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9章 落后的农具

  

  在大姐家吃完了中饭,休息了一会刘星就利用黑犊子驮着瓜子回去了。毕竟现在农田已经犁完,不需要将黑犊子留在大姐家中了。

  刘大钊跟周秋香也没有在过多的逗留,跟刘冬菊叮嘱了几句,就骑着自行车也走了。没有办法,在农村四月份的时候事情很多,可没有心思留在闺女家玩。

  回到家的刘星又开始制作起来的鞋子,刘大钊本来有心偷师,但却是被同村的‘王全才’给喊去用牛了。

  这个用牛就是犁田的意思,王全才家里面没牛,所以到了要犁田的时候,都会租用村里面的牛。

  这看到刘大钊家的黑犊子在闲着,所以就找上门来了。

  刘星本想第一时间就拒绝的,无奈父亲却是一口答应了,还有说有笑的跟王全才朝牛栏走去。

  这动作,这言行举止,很明显就是准备去牛栏牵牛犁田。

  正在扫地的周秋香看出了刘星的不高兴,于是随口问了句:“伢子,你不愿意你爸将家里面的黑犊子给租出去啊?”

  “不是不愿意,而是黑犊子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爸这样折腾,黑犊子能受得了吗?”刘星忍不住回了一句。

  “但是王全才给了钱,这个你爸没法拒绝。”周秋香笑着回道。

  在农村,要是赚钱那可是很难。

  所以一般在农忙的时候,有牛的农民就可以利用耕牛赚辛苦钱。

  像犁田、耙田、深翻等等农活都必须有耕牛才能完成的。

  而且只要有人请,那除了钱,耕牛还必须伺候好了。

  这样一来赚钱放牛可是两不耽误。

  而且按照八十年代的习俗,这替别人家犁田的工资可不低,是一般手艺人的两倍。

  也就是说,按照现在木匠一块二或者一块五的工钱来算,犁田的工资一天至少得有两块五道三块钱一天,这钱吃喝还不包括在内,而且还有烟酒。

  刘大钊是地道的农民,这有人请他犁田,所以在怎么都不能错过。

  只是刘星在想到这个内幕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两三块钱一天就把他的黑犊子给卖了,说实话真的是廉价。

  但现在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一切听天由命。

  当然了,他也知道黑犊子犁王全才家的农田也不会累死,所以还是暂时先不管再说。

  等到下次,他可就要跟父亲约法三章了,至少他放的牛不能因为钱就像一个机器去做事。

  周秋香见刘星没有再多说什么,以为刘星想通了,转身也去厨房中忙她的去了。

  一个小时后,刘星将新制作出来的拖鞋穿在了脚上,见很合脚,不由笑了笑。

  正要去茅房一趟,外面却是传来了父亲的喊声:“秋香,出来帮忙搭把手。”

  “来了,来了!怎么了。”周秋香有些疑惑的从堂屋跑了出去。

  刘星见状一愣跟在了后面。

  但看到浑身是泥水的父亲一手牵着黑犊子,一手提着散架的木犁,顿时忍不住问道:“爸!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木犁怎么散架了?”

  “是啊!这木犁可是你三弟亲手做的,可扎实了,怎么这回说散架就散架了呢?”周秋香也是疑惑的问道。

  “别提了,这个王全才他娘的就不是人,那些好的水田就让他表弟犁了,这全是石头渣子的旱田就叫我去犁,我当时还不知道这回事,以为王全才让我先犁旱田,最后才犁水田,到后来木犁散架了才知道,被王全才坑了,他家的水田连耙都用过了。”刘大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以后谁要是喊我去犁田,打死我都不去了,吃力不讨好,折腾了半天连碗水都没有喝过。”

  “这个该死的王全才。”周秋香卷起衣袖就要找王全才算账,却是被刘星给拉住了。

  他道:“妈你消停点行吗?这事情爸也有错,要是他不贪心,怎么会上这个当?再说了,犁田有旱田跟水田之分吗?你凭什么找人家麻烦?”

