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梦魇异动·冰山一角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这个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米兰·昆德拉《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在广袤无垠的深海中,每一个生命都在孤寂着。

  浅白的灯光暖暖地打在奥观海的脸上,自打进入会议室后,他便面容严峻,一改之前轻松随和的状态。

  晚宴结束后,奥观海便提议众人移步司令塔举行双边会议,江雨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组织,就这样因梦魇的异动而联系在了一起。

  “那只土拨鼠一定要参加会议?”尼肯说,这个戴着墨镜的阴沉的男人似乎对土拨鼠有着某种偏见。

  黄友明显很不满,但这么快就引起矛盾并不明智,于是江雨钻说:“请放心,它曾多次跟随黄友出席守梦人军团的各种会议,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搅乱会议的行为。”

  还是在之前那间会议室,但填饱了肚子,众人都显得更有精神了。

  莱姆和尼肯这次分别坐在奥观海的左右两侧,夏弃疾和溪曼坐在尼肯身边。

  泽荣被奥观海临时派出执行某个任务,没有来到会场。

  在莱姆的授意下,溪曼将一份份厚重的文件分发给作家们。

  江雨钻翻开文件的蓝色封皮,第一页在醒目位置的上画了一只巨大的蜘蛛,这蜘蛛长着密密麻麻的眼睛;

  第二页所画的似乎是一个女鬼,她的脸缺失了一块儿皮肤,露出破败的肌肉组织;鲜红的血正在从她的两只眼睛里流下来,她长着嘴巴,嘴里是黑色的液体,已经严重腐烂;

  第三页画着一名无头骑士,他的肤质像发了霉的乳酪,胯下的座骑是一匹亡灵黑马,马头比马身还要长过6码,短耳,以及一双如火焰般燃烧的眼睛……

  江雨钻继续翻动,随后的每一页都画了形态各异的恐怖的怪物。

  他抬起头,发现奥观海与两名官员正在面无表情地观察自己和圣骑士们看后的反映。

  江雨钻隐隐猜到了:“难道这就是……梦魇?”

  奥观海说:“是的,这些都是我们根据军团战士回来后的描述所画。在四维空间可没有照相机之类的东西。”

  “为什么给我们看这些?”黄友略带警惕地问。

  “我希望尽可能多的让你们了解这种生物。”奥观海耸耸肩,“我不知道夏弃疾跟大家说了多少,在军团的已知范围内,梦魇能够以各种不同的形态现身,通常是既可怕、又可憎的,那应该取材于受害者内心深处的恐惧。”

  “但它们通常不会杀害受害者。”江雨钻说。

  奥观海答道:“不,严格意义上讲,它们就是真正的凶手,只不过杀人的过程比较缓慢罢了。对它们而言,时间几乎是无限的,一天和一百年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它们慢慢吸取生物的生命力,可能五、六年,或者七十、八十年,但总归是它们做的。”

  朱清问道:“为什么在昨天晚上,一只梦魇会直接对我们的大团长动手?”

  “接到夏弃疾发来的报告后,我们就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奥观海将十指交叉着放在桌面上,“梦魇立即杀害人类的行为,还是守梦人军团发现的首例,我们立即意识到了这起事件的严重性,一旦是梦魇物种发生了整体性的改变,陆地上将有无数人类会在一夜之间死去,军团的人手不足,远远不能阻止。”

  朱清问道:“不知道你们的调查可有结果?”

  奥观海摇了摇头:“四维空间十分复杂,我们的科技也只能远远地撇一撇冰山一角。但从世界各地分部发回来的报告上看,其他梦魇还是相对平稳的,目前并没有出现第二起杀人事件,只是……”

  江雨钻道:“只是什么,请总司令直说。”

  奥观海向尼肯那边点了点头。莱姆站起身,按下手中的控制器,会议室墙上的屏幕亮了起来。

  这是一张世界地图,各地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点。

  “今天,梦魇出现的动向突然发生了改变。”莱姆说,“欧洲的这个区域突然集中了近三十只梦魇,请看。”

  莱姆一边说,一边设置手中的遥控器,欧洲法国某处的红点突然多了起来。

  看到这图像后,江雨钻立即站了起来。

  江雨钻问:“法国现在是几点?”

