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95章 这太调皮了

  

  吃完了中饭。

  刘星带着瓜子跟小不点就在后院中休息。

  而刘冬菊出去找赵东魁去了。

  不一会的功夫,就将人给带回来了。

  而且还多带回来了两个人。

  他们就是老屋村的村长赵极,还有组长聂笋。

  看他们三个脸红扑扑的样子,之前聚在一起肯定没少喝。

  刘星看着这一幕多少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进入了主题:“姐夫,上次姐跟你说房子装修做鞋店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虽然知道赵东魁会同意,但还是要事先问清楚一下。

  毕竟这房子是赵东魁的,要是不问清楚,那将来要是出现了什么误会,那可不好。

  “考虑什么呀!你只管装修就是,咱们还分你我吗?”赵东魁大手一挥回道。

  “那行。”刘星点头。

  刘冬菊知道赵东魁喝醉了,在摇了摇头就扶着去房间休息去了。

  小不点最讨厌父亲赵东魁这个醉醺醺的样子,在瘪了瘪嘴跟瓜子悄声说了几句后,就蹑手蹑脚的跟在了后面。

  刘星虽然看到了,但没有多管,而是搬来了一条凳子让赵极跟聂笋坐了下来:“不知道老屋村最近闲在家里面的泥瓦匠跟木匠有吗?”

  “要是有的话,我想劳烦二位帮忙去请几个来装修一下我姐夫的房子,工程量不大,也就刷刷石灰,修补一些破损的墙壁,在做几个鞋柜。”顿了一下,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之所以要找赵极跟聂笋帮忙请人,那是因为他们俩是老屋村的负责人,请的人多多少少有些本事,要是他自己去请的话,不见得能请的到。

  也就是说,这会赵极跟聂笋不来刘冬菊家,等下刘星也会去找他们。

  “泥瓦匠多的是,要请几十个都有,但木匠的话……”赵极抚须看向了聂笋:“你弟弟聂泉在家吗?”

  “最近在家,不过我不保证他会来啊!”聂笋皱眉回道。

  “为什么?”刘星不解,他又不是不给工钱。

  “聂泉本来跟师傅在工地上做事的,但最近工地老板跑了,聂泉没拿到工钱所以回来了,这回我们都不知道聂泉缓过劲来了没有。”赵极轻声解释道。

  “这样啊!”刘星恍然大悟。

  他原本以为拖欠农民工工资只有九十年代才有,哪里想到原来在八十年代就出现了啊!

  “要不我去找聂泉试试?肯来的话等下我就带他过来。”聂笋表态道:“要是不来,我就帮你去请村里面老木匠来,但时间上我可说不准。”

  “行!”刘星点头。

  他知道请人手这事情急不来的,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跟父母说在老屋村要呆好几天。

  “那我现在就去找聂泉。”聂笋起身道:“只是你这木匠要几个啊!别到时候聂泉一个人做不来可不行。”

  木匠讲究‘上手’跟‘下手’的,一般在农村背单包袱做手艺的都会带一个徒弟。

  要是活简单的话,那上手跟下手就无所谓。

  要是活很复杂,那这里面可就有讲究了。

  师父必须是上手,徒弟是下手,要是不这样做,被主人家发现了可是被骂的。

  刘星是重生而来的人,跟三叔也学过木匠,自然是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他闻言忍不住笑了:“我要做的鞋柜大概有好几个,一个木匠肯定不够,您帮忙多请几个来,上手跟下手我无所谓的。”

  “这样就好。”聂笋见刘星这样懂味,那是笑着就走去。

  赵极目送聂笋离开:“刘星,要不我现在就去给你请手艺好泥瓦匠来,到时候来了就在你姐这里吃晚饭,顺便商量一下装修的事宜?”

