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守梦人·子夜猎人

  我是幽灵。

  穿过悲惨之城,我落荒而逃。

  穿过永世凄苦,我远走高飞。

  ——但丁《神曲》

  江雨钻虽然还很年轻,但自从13岁那年,在恩师刘郁白的引荐下加入缪斯骑士团后,他经历过的大小战斗已经不下百次。

  他见识过敌对作家们形形色色的笔力。

  从风霜雨雪、电闪雷鸣的自然系,到召唤火龙、独角兽等神奇生物的幻兽系。

  不论那些敌人多么强大、多么可怕,都不曾让江雨钻有过一丝一毫的退缩。

  而此时此刻,江雨钻只觉自己的认知似乎在今早这短短的30分钟之内渐渐崩塌了。

  以至于,他的内心深处竟产生一丝犹疑,仿佛有个声音在劝他:“不要开门!”

  然而,不开门的意义何在?

  现在召唤圣骑士前来支援,肯定是来不及的;

  如果对方是要进攻,这一扇木门根本无法提供任何防护作用;

  那么,与其等对方破门而入,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地一较高下?

  想到这里,江雨钻缓慢而坚定地推开了门。

  木门发出悠长的“嘎吱”音调,让眼下的局面更显诡异。

  他确信,他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

  而这男人不仅敲门来访,还竟然以尸体的形式“上”了自己的床。

  ……

  于是江雨钻沉默地站着,平静得就像小屋前波澜不惊的湖水。

  这种情况下,他认为最好等对方先开口。

  不过他倒是丝毫不敢托大,因为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江雨钻已经在周身汇聚起能够随时将对方撕成碎片的笔力磁场,然后,一言不发地审视对方。

  常年的作家生涯加上统率缪斯骑士团的经历,赋予江雨钻一种独特的识人本领。所谓相由心生,他极少看走眼。

  站立时,对面这个陌生男人显得更加强壮了。

  他比江雨钻高出了半个头,身上穿着与床上尸体一模一样的衣物,只是背了一个超大号的单肩包,单肩包看上去鼓鼓的,不知道塞了些什么。

  然后,江雨钻开始观察对方的面相。他有一个很扁的额头,应该成长于贫困家庭;

  他的双眉之间很宽,有心胸,但也有不可小觑的主见;

  淡蓝色瞳孔的眼睛显示此人的观察力很强;

  鼻子细窄,不好女色;

  宽厚的下巴,体现出坚定的意志……

  其实,对于江雨钻这样的高阶作家而言,对方的强壮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意义。

  由深厚笔力汇成的磁场提供了凡人之力无法突破的保护罩。

  不过,对面这男人身上有某种微妙的气质,勾起了江雨钻作为一名作家所特有的好奇心,让他不想轻易动武。

  “喂,你看完没有,让我进去,我们还有事要做。”正观察间,那男人突然大大咧咧的说。

  “我们?”江雨钻微微侧头,不动声色地问:“你知道我是谁?”

  男人不置可否地“哈”了一声,就好像江雨钻在问他地球是什么形状的。

  然后他说:“你问我知不知道天才作家江雨钻?那个凭一己之力击败邪典圣者的人?缪斯骑士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团长?我当然知道你——想不知道你也很难,每家书店都能找到你的书,上面通常还印着你那张帅气的脸。好了,现在请关闭你的结界,让我进去。”

  他认识我?

  江雨钻更加惊讶了,但仍旧没有表露出来。

  缪斯骑士团大团长的身份,令他说话时仍不失礼貌:“抛开我的职务不谈。起码,当你狠狠敲打一个人的家门,还要求进屋时,应该表明你的来意。”

  “你不知道我是谁?“男人张大了嘴,似乎他比江雨钻还要惊讶得多:“难道你们缪斯骑士团的上一任大团长刘郁白没有告诉你?失误!严重失误!”

  “先师刘郁白先生不幸死于邪典圣者的暗算,事发突然,无法叮嘱后事。”江雨钻冰冷地回答。

  亚洲大文豪刘郁白是江雨钻在文学上的导师,他的死亡每每让雨钻内心隐痛,太新的伤口还容不得触碰。

  于是江雨钻又正色说:“此外,我不敢听闻先师的过错,还请你直接进入主题。”

  “啊!抱歉,是因为三叉戟之战,我早该想到。”这个陌生的男人举起右手,狠狠地拍了拍他那扁平的额头。

  五年前,缪斯骑士团与邪典圣者组织迎来了最终决战。作为进攻方,邪典圣者占据了人数优势,而缪斯骑士团选择固守海中的孤岛——三叉戟,故此世人称此战为三叉戟之战。

  邪恶强大的暗黑作家声明将要在此战中一举抹除缪斯骑士团,并以暗黑笔力偷袭杀死了时任大团长的刘郁白。

  当时,江雨钻在团中的职务是一名圣骑士,接近极限的悲愤激发出他的全部笔力,为了夺回刘郁白的尸体,他奋力击杀了邪典圣者首领“寂灭”和数十名暗黑作家,令缪斯骑士团士气大振,并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

  而凭借此战,江雨钻也一跃成为举世闻名的大作家,被缪斯骑士团的长老们推举为大团长。

  黑白学院的学者们称,江雨钻是当代“一战封神”的代表性作家……

  “咳……咳。”陌生男人清了清嗓子,把江雨钻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

  只见他转过头盯着茂密的森林:“我们可以先进屋再说吗?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跟树林里的剑齿虎有了一些小‘麻烦’,那可真是强大稀有的动物。千万别生气,我没有伤害它们,此外,时间不多了。”