  尼肯看了看手中的设备后说:“晚上19时零5分。”

  他对奥观海说:“总司令先生,请立即将我们送回大陆!”

  奥观海狐疑地问:“大团长,这个地方对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缪斯骑士团的副团长华歆率领二十余名圣骑士在欧洲作战,这里正是他们的聚集之处!”江雨钻一时间急得顾不上机密,直接说了出来。

  一听这话,奥观海面色更加凝重了,圣骑士们也变得紧张起来,纷纷站起身。

  “这梦魇,果然是冲着我们来的……”黄友喃喃自语。

  安东说:“他们很可能就要睡觉了!”

  江雨钻说:“时间紧迫,请原谅我们的失礼,但麻烦您将我们送回陆地,如能直接将我们送往欧洲最好。缪斯骑士团定会铭记您的帮助。”

  奥观海说:“我理解诸位的心情,但请想一想,大团长和几位圣骑士的笔力自然可以横行三维世界,但又如何对抗四维世界的梦魇?”

  然后奥观海摆摆手,示意作家们先坐下:“请先听我一言,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缪斯骑士团的人在此处,我们十分重视梦魇的这次异动,已经调拨了两倍于梦魇的精锐战士赶赴此处。”

  莱姆指出:“如果梦魇的目的真的是你们缪斯骑士团,那此时你们前去不仅于事无补,还会增加我们战士的保护难度。”

  江雨钻思来想去,也确实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重新坐下。作家们也依次落座。

  “这些聚集在欧洲的梦魇会在你们的人睡着后出现。我们也很迫切地想搞清楚这些梦魇的行为。需要前线战士们的报告,这报告可能要很晚才来,我们会在这里等待。”尼肯说。

  江雨钻与几名圣骑士短暂地对视了一下,他在圣骑士们坚定的眼神中读到了相同的想法。于是他说道:“我们会在这里一起等,除此之外,有任何我们能做的事情吗?”

  奥观海说:“梦魇先是袭击了大团长,随后又聚集在你们副团长与圣骑士们的欧洲据点。至少现在我们已经清楚,梦魇的异常动向有很大可能是在针对你们缪斯骑士团。”

  朱清问:“我们可以联系副团长,让他们做些准备吗?”

  奥观海语气沉重地回答道:“请千万不要那么做。诸位现在身处深海中自然十分安全,可一旦踏上陆地,不论感到恐惧还是愤怒,都会使梦魇更加强大。这一点,是守梦人军团付出极大的代价换来的。”

  训练官尼肯说:“总司令所说的代价,指得是生命的代价,很多条生命——人类刚开始面对梦魇时,并不了解梦魇的这些特性,导致先驱们就这样白白牺牲。”

  塞纳小葱以一种难以置信地表情问道:“人类无法与梦魇交流吗?”

  尼肯说:“狮子可会试图与绵羊交流?在梦魇眼里,人类不过是一种高级食材罢了。”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碾压而来,这是江雨钻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在过去的岁月里,他率领缪斯骑士团打击黑暗与邪恶,向来无所畏惧。

  而今天先后经历了这一切,让他变得有些怀疑自己——在这可恶的四维生物面前,他无法保护世人,无法保护远在欧洲的兄弟们,甚至连自己都无法保护。

  江雨钻不知道其他圣骑士们有没有产生这个念头,为了不让内心的虚弱表现出来,他闭上眼,发动全身的笔力来发泄此时此刻的糟糕情绪。

  那一刻,亚特兰蒂斯人都见到了生平从未见过的奇妙景象:强大的笔力围绕着亚特兰蒂斯城堡旋转,如同一股巨大的、不可阻挡的龙卷风,城堡四周的海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围绕着城堡翩然起舞……

  “大团长的笔力居然精进至斯!”塞纳小葱惊呼道。

  

青灵空说
写作中,最大的阻碍是家人的反对。   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家人们全部不支持我写小说,在我看起来奇怪极了。   当我对家人说:“我刚刚又更新了一章”时,很想听些肯定或鼓励的回应。   然而他们会说:“你在浪费生命!”、“写那些垃圾有什么用!”之类的话。   或许他们是对的,但我仍然会继续写下去。   因为只有在写作时,我才能遇见最好的自己。

第十一章 梦魇异动·冰山一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