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林灼 九焱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诛仙之焱出青云在线阅读

诛仙之焱出青云

仙侠 / 古典仙侠

78.2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你看这巍巍青云,像不像那玉清殿前的三清神像。你再看这沁凉冷雨,像不像那玉清殿上的诸般人心。这大概是一个莽夫在诛仙世界中一言不合拔剑砍人的故事。PS:本书变身,懒散日常且基本不会改变原著中主要人物感情线,慎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秦言九.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笑丿忘书.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暴躁老哥线下锤人.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河图洛仙在线阅读
一梦醒来成了祭祀童男,山间偶遇灵狐嫁女,再一晃,古寺兰若已近在眼前……
花未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聊斋开始问道在线阅读
穿越聊斋世界。 最后得知是大秦朝,二世当道,鱼肉百姓,致使妖魔当道,获得‘蚩尤’剑法与蚩尤剑,励志斩妖除魔! 帮助草原秦始皇杀父!杀母弟!首次统一草原各国。把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 与燕赤侠(宋义)一起斩树妖姥姥(王离),闯幽冥地府(阿房宫)。 与法海(丞相李斯)对峙金山寺,隔空对轰大威天龙(章邯)。 斩妖除魔,推翻暴秦,问道长生。 力扶牛采臣(刘邦),笼络高深法力的各方英雄。 分尸楚霸王(项羽),铲除异性诸侯王(韩信、英布等)。 再统天下,历经磨难,升为天仙……
烟火放白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从画中剑开始在线阅读
似是而非的聊斋世界,有狐妖女鬼,书生剑客,精怪鬼妖藏于幽暗之处,随俗世浮沉。 也有人杰画中剑气,雕木成龙。 燕山月穿越而来,踏上长生之路,无论朝堂昏昏,江湖幽幽,我自纵横。 PS:架空世界,如有同名,不是本人。
十天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你看我像不像仙在线阅读
黄皮子称仙作祖,狐狸精拜月幻人,旁门叩拜钉头箭,法碗翻金暗窥人。  太乙玄天应化尊,降下聊斋渡世人,翻身化作草头神,卫易手中通天草,行六合,走八荒,收魑魅,伏魍魉,镇邪斩魔称道长。  ”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五穷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咸鱼的我被迫斩妖除魔在线阅读
东夏王朝平元历三年。 因灵气日渐稀薄,各大道门封山隐修,妖魔祸乱凡间,无人制衡。 柳泉也在此时穿越而来。 得天授道,强制完成的杀妖任务,好处接踵而来,却又似是沦为棋子,陷入神秘存在间的博弈。 消失的仙人,封印的古神,光怪陆离的修仙世界和设想中完全不同。 一切变得扑朔迷离,柳泉只能挣扎此中,不断变强,寻得破局之道。 (PS: 名字随意起的,和正文关系不大)
夜里蝉鸣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中医指导修仙在线阅读
悬壶济世,兴中医在异界。 斩妖除魔,拯万民于水火。 一位中医师来到了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他发现这个世界的修仙体系存在重大缺陷,而他的中医知识刚好可以弥补这个缺陷...... 话说,看着小说就把中医养生的东西了解了,这样的小说你真的不看吗?
混吃等死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太玄飞仙在线阅读
新书已出《丹气争仙》 古典仙侠与修真文明,练气士与修真者之间的碰撞。无系统,神魔流,有兴趣的可以来看一下。 ~~~ 欲要成仙得道,需经天地大道考验 天地无私却有劫,小至人劫,大至天劫 大道有情却有灾,少为三灾,多为九灾 天地大劫,一元会一次,天地复归混沌,混沌再开为一轮回 这只是其中一个轮回,一个关于证道飞仙的故事
到道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山村到天庭在线阅读
三十三天有多大? 天庭是怎样运转的? 地府到底是六道轮回还是喝孟婆汤过奈何桥? 五岳山神和四海龙王到底谁大? 唐睿重生于天庭成立后十几万年的世界,因十六世祖天庭仙官唐斩遗泽,踏上修道之路。 上古神灵因何陨落? 洪荒大地为何破碎? 封神真相到底是什么? 西游背后又存在什么隐情? 天道轮回,万象终始。 不忘初心,方为圣人!
荆快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真君请息怒在线阅读
兵家乃入世之道,炼煞锻体,校阵荡寇,斩妖诛邪,保家守境,然不修性命,寿不过百。 王玄魂穿修真界,已修兵家,只能凭借人望推演盘,将兵家术法推演至巅峰,争一线生机,自此踏鬼穴、捣妖巢、伐山破庙…
张老西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诛仙之焱出青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章一 林灼 九焱

  烈日高悬,一条明显荒废已久的古道上,正有两道人影慢吞吞地走着。

  当先一人体型高大,发须花白,却是一位老者。

  老者面色古雍,抬步间,迎面而来的微风拂起他花白的发梢和宽阔的袖角,一时间飘然若仙,不似凡间之人。

  他的右手拄着一根竹杖,竹杖上面挂着一破破烂烂的布幡,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指路。”

  而后一人却是一青年,青年面容上与老者有几分相似,却是生的浓眉大眼,俊朗不凡。

  但不知为何他面色却有些发黄,且时不时咳嗽两下,好像身体有恙的样子。

  也不知走了多久,那老者突然停下脚步,指着道旁一颗光秃秃的树道:“咱们距离【河阳城】还有半日光景,算算时间日落之前也差不多了到了,我看你也累了,咱们就在此地休息一下吧。”

