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过夜(下)

  在音乐学院里,姜秋以专业课的成绩是毋庸置疑的。

  但单纯就文化课而言,姜秋以一直都偏科严重。

  而反观陈闻,虽然会计学这门专业是家里人给他选的,他自己并不算喜欢。

  不过大学本科课程并不算太难,尤其会计学这种经济类的专业,基本上认真听课完成作业,就能安稳过线。

  所以对陈闻来说,期末考试并不是什么需要专门应对的事情。

  甚至以前的三位室友,还会来求他的上课笔记和考试重点。

  “你自己是不用担心。”姜秋以强词夺理,嬉笑道,“但我的文化课,你也得帮我复习呀~陈老师~”

  “哦。”陈闻应了一声,人已经沉入工作状态,在白桃木上刻刻画画。

  姜秋以撩了个空气,觉得没趣,无奈撇嘴,跑出手工室刷剧去了。

  陈闻没有察觉,一门心思沉浸下来,画好初线条后,就拿出木锯将闪烁之光的剑身锯下。

  相比紫光檀,白桃木稍微要柔软一点,打磨起来也更加轻松。

  在经过紫光檀打磨的地狱模式后,闪烁之光制作起来明显要容易不少。

  但相比之前的阐释者,闪烁之光有一个难点,就在它圆形的剑格上。

  它的剑格和剑身不在同一个平面上,而是像护腕一样,绕着剑柄一圈。

  美观,但貌似没什么实用性。

  这个圆形剑格需要弯曲的弧度,肯定不能用坚硬的白桃木来制作。

  陈闻打算用火焰高频加热的方式,把橡木软化成这个形状,和白桃木的剑身组合在一起。

  设计图纸早就已经画好,现在他只需要按部就班制作即可。

  因为白桃木更加容易打磨,所以估计四五天就能完成。

  加上他这几天可能要先剪辑阐释者的视频,所以到下周周末,闪烁之光应该就能顺利出炉。

  晚上十点,对剑身进行初步打磨后,陈闻关闭摄像机,打扫干净手工室后,就往卧室走去。

  结果一进卧室,就看到一身粉红睡衣的姜秋以正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刷电视剧。

  姜秋以此时已经有了困意,手里拿着手机,脑袋还一点一点的,似乎随时会睡过去。

  但陈闻一进来后,姜秋以立刻就恢复了精神,掀开被窝钻了进去,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陈闻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服,一边出去一边说道,“别睡着了,等会儿记得回自己屋。”

  “知道啦~”姜秋以嘴上答应,但脸上却狡黠一笑,像偷吃了火腿肠的小猫咪一样。

  看陈闻走出卧室去浴室后,姜秋以连忙把自己准备好的眼药水拿出来,放在枕头边藏好。

  十几分钟后,听到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姜秋以立马拿出眼药水,往眼睛里滴了两滴,然后便侧趴在床上装睡。

  于是陈闻一走进来,就看到姜秋以已经睡在床上。

  这可就难办了……

  陈闻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坐下,却不知道该不该躺进去。

  他这是在沪市租的房子,当时想着一个人住的话,床就不用太大。

  所以他卧室里的床,并不是标准的双人床,只是比单人床稍微宽了那么一点。

  躺下两个人当然是可以的,但平躺之后必然会摩肩擦踵,甚至碰到一些更加隐秘的部位。

  这让刚刚初步适应牵手拥抱等步骤的陈闻,一时之间有点进退两难。

  要不还是把她叫醒……

  陈闻这样想着,低头向床上的姜秋以看去,随即顿时愣住。

  姜秋以哭了……

  什么情况?

  陈闻觉得奇怪,脸凑近了观察,发现姜秋以确实在流眼泪。

  精致的小脸侧着,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流淌下来,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难不成做梦梦到什么可怕或者伤心的事情?

  陈闻挠头,正打算叫醒姜秋以,就见她自己睁眼醒了过来。

  “陈闻……”姜秋以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睁眼看到陈闻后,顿时扑进陈闻怀里,紧紧抱着他。

  原本陈闻两条腿还在床外,这下子为了搂住怀里的女孩,不得不把腿摆到床上,否则老腰可受不了。

  陈闻从来没处理过这种情况,一下僵在床上,只能机械的抱住姜秋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陈闻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我送你回你屋里睡觉吧?”

  “不要。”姜秋以摇摇头,可怜巴巴的抬脸看向陈闻,“我做噩梦了。”

  “……”陈闻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问道,“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何染在学校食堂喂你吃饭。”

  “还梦到她喊你师父师父,扑进你怀里。”

  “而且她还抱着你手臂,跟你走在学校里。”

  “最后你还看她跳舞……”

  姜秋以瘪嘴说着,越说越伤心,竟然真的又流出了眼泪。

  说完又把脸埋进陈闻胸口:“我不管,今天我要和你睡一起,不然一闭上眼就是刚才做的梦,我害怕~”

  陈闻被姜秋以紧紧抱住,思路还停留在前面那段话里,甚至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个……何染是谁啊?”

  “噗……”姜秋以没忍住,在陈闻怀里“鹅鹅鹅”的笑起来,“你、你怎么这样啊!刚刚气氛明明很好的,都被你破坏了!”

  陈闻无言以对。

  一个星期前认识的人,中间都没见过面,不记得名字,应该很正常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看姜秋以的样子,应该是从噩梦中走出来了,于是陈闻再次提议:“我送你回去?”

  “不要!”

  姜秋以任性的往旁边一躺,拉上被子只露出一双明媚的眼睛:“我不管,反正今天就睡这里了。”

  陈闻盯着姜秋以,直到女孩嬉笑着闭上眼睛。

  见此事已经无力回天,他才无奈摇头,把灯关上,躺了下来。

  这一躺,他的手臂顿时碰到了旁边的姜秋以。

  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姜秋以的睡衣很清凉轻薄,陈闻甚至感觉到了她腰间露出来的细腻肌肤。

  这让他手一缩,整个人往床边移了一点。

  扭头看向身边女孩的侧脸,在月光下若隐若现,陈闻又看了看空调——24度。

  很凉快。

  但他为什么这么热?

蜜汁姬说
【扑街日记】:今天被姐姐拉去打麻将,赢了两百块~然后回家被老妈拖着去装窗帘……晚上很晚才开始码字,今天估计就这一章了……周日,也就是明天,这本书会上试水推荐,追读数据很重要,希望各位能够每天看一看最新章节!这关系到这本书以后的推荐位,对我非常重要的!在这里先拜谢各位啦~

第十八章 过夜(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