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原因(求推荐票)

  

  不等商见曜、龙悦红、白晨回应,蒋白棉“呵”了一声:

  “我们之间又没有隶属关系,他又没拿到临时战争授权,只是层阶比我高一点而已,但也没到管理级,我为什么要怕他?”

  “也就是说,即使王北诚以行动大队队长的身份强行征召我们参与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也可以不用理会?”白晨还在适应“盘古生物”内部的细节性规则。

  别说她了,商见曜和龙悦红这种刚离开学校加入安全部的员工,对类似场景的权属问题也搞不清楚。

  “没错。”蒋白棉笑着回答道,“我们是直属于悉虞副部长的特殊小组,即使同样位于管理层的行动集群总监,没拿到董事会给予的临时战争授权,也指挥不动我们。”

  悉虞是安全部一位副部长,层级和行动集群总监相当,都是M1级——安全部的行动集群总监和副部长纯粹是各自侧重不同,没有高低之分,有的时候,有的行动集群总监也会兼任副部长。

  商见曜、龙悦红对悉虞一点也不陌生,这不仅是因为该名女士是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而且还在于对方名气很大:她是“盘古生物”内部少有的红河人种,无论姓名特点,还是瞳色、发色,都和绝大部分员工不同,另外,她属于安全部文职体系逐步晋升上来的副部长,是特例中的特例。

  ——安全部的文职体系不向第一次参与工作分配的新员工开放,除非是那种很有天赋,还未进入大学就被指定培养的人才,而悉虞就属于这种。

  商见曜专注听完,冷静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部长能指挥我们吗?”

  “……”蒋白棉的笑容一下变得勉强,“当然可以。”

  听到这里,白晨大致弄明白了安全部的职权架构,转而问道:

  “如果王北诚一定要征召我们呢?强行征召。”

  “我管他呢。”蒋白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到时候,直接就走,他还能把我拦下来不成?”

  “你不怕他动用武力?”白晨追问道。

  蒋白棉的表情顿时变得有点精彩,她认真看了看白晨小巧的脸孔,难掩笑意地说道:

  “你要记住,这是大势力军队,不是荒野流浪者组成的团队。

  “就算王北诚真敢发疯,他下属的员工也不敢!

  “无故攻击同事会有什么后果,安全部每一名员工都很清楚:轻则十年以上的囚禁加强制劳动,重则死刑,甚至放逐全家。”

  “栽赃,陷害,灭口,保密,不行吗?”白晨提出了疑问。

  “这可是罪上加罪。”蒋白棉侧头看了商见曜、龙悦红一眼,“主要是谁会陪王北诚这么发疯?我们出来拼命,忠诚的是公司,是能给我们和我们家人提供安稳生活、基本物资的公司,他王北诚能保证这些吗?

  “他又能额外提供什么?顶多也就是晋升的机会、战利品分配时的倾斜,但这和事情暴露后的严重后果相比,算得了什么?

  “即使真有人利欲熏心,王北诚可以提供的机会又能有多少?能覆盖整个行动大队一百来号人吗?

  “如果这里只有他和五六名心腹,那我确实需要担心一下,但几十上百个人都在这片区域,他拿头来栽赃陷害,灭口保密啊?一旦有那么几个人后悔,回去暗中举报,立功赎罪,整个事情就败露了,后果非常严重。

  “更别提,这发疯为的还只是一点意气,谁愿意干啊?”

  白晨缓缓点头:

  “确实,人多口杂。

  “又没法只留心腹,把其他人都干掉。”

  如果整个行动大队只剩几个人回去,那问题就几乎等于写在脸上。

  而且,几个人想对付近百号人,在双方武器没有代差的情况下,谁灭口谁还不一定呢。

  “就算是王北诚的心腹,也未必敢跟着发疯。”蒋白棉微微一笑道,“商见曜,龙悦红,如果我让你们当着很多人的面打王北诚一顿,你们敢不敢?”

  龙悦红沉默了几秒,弱弱回答道:

  “打不过……”

  “要是能打过,敢不敢打?”蒋白棉好笑追问道。

  这时,商见曜严肃点头道:

  “敢!

  “不需要假设,等回到公司,我就把王北诚打一顿!”

  “呵……”蒋白棉嗤之以鼻。

  回到公司再打,叫“斗殴”,一般就是秩序督导员调解几句,各回各家,稍微严重点关上十天半个月,罚一个月贡献点,而且,为了不让受罚者因此饿死,会人性化地把罚去的贡献点平摊到一年内。

  只要没把对方打出好歹,类似的斗殴最差结果就是被调换到不好的岗位,可在“盘古生物”内部,能比“旧调小组”成员危险的岗位几乎没有——危险程度相仿的也不多。

  听着商见曜等人话赶话地说到这里,白晨忽然插嘴道:

  “王北诚究竟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开始认真地讨论要不要打他,具体该怎么打?

