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知道你的所有事

我知道你的所有事在线阅读

我知道你的所有事

阖昙

悬疑·侦探推理·14.4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9-15 20:20

善良的青年医生救助了一名受了重伤的流浪汉。大半年后,前任女友发现了蹊跷,在她不懈地追寻答案的过程中,牵扯出了3年前一场火灾事故的真相。当她站在真相的大门口时,是否还有勇气去打开这扇门······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二章 手术

  半个月过后,在梁誉悉心医治下,方天明已经能够下地走走了。

  这时候已经进入九月份了,天气也没之前热了。

  这天下午或许是窗外的风景看腻了,也可能是不习惯老钱的罗嗦,方天明以出去走两步为借口,躲在泡水间的窗户边上看外面的风景。

  从这里望出去,能看到一座大型超市,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忙碌的人群,一排排高耸的建筑物,马路上的滚滚车流,将这医院紧紧包围着,感觉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知道吗?今天中午我和心胸外科的几个实习医生一起吃饭了。”

  “吃个饭有什么好炫耀的。”

  小石与小顾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来了。护士站就在泡水间旁边,她们的声音还是能传进来的。

  “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是说那实习医生跟我说,梁医生和赵副院长又差点吵起来了。”

  一听到梁医生,小顾似乎立马来了精神,“梁医生平时文文弱弱的,应该不会顶撞赵副院长吧?这次是因为什么事啊?”

  停顿了一下,声音又响起来了,“还不是为了2075的事。”

  本来方天明没兴趣听她们护士闲暇时的唠嗑,又苦于出去要经过护士站,未免尴尬只能先待着了。

  这时突然听到2075这数字,感觉很熟悉,后来才想到,是自己的编号后四位数字。既然是涉及到自己,那就不得不听了。

  “上次不是下定论了吗?就按照赵副院长的意思采取保守治疗了,现在怎么了啊?”

  “这次不一样了。”声音低了下来,“这次赵副院长要想把2075弄走。”

  “啊,他现在无亲无故,身上又没钱···”

  “就是因为没钱。赵副院长你是知道的,他一直想着医院盈利,对这种做慈善的事都是能躲就躲的。”

  “唉···”一声叹息,“当初梁医生把2075救回来的时候,还是赵副院长点头同意无偿救治的。没想到2075刚刚帮他挡了个大麻烦,现在才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要抛弃他了。”

  “什么,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小石急切的声音突然响起了。

  “你不知道吗?”

  “我只知道那天梁医生把2075带到急症室,然后晚上赵副院长就赶回来了,最后同意无偿救治。那时候我以为赵副院长良心发现了。”

  “那天他是带着记者过来的。那段时间不是有舆论说我们医院没有医德,看钱办事吗?后来赵副院长以无偿救治流浪汉的宣传,为医院挽回了声誉。这些我以为你都知道。”

  “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啊。”

  “那现在还有人支持梁医生吗?”

  “好心的都劝他放弃,其他一些人都默不作声的。”

  “要是当初让梁医生做这个手术就好了。”

  “我看未必,当初梁医生也说自己只有四成的把握,所以才被赵副院长否决掉的。赵副院长也不想担着拿流浪者做医学实验的责任,万一失败了,整个医院都会受牵连的。”

  “这手术也不是非得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才能做的,如果是这样,那整个医学都会停滞不前了。再说了,这手术据说以前从没遇到过,一旦做成功了我们医院肯定会一举扬名的。”

  “是啊,道理谁都懂,可惜你不是赵副院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又停顿了一会,小石的声音重新响起了,“那个2075自从上次在梁医生那出来以后,越来越孤僻了。像他这样的人,既没有手艺,又没有文化,以后还干不了重活,真的是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

  “我倒觉得他的谈吐蛮斯文的,很是非同一般,不像完全没有文化的人。”

  听到这句评语,方天明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有点心惊,这时发觉小顾的观察力真是敏锐。

  突然响起了按铃声。

  “我去吧。”小石说着就离开了。

  待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方天明在想要不要离开这里,这时小顾拿着水杯突然出现在门口。

  显然小顾也吃惊不小,随后脸色略显尴尬,“你在这里···刚才的话都听到了?”

