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5章 打死都不走

  

    刘冬菊却是没有想这么多,伸手就从母亲跟前拿出了十块钱:“妈,我家急需要用钱,先借给我十块啊!等有钱肯定会还你。”

  结婚的时候她的同学来喝喜酒了,这回人家结婚要是不去还人情钱,那真的说不过去,要是闹大了,只怕这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行,行!拿去吧!”周秋香轻叹一声:“不过你家东魁混的也太差劲了吧!怎么连十块钱都没有。”

  “爸难道又有了?”刘冬菊回了一句。

  “这倒是。”周秋香承认的点头。

  在农村,要想赚到钱真的很难很难,要想靠卖粮食跟蔬菜赚钱,那就是铆足了劲都不可能,因为她以前就试过,而且还被村里面的书记给叫过去训了话,差点被扣上了投机倒把的帽子。

  现在想起,真的是心酸又难受。

  “你们别聊天了,赶紧吃饭啊!这红烧肉跟排骨都冷了。”刘星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

  “对!对!吃饭。”周秋香连忙回过神来。

  刘冬菊也笑了,夹起一块红烧肉就放进了刘星的碗里。

  她的这个弟弟现在长大了,能帮她解决大问题,说实话真是有些意想不到。

  本来想着借到钱连夜就回去的,毕竟家里面还有鸡鸭要喂养,现在看来不需要着急了,因为他嫁过去的老屋村可没有河螺这样值钱的东西。

  所以……

  明天必须多摸点。

  让刘星去卖钱,她也好买点肉回去给丈夫‘东魁’吃。

  一想到东魁,不知道为什么刘冬菊有些有些担心了起来。

  因为这次回娘家可是吵架来的,东魁这家伙不会还在到处找她吧!

  就在要跟母亲说一下马上回去,乡道上一道电筒的亮光照了过来。

  “谁呀?”刘星喊了一声。

  当发现是大姐夫赵东魁后,连忙起身去开门了。

  刘冬菊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很快就装作没看到跑了。

  周秋香一愣之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追上去揪着刘冬菊耳朵骂道:“你个死丫头老公来了还想作死是不是,赶紧出去陪着吃饭。”

  “好勒!”有了台阶下的刘冬菊连忙答应。

  刘星看到这一幕直摇头,不过也没有多管,而是拿着被子去刘烨的房间睡觉了。

  没有办法,姐夫一家来了,床只有四张,能挤挤自然是只有挤挤了。

  ……

  “大懒猪哥哥起床了,太阳都晒屁屁了。”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刘星被瓜子给吵醒了。

  他爬起来一看太阳真的升的老高了,连忙穿好衣裤就朝牛栏走去。

  “哥哥,你干啥子?”跟在后面的瓜子连喊道。

  “放牛啊!”刘星回道。

  “二姐去了。”瓜子提醒道。

  “什么?”刘星以为听错了。

  二姐可是一门心思只知道读书,平常连碗都不洗,这回竟然帮忙去放牛,他没有听错吧?

  “你看,二姐跟黑犊子在河边呢!”瓜子伸出小手指了指:“大姐跟姐夫也去河边摸河螺去了,说是等明天让你去卖钱。”

  刘星看了过去,见真的跟瓜子说的一样,那是不由笑了笑。

  看来昨晚给二姐的钱刺激道大姐跟姐夫了,所以才会这样勤快。

  至于二姐,可能是给了零花钱心有感恩吧!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头。

  “咦?河里面怎么多了那么多人?”刘星突然间呆住了。

  在东面的河畔上,至少聚集了十几个村民,连刘烨的小脑袋也在河水里面晃动。

  刘星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头疼了。

  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抱起瓜子去厨房洗涮吃早餐去了。

  现在这个情况,肯定是杨大军那个大嘴巴将河螺能够买大钱的事情传开了,要不然早上这个时候哪会有这么多村民摸河螺。

  换在以往,除了放牛的,只怕鬼影子都看不到。

  毕竟河岸边湿气很重,待久了可是很难受的。

  厨房中,小不点正在吃大白兔奶糖。

  看到刘星抱着瓜子进来了。

  连忙起身迎了上去:“舅舅,你家的兔兔快要被我恰完了,明天还去买吗?”

  “当然买了。”刘星笑着回道。

  “别买了,你得攒点钱娶媳妇。”角落里剁猪草的周秋香连提醒道。

  “娶媳妇?”刘星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敏感问题,因为他现在才十六岁,这成家立业还早着呢!

  “别笑,你看大顺不也是十六岁有儿子的吗?你现在没读书了,就得攒钱娶媳妇。”周秋香瞪了一眼刘星。

  听她言语中的意思,这恨不得早点抱孙子呢!

