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7章 认输不丢人

  

  回到家中。

  母亲已经将饭菜给做好。

  餐桌上,红烧肉跟芋头炖排骨散发着阵阵香味,让人食指大动。瓜子规矩的坐在一旁,手中端着饭碗,口水早就流出来了。

  但她硬是等刘星盛了饭,才跟着坐上了餐桌。

  刘大钊看到这一幕,那是好笑的直摇头。

  刘星却是有些心疼瓜子,拿起筷子就给她夹了好几块红烧肉:“今天放开了吃,吃完了锅里还有,让妈做就是。”

  在八十年代,要想吃到肉,除了过年,其他日子只怕是痴人说梦,而现在他有能力改变这一切,自然是要瓜子多吃点。

  “姆妈说那些是留给四哥跟姐姐恰的。”瓜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歪着小脑袋看着刘星咀嚼着,在尝到了其中滑嫩酥软的味道后,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因为吃的很快,以至于都差点噎到。

  “慢点,没人跟你抢。”刘星伸手拍了拍瓜子的背,见其没事了后,才松了一口气。

  五斤五花肉,在怎么留也够吃两三餐,瓜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哥哥姐姐,说句实话这让刘星很欣慰。

  有这样的妹妹,他真的是无话可说。

  “哥哥你也恰红烧肉肉,太好恰哒。”瓜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了刘星的碗里。

  “嗯,好恰。”刘星点头笑了笑。

  刘大钊跟周秋香这时也盛饭坐到了餐桌旁,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不过他们对于红烧肉并没有多动筷子,而是吃起了芋头炖排骨,本以为排骨的味道会比红烧肉差多了,但在尝到其中那种独特的味道后,两人不由相视而望,似乎感觉在梦中一样。

  毕竟芋头炖排骨这道菜……

  他们以前根本就没有吃过。

  还以为味道一般般,现在看来他们真的是井底之蛙,差点被名字给骗过去了。

  眼见刘星在一旁淡笑看着,连忙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一家人吃的快差不多的时候,周秋香突然间道:“伢子,你今天在哪里卖的河螺啊!告诉妈,等你爸脚好了,有时间也去河里面摸河螺去那里卖。”

  “那里有好多人,好像叫……好像叫……”瓜子本想抢先回答的,但接下来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刘星看着笑了:“那里离东河菜市场不远,妈你应该不熟悉,但爸经常跟李工头在外面做事,应该知道在哪。”

  “就是东河派出所那块?”刘大钊眉头皱了起来。

  “嗯。”刘星点头。

  “怎么了?”周秋香看向了刘大钊。

  “那里很复杂,我可不敢去,你是不知道,李工头去年在那里包了一个工地,这事情做完了,钱没收到,还差点被打死在那里。”刘大钊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不是吧?”周秋香被吓得不轻。

  真要这样,刘星今天在那里卖河螺没有遇到意外,这真是吉星高照啊!

  “爸,前年的事情你拿到今年来说,这未免也太落伍了吧?”刘星好笑的摇了摇头,本想多解释几句的,但最后却是沉默了。

  因为关于东河菜市场那一块的发展趋势,他现在不能说的,说多了只怕有泄露重生机密的嫌疑,所以现在还是闭嘴不提的好。

  眼见困意袭来,他在跟父母说了一声后,就起身回房睡觉去了。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

  刘星爬起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忘记放牛了。

  跑出去正要去牛栏看看,门口洗河螺的母亲却是喊住了他:“你去哪啊?伢子?”

  “放牛啊!我这睡的都忘记时间了。”刘星讪笑回道。

  “你爸去了,你好好在家休息就行。”母亲周秋香头也不抬的回道。

  “爸的脚能放牛?”刘星诧异的问道。

  “王医生来了给他打了两针,吃了些药,现在脚已经不疼了。”周秋香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放心,你爸放牛不会下水的,他有分寸。”

  “这样啊!”刘星松了一口气。

  这样说来,父亲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于落下残疾,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再发生。

  一想到这,刘星就有些开心,这两天他果然没有白忙碌。

  “坐!”周秋香顺手递给了刘星一条矮凳。

  “妈,你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下河摸河螺了啊?”刘星坐下来后随口问道。

  “嗯,明天让你爸去市里面转转,要是河螺好卖就多摸点,毕竟你也知道,马上就要犁田种秧苗了,这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周秋香看向了刘星:“你中午给妈的那几十块钱,跟供销社预定了肥料、农药,再买些日常用品,现在已经没剩多少了,你可别怪爸妈花你的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要是没有这几十块钱,那就只能靠脸去赊账了,不过一般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

