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7章 这是蛔虫症

  

    稻花村跟硝石村是邻村。

  走路从刘星家出发的话,十多二十分钟就能走到。

  这还是走大路,要是抄近路的话,翻过一座上头就到了。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稻花村并不富裕,跟硝石村的情况都差不多。

  要说稻花村什么最有名,那就是光棍多的在整个樟木乡出名了。

  刘星的六姑姑‘刘秋媛’嫁到了稻花村后,本来日子过得还不错的。

  但她的丈夫‘康福川’在前年得了怪病后,家境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到现在为了治病,可以说是家里面能卖的东西都卖了,但他丈夫康福川的怪病却是不见好。

  这其中的内幕刘星是知道的,也知道六姑父在八五年就会病重死去。

  当时六姑姑哭的哭天嚎地,要不是放心不下膝下的两个孩子,只怕都跟着去了。

  刘星这次之所以要只自告奋勇的帮助六姑姑家犁田,除了体恤父亲的身体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因为六姑姑的儿子‘康虎’跟他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长大后更是跟他在沿海地区打了十几年工。

  可以这样说,他跟康虎之间的兄弟感情比刘烨还要深。

  只是后来,康虎因为犯事打了人,坐牢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这既然重生了,能够帮到康虎,那自然是没得话说。

  在刘星印象中的康虎,那可是一个大胖墩。

  长得结实壮硕。

  因此还被人送外号‘胖虎蹲’。

  只不过现在年少的康虎胖不胖他有些不记得了。

  毕竟他重生前都有十几年没有见到康虎了,这印象甚是有些模糊。

  眼见前方山坳中的土砖房就是康虎的家,当下紧了紧牛绳,连忙让黑犊子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还未走到,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路口翘首相望。

  这个中年妇女穿着打着补丁的黑衣,脚上穿着满是泥巴的草鞋,脸黝黑黝黑的,就像从非洲逃过来的难民。

  她,就是刘星的六姑姑‘刘秋媛’。

  再次见到六姑姑,说实话刘星被吓到了。

  因为他小时候记忆中的六姑姑,那可是十分漂亮的。

  当时给她做媒的媒婆,那是差点把爷爷家的门槛都踏烂了,其中城里面的媒婆也有好几个,据说有些托媒婆做媒的家庭,还是市政府单位的。但六姑姑最后还是毅然选择了在农村教书的六姑父‘康福川’。

  这在当时的六十年代,可是被传为佳话。

  然而现在却是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实话真令人有些唏嘘。

  “刘星,你怎么牵着黑犊子过来了?”一见面,刘秋媛就拉住了刘星的手,柔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爸之前在帮忙给村里面的水渠维修,都还没有吃饭呢!”刘星闻言笑了笑:“姑姑你是看不起我吗?我犁田也很厉害的。”

  “哪有。”刘秋媛跟着笑了:“那你吃饭了没有,没吃的话姑姑这就去做。”

  “吃了!”刘星见前面的乡道坑洼不平,当下取下了牛绳扛起了铁犁,跟在了带路的刘秋媛后面:“姑姑你带我去农田的位置吧!等下犁完了我好回家。”

  “好!好!但你帮姑姑犁田,晚饭必须吃了回去,要不然你妈会说闲话的。”刘秋媛连说道。

  “不会的。”刘星将铁犁放了下来,朝眼前的土砖房周围看了一眼:“对了,康虎人呢?他不在家吗?”

  “在屋里面照顾你姑父呢!”六刘秋媛轻叹一声说道。

  “那我去看看姑父跟康虎。”刘星将牛绳递给了刘秋媛,放下了手中的铁犁,径直朝土砖房走去。

  刘秋媛没有跟着,而是牵着黑犊子走到了厨房的门口,喂起了拌有野菜的米糠。

  对于她来说,亏谁也不能亏了耕牛,之前将家里面的耕牛给卖了,说实话她现在心里面都还有些过愧疚呢!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刘星走进土砖房中很快就出来了,而且是扶着他丈夫康福川出来的,身后还跟着儿子康虎。

  “怎么了?”刘秋媛以为康福川怪病又犯了,当下连忙迎了上去。

  “姑姑,姑父的病这样严重了,您为什么不带他去看医生啊?”刘星皱眉说道:“而且看姑父脸上的‘虫窝’,还有人瘦大肚子的症状,只怕肚子里全是蛔虫等寄生虫。”

  刘星不是医生,但几十年的重生经验,却是很明显的告诉他姑父脸上一圈一圈的白毛斑是虫窝。

  而虫窝是蛔虫之症的表现,也就是说姑父的病不是不治之症,只是没有对症下药而已。

  也许重生前的十几岁看不出来,但现在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

  “不可能吧?去年村里面的马医生还给他吃了好几颗宝塔糖呢!但就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也没有将蛔虫给拉出来。”刘秋媛一愣之下连说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刘星直摇头。

  宝塔糖在八十年代初期是驱虫的灵药,很有效果。

  一般小孩子肚子疼,大人们都会去村里面的赤脚医生买几颗回来的。

  刘星现在对于这个宝塔糖都还有印象,更加记得吃下宝塔糖那拉出蛔虫的恶心场面。

  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八十年代缺医少药,得蛔虫病的人很多,不光是小孩,大人也有。

  有些严重的,那吃几颗宝塔糖根本是无效的。

  只有加大驱虫的药物剂量,那样才能立竿见影。

  而现在的姑父康福川,只怕是碰到了庸医,根本就没用对药。

  或者说刘秋媛因为生活拮据的原因,根本就没有舍得去找好一点的医生看病,最后拖来拖去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见刘秋媛还是不相信他的话,刘星当即询问道:“姑姑那我问你,姑父自从得了怪病之后是不是最喜欢吃生红薯,就是白菜也喜欢吃生的?”