  “梁医生有信心为我做这个手术吗?”方天明没有回答,反而问起小顾。

  小顾走了进来,放下水杯,“其实医生看病救人都只能说是尽力而为。我不敢说梁医生有绝对把握,但我会选择相信他。”

  方天明盯着小顾看了看,“好的,谢谢。”

  说完走了出去。

  夜里,方天明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到底要不要做这个手术?成功了固然可喜,那就代表以后可以有另一番光景了;失败,就一切休提。如果不做这手术那以后的人生就等同于废人了。

  突然他又想到了实验用的小白鼠,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在选择要不要做那只小白鼠···

  那些小白鼠的下场自己是知道的,大部分都是一个下场,就是被扔进垃圾桶,集体掩埋。

  我不想做小白鼠。可是不做这小白鼠,以后只会比小白鼠的命运更惨···

  得赌一把,搏一把。反正已经很差了,不能再比这更差了。

  渐渐累积起来拼死一搏的勇气,让他决定明天再去找梁誉好好聊聊。

  第二天是礼拜五,这段时间方天明已经知道梁誉的基本工作日程。

  他除了礼拜二、礼拜三坐诊,其他日子会安排做手术或做研讨之类的,其中礼拜五下午相对是最空闲的时候了。

  中午用过午饭,方天明休息了一会,就走出病房去了。

  在梁誉办公室的那层楼上,有一排窗户能看到医院里的小公园。相对于别的地方,尽是建筑物和车流,这里的风景已经是最好的了。

  方天明望着外面的风景思索着待会见到梁誉该怎么说。

  “叔叔,能抱着我,让我也看看吗?”

  不知哪里冒出了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一脸稚气地看着方天明,双手还张开着。

  方天明诧异地看着这个小男孩,可能觉得小孩特别可爱吧,他不由自主地蹲下来,胸口有点隐隐作痛,又忍着疼痛把小男孩抱了起来。

  小男孩欢喜地用手指着窗外说着:“这是公园,我去过…”

  方天明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感觉到一丝舒心吧。

  “久儿,久儿…你在哪里啊?快到妈妈这里来……”

  小男孩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妈妈,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看来孩子的母亲来了,方天明只能重新忍着疼痛把孩子放了下来。

  孩子刚放下,楼梯口处就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身材苗条的年轻女子。一头黑顺的长发披在肩上,瓜子脸型,化着浅浅的妆容,此刻看上去容貌秀丽绝俗,而她给方天明第一印象是娴静端庄,但不知怎么她的眉头间似乎有一道化不开的忧愁。

  孩子扑向母亲的怀抱,“妈妈,叔叔带我看风景了。”

  年轻的母亲用感谢的眼神看了看方天明,然而又看到他的病号服眉头还是轻轻地一皱,“这位先生谢谢你了,我这孩子太调皮了,刚才麻烦你了。”

  方天明略显窘迫地摇了摇头,“不碍事。”

  年轻的母亲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久儿,我们和梁叔叔约好了,今天要见面的,不要迟到哦。”

  方天明心中一咯噔,原来她们是来找梁誉的。

  母子俩跟方天明打招呼离开了,方天明只是木讷地点了点头。

  等她们走了以后,方天明决定等会再去。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方天明向梁誉的办公室走去。

  然而到办公室门口,见门虚掩着,可以看到那对母子还在里面和梁誉聊着什么。

  方天明坐在了门口的长椅上,断断续续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

  大概内容是那小孩是梁誉的患者,好像心脏从小有点问题,经过梁誉的治疗已经差不多康复了。听那母亲说,昨天晚上小孩又感觉不舒服了,于是就约了今天来复诊一下。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那对母子终于出来了,母亲显得似乎有点失落。

  刚出办公室就碰到门口坐了个人,微惊了一下,一看是方天明。

  方天明向她微微地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跟梁誉打了声招呼,坐下后,整理了下思绪,将刚才的杂念抛诸脑后。

  “梁医生,我今天来是为了手术的事来的。我知道你能为我做这个手术,我自愿申请做这个手术。”