  在八十年代,农药、化肥因为紧缺,可是走俏货物。

  这就导致了价格很高,直到九十年代才降下来。

  经历了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那个时候还有专门的‘尿’票,‘粪’票,而这些票的作用,不用想就是用来种地的肥料。

  八十年年代初期虽然没有了,但老一辈种田的农民,在闲暇时都会挑着箢箕去外面捡粪便用作农田中的肥料。

  尤其是狗‘屎’,看见了他们都不会放过。

  而‘捡狗屎’一词,实际上就是出自这里。

  说出来真的要多心酸就有多心酸。

  这其中的内幕,刘星自然是知道,他道:“妈,瞧你说的,父母花儿子的钱不是天经地义吗?”

  说到这,有些难受的他撇开了话题,站起来看了一下西边的太阳:“这个点爸应该快回来了吧?”

  “嗯。”周秋香点头。

  “那他明天怎么去市里卖河螺?”刘星问道。

  家里面的二八大杠可是坏掉了,这不修好要是骑黑犊子去,只怕会驾驭不住。

  “他只能挑着去了,哪有你骑牛的本事。”周秋香笑了笑。

  “不用挑着去,我把自行车修好了让他骑着去。”刘星见接下来他没有什么事情,卷起衣袖就从堂屋将二八大杠推了出来。

  周秋香看着刘星的动作先是一愣,接着笑了:“伢子,你就别逞能了,家里面虽然修自行车的基础工具有,但换车胎可是一个技术活,你忘记你爸前年在家自己补胎,结果越补洞越多的事情了吗?”

  “记得。”刘星忍不住笑了。

  父亲那次是彻底被打击到了,再也不敢自己动手补胎。

  因为一有了补胎的举动,母亲就笑话他,笑的他很不好意思。

  不过他可是有几十年重生经验的人,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在重生前,他不但会修自行车,还会修摩托车,只不过这事情不能说出来而已。

  眼见时候不早了,当下从房间里将买来的车后胎拿了出来,拆开包装正要试一下是不是好的,乡道上,父亲牵着黑犊子慢悠悠的回来了。

  他看到刘星坐在门口准备给二八大杠换后胎,眉头那是忍不住皱了皱:“臭小子你别乱来啊!这拆下来容易,到时候安不上去可就麻烦了。”

  “不会的。”刘星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你怎么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呢?”刘大钊急了:“要换胎推到村里杨老头那里换就是,何必这样麻烦。”

  “杨老头家远着呢!而且这个点也不见得在家。”刘星回道。

  “你小子。”刘大钊知道一张嘴劝不住刘星,在气恼的瞪了一眼就去关牛了。

  五六分钟后,他跑回来了。

  本想第一时间制止刘星拆自行车的举动。

  但下一秒他却是呆住了,只见前方的晒谷场上,刘星正骑着二八大杠在溜圈,而后胎此时已经换好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臭小子,有两把刷子啊!”刘大钊诧异的抓了抓头,在回过神来后就迎了上去。

  刘星见状从二八大杠上下来了,并且将车龙头递给了父亲:“收好了,下次车内胎爆了可别找我。”

  “嘿!你小子还挺横的啊!我为什么不能找你?”刘大钊接过二八大杠,眼眸中有着怒意。

  “因为您不相信我修自行车的技术啊?”刘星笑着解释道。

  “修自行车能有什么技术。”刘大钊有些不以为然。

  “那您之前补胎的时候,为什么车胎的洞越补越多?”刘星揶揄的问道:“这难道不是技术吗?”

  “你!!!”刘大钊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门口洗河螺的周秋香看到这一幕,那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大钊,在你儿子面前认输不丢人,别死不承认了。”

  “我哪有。”刘大钊尴尬的回了一句,转身骑着自行车就走了,看样子是准备试一下后胎的压力。

  不过很快他也笑了,毕竟刘星之前说的都是事实。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的是,刘星现在怎么这样厉害了,竟然做到了他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难道说,这就是天赋吗?

  ……

  求收藏,求推荐票!

  对了,谢谢大家每天坚持投的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作者写下去最大的动力。

  

017章 认输不丢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