  刘星有些无奈,在舀了一碗稀饭放在灶台上后,道:“咱家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娶媳妇?你不会让我未来的媳妇睡猪圈吧?”

  “这……”周秋香哑口无言了。

  的确,现在刘星连床都是大姐留下来的,要是娶媳妇,这样可不行。

  必须的买床,建新房子,还有买家具、自行车跟缝纫机,这些东西算起来,现在就是将她给卖了钱都不够啊!

  刘星见母亲说不出话了,端着稀饭就走出了厨房,蹲在门口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喝完了后,就牵着瓜子跟小不点去河畔上溜达去了。

  见乡道上好多村民提着大编织袋都往河畔上走,当下不由摇了摇头。

  这样疯狂的摸下去,那这河螺只怕会绝种去。

  所以他现在趁着这个机会,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带着瓜子跟小不点回家了。

  但手上多了一大捆胡葱子跟野芹菜。

  在刘星看来,既然明天要去市里面买河螺,这些野菜自然是不能少。

  虽然价格不怎么样,但给瓜子买几个肉包子的钱还是有的。

  要是运气好,指不定还能换一双鞋子回来。

  那样,以后瓜子就不用打着赤脚满地跑了。

  对了,还有小不点也买一双。

  这小家伙此时也打着赤脚呢!

  这个念头刚落下,刘星就看到二姐刘孜然牵着黑犊子回来了。

  不过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手上,脚背上也起了好多个包。

  很显然是被牛蝇给咬的,要不然一般的蚊子可没有这样厉害。

  刘星看着直摇头,伸手从刘孜然的手中接过了牛绳:“二姐,去厨房涂抹一些谷酒吧!那样消肿很快。”

  “嗯。”刘孜然缓缓点头。

  但眼眸中的不甘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之所以不甘,那是因为她真的想不到放牛这样难。

  以前在家总以为刘星放牛是最轻松的,现在才知道刘星是最苦最累的那一个,因为那些讨厌的牛蝇咬的能让你崩溃。

  刘星看着刘孜然的样子笑了笑,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牵着黑犊子走向了牛栏。

  在关好了黑犊子后,就回家帮忙洗起了河螺。

  眼见姐夫赵东魁提着一大桶河蟹回来了,连道:“今天收获不错啊!”

  “别提了,摸河螺的太多了,差点打起来,明天要想在有今天的收获,只怕是不可能了。”赵东魁无奈的摇头回道。

  “这本就是无本的买卖,谁不想掺和。”刘星笑了笑:“姐夫你这河螺是自己卖还是让我卖?”

  “当然是你给我卖了,我可没有你那本事,也没时间,等下吃了饭就要回去挑粪做肥料呢!”赵东魁憨笑着回了句。

  “那行。”刘星点连点头就没有再多说话。

  赵东魁见状,去河边接刘冬菊去了。

  回来的时候,除了半竹篓河螺,还有一担莲藕。

  刘冬菊见还没有开饭,拿起莲藕就准备清洗。

  刘星看到了连忙制止:“大姐你干嘛,这卖莲藕就要带泥卖,这样人家才觉得新鲜,懂不懂?”

  “这样啊!”刘冬菊讪笑不已。

  说句实话,她还是头一句听到卖莲藕有这样的说法。

  不过她没有去怀疑刘星,而是帮忙洗起了河螺。

  刘烨跟刘孜然随后也加入了洗河螺的队伍。

  因为人多的缘故,半个小时后,河螺就洗完了。

  厨房中也传来了饭菜的香味。

  赵东魁不好意思蹭吃蹭喝,于是提议将一大桶河蟹全煮做下酒菜。

  但却是被刘星给制止了。

  并且告诉赵东魁这些河蟹都是钱。

  你要真煮了吃他不制止,但可能这一煮可能就是十几块,甚至几十块。

  这吓到了赵东魁,连忙不在提煮河蟹的事情。

  吃完了饭后,他就喊刘冬菊跟小不点回家。

  但小不点打死了都不肯走。

  赵东魁问其原因。

  小不点瘪着嘴回道:“外婆家的兔兔跟麻花都还没有恰完呢!窝不走。”

  兔兔,就是大白兔奶糖,因为年纪小喊不出来,所以就以兔兔代替。

  这话一出,让坐在晒谷场上休息的刘星、周秋香、刘烨、刘孜然顿时笑喷了。

  其中刘孜然笑的泪水都出来。

  都说小孩童言无忌。

  但小不点的话也太不忌讳了吧!

  不想走的原因竟然是惦记上了大白兔奶糖跟麻花。

  这要是传出去,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025章 打死都不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