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章 不走从前路

  

  “好吧!”刘星不想在多说,在揉了揉脸说了一句“我再想想办法”后就离开了厨房。

  “这伢子,他能有什么办法。”周秋香直摇头。

  刘大钊也是不相信:“不用管他,我已经跟三弟说了,让他去学木工,等机会来了就送他到基建队去锻炼,留在家里面放牛打猪草实在不是一个事。”

  “是啊!都十六岁了,待在家里虽然事情没少做,但却是连肚子都混不饱,这样下去可不行。”周秋香抬头看着刘大钊:“只是你这个三弟说的话能不能做数啊!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咱们就跟他说了刘星学木工的事情,为什么拖到现在都没有一点音讯?”

  “唉!他也难啊!再等等看,不要逼他。”刘大钊轻叹一声回道。

  “也是,这年头什么事情都不好做。”周秋香赞同的点头。

  在外面没走远的刘星听到这话,不由苦笑着摇头。

  在重生前的十六岁,他就跟三叔学了将近三年的木匠,活累不说,更加没有赚多少钱。

  现在他重生了,有了选择的余地,自然是不会再去学木匠。

  毕竟木匠的所有经验,都在他的脑海里。

  要是再去重蹈覆辙,那他真的不配重生。

  而眼下他要做的,先让父亲的脚不变成残疾再说。

  想到这,刘星走进了里屋,躺在床上思考了起来。

  家里面的东西,要想变卖换成钱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那是父母辛苦赚来的,哪怕是一张椅子,那都是血汗钱。

  但要是不变卖东西,凭借他记忆中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搞到钱,之所以这样说,因为现在是八二年,是一个改革开放才没多久的时代。

  要是乱来,那吃苦遭殃的肯定是他。

  “要不去挖泥鳅,黄鳝?”

  “或者去市里面转转碰碰运气?”

  翻来覆去,刘星想到了N种办法,但结合当下的实际情况,都一一否决了。

  毕竟挖泥鳅跟黄鳝四月份根本就不适合,就是钓黄鳝也不可能。

  因为好多农田都被犁过了,想要凭借双手抓到泥鳅跟黄鳝,那难度可是很高。

  而水渠里的黄鳝跟泥鳅,因为关系到水路灌溉的原因,村里面是不会让动的。

  一旦发现,那就会被抓起关到派出所。

  这可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说的事实。

  因为在八十年代,农村的水渠关系到村民的肚子,一旦出现了意外,那可是会饿死人的。

  实际上就算是水渠不受影响,有的时候也是会饿死人。

  只是好多人不知道而已。

  刘星是从那个年代出来的人,自然是清楚的很。

  也就是说,利用泥鳅黄鳝这条路赚钱根本就行不通。

  就在有些头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母亲提着一个篮子走进了他所在的房间:“伢子,后天就是赶集的日子了,你将这几天存的鸡蛋拿到集市上去卖,要是有可能的话,请王医生来家里面给你爸瞧瞧腿伤,我看着有些不对劲,这不打针吃药我实在不放心。”

  “有多少鸡蛋啊?”刘星随口问了一句。

  “四十五个。”母亲回道。

  “那我要是拿去卖了,二姐周末回来要生活费咋办?”刘星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这生活费可不能断,断了二姐可就不能去读书了。

  她是全家的希望,哪怕在穷再苦,也要供上去。

  “我再去你舅舅家去借点,办法总比困难多嘛!”母亲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好吧!”刘星知道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当下只得点头答应。

  不过四十五个鸡蛋能卖多少钱,他心中清楚的很。

  只怕根本就不够父亲的医药费,因为八二年的鸡蛋价格,要是没有记错只有三分钱到五分钱一个,这还是在能卖掉的情况下。

  卖不掉的话,在农村可是连什么‘票’都换不到。

  毕竟八十年代大部分持家的妇女,都是靠着卖鸡蛋攒钱,或者以物换物。

  “那你早点睡吧!明早还要去放牛呢!”母亲说完这话后,转身就走了。

  刘星目送母亲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头堵堵的很不滋味。

  这都是没钱惹的祸,要不然哪会这样遭罪。

  眼见门口玩耍的瓜子跑了进来,并且麻溜的钻进了被子里,当下只得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不在想这些糟心的事情。

  而瓜子之所以跟他睡,那是因为家里面只有四张床。

  父母一张,二姐刘孜然一张,四弟刘烨一张。

  还有一张是大姐刘冬菊的,嫁人后就送给了他。

  至于瓜子,没有床给她睡。

  不是虐待她。

  而是家里面没钱实在买不起。

  就是买起了也没有地方放,毕竟土砖房只有那么大。

  当然了,瓜子可以跟家里面的任何人睡。

  但刘烨性格清高,有事没事就喜欢使唤瓜子。

  所以瓜子在潜意识里很讨厌刘烨,睡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父母,双人床只有那么大,那更加不可能。

  所以到最后,瓜子只能跟刘星挤在一张床上。

  不过瓜子跟刘星从小就玩得来。

  有什么好吃的,甚至有些小秘密都会跟刘星说。

  这睡在一起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也就一会的功夫,瓜子就睡着了,嘴角还留着口水,不用想在梦里都还在想着野草莓、水煮鱼的美味。

