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5章 同学王爱香

  

  “行!您怎么说都行。”刘星知道母亲这是在敷衍他,但他却是没有揭穿,因为现在家中正是缺钱的时候,而母亲在家又是管钱的,所以这个时候奉上那是再好不过。

  毕竟操持一个家不容易,要是没钱那可是寸步难行。

  但他也不可能全都上缴,在回来的路上他就留了十多块,以备不时之需。

  瓜子在这时摸了摸肚子:“姆妈,窝饿了,中午我要恰芋头炖排骨。”

  这是在回来的路上听刘星说的,所以就照搬的说了出来。

  要不然她哪里知道芋头炖排骨是什么,根本就没有吃过。

  “我也是,我要吃红烧肉。”刘星跟着喊道。

  “行,听你们的。”周秋香收好了钱,开心的提着五花肉跟排骨就往厨房走。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有‘米’了,自然是要好好露一手。

  刘大钊则是拿起了筒子骨,不过他仍然有些心疼买筒子骨的钱:“臭小子,你干嘛不多买些肉,这筒子骨能有什么吃头?”

  “没吃头没关系啊!反正都是添头送的,不要白不要。”刘星淡笑回道。

  “真是送的?”刘大钊有些意外。

  “不然您以为呢?”刘星反问道。

  刘大钊哈哈大笑,这下子再也不肉疼了,既然是免费送了,那自然是不能再多说什么了,提着就往厨房走。

  刘星将一对竹篓从黑犊子身上放下来后,就牵着往牛栏走去。

  不过他没有忘记给黑犊子加餐,在拴好后,就从后院提着一大桶拌好的米糠送到了黑犊子的嘴边,直到吃完了他才回到了家中。

  只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

  瓜子此时坐在床头闷闷不乐。

  大眼眸中还有着泪水,那委屈的样子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怎么了?中午有红烧肉吃你还不高兴啊?”刘星伸手抱起了瓜子。

  “姆妈将大白兔奶糖还有麻花都没收了,一个都没有给窝恰。”瓜子哽咽的回道。

  “就这事?”刘星忍不住笑了。

  “嗯。”瓜子点了点头。

  “那是妈怕你吃多了坏肚子,要不这样,等到了晚上我偷偷给你拿两根麻花给你吃?”刘星安慰道。

  大白兔奶糖在八十年代农村可是极其珍贵的零食,一般在过年过节的时候都很难看到,母亲收起来的意思,肯定是想留着招待客人。

  这点刘星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也理解母亲的行为。

  但三斤多麻花都收走了,那就有些过分了。

  不过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母亲有母亲的打算。

  这好不容易赚了钱,自然是不能让他跟瓜子嚯嚯了。

  瓜子哪里知道刘星的心思,不过她对于刘星的话还是听进去了,并且还多了一个附加条件:“那你在偷麻花的时候,能不能偷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心,窝晚上绝对不吃。”

  “行,过几天哥去市里面卖东西,给你再买一斤,到时候你可要藏好。”刘星揶揄的回道。

  “窝就知道哥哥对窝最好了。”瓜子欢呼了起来,在甜甜笑了笑后,一溜烟的就跑出去玩了。

  小孩子就是这样,只要哄好了,那之前的不愉快就会忘的一干二净。

  刘星目送小瓜子跑远,第一时间本想躺一会的,但看到父亲瘸腿的样子,一咬牙就朝王麻子的家走去。

  只要王医生在王麻子家,他累点辛苦点那都不是事。

  在重生前的记忆中,王麻子住在刀萝水库的堤坝上。

  那是一栋用南竹搭建起来的矮房子,占地面积不算小,但却是简陋的很。

  刘星以前去樟木中学读书的时候,王麻子家是必经之路,所以熟悉的很。

  而且王麻子的孙女‘王爱香’跟他是同学,虽然毕业后遇见彼此之间不怎么说话,但关系却是不错。

  想到这的刘星笑了笑,眼见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刀萝水库的堤坝上,当下连忙收回思绪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还没有走到王麻子家门口,在右侧的堤坝上竟然看到了吴所长的吉普车。

  “怎么回事?硝石村出命案了?”带着疑惑,刘星放缓了步伐来到了王麻子家的门口。

  之所以这样想,那是因为一般的案件可是轮不到吴所长出手。

  东面的院落,他看到了大腹便便穿着白大褂的王医生,正在给躺在竹椅上的王麻子打针。

  王麻子今年有六十多岁了,至于具体的年纪刘星不记得了。

  但此时的王麻子,却是比印象中的还要老,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整个人憔悴的很,而且呼吸声中带着‘呼哧呼哧’的怪声,看样子病的很严重。

  刘星第一时间没有走进院落,而是在门口等着。

  毕竟这样的场景有些晦气,进去了只怕不好。

  然而他的目光刚从王麻子的身上移开,下一秒却是差点失声喊了出来。

  在院落的柚子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一卷席子裹在地上,看席子上的血迹,只怕是被打的不省人事了。

  而这个身影,不是别人。

  正是他的同学王爱香。

  一个腼腆不爱说话,但又十分善良的女孩子。

  刘星以为王爱香被打死了,忍着要呕吐的冲动,连忙转身就跑。

  但还没有跑出五米远,就被迎面而来的吴所长给堵住了。

  吴所长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人。

  其中一个魁梧的中年人刘星认识,是王爱香的父亲王大锤。

  至于另一个,他看着有些面熟,但却是想不起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吴所长在上下打量了一眼刘星后,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爸脚被铁钉划破了,我想找王医生去家里面看看。”刘星讪笑回道。

  “这样啊!”吴所长点了点头:“那你先回去吧!等王医生给王麻子打完了针,我会帮忙通知的。”

  言下之意,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刘星哪有不懂吴所长话中的意思,在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王大锤皱眉的看着远去的刘星,本想问吴所长怎么认识刘星的,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家现在乱成了这样,所以还是不要管闲事的好。

  在跟吴所长说了一声后,就带着身后的中年人走进了院落,询问王医生父亲的情况去了。

  吴所长本来第一时间要离开的,但突然间却是拔腿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刘星:“伢子,等一下,叔有事问你。”

  刘星被吴所长的举动差点吓到:“啥事啊!王爱香是我同学没错,但这段时间我可没有见过她。”

  “叔问的不是这事。”吴所长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见周围没有其他人,拉着就随意的坐在了草地上:“你在硝石村放牛算是最厉害的几个吧?”

  “可以这样说。”刘星没有否认。

  毕竟之前在回家的路上利用黑犊子的力气拉过吉普车,要是否认,那是打自己的脸。

  吴所长笑了笑:“那你跟我说说,要是你养的牛,在夜里被偷走了,能发现蛛丝马迹找回吗?”

  “这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清楚,小偷偷不走我的牛。”刘星自信的回道。

  “为什么?”吴所长不解。

  “因为我的牛只听我的话,生人靠近,尤其是心怀不轨的人靠近,只怕扭头就会用牛角撞过去,那滋味您应该懂。”刘星躺在了草地上回道。

  “这样啊!”吴所长若有所思:“也就是说生人偷牛不管怎么样牛都会挣扎一下,最后会留下痕迹?”

  “您这话有些没头没脑,能跟我说明白一点吗?”刘星疑惑的看向了吴所长。

  “王麻子家的三头牛都被偷了,而且就在昨天夜里。”吴所长轻叹一声回道。

  这就是他做刘星谈话的真正原因。

  因为在他看来,只有放牛的才懂牛。

  而刘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前利用大水牛将他的吉普车从淤泥中拉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什么?”刘星惊的一咕噜从草地上爬了起来。

015章 同学王爱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