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5章 穷就是原罪

  

  “你也别紧张,就几个简单的问题。”张香君放下了手中的瓜子,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笔记本,白皙的脸上有着笑容:“第一个问题,你家里面以前有人经商吗?”

  “这个……没有。”刘星摇头,如实说道。

  要是有,他家就不会是这样一个情况了。

  “我的意思,是你家祖上几代有没有经商的,或者靠经商为生的。”张秋香提醒了一句。

  “没有,真没有,我家世代务农,别说经商了,就是离开湘南省的都没有。”刘星知道张香君这是调查出生问题,所以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毕竟他家出生清白,绝对没有什么大地主之类的封建土豪。

  只是他也有些不明白了,改革开放都好几年了,为什么还会问这些落后陈旧的问题。

  当然了,这只是他心里面怀疑一下,要真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张香君似乎看出了刘星的心思:“你家祖上以前要是有经商的,那上面可就要派人来调查的,核实一下你家的身份,但也只是调查一下,基本上没有什么事。”

  “哦。”刘星点头。

  既然没事,那还问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张香君笑了笑:“第二个问题,你今年多大了?”

  “六八年的,十六岁了。”刘星如实回道。

  “这么小?”张秋香微微有些吃惊,他转头看向了一眼一旁的吴所长:“老公,局里面有规定,申请个体经营户营业执照的个人必须满十八岁,这刘星才十六岁,你看……”

  “人是活的,规章制度是死的,刘星申请不了,你可以给他姐申请嘛!反正一句话,你赶紧把程序走完,我找刘星还有正事要说呢!”吴所长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行!行!行!”张香君白了一眼吴所长,但眼眸中仍然有着笑容:“刘星啊!其实现在工商局已经放开了对个体经营户的审批,只要出生清白,年纪符合,经营买卖的商品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营业执照一般都能批下来的。”

  “这样啊!”刘星缓缓点头。

  他其他的都符合,就年纪太小了,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既然你叔叔已经帮你说话了,那到时候营业执照上的户主名字只能是你姐了,而不是你。”张香君提醒道。

  “好!”刘星自然是没有意见。

  “那你买卖的商品是?”张香君拿起笔开始认真的登记起来。

  “鞋子,皮鞋、拖鞋、凉鞋、布鞋、休闲鞋我我都会制作。”刘星带着张香君来到了堂屋门口,伸手指了指地面上几十双制作出来的拖鞋跟凉鞋。

  张香君低头看了过去,在看清楚凉鞋的模样跟款式后,先是一愣,接着连将笔记本跟笔递给了一旁的吴所长:“哟!还真看不出来啊!你制鞋的手艺还真不赖。”

  “可以让我试试这一双凉鞋吗?”张香君指了指其中一款造型独特,模样新颖的凉鞋道。

  “当然可以,婶婶要是喜欢,这一双拿去就是。”刘星连回道。

  张香君没有回答,因为她身为工商局的职工,根本就不缺鞋子穿的。

  但在穿上刘星制作的凉鞋后,她的这个主意立马改变了。

  就是吴所长看着张秋香穿凉鞋的模样,也微微吃了一惊。

  竟然有种不认识的感觉,好像他媳妇张香君在无形间就变得高贵、优雅了起来。

  这种感觉以前穿其他鞋子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的。

  然而张香君根本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刘星制作这双凉鞋的合脚度。

  走在地面上竟然没有一丁点的不适,相反特别的舒服,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

  这可是穿其他鞋子从来没有的感觉,让张香君欣喜不已,他在吴所长面前转了一圈后,道:“老公,我穿这鞋子怎么样?”

  “漂亮,高贵!将你苗条高个的身材全都凸显了出来。”吴所长如实说道。

  但张香君根本不相信,为了看到自己穿鞋子的模样,连忙跑向了一旁的老式衣柜。

  在衣柜的右门上,有着一面镜子。

  她仔细的照了照,见她穿上刘星这双凉鞋气质真的改变了许多,那是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出来。

  “别臭美了,媳妇!”吴所长忍不住说了一句。

  “行!我不臭美,但这鞋子你得付钱。”张香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镜子,转头看向了刘星:“你鞋店的个体户经营执照我会在下一周为你申请的,但审批下来的时间我可不确定,你安心等就行,要是不出意外,这事情十拿九稳。”

  “谢谢婶婶的帮忙。”刘星连道。

  “不要这样说,我看你是有手艺的人,所以不能埋没。”张香君收起了之前穿来的布鞋:“对了,我老公找你还有事情要说,鞋钱你找他要。”

  “都说送给婶婶了。”刘星笑了笑。

  张香君没有回答,而是拿着笔记本跟笔走了出去。

  吴所长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放心吧!我媳妇今天看样子很高兴,所以个体经营户营业执照的事情很快就会搞定,但在走之前,想请你大后天,也就是下周礼拜一去东河派出所吃顿饭,不知道你有时间没有。”

