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0章 前往老屋村

  

  刘星目送王爱香走远后,就提着一篮子鸡蛋走进厨房吃早饭去了。

  正在洗碗的刘冬菊看到这一幕揶揄的笑了笑:“弟弟,这个王爱香好像对你有意思啊!你干嘛不留她吃早饭?”

  “想什么呢!她是来感谢我的,之前要不是我跟吴所长说了几句好话,那死的人就是她,而不是王麻子了。”刘星怕引起误会,当下连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这个内幕惊到了刘冬菊:“不是吧?那……那现在王爱香没事了?”

  “她跟他妈妈离开硝石村出去打工了,自然是没事。”刘星轻叹了一声:“不过在外打工的日只怕也不好过。”

  这个他深有体会,所以他不想多说。

  尤其是八十年代初期,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企业提供岗位的。

  刘冬菊道:“那就别管她了,我还以为她喜欢你呢!来……吃早饭,等下收拾好了就去我家。”

  “好!”刘星端起一碗红薯稀饭就端坐在厨房的门口吃了起来。

  瓜子这时穿着拖鞋也从堂屋跑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嬉笑的小不点。

  这看到刘星在吃红薯稀饭,一个个连忙跑进了厨房。

  片刻之后,两人有模有样的蹲坐在厨房的门口,也吃起了红薯稀饭。

  刘冬菊看到这一幕笑了笑:“刘星,今天要是去我家的话,那昨天摸的河螺跟河蟹怎么办啊!不卖掉的话只怕会坏了。”

  “卖什么卖,拿去你家吃啊!正好省得买菜。”刘星三两口将红薯稀饭吃饭了,然后咂咂嘴巴回道。

  “那么多河螺跟河蟹,还有莲藕,我一家三口吃的完吗?”刘冬菊连否认了刘星的意见。

  莲藕倒是不怕坏,因为有泥巴包裹着,放在家里面十天半个月都没有问题。

  但是河螺跟河蟹,要是没有活水养,那一两天就会臭了,这可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那就拿一些回去,剩下的放在家里,等有时间了在去卖。”刘星将碗递给了一旁的瓜子,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只能这样了。”刘冬菊回道。

  “那行。”刘星说着就去牵牛了。

  这次去大姐家除了分家撑门面,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让黑犊子帮大姐家犁田,毕竟现在的大姐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

  当然了,牵着黑犊子去还有一种好处,那就是可以驮着买来的东西,这可给父母省了不少的事情。

  要不然,真要凭借脚力挑着东西去老屋村,那可够呛。

  牵着黑犊子来到大门口的时候,父母已经在准备箩筐挑东西了。

  刘星看着直摇头,连忙将屋檐下的竹篓放在了黑犊子的背上捆好:“爸,妈!重一点的东西可以全让黑犊子驮过去,咱们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到时候还要犁田呢!那可是体力活。”

  “也是。”刘大钊闻言笑了笑,连忙将铁锅、菜油等物品放到了竹篓中。

  刘星则是去了厨房,将河蟹跟河螺提了出来,倒了一半装好放在了另一个竹篓中。

  片刻之后,所有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差不多了。

  刘大钊看了一下时间:“东魁啊!你家木犁应该有吧!别到时候我帮你去犁田,连木犁都没有啊!”

  八十年代初期,犁田的工具,大部分都是用木头做的木犁,铁犁那是很少很少。当然了,木犁的犁头也是铁的,这个跟铁犁不能混淆而谈,因为木犁根本就比不上铁犁。

  正准备挑箩筐的赵东魁听到这话,脸瞬间红了:“我家还真没有木犁,我爸妈什么耕田的工具都没有分给我。”

  “不是吧?”刘大钊闻言觉得牙有些疼。

  这民以食为天,没有耕牛可以理解,毕竟那是很贵重的东西。

  这要是连木犁都没有,那以后拿什么耕地吃饭啊!