  “好!”刘星点头。

  赵村长说的正合他意。

  “但我得先说好,工钱可以不给,但是一日三餐必须保证,还得有烟酒。”赵极怕刘星疏忽,特地提醒道。

  “行!我姐可不是小气的人,而且工钱也会照付。”刘星保证道。

  “那我先去帮你找人了。”赵极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抚须笑了笑走了。

  刘星目送赵村长离开,正要去集市上转一圈,买些荤菜回来。

  右侧的房间里,却是传来了赵东魁哎哟的喊声。

  接着就看到小不点带着瓜子迈小短腿跑了出来,两人小脸上有着开心的笑容。

  “你们在房间里面干了什么?”刘星关心的问道。

  小不点低下了小脑袋,一溜烟跑了。

  瓜子本来也想跑的,但却是被刘星给抱住了。

  没有办法之下,瓜子只好如实相告:“哥哥,刚刚小不点带窝在玩拔胡子的游戏,姐夫下巴上的胡子……被窝……被窝……”

  说打这,她不好意思说了。

  刘星闻言,那是哭笑不得:“你这调皮鬼,以后可不能这样。”

  “嗯,嗯!”瓜子乖巧的连点头。

  其实她也不想拔姐夫胡子,是小不点说没事,她才好奇拔了两根。当然了,这也怪赵东魁以前跟小不点许诺过的话,说喝醉了就可以拔胡子,以此警醒他的不对。

  要不然小不点跟瓜子才不敢这样做。

  “去玩吧!看好小不点。”

  这个内幕刘星多少猜到了,在交代了一句后就放下瓜子。

  “窝会的。”瓜子笑嘻嘻的跑开了。

  而就在这时。

  “哎哟,这两个小家伙。”赵东魁这时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右手不停的摸着下巴:“我的胡子都差点被她们给拔掉了。”

  刘星看着笑了。

  他这才知道,论调皮,他不及小不点跟瓜子十分之一。

  “谁叫你没事出去喝酒。”刘冬菊出现在门口,俏脸上有着无奈:“厨房里几天前还有两斤五花肉的,这回怎么全都没了,还有半袋子花生呢!怎么连编织袋都没了。”

  “这个……全都吃了。”赵东魁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那等下赵村长跟聂组长带着泥瓦匠跟木匠来家里面吃什么?现在集市上有钱都不见得能买到猪肉。”刘冬菊将问题抛给了赵东魁。

  “要不我去集市上转转?”赵东魁讪笑说道。

  “只能这样了。”刘冬菊轻叹了一声,从口袋中拿出了十块钱递给了赵东魁。

  “走!”有钱了,赵东魁的底气就足了,转身带着刘星就朝集市的街道走去。

  刘冬菊看着赵东魁的样子直摇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去厨房忙去了。

  ……

  集市上,街道空旷,人影萧疏。

  赵东魁带着刘星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街上买豆腐的店铺,秤了两斤油豆腐,还有五块水豆腐,见对面的赵亮家有草鱼卖,连忙付了豆腐钱就凑了过去。

  赵亮是赵东魁的堂弟,人长得五大三粗,家里经济条件也不错。但却是集市上出了名的小混混,整个集市上的摊位费都是他带着人在收。

  当然了,小混混不见得就不是好人,相反赵亮在集市上很得人心,跟赵东魁的关系很是不错。

  这看到赵东魁带着一个刘星朝他走来,连忙笑着迎了上去:“哥,你之前不是喝醉了吗?怎么这回又出来溜达了?”

  “我家晚上有客人要来,得买些菜回去。”赵东魁指了指木盆中的草鱼:“这个怎么卖?给我来一条啊!”

  “哥你要的话我能要你钱吗?”赵亮扔掉了手中的香烟,卷起衣袖就抓了最大的一条草鱼放进了编织袋中:“不过晚上吃饭我得去凑凑热闹。”

  事实上这些草鱼都是他在队里面未开标的水潭里面网的,根本就不要本钱,要不然他肯定不会这样大方。

  当然了,平常不是赶集的话,这集市上也见不到卖鱼的人。今天是赵东魁运气好,要不然哪能看到草鱼。他见赵亮这样说,连点头答应:“好!好!你来就是。”

  一旁的刘星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赵亮很明显就是有其他的企图。

  这要是去了大姐家,只怕等下他会有麻烦了。

  不过这话只能在心里面吐槽,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眼见供销社就在斜对面,在跟赵东魁说了声后就走了过去。

