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画画(求推荐票)

  

  商见曜还在琢磨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时,蒋白棉又飞快写道:

  “我们都没有感觉到异常,但芯片发现了不对,这说明……”

  她没有写完,施施然收起纸笔,继续托住下巴,痴望乔初的侧脸。

  商见曜收回目光,猜到了一点原因,但又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做,该怎么做,因为似乎有什么力量在阻止他深入思考下去,不去想问题来自哪里,出在什么地方,让他隐隐不希望由此打破某个美好的形象。

  这股力量的源泉不在外界,发于他的内心。

  世事已是如此艰难,何不让自己沉醉在美梦中?

  砰!

  吉普车在乔初指挥下,从多根青黑藤蔓的空隙间穿了过去,而这不可避免地撞到、擦到了其中部分。

  这些长着微红尖刺的植物从玻璃窗上滑过,留下了数不清的、极为细微的划痕。

  正在思维表层寻找对策的商见曜下意识望了过去,在灰暗阴沉的环境下,看见了自己倒映于车窗上的剪影。

  他心中一动,眼眸骤然变得幽深,要对自己使用“矫情之人”的能力。

  如果有效,他将立刻变得矫情,所作所为背离受影响后预设的逻辑。

  比如,不能忍受蒋白棉、白晨、龙悦红也盯着乔初,以退为进地要求离开,比如,非得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情况下把事情吵得明明白白……

  而当这种异常产生,情况就会出现变化,而无论变化是好是坏,都将暴露出一些问题,帮助商见曜回到“现实”。

  几秒之后,商见曜的眼睛恢复了正常。

  他低头看了下双手,又望了望车窗上映照的自己,幅度很小地摇了下头。

  他的尝试失败了。

  “矫情之人”似乎和“推理小丑”不同,无法通过这种简单的、照镜子的方式影响到自身。

  商见曜收回目光,又认真地思考起来,而乔初专注于指挥白晨通过这片长满可怕藤蔓的沼泽,无暇他顾。

  突然,商见曜嘴角一动,微微翘起。

  在这种压抑灰暗的环境下,他笑得就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十来秒后,商见曜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他眉头微皱地想了想,眼睛逐渐发亮。

  他又一次看向车窗上倒映出的自己,嘟嘟囔囔道:

  “蒋白棉是长腿,我也是长腿……”

  蒋白棉闻言侧头,脸上尽是疑惑的表情。

  她抬手摸了摸左耳的金属耳蜗,用动作示意自己没有听清楚。

  商见曜没有搭理她,自顾自地继续咕哝道:

  “蒋白棉很厉害,我也很厉害……”

  乔初听到了商见曜的话语,但他一方面要辨别藤蔓的分布、道路的情况、沼泽的各种细节,分心乏术,另一方面又觉得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就像是一个善妒的妃嫔在私下诋毁受宠之人。

  龙悦红跟着望向了商见曜,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他既然搞不懂状况,那肯定就没有揭穿秘密、保护乔初的想法。

  商见曜望着车窗玻璃上的自己,眼眸愈发幽深:

  “所以?”

  下一秒,他自问自答道:

  “我们是一样的。”

  商见曜脸上的表情迅速有了些变化,微微扭曲着,仿佛在竭力压制什么。

  “他刚才在说什么?”蒋白棉一边看着商见曜,一边询问起龙悦红。

  “他说你腿长,他也腿长,你厉害,他也厉害,所以你们是一样的。”龙悦红捡重点复述了一遍。

  蒋白棉下意识张开嘴巴,想回上一句,可旋即又闭了起来。

  过了几秒,她笑出了声音,对商见曜道:

  “你这样有意思吗?”

  见四人组内部都不认为商见曜刚才那番话语有什么大问题,毫不掩饰地在那里讨论,本就无暇分心的乔初更加不在意这段小插曲了。

  就在这个时候,商见曜屁股离座,刷地前倾身体,抓住了乔初的肩膀。

  乔初下意识就要探手拔出腰间枪袋上的“联合202”,可他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怎么都抬不起来。

  这不是没有力气,也不是因为商见曜抓住了他的肩膀,导致关节被锁住,而是他根本做不出这个动作,像是从来不具备这方面的功能。

  乔初背后顿时沁出了一层冷汗,本能扭头,望向了后排的商见曜:

  “你要做什么?”