  同样的事情,在硝石村乃是周边的村子常有发生,父亲跟母亲又不是不知道。

  只是跟王全才太熟了,最后才被坑的不浅。

  估计王全才这回也是很尴尬,躲在某个地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但周秋香却是不管这些:“你个臭小子懂什么,这次要是不早王全才麻烦,那以后村里的人都会以为你爸好欺负了,所以我这会必须讨回公道。”

  说着,他急匆匆的就走了,往王有才家的方向而去。

  刘星想跟上,却是被刘大钊给拉住了:“别去,你妈她就是去骂几句,打人还不至于,这个王全才也是该骂。”

  “好吧!”刘星知道父亲说的是对的,当下也没有在去管母亲。

  毕竟在农村,这吵架骂人是在正常不过。

  “那你在家带好妹妹,我去找你三叔修犁。”刘大钊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

  作为农民,要是手里面没有木犁的话,那晚上睡觉都不会安心的。

  “修什么修,您在家带瓜子吧!我去市里面一趟,看看能不能卖一架新的铁犁回来。”刘星一脚就将散架的木犁给踹翻了,然后走进堂屋推着自行车就往外走。

  “你小子给我站住,市里面哪有铁犁卖啊!”刘大钊有些疑惑的瞪了一眼刘星:“再说了,咱家这架不就是铁犁吗?只是大部分的材料都是松木做的,才被叫做木犁而已。”

  “您这是铁犁没错,叫木犁也没影响,但是我告诉您,不但是您使用的犁田工具落后了,就是整个硝石村,乃至整个樟木乡的农民犁田工具都不行,要不然怎么犁一个有水的旱田,就会散架呢?”刘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本来不想解释的,但最后还是没好气的说了出来。

  但这话刘大钊根本就不相信,他道:“你小子才多大,就敢说全硝石村的犁田工具不行了?我可告诉你,当年你三叔为了学习这制犁技术,可是整整半年躲在家里面研究。”

  “您就得了吧!”对于三叔那点木工手艺刘星又不是不知道,毕竟他重生前就跟三叔学过木匠,在忍不住笑了笑后,道:“咱们父子连也别争了,要不这样,让我去市里面一趟,给您整一架真真正正的铁犁回来,除了犁底的那点木托,全是钢铁结构的那种铁犁。”

  “你要是做不到怎么办?”刘大钊连道。

  “我身上的钱都归您。”刘星回道。

  他不是傻子,父亲可是‘惦记’他身上的钱好久了,这个条件一说出,只怕父亲根本没法拒绝。

  果不其然,刘大钊果然上当了:“行,那我就在等你的好消息。”

  “不过事先说好啊!我要是做到了,以后黑犊子要牵出去给别人犁田,那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行。”刘星认真的提醒道。

  “知道了。”刘大钊不赖烦的挥了挥手:“赶紧去,记得早点回来。”

  “好!”刘星推着自行车就走了出去。

  瓜子想跟上,被刘大钊一把抱住了:“你可不允许去,到时候你哥哥做正事忘记看你了,被抱走了那可就麻烦了。”

  见瓜子瘪嘴有些不高兴了,连忙又道:“我给你那一颗大白兔奶糖吃还不行吗?”

  “两颗,外加两根麻花。”瓜子大眼睛眨了眨。

  “行!”对于瓜子的讲价,刘大钊那是哭笑不得。

  他现在才发现,全家就他一个老实人,其他人都是贼精贼精的、

  走出去的刘星听到这话,那是忍不住笑了笑,不过他也没有多管,而是骑着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朝东苑郊区的黑市驶去。

  之所以去黑市,除了找头垃圾司机帮忙运一车旧轮胎回来。

  更重要的就是想去黑市周围的铁匠铺看看。

  因为制作铁犁,必须要有专业的铁匠才行。

  当然了,专业的焊接工具,还有‘制弯’工具,估计在八十年代也只有铁匠铺有。

  而东苑郊区作为一个繁华的地下交易场所,这些基本工具,还有铁匠铺绝对会有。

  

059章 落后的农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