  梁誉着实吃惊不小,他没想到方天明会自告奋勇地要求自己做这个手术。

  “我不知你从何得知的消息,但这事已经盖棺定论了,我院一致决定的是保守治疗。”

  “起码你没有同意,还有你也觉得手术是有机会、有可能成功的。”

  梁誉沉默了,他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是个两难的选择,不做手术注定成为废人,做手术又有生命危险…

  “自从半个月前和你聊过后,我一直在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那还不如去跳楼。但是自从知道你帮我争取过,我就又有了希望。求你了,梁医生,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手术失败了我绝不追究责任,求你了,梁医生…”说着,方天明几乎要跪下来了。

  梁誉急忙扶住他,“你别这样,这事我也做不了主。我要先向院方汇报,等上面同意了才能和同事们研究治疗方案。”

  “没关系,我等着就是了,只要你不让我失去希望就行。”

  “但我还是要请你慎重考虑,因为这事确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放心好了,我可以挺过去的。”

  回到病床上,方天明还在回想着和梁誉的这次谈话。现在方天明只能相信他了,除了他,这医院几乎没有人会为了一个身无分文的流浪汉出头的。也只能把一切押在他梁誉身上,赌他是个有正义感的正人君子,是个医术精良的良医。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方天明毫无睡意,此刻突然想到了那位年轻的母亲,不知怎么她一下子就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闭上眼睛她的样子就会出现。方天明苦笑了下,怎么都这关口了,还想这种事。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她到底是谁?看她样子似乎对梁誉有意思。方天明很想找人问问,但又羞于启齿。

  这时老钱被隔壁床老何的呼噜声,吵得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方天明突然想到这不是可以问老钱吗。老钱平时最爱打听小道消息了,这也是他平时打发无聊时光的方式。

  “老钱,今天我去找梁医生那复诊。看到有一对母子也在那,那孩子也是梁医生的病人吗?”

  “你是打听人家母亲来的吧?”老钱一下子来了兴致。

  方天明顿感狼狈不堪。

  老钱看到方天明的难堪的样子,开心地笑出声来,“你也别觉得难堪,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姑娘确实不错,长得又好,人又和善,家世也好。唉,就是命不好。”

  一听到这,方天明疑惑地看着老钱。

  “你知道她爹是谁吗?”

  方天明摇了摇头。

  “她爹就是这个市的市长。”

  “这,这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

  “她既然是市长的女儿,那怎么会命不好呢?”

  “谁说市长女儿就得命好了?唉,本来她各方面确实都还不错,可惜嫁错了人。也是月有盈亏,水有满溢,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顺遂的。在她最幸福美满,也就是那娃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嘿,她丈夫给车撞死了。唉,后来她就把孩子生了下来,扶养到现在,也没再婚。直到去年孩子突然心口疼,送到了这家医院。听说是那孩子心脏有问题,是梁医生诊治的。自从那以后,经常能看到她带着孩子来医院复诊。医院里也有人说,她是看上梁医生了……”

  怪不得当时看到她总觉得她有点抑郁。一直处于逆境,总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情或状态……

  “你在听吗?”老钱一直自顾自地说话,发觉老没听到回应,于是询问方天明。

  方天明没有回答,反而侧转身子,像是睡着了一般。

  “老头子又讲了半天废话。”老钱感到无比失落。

  方天明并没有睡着,他只是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又懒得敷衍老钱才会装睡的。

  接下来两天梁誉那并没有回应,但方天明却一点不担心。因为他发现,那个赵副院长也没有派人来叫自己卷铺盖走人,还是和往常一样好吃好喝伺候着。他们应该还在议论这事,而且这事肯定对他们有利,无利可图的事,赵副院长第一个跳出来了。

  到了第三天下午,方天明还是和往常一样想出去走两步。刚走出病房,小顾迎面向他走过来,“要不要我陪你走走?”

