墙上冻了半个时辰的甲兵们纷纷涌去营地中间的伙帐,打一碗热汤去寒。

  稍做休整后,换防下来的甲士并没有解散休息,而是全副武装的进入军帐待命。军帐中烧着大盆的炭火,热气升腾,很快驱散了甲士们身上的冰寒。

  军帐二十几座,圆形围成两环,护卫着中间的大帐还有伙帐,仓营车马。

  大帐位于营地正中,帐前旆旗高挑,上书‘诸军粮料使’,‘西京军司马’,‘张’。配虎头纹旗。

  中军大帐。

  大帐里面分成内外两个空间,三盆炭火烧的正旺,发出夺目的红光来,把稍显阴暗的大帐里映得通明。

  帐中两几一案,案上杂乱的堆着些文件书籍。

  案后侧立着兵器架,支摆着一套光明铠甲,一套全身甲和一柄闪着毫光的陌刀,刀刃上闪烁着炭火的光芒。

  内帐就是用麻布遮挡出来的一小块地方,里面不大,此时正席地躺着一个男人。

  二十几岁模样,一米八出头的长度,身上穿着软甲绦绊,麻被卷在一边,正闭目酣睡。

  “郎君。”门口那边传来一声低厚的喊声。

  “谁?”

  “郎君,是职下。”

  张军喘了口粗气,绷起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

  眨了眨眼睛,定了下心神,右手在一边摸索了一下,摸到横刀握在手里,持刀翻身坐起。

  “进来吧。”

  咚咚咚,一溜沉重的脚步声走进来,隔布一掀,一张大脸出现在张军面前。

  “郎君,可有事?”

  “没事儿,睡得木了。现在是什么时……时辰?”

  因为着着头甲,也看不出来人的年纪,身高一米六往上,看上去特别墩实,孔武有力。从下往上看,就看到一下巴的胡须。

  “郎君?”

  “你傻啦?还能是别人?”

  “郎君可有事?”

  “没事儿,到是劳你挂念了。营中诸事可安置妥当了?”张军用左手握空拳在脑门上敲了敲。脑仁儿有点疼。

  “这几日做了诸多梦境,很奇怪的梦,有些晕混了。我睡了多……多少时辰?”

  “现在已是午未交际,郎君可要用些水食?”

  “帐外可有事?”张军揉着太阳穴,用横刀拄着地板站了起来,刚一站直,脑袋里一阵晕眩,踉跄了一下,被来人伸手扶住。

  “郎君小心。营中无事,健儿们只是耽心郎君。”

  张军捏了捏额头,经过这么一缓和,脑袋里已经不那么翻江倒海了,不过仍旧隐隐做痛。

  “郎君稍候,职下去唤医师来。”

  “罢了,勿须慌张,W呃,某,某已经好多了。”

  “还是叫医师过来看看吧?郎君万勿以为风寒是小事,当以身体为重。”

  张军晃了晃头,眉头挑动了几下:“真的无碍了。去伙帐给某要些汤饼来吧,感觉饿的狠了。”

  来人仔细看了下张军的脸色,这才转身出去给他找吃的去了。

  张军做了几个深呼吸,帐中隐隐的汗味和炭火燃烧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涌进肺部,感觉头痛缓解了几分。

  打量了一下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军帐,张军苦笑起来。

  他来自现代。

  刚刚成为拆二代,还没过上几天睡生梦死的理想生活,就在睡梦中,被在枕头边充电的手机砰的一声炸到了这个世界。

  把手里手感润腻的横刀举到眼前。

  这把刀看来是用了有些时间了,木鞘都感觉包浆了一样,通体圆润,白铜吞口,足有一尺长的刀把上紧密的缠着革布。

  嗯,有点脏。

  看着横刀,思绪却在飘。哎哟我的房子啊,哎哟我的存款哪,哎哟……我还没有的那个女朋友哦。

  刚刚过上朝思暮想的美好生活啊,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体验一下败家的感觉。

  那天正梦到一个又白又圆的妹子,手刚伸出一半。砰。再睁眼就已经睡在军帐里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带着人马行军到了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动了游览的念头。

  他命令军将在河边扎下营寨,自己带着牙兵顶着风雪去数里外游览仙游三寺,结果感染了风寒。

  张军不知道两个人是互换了身份,还是他单方面的客串……反正现在他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大唐朝请郎,张增。

  “郎君,汤饼来了。”都尉张良,也就是刚才那个大胡子,端着一碗(盆?)热气腾腾的面片汤走进来。

  把大碗放到长几上,张良搓了搓手:“郎君快吃吧,可想弄些水酒来?”

  军队中是禁酒的,但这种禁令自然对上官没什么约束力。

  “不了,头还是有些疼痛,吃点东西就好。”

  张君看了看长几上的大碗,煮得稀烂的羊肉杂拌着些葱叶子,散发着蒜香气,肚子适时的咕噜了一声。

  席地坐下,拿起木勺舀了羊肉吹了两下就塞进口中。确实是饿了。

  半碗汤饼下去,张军的额头上微微见汗,只觉得浑身通透,风寒带来的不适全然褪去。

  羊肉肥美,无须添放太多的调料也相当可口,只是感觉有些遗憾的是,这里没有辣椒。

  看张军吃的香甜,张良脸上现出一丝笑意,总算是放下了心,相信张军的身体确实是恢复了。在这个时代,风寒是能要了人命的。

  “你笑什么?”张军看了张良一眼。

  “职下高兴。看郎君身体康复很是欢欣。”

  “嗯。这几t……日,辛苦你了。我没事了,让大家且安心。”

  张军吃在大半碗汤饼,放下勺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有久卧的疲乏,但还是能感受到身体内澎湃的力量。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