  这个亲家,说实话真的很过分。

  刘冬菊此时也很生气,她瞪了一眼赵东魁:“这就是你的好爸妈,这次分家就差没有将你身上衣服脱掉了。”

  “你少说两句。”周秋香皱了皱眉:“没有木犁咱们家有,带去就是。”

  “不错。”刘星跑进了土砖房,片刻之后就扛出来了一架木犁。

  刘大钊伸手接过:“你去牵黑犊子吧!这木犁我利用自行车带过去。”

  “好!”刘星抱起在一旁玩耍的瓜子跟小不点坐到了黑犊子的背上,然后牵着就朝老屋村走去。

  赵东魁挑着箩筐跟在了后面。

  周秋香在锁好大门后,与刘冬菊同行。

  片刻之后,他们一家人就消失在乡道上不见。

  ……

  老屋村是樟木乡经济最好的一个村。

  比硝石村可不知道好多少倍。

  究其原因,那就是樟木乡的集市坐落在老屋村。

  当然了。老屋村的地理位置也优越。

  是硝石村等周边几个村子不能比的。

  当初赵家请媒婆给刘冬菊做媒。

  刘大钊就是看到赵东魁家里面条件好。

  所以才同意了刘冬菊跟赵东魁家的婚事。

  谁料到,赵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而且也很溺爱满崽‘赵无量’。

  这让刘冬菊嫁过去之后可没少受气。

  刚开始他们也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

  也去赵家去了几次。

  但后来就没有再去管了。

  毕竟成家立业后,谁没有磕磕碰碰。

  但是真的没有料到,这个赵家会狠心到这个地步。

  这刘冬菊是嫁过去的外人,可以刻薄一点。

  但赵东魁可是他们的亲儿子,这分家连锅碗瓢盆都没有,要是传出去,那丢的可不是刘家的脸,而是赵家的脸。

  一想到这,刘大钊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要不是希望刘冬菊跟赵东魁两个继续好下去,他真的想直接拿着菜刀砍死赵家这对不要脸的亲家。

  远处,山峦起伏,时有白鹭从林中飞起。

  而老屋村就在东面的大山脚下。

  山路崎岖,骑自行车并不好走。

  好几次刘大钊都被迫下了自行车推着前进。

  到是刘星一点事情都没有,他坐在黑犊子的背上,抱着瓜子跟小不点,一路欣赏着周围的秀丽风景,好不惬意。

  渐渐的,他身下的黑犊子超过了刘大钊,来到了乡道上。

  而乡道延伸的尽头,就是集市了。

  刘冬菊的跟赵东魁的家,就在集市的北面。

  远远望去,都能看到屋顶。

  乡道上,行人来往如织。

  看到刘星这一家人的模样,纷纷为之侧目。

  有好事者还停下了脚步私底下轻声议论了起来。

  刘大钊没有去管这些闲言细语,而是骑着自行车先行一步了。

  黑犊子追不上,所以只能与挑担子的赵东魁同行。

  刘星这时说话了:“姐夫,等下去你家的时候,去把你们老屋村的村长跟组长也请来吃一个便饭吧!至于烟酒,等下我会去集市上帮忙买。”

  要是没有记错,老屋村的村长应该也是姓赵,而且是姐夫家的亲戚。

  他让姐夫去请的意思,很显然就是想将分家的事情好好宣扬一下。

  先看看村长是什么态度,要是不管,那他就更好办了。

  然而刘星的意思赵东魁一点都没有领悟到,还有些极不情愿:“花那个钱干嘛?村长他老人家忙着呢!”