  方天明猜测她是有话跟自己说。

  “嗯,好的,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

  两人沿着病房通道走到尽头处。

  那是个比较安静的所在,有一整排环形玻璃包围着这个角落,在这里能180度欣赏外面的景色。

  “前两天梁医生把你的事向院长汇报了,现在院长也支持梁医生。院内已经在开始讨论关于你的手术治疗方案了。”

  “真的吗?我不是做梦吧?梁医生真的做到了。”

  “但你别高兴太早。赵副院长对这医院有深厚的感情,他不容许任何人毁坏医院的名声。据说他正在说服院长让你签一份免责协议。”

  “这没问题,我之前就跟梁医生说过这事的。”

  “既然如此,那我想这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结束谈话后,小顾先去工作了,方天明留了下来准备在这里待一会。

  现在方天明很享受像这样,站在高楼处,俯视着下面的芸芸众生,似乎这一刻他正主宰着一切。

  又过了一天。今天阳光比较温和,没有之前那么刺眼。是个好天气,适合跟家人、跟朋友出去郊游散散心。

  吃过午饭后,梁誉走进了方天明的病房。他手里拿着个文件袋,看他的神情很是疲累的样子,不知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劳累。

  梁誉径直走到方天明的床位旁边,方天明也早已看到梁誉进来了。

  “你好啊,梁医生。”方天明提前打了招呼。

  “嗯,好。这几天感觉身体怎么样?”梁誉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方天明。

  “我感觉身体状态还可以,吃得下,睡得着。”

  “这样很好。方便一起下去走走吗?”

  “可以的,我本就想吃完饭出去走走。”

  方天明下床的时候,梁誉扶了一把,两人一起走出了病房。方天明看梁誉带头向电梯口走去,看来他是想要带自己去楼下找个地方聊聊了。

  两人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梁誉突然按了开门键,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位保洁员,保洁员看是梁誉帮留的门,微笑着对梁誉说:“是梁医生啊,谢谢你啊。”

  “这没什么,不用谢的。”

  “对了,梁医生还有一件事,我要代表我们院的所有保洁员谢谢你。你上次帮我们争取的,增加夏天的高温费,现在已经批下来了,这个月就能拿到了。梁医生,你真是帮我们做了件大好事啊。我们大伙还准备给你买份礼物呢。”那保洁员突然开心地说。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们科室的同事都有参与的。我怎么好收你们的礼物,你们可千万别破费。其实你们也不容易,这高温费迟早要加的,我们只是让它提前了些。”

  这时电梯已经到一楼了,梁誉跟那保洁员道别后,领着方天明向医院小公园走去。

  方天明走在梁誉的身后,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心想:这真是个大好人啊,年轻有为,医术精湛。上到高层领导,下到扫地的保洁都对他青睐有加。能活成他这个样子多好。

  走在小公园的鹅卵石上,梁誉带着方天明进入了一座凉亭里面。

  在凉亭里,梁誉就站着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公园里那一池人工水塘默默发呆,带来的文件袋也静静地躺在石桌上。

  方天明坐在石凳上,盯着梁誉的背影,也没有开口说话。

  沉默了片刻,方天明忽然听到背对着自己的梁誉似乎在自言自语。

  “有时候去做一件事和想做一件事,往往是不一样的。当真的去做了,就会发现现实中各种条条框框以及各方面的掣肘已经让你无法招架了···”

  又沉寂了片刻,梁誉好像终于回过神来了,转过身来,他用手指捏了几下鼻梁。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那个,是为了我的事让你操心了。”

  “这跟你没关系,这是医院制度上的问题。我们来说正事吧。你的情况我跟院长反映了,院长也是表示支持的。”梁誉停顿了下,“现在院方在这件事上要考虑到名声问题。关于你的病例,以前还没有人碰到过,至少在国内。如果能够手术成功,医院在这个领域几乎可以说是处于领先地位,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是失败的话,外界肯定会抨击我们拿活人做试验,草菅人命之类的。所以现在院方希望你再次慎重考虑下,是否要进行这手术?”

