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87章 迟到的正义

  

  特护病房内。

  张主任见李大伟真的去自首了,那是彷徨的跌坐在病床上,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说句实话,事情变成了这样,真的令他有些始料未及。

  要是能够重来,他绝对不会被刘常胜这样的卑鄙小人拿到把柄,从而让所有的事情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要想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

  就在要找他的靠山想想办法,房门被推开了。

  负责照顾他的女护士带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居然是衡水酒厂的严书记。

  严书记年近六旬,满头白发,但整个人却是不怒自威。

  跟在后面的是东河派出所的副所长田军。

  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干警,他们手里面都拿着笔记本,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而走在最后的,是洪水酒厂维修工于腊军的儿子于斌,还有一个魁梧的中年人,张主任看着很熟悉,却是叫不出名字来。

  但很快他就想起来,这个魁梧中年人是于腊军的徒弟张力,跟于斌是一伙的。

  这带着派出所的干警跟严书记到他这里来,毋庸置疑没有好事。

  想到这的张主任慌了,想躺回病床装死,却是被严书记给盯得心里面发毛,坐在病床前一时间都不敢有任何动作。

  “张主任,看来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啊?”严书记在看了一下特护病房的环境后,就缓缓开口了,言语中冰冷的语气,都能让温度降低很多。

  张主任被吓到了,在紧张之余讪笑说道:“谢谢严书记的关心,不知道您这次带这么多人来我这里所谓何事啊?”

  “你不知道吗?”严书记笑了笑,笑声中带着杀气。

  “我哪里知道,这些天都躺在这里疗伤。”张主任打着哈哈。

  “这倒是,你的伤就是伤,养的人都胖了,那老余的伤难道就不是伤了吗?”严书记似乎失去了跟张主任废话的耐心,背着双手说话的语气开始变得低沉了起来。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张主任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上不知不觉冒出了冷汗。

  “什么意思?”严书记一掌拍在了床头柜上:“你心里面难道不清楚?”

  “严书记……我……我……”张主任想狡辩,最后话却是卡在喉咙里面说不上来。

  毕竟他理亏,在事实面前就算是口舌生花,那也不可能将死的说成活的。

  况且,现在李大伟不在他身边。

  他缺少了狡辩的勇气。

  “说!是谁给你的勇气,断了老余的医药费?”

  “说!是谁让你像供着神仙一样供着刘常胜?”

  “说!是谁让你徇私枉法,颠倒黑白冤枉老余背黑锅?”

  “你难道不知道当天的爆炸,是因为刘常胜擅自吸烟导致,而且证据确凿?”

  严书记一连四问,每一句中都带着铿锵之力,每一句话都字字珠玑,每一句都带着滔天怒火。

  张主任知道在隐瞒不下去了,在慌乱中他突然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只见他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怒目圆瞪的吼道:“你朝我凶什么凶?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衡水酒厂好,你说当天的爆炸不是老余违规造成的,而是刘常胜造成的,那我问你,你知道老余为什么突然间带着这么多徒弟连夜加班去维修灌酒设备吗?”

  “你知道吗?”张主任厉声吼道。

  这话一出。

  严书记懵逼了。

  他看向了一旁的张力:“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内幕在里面?”

  “书记你别听他胡说,当日要不是刘常胜不听劝吸烟,那会发生爆炸,张主任跟刘常胜穿一条裤子,自然是要为刘常胜说话。”张力连说的道。

  “我为刘常胜说话?你难道不知道你师傅于腊军是因为坑了刘星的薄膜覆盖法,最后违规操作才出现爆炸的?”对于张主任来说,他根本就不怕张力,所以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有底气,到最后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张力的脸上。

  连田军都被波及到了,皱眉连退后的两步。

  不过他心中极为震惊。

  因为刚才张主任的话中提到了刘星。

  严书记也是疑惑的很,他看向张主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有冒出一个薄膜覆盖法了,还有刘星是谁?”

  “刘星就是这次爆炸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他骗了老余,骗了我跟老李,要是他的薄膜覆盖法是真的,那车间根本就不会发生爆炸。”张主任见成功的吸引了严书记的注意力,当下眼珠子一转,一个栽桩嫁祸的阴毒计谋从心里面冒了出来,而且在迅速完善。

  之所以拿刘星作为注意力的目标。

  那是因为刘星不是衡水酒厂的员工,而且也牵扯到了维修灌酒设备这个事件中来了,这是一个事实,就是张力都没法反驳的。

  再者,现在的形势他也看清楚了。

  绝对不能在出卖老余保住刘常胜了。

  毕竟严书记愤怒的态度摆在这里,要是在不识趣,那他只怕会死的很惨。

  而刘星,在衡水酒厂没有熟人,在派出所也没有靠山,正是他最适合出卖的人选。

  只要今天这一关过去,他相信以后就是严书记发现了其中的破绽,那也不会追究的,毕竟他这个主任才是衡水酒厂的主要负责人,而严书记早就退休了。

  要不是这次车间爆炸的影响实在太大,严书记根本就不会出来主持大局。

  想到这,张主任在心中冷笑了一声,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英明决定了。

  严书记哪里知道张主任的龌蹉心思,他吃惊的看向了张力:“张主任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爆炸的罪魁祸首是不是因为这个叫刘星的人,是不是因为薄膜覆盖法?”