  “呃……”蒋白棉陷入了沉思。

  “……”龙悦红这才发现,随着刚才的讨论,王北诚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莫名其妙变得很差,几乎可以说是大奸大恶。

  只有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他错在唱歌不好听。”

  “你怎么知道?”白晨下意识追问。

  商见曜点了点头:

  “我猜的。”

  “……”白晨又一次意识到和商见曜认真讨论问题是自己的错,因为永远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是开玩笑,什么时候是“犯病”了。

  “好啦好啦。”蒋白棉拍了下手,“该弄晚餐了,对了,等会商见曜先睡,看是否还会进入真实噩梦。”

  吩咐完,她想了想,补了一句:

  “说句实话啊,我还是挺怕王北诚知道我们有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一般来说,类似的高级装备,每个普通行动群可能总的才几台,并且集中在某个大队的某个组,王北诚他们未必有。”

  “你不是不怕吗?”龙悦红不明白组长为什么又改口。

  蒋白棉自嘲一笑道:

  “我是不怕他强行征用,我怕他苦苦哀求。

  “他们接下来的行动肯定比我们危险多了,于情于理,都该把外骨骼装置借给他们,哎,我这个人心软啊。

  “而且,等回了公司,这种装备也是要上交的,由高层统一分配,不可能属于我们。”

  “那可以借啊……”龙悦红更加不解。

  蒋白棉分别看了他们一眼:

  “这不是要防备意外吗?

  “我算注意到了,这次野外拉练就没顺利过:

  “碰到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强盗团,居然有外骨骼装置;走最正常的道路,居然遇到沼泽侵蚀过来,有黑沼铁蛇潜伏;去没什么价值的钢铁厂废墟训练,居然会碰上机械僧侣净法;到黑鼠镇借无线电收发报机,居然会发生屠镇这种事情;想着等公司派人过来,居然又遇上异常,陷入真实的噩梦……还有,月鲁车站以北,早不早,晚不晚,居然就在这个时候发现了旧世界城市废墟……

  “这总结起来就是,我们最近可能在走‘背’字,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得把外骨骼装置留下,提升我们小组的实力。”

  “对,对对!”龙悦红听得深表赞同,白晨也忍不住轻轻颔首。

  再怎么说,还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商见曜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却被蒋白棉一眼瞪了过来:

  “你就不用说了!”

  蒋白棉旋即笑了一声:

  “如果不是太重要的话。”

  见商见曜没再开口,蒋白棉斟酌着又道:

  “同时,我隐瞒外骨骼装置和水围镇的事情,也是在给商见曜打掩护。”

  “啊?”龙悦红一脸茫然。

  蒋白棉笑了笑道:

  “这两件事情都是没法长久隐瞒的,回去都得写在报告上。

  “现在隐瞒,王北诚他们即使有所怀疑,回去一问,也会恍然大悟:原来隐瞒的是这些事情,原来有这么点小心思……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再想到,我们还有别的秘密。

  “两相印证之下,公司也不会怀疑了。”

  “这样啊……”龙悦红觉得这似乎很厉害,但一时又理不清思绪。

  白晨和商见曜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一夜无事,异常似乎已远离了这片区域。

  等到天明,用过早餐,他们等来了王北诚的副手,被请到了黑鼠镇外面。

  王北诚戴上了一顶灰黑色的贝雷帽,表情严肃地对蒋白棉说道:

  “几个侦察班已反馈了消息,重点有两个:

  “一,‘鬣狗’强盗团的成员和他们挟裹的附庸有十几个人在大前天晚上诡异死去,找不出原因。这吓到了‘鬣狗’,导致他在前天上午放弃掉附庸,只带了剩下十二三个核心成员北上,前往新发现的那个旧世界城市废墟。

  “二,新发现的那个旧世界城市废墟距离此地不到50公里。”

  “这么近?”蒋白棉略感诧异。

  王北诚看了西北方的天空一眼:

  “之前只说是月鲁车站以北,其实不是正北,而是偏东北方向,从这边过去也不是太远。”

  “难怪……”蒋白棉听完,低语了一句。

  难怪真实噩梦这异常会“扩散”到黑鼠镇区域。

  “我们得立刻出发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王北诚转而问道。

  “没有。”蒋白棉真诚祝福道,“愿后会有期。”

  “愿能再见。”王北诚挥了下手,开始召集队伍,往偏西北方向进发。

  目送他们包括装甲车在内的各种车辆远去之后,蒋白棉长长松了口气:

  “我们也出发,往原定目的地。

  “我终于不用在旧世界废墟第一手资料和两个新手的安全中纠结了!”

  PS:提前更新求推荐票~

第五十八章 原因(求推荐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