  “梁医生,我可以再次肯定的告诉你,我强烈要求给我做这个手术,我不希望下半生像个废人一样生活下去。”

  梁誉盯着方天明看了一会,似乎想从他眼中看到他的决心。

  接着梁誉终于拿起了石桌上的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一叠装订好的纸。

  “方先生,如果你自愿要求做这手术,请在这份免责文件上签个字吧。”

  说完这几个字,梁誉像是一连做了好几台手术,精疲力尽。他感觉自己现在不是个医生,更像个市侩的商人。

  方天明拿过文件,看都不看,伸手问梁誉要笔。

  梁誉从胸前取下一支笔,迟疑了一下递了过去。

  方天明在文件最后一页的签名栏里不带犹豫地写下自己的姓名还有日期。

  梁誉拿着文件看了看,放回了文件袋。然后对方天明说:“手术预计会在下个月进行。在这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不要紧张,保持好状态,这样对你的手术非常有帮助。”

  “嗯,我知道了。”

  梁誉最后盯着方天明,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仿佛要给他信心。

  “现在你既然将生命交托给我了,我自然要慎重对待。你放心,我们必将全力以赴。”

  回到病房,老钱急不可待地伸长脖子问方天明:“怎么样?和梁医生聊了些什么啊?是不是确定手术时间了啊?”

  方天明苦笑了下,敷衍起来,“差不多吧,具体时间到时候会通知的。”

  “你小子可以啊,竟然可以让梁医生为了你跑去直接找院长。你知道吗?这里的孙院长已经好久不怎么管事了,现在这家医院大大小小的事差不多都是赵副院长在处理。”

  “原来是这样啊。”

  “明天老何就要出院了。”说着,老钱看了看老何的那张空床位,他现在可能去找地方偷偷抽烟了吧,之前已经被逮到过一次了,但他就烟瘾大,没办法。

  “我下个月10号也要出院了。以前一听说要住院,觉得挺难受的,现在反而不想回家了。唉,在家多无聊啊,都没人说说话。”

  “只要身体好就行了,其他的慢慢都会好的。”

  方天明同情地看了看老钱,他之前听说老钱的老伴早前几年就过世了,两个子女都不在身边住,只是偶尔来看看他,他可以说是空巢老人了。这次生病子女也没怎么出现,看来都是各忙各的,基本都顾不上老的了。

  “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你不像流浪汉,流浪汉里面没有像你这样的人。”老钱突然对方天明说。

  方天明吃了一惊,“哪里不像了?这世上流浪汉这么多,总不可能都一样吧。”

  “话是这么说,但从你的言谈举止上来看,确实不像。你太斯文了,这样不可能要到饭。”

  “是啊,所以我才这么瘦,到哪都被人欺负。”

  “不是的,你天生有股傲气,不像能轻易低头的。我看八成是遇到什么天大的事,迫不得已吧。”

  “那有你想的那么玄乎,不要瞎猜了。我就是天生这样的。”

  “也许确实是我老头子瞎猜的吧。不管这些了。”老钱看了看方天明,见他躺在床上已经背转身过去了,也就不说话了。

  方天明侧躺着,看着窗外,并没有睡着。他此刻心里想着,老钱平时看上去蛮粗心大意的,但有时候还是挺细心的。不过方天明一点都不担心他会出去乱说,因为平时大家都只是把他当个解闷的对象,从不把他的话当真的。

  第二天一大早,老何收拾行装,跟老钱还有方天明挥了挥手就离开了。跟老何相处半个多月,没怎么说话,只知道他不爱说话,打呼噜的声音特别响,还有烟瘾大,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下午方天明散步回来,见到老钱和邻床新来的一位老大爷聊得起劲,那老大爷自称老李。方天明见他们现在已经在交换手机号码了,看来老钱以后不会没人陪他聊天了。

  这段时间关于德明医院要为方天明做手术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连方天明的详细病例也流传了出去。瞬间德明医院处在了风口浪尖,同行医院有的诋毁说德明医院拿无业游民做试验,说的狠的骂他们是***、731部队···也有同行支持德明医院的,说有神农精神,有开创先河的勇气···

  德明医院为了应付媒体的各种报道也是焦头烂额。这天护士通知方天明去下副院长办公室,说是赵副院长找他。

  方天明独自来到副院长办公室的那层楼,现在方天明对这医院已经比较熟悉了,基本上,说下方位自己就能找到了。

  在副院长办公室门口,方天明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一声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天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向里面的人说了声:“您好!”。