  刘星看着笑了笑,被瓜子憨态可掬的样子感染的他,也很快进入了梦想。

  ……

  四月一十三号。

  天刚蒙蒙亮,刘星就起来了。

  本来不想吵到瓜子的,但这丫头一听到动静也爬了起来,并且跟在刘星后面,像个跟屁虫一样走进了厨房洗涮起来。

  厨房中,红薯稀饭已经做好。

  但没有看到母亲的影子。

  很显然,已经走了,去舅舅家借钱去了。

  至于为什么这样早走的原因,那是因为舅舅家离硝石村有五六十里路,这要是不早点走,那到了晚上根本就别想回来。

  这可不是为了省钱不坐公交车,而是八十年代的硝石村,根本就没有通车的道路,就是道路通了,也没有公交车愿意来。毕竟八十年代初期,市里面好多道路都还没有通公交车,硝石村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要想通公交车,那至少得三十年后去。

  言归正传。

  家里面走的人还有刘烨。

  他走这样早那是为了去读书。

  因为八二年的樟木中学,穷的还没有宿舍可以让他住。

  灶台上,还有刘烨吃剩下的红薯皮。

  刘星看了一眼直摇头,眼见父亲还没有起来,拿起扫把就打扫起来了卫生。

  “哥哥,等下窝们还去河边摘野草莓好不好?”吃了一口红薯的瓜子仰着小脑袋对刘星说道。

  她怕刘星不同意,特地伸出小手抱住了刘星的右腿。

  很显然,野草莓的美味已经深入她心。

  “行,但你必须打一袋猪草回来。”刘星摸了摸瓜子的小脑袋。

  “嗯,嗯!那窝们河边见。”听到刘星答应了,瓜子拿着未吃完的红薯就往厨房外跑,一会的功夫,拿着编织袋的她就消失在刘星的视线中。

  “你慢点跑。”刘星看着直摇头,放下手中的扫把后,也吃起了红薯,见有些噎喉咙,连忙舀了一碗稀饭就着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刘星不由砸了咂嘴。

  在几十年后,地道的红薯稀饭可难找到了。

  然而他因为重生,又吃到了,真是有种满满的幸福感。

  快吃完的时候,父亲刘大钊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厨房,脸色比昨晚苍白了不少:“你妈去舅舅家了吗?”

  “嗯。”刘星点头。

  “我昨晚真的大意了,这右腿现在痛的厉害,刘星你拿谷酒帮我擦一下。”刘大钊坐在了椅子上,嘴角抽了抽似乎很痛苦。

  “都肿这么大了,能不痛吗?”刘星撩起了父亲的裤腿:“要不这样,我骑自行车带你去王医生家?”

  “自行车轮胎爆了,去不了。”刘大钊无奈的回道:“再说了,家里面一分钱都没有,我可低不下头跟我那老同学赊账。”

  刘星知道父亲的倔脾气,只得用碗装了一些谷酒,替父亲清洗起来了伤口。

  见伤口里面并没有感染化脓,刘星在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种症状在重生前可是没有的。

  他记得重生前父亲的右腿可是在第二天就轻微感染化脓了。

  直到第四天才被送到了王医生的家里,然而那是为时已晚。

  但现在因为铁丝被取出来情况改变了,只要好好消毒只怕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想到这,刘星连忙仔细的给父亲清洗起来了伤口。

  哪怕父亲疼的呲牙裂齿,他都装作没有看到。

  完了后,他盛了一碗红薯稀饭递到了父亲的跟前:“吃吧,我要去放牛了,顺便去河边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去集市上换钱。”

  七八年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迅速的复苏了,所以在八十年代初期,百姓的手里面只要有货物,还是能够卖到钱的,当然了,更多的是用票证换,比如粮票、布票、油票、糖票、等等等等……

  “去吧,注意安全。”刘大钊一愣之下就明白了刘星的心思,但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在他看来刘星的举动就是小打小闹,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在轻叹一声后,他低头就喝起了稀饭。至于红薯,他看都没看,因为他真的吃腻了,要不是没办法,他这辈子都不想吃红薯了。

  刘星转身走出了厨房,在检查了一下停在正屋内的二八大杠轮胎后,才走向了牛栏,将黑犊子给放了出来,然后悠闲的朝河边走去。

  二八大杠的轮胎是真的爆了,而且内胎都已经磨的没了。

  要想修好,没有几块钱只怕是不行的。

  而他家现在捉襟见肘。

  要想拿钱出来修理二八大杠。

  只怕是根本不可能。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

  没有自行车。

  那他卖鸡蛋等物品。

  那就要走路去几十里地的集市。

  这对于他来说虽然没有什么,但赶集的最佳时间只怕要错过了。

  想到这刘星就有些头疼,不过在看了一眼一旁悠闲吃草的黑犊子后,他就忍不住笑了。

  就像母亲说的那样,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嘛!

  ……

  

005章 不走从前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