  “我……我……”张力是个老实人,被严书记这一逼问,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张主任见状连乘胜追击,将薄膜覆盖法的内幕,还有刘星这个人的底细给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遇到对他不利的,他就直接忽略过去。

  比如坑了刘星薄膜覆盖法,却是没有给钱的内幕,他只字不提。

  再比如当时是他出的馊主意,他全都栽桩陷害在了老余身上。

  反正当时知道这个内幕的也只有李大伟、老余跟他三个人,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

  当然了,说了这么多他肯定也会拿出证据来。

  这个证据就是刘星拿了衡水酒厂的一千块钱。

  当时的发票收据都还保留着呢!

  虽然当时没有立收据,但他相信刘星绝对不敢抵赖。

  严书记在听明白了其中的‘内幕’后,那是火冒三丈,挥手对田军道:“田所长,你都听到了吧?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一个叫刘星的孩子搞出来的,你必须得马上帮忙给我将刘星抓起来,不然我衡水酒厂这次的爆炸事件就不能善了啊!”

  眼见严书记在等着他答复,一时间他的暴脾气也上来了,他怒瞪着张主任:“你说刘星就是车间爆炸时间的罪魁祸首,那我问你,当天爆炸刘星有没有在车间?”

  “这个……没有。”张主任讪笑回道。

  就是想说有,他也不敢啊!

  毕竟一旦说谎,这事情很容易就调查出来的。

  “既然刘星没有在车间,那车间爆炸关刘星什么事情?”田军冷冷的质问道:“哪怕是那个薄膜覆盖法是出自刘星,但他没有亲自来车间操作,你这样颠倒黑白,这良心上过得去吗?”

  “我……”张主任被怼的哑口无言了。

  的确,每一个人都知道菜刀具有危险性,但责任却是不在生产菜刀的人身上啊!而是在使用者身上。

  要是像他说的,要追究生产者的责任,那这世界上岂不是每个人都有罪了。

  刘星的薄膜覆盖法也一样,虽然存在安全隐患,但不是他本人操作,他凭什么诬陷刘星,这不是脑残的行为吗?

  严书记也觉得田军说的很有道理,当天的车间爆炸刘星不在的话,那就是没有任何证据指明是刘星闯下的祸,这要是真将刘星给抓起来,只怕到时候丢脸的是衡水酒厂,而不是刘星。

  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的是,田军为什么这样在意一个农村的放牛娃。

  张主任心中也有同样的疑惑。

  但他不敢问。

  就在要想办法在替自己开脱。

  衡水酒厂的副厂长‘曾德志’黑着脸走进了特护病房,他的身后还跟着李大伟跟五六个保安。

  “小曾你怎么来了?”严书记疑惑的问了一句。

  “我是来向您汇报衡水酒厂车间爆炸事件的真正内幕的,老李已经跟我全部交代了,包括刘常胜利用把柄威胁张主任的一些黑幕。”

  曾德志的个子不高,但说话的声音却是很大,也很清晰。

  他见张主任脸色苍白慌神了,挥手就对身边的两个保安道:“还愣着干嘛,先将张主任控制起来再说。”

  “你不能抓我啊!真的不能,我其实也是受害者。”张主任哭丧着脸想逃跑,下一秒却是被按在地上,想动弹一下都不能。

  “这到底怎么回事?”严书记惊骇的问道。

  田军也是疑惑的很。

  “您还是问老李吧!这个中的内幕他最清楚,唉!当然了,他也是受了张主任的蛊惑,将一件本该改变衡水酒厂命运的事情,搞的变成了现在这样。”曾德志轻叹一声,就让开了道路,让李大伟上前。

  这一刻安静。

  所以人都看向了李大伟。

  张主任则是绝望的颤抖了起来。

  想开口让李大伟不要说,却是说不出来。

  “严书记,这事情的始末还得从我跟刘星的认识开始。”李大伟没有去管张主任,而是开口娓娓道来。

  这次,他没有在说一句假话。

  也没有隐瞒当初在衡水酒厂跟张主任、于腊军设计陷害刘星,坑了刘星薄膜覆盖法的内幕,就是没给刘星两千块钱的小人心思也说了出来。

  严书记安静的听着,在明白过来后,气的咬牙就狠狠的踢了张主任一脚。

  这一脚的力道可是十分的大,直接将张主任给踢晕了过去。

  田军见张主任死不了,当做没有看到的将脸扭向了一边。

  毕竟对于他来说,张主任这样的人真的该打。

  ————————

  谢谢缘起缘灭缘自缘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书友20180704230618635的一百起点币打赏。

  谢谢大家投的推荐票!

  

087章 迟到的正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