  商见曜目光灼热地死死抓住他的肩膀,嘴角扯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

  “我要上你!”

  蒋白棉嘴巴微张,不知该骂,该笑,还是该阻止。

  不明状况的龙悦红和白晨这一刻既诧异茫然,又仿佛在目睹天神下凡,不,魔鬼降临。

  乔初表情扭曲了起来,但脸部并没有涨红,仿佛已遇到过太多类似的情况。

  那双金色的眼眸内忽然有微不可见的涟漪荡起。

  乔初一边拼命抵御商见曜将他往后排拖的力量,一边侧过脑袋,温柔对白晨道:

  “给他一个玩具。”

  白晨不明所以,习惯性踩下了刹车。

  她茫然地打开扶手箱,拿出了几张纸和一支圆珠笔。

  这个时候,商见曜已有点不耐烦,双手猛然改变了位置。

  他左手捏住了乔初的脖子,右掌握成拳头,就要砸向对方耳下位置,试图将他击晕,瓦解所有的反抗。

  几乎是同时,乔初的身体变得极为柔软,就像一条巨大的、人形的蟒蛇。

  他一缩一摆间,脖子诡异地从商见曜的掌中挣脱了出来,显得滑不溜手。

  紧接着,他嗓音温柔,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句:

  “画画不好吗?”

  商见曜的动作瞬间停顿,表情里透出了无法掩饰的疑惑和茫然。

  他随即望向白晨,从对方手中接过了纸笔,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明显。

  拿到纸笔后,商见曜迫不及待地坐了下来,以自己大腿为垫子,画起了图画。

  他神情非常专注,整个人极为安静,如同一个沉迷于自己爱好中的小孩。

  乔初见状,终于松了口气。

  他目光冰冷地扫了一圈,不含笑意地笑道:

  “原来你们之中还有觉醒者。

  “很可惜,我也是。”

  他双手已恢复了正常,右掌握到了“联合202”的枪柄上。

  这是他自带的手枪。

  犹豫了几秒,乔初放弃了拔枪射杀商见曜的想法,微微一笑道:

  “赞美我的仁慈和宽容吧,你接下来还有用处。

  “你的痴迷我不接受,但可以理解,之前甚至有匹马,追了我一百多公里。”

  蒋白棉听得很是入神,由衷赞叹道:

  “好厉害啊。”

  “好厉害啊。”商见曜一边头也不抬地画画,一边重复起蒋白棉的话语。

  蒋白棉紧接着打听到:

  “你来自哪里?”

  “你来自哪里?”商见曜再次复读。

  蒋白棉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想了几秒,“呵”了一声道:

  “我有胸,你没有。”

  商见曜正要重复,表情猛然又变得迷茫。

  默然了几秒,他重新专注起来,安静地继续画画。

  这时,乔初已坐正了身体,沉声回答起蒋白棉的问题: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我明白了。”蒋白棉不以为忤,笑得很甜。

  乔初转而看向早就踩下刹车的白晨:

  “继续。”

  白晨毫无异议,再次于乔初的指挥下,在大沼泽深处的藤蔓“森林”内穿行。

  这个过程中,商见曜一直在画画,直到完成了一副作品。

  然后,他才仿佛从某个梦境中挣脱,目光诧异地看着那副小孩涂鸦般的图画。

  他抬起头,望了望乔初的后脑,沉默地没有说话。

  时间一秒秒推移中,他的状态又变得和龙悦红他们相近。

  不过,他没有忘记折好手中的图画,将它放入衣兜。

  蒋白棉试图偷瞄他画了什么,未能如愿。

  又前行几个小时后,青黑微红的藤蔓间突然飞出了一群指头大小、头部暗红的蚊子。

  “晦气……”乔初见状,忍不住咒骂了一句,白晨的身体也本能紧绷了起来。

  一群,两群,三群,越来越多的巨型蚊子从不同藤蔓间飞了出来,黑压压一片。

  这些头部暗红的狰狞蚊子聚集在一起,就如同弥漫过来的黑色烟雾,密密麻麻,遮住了天空,堵住了每一处空隙。

  这样的场景下,它们仿佛来自地狱的大军,或是源于旧世界的诅咒。

  “关紧窗,冲过去!”乔初沉声下达了命令。

  PS:求推荐票~

  

第六十一章 画画(求推荐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