  “叫你去就去,你啰嗦干嘛?”刘冬菊闻言怼了一句。

  “那好吧!”没有办法的赵东魁只得答应。

  周秋香看着这一幕直摇头。

  赵东魁这人什么都好,但就是太老实了。

  而老实人不管在什么年代,那都是受欺负的对象。

  这以后大闺女跟着这赵东魁,只怕还得吃很多的苦。

  好在刘星倒是一个明白人,能洞悉里面的弯弯道道,让她省了许多事。

  “舅舅,舅舅!窝家快到了。”小不点这时欢呼了起来,将身边家人的思绪给打断了。

  刘星抬头看去,眉头不由皱了皱。

  赵家分给姐姐的房子,是一栋即将快要倒塌的土砖房。

  庆幸的是,是在集市的路边上,占地面积也算大,一共有六七间,还有一个很不错的后院。

  在他的记忆中,好像这一栋土砖房是姐夫二爷爷留下来的。

  因为二爷爷是光棍,没有后人,所有死后就送给了姐夫。

  也就是说,这栋土砖房其实不是赵家分家给姐夫的,而是本来就属于姐夫。

  想到这,刘星不由摇了摇头。

  在抱着瓜子跟小不点下了黑犊子的背后,就牵着走了过去。

  刘大钊早就将木犁从自行车上给拿了下来,此时在土砖房门口等着。

  这看到大门连一把锁都没有,等刘冬菊走近了,扛着木犁就走了进去。

  周秋香见状,拿起准备好的鞭炮就燃放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响声,顿时将左邻右舍给吸引了过来。

  他们在看到赵东魁一家子这架势,顿时知道了怎么回事。

  有跟赵家相好的村民,连忙跑着去报信了。

  但过了好久都没见赵家来人。

  这让左邻右舍直摇头,连忙散开了。

  刘星在拴好黑犊子后,就带着瓜子跟小不点去集市上买烟酒去了。

  至于赵东魁,在刘冬菊的催促下去找村长跟组长了。

  周秋香见快到中午了,席上围裙就去厨房烧火做饭了。

  刘冬菊在给黑犊子喂了一桶米糠后,也去厨房帮忙了。

  刘大钊本想休息一下的,但是看到周围的农田只有赵东魁家后面没有开荒后,无奈之下只得拿起屋檐下的锄头,帮忙削起田埂上的草皮来。

  片刻之后,赵东魁回来了。

  身后还跟着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还有一位身形魁梧的大汉。

  刘大钊见状先是一愣,接着扛着锄头就走了过去。

  要是没有记错,这位老者就是老屋村的村长‘赵极’,而另一位魁梧大汉是老屋村的一位组长,也就是生产队长‘聂笋’。

  赵东魁能在这个时候将他们请来,那证明赵东魁在村里面的人缘还不错。

  要不然一般情况下是绝对请不来的。

  “大钊你今天也来东魁这里了啊?”一见面,赵极就抚须笑着打起了招呼。

  “没办法,女婿家里没牛,我不帮忙不行啊!”刘大钊知道赵极跟聂笋都抽烟,当下连忙从上衣口袋中将早就准备好的香烟给拿了出来。

  但还没有发出去,却是被回来的刘星给捷足先登了。

  刘星给了赵极跟聂笋每人发了一包长沙烟:“两位一定就是老屋村的村官了,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包涵。”

  “这位是?”赵极没有接刘星的长沙烟,而是诧异的看向了刘大钊。

  “我儿子刘星。”刘大钊笑着介绍道。

  “哦!”赵极恍然大悟:“我就说着怎么跟你很像,以前我去硝石村挑牛粪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屁孩呢!哪里想到现在居然长这样高了。”

  “是啊!”聂笋跟着说了一句,在同时收下了刘星递过来的长沙烟。

  赵极见状,也笑了笑接过长沙烟:“大钊,我得说你两句,你可没有你儿子一半大方,以前去硝石村,我连水都捞不到一口。”

  其实他不想接烟的,毕竟这影响不好。

  但他知道赵东魁这次找他来绝对有事,所以在权衡之下还是先接下再说。

  毕竟他是赵东魁的长辈,要是不帮忙的话,那其他赵家人只怕会寒了行。

  “别这样说。”刘大钊尴尬的笑了笑,心中却是有些恼火。

  因为这长沙烟现在要八毛钱一包呢!

  就这样送出去了两包,刘星还真是一个败家子。

  不过在看到刘星也递给了他一包,在一愣后只得收起了心中的怒气。

  一旁的赵东魁也得到了一包长沙烟,他本来想离开去厨房帮忙的,却是被刘星给拉住了:“那个村长,组长!我姐夫叫你们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们老屋村分家现在是不是都流行净身出户啊!”

  ——————

  求收藏,推荐票!

  谢谢大家每天投推荐票。

  这章四千字,等下十一点左右还有一章。

  

050章 前往老屋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