  然后走了进去,见到赵副院长正在办公桌上对着面前的文件和电脑工作着。

  这位赵副院长看上去五十多岁,生得一副国字脸,戴着方框眼镜,一脸严肃,看那神情就似惯于指挥人,又能让下属严格按照他的指示办事的人。

  “你先坐一会,等我把这忙完了。”赵副院长看了下方天明开口说。

  “好的。”方天明面对这严肃的副院长不敢多说什么。

  坐了下来,打量下这办公室。赵副院长办公的那套紫檀色实木办公桌,宽大又气派;右手边是两排橱窗,里面大部分放着书和文件;再就是现在方天明所坐的这一整套的沙发和茶几了。而此刻方天明正看着赵副院长身后的一排窗户,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里想着:要是在这里工作累了,转身看看外面的景色也能舒畅不少。

  这时赵副院长抬头看向方天明,发觉他正盯着自己身后的窗户。

  “方先生,觉得我这里的环境怎么样?”

  方天明回过神来,“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感觉很气派。”

  赵副院长站立起来,离开办公椅向方天明走来。

  方天明赶紧站起身来,赵副院长挥了挥手让他坐下,不必拘礼。

  赵副院长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然后重新将眼镜戴上。

  “小梁,也就是梁医生。他是名优秀的医生,这次为了你的事,可谓是竭尽全力了。我们也不想干扰到他这次手术的准备工作,但又不能不顾外面媒体的各种猜测。”说到这里,赵副院长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方天明。

  方天明好像明白了似的,“不知医院要我怎么做?”

  “是这样的,我们打算让方先生接受一次媒体的采访,把这件事原原本本都说清楚,这样也好破解外面的各种谣言。”

  “不行,不行···”方天明一听说要见媒体,立刻摆起手来。

  “这是为什么?我们只是要你在媒体面前说出关于这个手术的前因后果,见一下媒体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赵副院长诧异地看着方天明。

  “是这样的,我天生胆小。以前在外面流浪的时候,一见记者或城管就躲。要是真让我去见记者,我怕到时候,话都说不利索,还可能会说错话,到时候反而坏事。”

  “那我们准备份稿子,你按着读总可以吧。”

  “那也不行。到时候战战兢兢的,怕人家误会我是被胁迫的。”

  赵副院长气得直接背靠在沙发上说不出话来了。

  方天明见状立刻思索怎样能让这赵副院长消消气。

  “或许我们可以找个公证人,然后我再发一份声明什么的?”

  赵副院长抬头望着天花板,沉思了片刻,对方天明说:“那你先回去吧。我们还要开会研究研究,到时候有消息再通知你。”

  方天明一听赵副院长下了逐客令,立马站起身来说:“那麻烦您了,再会。”

  赵副院长并没有回话,直接回到办公桌上继续工作了。

  出了门方天明感觉好似躲过了一劫,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方天明回到病房,老钱和老李立刻询问赵副院长找他什么事?方天明懒得说,敷衍了几句。老李还想追问,被老钱拦住了,于是他们又自己聊起来了。

  这两天方天明见老钱和老李热络的像对亲兄弟,只怕要是方天明不在,他俩真会磕头结拜了。

  和赵副院长见面过后的第三天,院方决定由孙院长出面,邀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前院长——医学界德高望重的马邦明院士作为公证人。然后方天明和马邦明院士联合出了一份声明,证明此次手术是由方天明主动要求的,德明医院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开展此次手术。

  外界见到这份声明,质疑声顿时也清净了些。而这时有些医院开始以学习观摩的理由,请求实地参观整个手术过程,院方在慎重考虑过后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这无疑给梁誉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要知道这就像把双刃剑,手术成功,自然得享盛誉;手术一旦有个差错,自然有无数人来指责你。而且在众目睽睽下进行如此复杂的手术,心理所要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最后通知也下来了,手术定在了10月10号。

  随着手术时间的日益临近,方天明也开始越来越紧张了。

  梁誉现在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查看方天明的身体状况,当他察觉到方天明有紧张的情绪后,更是极力安慰他,这时小顾和小石也会对他格外照顾。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我知道你的所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