  不出所料,供销社的大门已经被封了,而且是正经的工商局封条。

  这封条的份量可是很重,也就是说,肖道德这个供销社的老板,这回只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回来了。但这对他是好事,要是把握好,在未来的半个月内将鞋店在在集市上立足根本就不难。

  “刘星,刘星!”身后,传来了赵东魁的喊声。

  “啊?”刘星回头看去。

  “你来一下。”赵东魁朝刘星招了招手。

  “哦。”刘星见赵亮在赵东魁身边低语说着什么,当下不由警惕了起来。

  走近了才知道,他多心了。

  原来赵亮准备找赵东魁集资买大肥猪来集市上卖,赚的钱五五分账。

  这事情赵东魁光有贼心,却是没贼胆,所以就来问问刘星的意见。

  要是刘星不反对,他知道媳妇那一关肯定是能过。

  “哥,你就不怕供销社的肖老板找你麻烦啊?”第一时间刘星没有表态,而是揶揄的问赵亮。

  毕竟要是肖道德在集市上的供销社坐镇,就是给赵亮十个胆,那也不敢去买大肥猪杀掉来集市上买卖的。

  因为猪肉现在除了供销社,还有那些办理了营业执照的个体户,在农村还没有人敢买卖。

  过年杀猪的除外。

  要是被抓到,那这辈子基本上算是废了。

  哪怕赵亮是小混混,背后有些靠山,那也禁不起折腾。

  “肖老板他自身都难保呢!还想找我麻烦。”赵亮满脸的不以为然:“我告诉你,要不是我身边没有多少钱,我都能接手他的供销社了。”

  “卖点猪肉算啥,过几天我还准备光明正大的卖鱼呢!”顿了一下,赵亮笑嘻嘻的又补充了一句。

  “你牛!”刘星竖起的大拇指:“但你这大肥猪从哪里买啊?”

  一般的家庭,可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卖大肥猪。

  就是有,那也早被供销社的人给预定了。

  “唉!说来话长,王寡妇的儿子病了,她家只有一头大肥猪值钱,所以就想卖了给他儿子治病,之前在价格上差点被供销社的人给坑了,所以我就想着能帮一把是一把,毕竟王寡妇还是我赵家的人呢!”赵亮轻叹一声,就道出了其中的内幕。

  “这样啊!”刘星恍然大悟,对于赵亮的人品顿时高看了三分:“那你带我姐夫去买吧!我姐那里我会帮忙说话的,要是不会出意外,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对于他来说,正好鞋店搞装修也需要猪肉招待做事的,这要是赵亮跟姐夫能够买到大肥猪,倒是省了他许多事情,要不然在没有肉票的情况下,只能去市里面或者黑市去买了。

  “只是现在这大肥猪的整头买要多少钱啊!你别买一头要好多钱,那我姐只怕不会同意。”刘星怕这里面有诈,当下又问了一句。

  “供销社的收的价格是四毛八一斤,而老屋村的屠夫收的却是五毛八,你说我应该给王寡妇多少钱一斤呢?”赵亮淡笑反问了一句。

  “这么便宜?”刘星呆住了。

  他以为至少有七八毛钱一斤呢!

  照赵亮说的价格来说的话,那卖猪肉的现在很赚钱啊!

  “便宜吗?”赵亮可不敢苟同。

  要是便宜,百姓们就不会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猪肉了。

  “那我不废话了,你带我姐夫去买吧!”刘星接过了赵东魁手里面的豆腐跟草鱼:“不过最好是天黑之前将大肥猪给杀了啊!因为晚上我姐要猪肉招待客人。”

  “这你放心。”赵亮笑了。

  “只是钱怎么办!”赵东魁抓了抓头。

  他可不好意思去问刘冬菊要。

  “回来我给你。”刘星认真说道。

  真要大姐出钱买一整只猪,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知道大姐身上的钱不会超过一百块,这还是在省吃俭用的情况下存下来的,要不然根本就没有多少钱了。

  “好!”赵东魁连点头。

  “那走吧!”赵亮知道赵东魁在家里面做不了主,当下带着就朝西面的小巷走去。

  刘星则是分道扬镳回大姐家去了。

  

095章 这太调皮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