  其实他想去饭店吃的,但无奈囊中羞涩,所以只能自己下厨做了,而东河派出所就是最好的场地。

  “这个当然有,不过叔叔请我吃饭,只怕是因为高升吧?”刘星揶揄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吴所长大吃一惊。

  这事情是昨天才确定下来,除了东河派出所的人,其他人可是根本就不知情。

  当然了,他请刘星吃饭,可不是因为高升副局长,而是在抓获朱大昌耕牛案的时候,刘星对他可是帮助很多。

  之前在抓王卓实的时候他就想请了,只是没有时间而已。

  刘星一摊手:“我听王爱香说的啊!他在离开硝石村之前就听到你要高升的消息了。”

  “是那丫头啊!”吴所长捂着头,一时间哭笑不得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到时候我一定回去捧场的,对了!叔叔看您的眼神憔悴,好像朱大昌的耕牛案破了后并不开心啊!”刘星关心的问了一句。

  “别提了,现在我是愁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吴所长双手插着腰,眉头狞成了一团:“那个该死的朱大昌,在审问的时候将老屋村的同伙全都招出来了,可是人数居然达到二十一个之多,这我要是全都都移送司法机关的话,那这次老屋村可就要倒大霉了。”

  “您担心的不是老屋村偷牛的同伙吧?而是担心朱大昌故意栽赃陷害,万一最后抓错了人,那这辈子都会内疚的。”刘星揶揄的揭穿了吴所长话中的意思。

  “你小子,怎么什么都能猜得到?”吴所长看着刘星,那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我大姐夫的弟弟赵无量也被你抓了,说是跟偷牛案有关。”刘星没有忌讳这里面的话题,而是轻叹一声说道:“也许别的老屋村村民我不了解,但是赵无量这个人,除了好吃懒做、胆小怕事是他的优点外,你要说他跟朱大昌一起狼狈为奸偷牛,这打死我都不相信。”

  “那你的意思是?”吴所长若有所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啊!”刘星笑了笑,背着双手走出了堂屋,来到了外面的晒谷场上。

  吴所长一愣之下跟在了后面。

  刘星指着硝石村那广阔的农田道:“其实不管是朱大昌也好,王卓实也罢!他们之所以要偷牛,那都是因为农村生活所迫,种田根本就赚不到钱,要是他们有赚钱的本事,哪会误入歧途。”

  “这倒是。”吴所长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也就是说,穷是原罪。”刘星看向吴所长。

  “精辟!”吴所长朝刘星竖起了大拇指。

  要是有钱,谁还干这吃枪子的偷牛买卖啊!

  “既然所有偷牛贼都是因为贫穷而走上歧途的,那们他们是不是都不该死呢?”刘星轻声反问了一句。

  “这个……”吴所长答不上来了。

  也没法回答。

  刘星继续说道:“我说这么多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您,不管朱大昌如何狡猾,如何栽赃陷害,但老屋村那二十一个同伙都罪不至死,更加不能凭借朱大昌的一面之词就定罪,不信的您可以去走访老屋村的村长,看看他老人家对这二十一个人是怎么评价的。”

  “你的意思……那二十一个老屋村同伙都交给赵极去处理?”吴所长怔了一下,接着眼眸亮了:“而朱大昌等主要偷牛贼成员则是重刑处罚,以儆效尤?”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刘星连摆手。

  其实就算是他不说,只怕上级领导也会是这个意思。

  “你这小狐狸,哈哈哈……”吴所长开心的笑了,心中的烦恼在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不见。

  刘星也笑了:“其实您是关心则乱,被朱大昌的话给迷糊了思维,我要是您的话,根本就不听朱大昌的,而是去单独审问王卓实,要是不出意外,肯定会有意外收获。”

  “不错,不错!”吴所长连赞同的点头。

  他这忙的倒是把王卓实这个人给忘记了,毕竟在没有被抓之前,王卓实可是朱大昌的心腹手下。

  这只要利用的好,突破王卓实的心理防线,那要想知道朱大昌哪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那还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想到这,吴所长一刻都不想待在晒谷场上了:“小刘,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记得下周礼拜一来东河派出所吃饭啊!”

  “会记得的,只是你看我家这都快要吃饭了,要不吃了饭在走?”刘星提议道。

  “不了。”吴所长将十块钱放在了刘星手里:“这是鞋钱,可别嫌少。”

  “走了!”吴所长拍了拍刘星的肩膀,带着张香君钻进吉普车内,很快就是消失在乡道上不见。

  ——————

  谢谢看了17年网说咋看不腻呢的两百起点币打赏,谢谢书友20190604130552233两百起点币打赏。

  谢谢大家每天坚持投的推荐票!

  真心谢谢!

  

065章 穷就是原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