  “你怎么知道?”刘秋媛呆住了:“他现在一天能吃十几个生红薯呢!我烤熟了或者煮稀饭红薯给他吃,他根本吃不下,而且还会吐出来。”

  “那就对了,姑父肚子里这全是蛔虫啊!”刘星急的不行:“在不去医院将蛔虫打下来,那肚子都会钻穿的。”

  “可是,可是……我家里面现在没钱给他看医生啊!”刘秋媛知道刘星绝对不会吓唬她,当下也是焦急的哭了出来。

  “妈!”康虎也难过的眼眶红了。

  “把肚子里面的蛔虫打出来要多少钱啊!”刘星看了一下天色:“要不这样,我利用黑犊子驮着姑父去找你们稻花村的马医生,要他给姑父下猛药将蛔虫给打出来。”

  “至于钱的问题,我来解决。”顿了一下,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去。”站不稳的康福川这时却是说话了。

  “怎么了?”刘星急道。

  “我爸去年欠马医生的钱都还没有给呢!这去了只怕会被赶出来。”康虎不好意思的道出了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欠了多少钱?”刘星问道。

  他有些不明白,按道理马医生的医术是可以的,怎么可能连小小的蛔虫之症都治不好。

  只要治好了姑父的病,难道还怕还不起这看病的钱?

  “十八块。”刘秋媛小声回道。

  对于她家来说,这十八块可是天文数字。

  刘星没有在多问,因为他感觉到这个马医生的人品很有问题,因为八十年代治疗一个蛔虫之症,根本就用不了多少钱,甚至有的几毛钱就可以治好了。

  现在要是在去了马医生那里,只怕会让姑父在遭罪。

  在想了想后,他道:“姑姑,要不这样,去硝石村找王医生看,他是我父亲的同学,在医药费方面肯定会有优惠的。”

  “这个……”刘秋媛看向了康福川。

  康福川没有回答,而是保持了沉默。

  很显然,他是心动了。

  但他没钱,想去的话又不好意思开口。

  刘星见状,牵上黑犊子就来到康福川的面前:“什么都不说了,去了王医生家再说,至于医院费我先垫付,不够我再想办法。”

  “黑犊子,趴下!”刘星伸手摸了摸黑犊子的脖子。

  哞~~!

  黑犊子叫了一声,连忙乖乖的匍匐在康福川的面前。

  这一手惊到了康虎,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去吧!只要你的病能治好,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刘秋媛虽然有些吃惊,但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催促的看着康福川。

  “好!”康福川坐到了黑犊子的背上。

  刘星牵上了牛绳:“姑姑,那我跟堂弟就去王医生哪里去了,在去之前,我有一个疑惑您能给我解答吗?”

  “说。”刘秋媛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在我看来,按道理蛔虫之症一般的医生都能看出来的,而马医生看不出来,你们这两年来就没有去别的医生那里看吗?”刘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个……还真没有。”刘秋媛轻叹一声回道。

  至于原因,那就是家里没钱。

  要是有钱,早就上市里面的大医院去了。

  对于她来说,在八十年代的农村,因为生病不敢去医院的人比比皆是。

  相对于那些得了绝症的人来说,刘秋媛觉得她家的情况还是要好一些。

  “好吧!这个该死的马医生。”刘星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后,牵着黑犊子,带着康虎就朝王医生家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六姑姑绝对没有骗他,要是去了大医院,或者找到了一个好的医生,这蛔虫之症怎么会拖延的这样严重。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马医生在里面做了手脚。

  “记得早点回来。”刘秋媛看着远去的黑犊子,那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声。

  “知道了。”康虎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等黑犊子离家远了,他小声问刘星:“哥!我爸的病真是你说的蛔虫之症?”

  “嗯,”刘星点头。

  “真能治好?”康虎闻言激动了起来。

  “当然。”刘星肯定的回道。

  康福川听到这话,却是沉默的不想说话。

  因为他在没病之前可是老师,是不是蛔虫之症他难道不清楚吗?

  蛔虫在肚子里,那只要吃一颗宝塔糖就能将其驱除体内的。

  ————————

  谢谢书友160528185346119 的一百起点币打赏,谢谢小晓舟一百起点币的打算,谢谢看了17年网说咋看不腻呢的三百起点币打赏,谢谢新鸿儒的一百起点币打赏,谢谢欧团长的一百起点币打赏。

  谢谢大家的支持。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

  

067章 这是蛔虫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