  “不要担心,剑齿虎不会侵入我的领地。”江雨钻双手插肩,示意对方继续往下说。

  得知全部真相前,他并不打算让对方进屋。

  “好吧,我是一个守梦人。我来自但丁第七军团,至于我的职务,看,这是我的兵牌,应该在这里……啊,不对……稍等……”

  男人在单肩包里翻了一会儿,终于拿出一块黑黢黢的牌子递向他。

  雨钻接过后,牌子突然散发出冰雪一样的白色光芒,仿佛有生命一般在牌子上面流动。

  这材料是……凤凰晶体。

  当地球上出现纷争战乱,凤凰便会因为感知了到世人的不幸和痛苦而流下眼泪。

  凤凰的眼泪滴落于冰雪之上,与冰雪合而为一,变成凤凰晶体。

  这晶体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材质,极其珍贵——众所周知,凤凰栖息于南北极交界的遥远之地。

  凤凰洞穴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十分隐秘。再加上那片土地过于辽阔,导致凤凰几乎不可寻找。

  透过这灵动的光芒,雨钻看到牌上雕刻了一圈精美的雕纹,一个三叉戟的标识占据了雕纹中的主要位置,三叉戟的下面有三行文字:

  夏弃疾

  守梦人军团

  子夜猎人

  “守梦人军团……”惊奇之间,江雨钻竟下意识地轻声念了出来。

  在江雨钻很小的时候,当他调皮不肯睡觉时,年迈的祖母便会在床边讲一些关于巨人、幽灵和天狗的故事,也曾提起可怕的梦魇和守梦人军团。

  祖母那年迈的声音仿佛仍在耳畔:“当心梦魇呦,当心梦魇!它会在夜晚出现,吃掉不肯睡觉的小孩……”

  江雨钻摇了摇头。对成年人而言,这不过是一个用来迫使小孩子乖乖睡觉的恐怖故事,难道竟然真的存在?还是说,这是对方为了使自己分心使用的蹩脚把戏?

  “夏弃疾就是我喽,子夜猎人是我的职阶,但如果顺利的话,我应该很快就要升职了。守梦人军团的猎人,分为酉时、戌时、亥时、子夜、丑时五个等级。”男人解释道。

  江雨钻将牌子递还给他。

  刚送出手,牌子的冰雪光芒立刻散去,又变回了黑黢黢的模样。

  “这……”江雨钻沉吟片刻,又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开口:“如果这牌上的守梦人军团真的存在,为什么我竟会闻所未闻?我曾以作家的身份环游世界,东至郎伊尔,西至萨摩亚,我向田间的农夫询问过收成,也与一国总统议论过时事,可我从未听过、看过或者触碰过任何关于守梦人军团的消息。”

  “几百年前,人们知道外星人存在吗?”夏弃疾反问,“不,那时候,外星人的存在只有政府首脑知情,守梦人军团也是一样的道理。或许在未来某一天,我们对抗梦魇的事迹会为世人所知,而现在,我们只能暗中守护这个世界。当然,你作为缪斯骑士团的大团长,对此有知情权,我们偶尔需要作家来协助。”

  “可我并不知道。”江雨钻说。

  夏弃疾耸了耸肩:“我们的存在应该由刘郁白大团长亲自告诉你,我没考虑到特殊情况,平时的任务又很多,导致我一直没有亲自登门拜访,所以……再次抱歉。”

  看到江雨钻仍旧沉默,夏弃疾接着说:“我知道,你们崇拜缪斯女神,并试图通过文学,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且我们要比你们存在的时间更加古老。早在作家群体出现超能力、第五次'文艺复兴'前,我们就在为了保护人类而战。我们用凤凰晶体作为自己的身份标识和护身符,为得是时刻提醒自己铭记人类的所有苦难。”

  他很真诚,不像在说谎,雨钻盯着夏弃疾想。

  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夏弃疾刚刚吐露的那番言语,正如自己床上的那两具尸体,如此离奇却又如此真实,叫人不得不相信。

  于是,江雨钻开口道:“我从不擅长外交辞令。但是……作为缪斯骑士团第六任大团长,此刻我欢迎你的到来。我也很欣慰我们双方的目标一致。那么……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江雨钻这话的份量极重。缪斯骑士团虽然不是地球上最强大的作家组织,也没有实际统治某一片领地,却在世界范围内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般的作家势力、跨国企业乃至一个小国家都无法与缪斯骑士团的圣骑士们相抗衡。

  换句话说,能得到缪斯骑士团的帮助就相当于可以向传说里的“阿拉丁神灯”许下任何愿望,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而夏弃疾只是看看屋外的太阳,然后说道:“江雨钻大团长,我刚才不是故意无礼,只是时间紧迫。”

  “是什么让你如此急切,我可以洗耳恭听。”

  “只要你让我进屋,我们就可以一边做事,一边听我向你解释。”

  江雨钻后退了几步,伸手示意夏弃疾进屋。

  进屋后,夏弃疾急急忙忙地向江雨钻的卧室走去:“在被梦魇发现之前,我们必须先把咱们俩的尸体处理掉,还好这里的地形不错。我们最好现在就去卧室,你搬运你的尸体,我搬运我的尸体。呃……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觉得这样分配听上去挺公平。”

第二章 守梦人·子夜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