  面色发黄的青年却是没有回复,反而眉头微皱地看着杂草丛生的另一边。

  老者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回首看到青年如此姿态,便也转头望去。

  只见那处茂密的杂草边缘,一只略显苍白的小手静静的暴露在外,在酷烈的日光下,连其上青色的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

  老者略一皱眉,叹了口气道:“真是晦气,专门挑这种荒废已久的古道走,还是不得安生,咱们再往前走走。”说罢便抬脚准备动身。

  不料那青年却突然抓住老者的衣袖,略带疑惑地道:“爹,我好像看到那只手动了动。”

  老者翻了个白眼儿,满是头疼表情的摸了摸胡子,无奈道:“一路上你每一次见到死人都是这个理由,能不能换一个,老夫听的都腻了。”

  青年闻言却是露出一个尴尬地笑容,也不说话,只是抬手讨好的给老者轻轻锤起了肩膀。

  老者见青年如此作态,不由气的吹胡子瞪眼,过了好一会才翻了个白眼儿道:“得了,去看看吧,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哼!”

  说罢更是转过头去不再看青年。

  青年听闻却是喜笑颜开,连忙应了一声后就向那草丛走去。

  “记得捂住口鼻!”

  老者在后方提醒道。

  青年头都没回的应了一声,随后便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一块白布系于口鼻之上,这才拨开一人来高的枯草钻了进去。

  老者见此默默叹了口气,望着草丛的目光也也多了几分异样的神色,却不知是感慨这世道艰难,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过了一小会,那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晃动后,这青年竟是满脸喜色的抱着一个女孩儿跑了出来。

  “爹!还活着!”

  青年满面惊喜,甚至连抱着孩童的双手也微微颤抖着。

  老者闻言愣了一下,赶忙迎了上去。

  只见那女孩儿约莫十来岁,扎着两个乱糟糟的羊角辫,脏兮兮的小脸完全看不清楚原本的样子了,露在外面的手脚骨瘦如柴,异常可怜。

  老者抬手握住孩童手腕,果然感觉到了微微跳动着的脉搏,这才摇了摇头道:“你小子,还真让你歪打正着了,将她放到那边阴凉处,先喂点水。”

  青年连忙点了点头,转身快走两步后,将怀中的孩童轻轻放在枯树下小小的阴凉处,随后便满脸希翼的看向老者。

  老者从行李中翻出个看起来破旧不堪的皮袋,拧开之后便凑到了孩童的嘴边。

  不料那女孩儿突然翻了个身,随手将皮袋拨到一边,一边吧唧嘴一边嘟囔道:“阿茶,大早上的能不能消停点,信不信把你头给你塞进猫砂盆里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绝望?”

  ………

  老者举着皮袋一动不动,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旁边的青年张大了嘴巴,却是满脸喜色。

  枯树上的最后一片黄叶也晃晃悠悠的飘了下来,落在了老者的头顶。

  而此刻那女孩儿却是又随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旁,好似在寻找什么一样。

  入手是一截老树根,又粗又硬,于是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正好与老者对上了眼。

  孩童:嗯?

  老者:嗯?

  孩童:???!

  老者:???!!!

  ⊙ω⊙⊙ω⊙

  ………

  晃了晃有点晕眩的脑袋,林灼满脸疑惑地看着眼前正瞅着自己的老脸,不由地缩了缩脖子道:“老头儿,你瞅啥?”

  老者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慢慢变黑,又有朝着发紫的方向转变的趋势。

  可还不等他有回应,只见面前那女孩儿却突然不可思议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半晌后又抬起手来瞅了瞅自己脏兮兮的手,低头又瞥了一眼自己的某处。

  “卧槽!”

  咬着牙蹦出这句让两人听的一脸茫然的话语后,她却是很干脆地一翻白眼儿又晕了过去。

  青年见此略微着急,忙问道“爹,她这…怎么又晕过去了?”

  老者此时却是没功夫搭理青年,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孩儿的手腕仔细看了起来。

  良久后,老者好似看出了点什么的突然转头,满脸认真地对着青年道:“行云,老夫觉得咱们也不适合带她一起上路,要不给她留点口粮,我们赶紧出发吧。”

  青年见此心下也是一愣,自己父亲如此认真的时候可真不多见。

  略微沉吟,却是对着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爹,她一个孩子,这里又荒无人烟,我们不管她,她就彻底没了活路。”

  老者闻言搓了搓手,这才无奈翻了个白眼,口中嘟囔道:“得,早知道就不让你去了,现在可好了,白白多个麻烦。”

  青年一边拿过皮袋给女孩儿喂了点水,一边开口道:“爹,您不是自诩青云门第十三代传人么,青云门又是当今第一大派,执掌正道牛耳,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您说对吧?”

  老者听闻此言,摸着胡子的手抖了两抖,这才转身悄摸摸的道:“人家青云门认不认还不一定呢,你可别瞎说,到时候被人揍了可不怪我。”

  说罢又瞥了一眼依旧没有醒过来的孩童,皱了皱眉头道:“反而是这孩子,说不准可就是青云门货真价实的弟子了。”

  “哦?为什么?”青年满脸诧异的问道。

  老者闻言,右手轻轻拂须,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冷哼一声道:“你看她右手手腕处戴的什么?”

  青年闻言连忙望去。

  只见一个小剑模样饰品,正静静的由一根红绳系在那孩童的右手手腕上。

  小剑也不知是由什么材质做的,只有寸许大小,却是显得精致无比,且通体铭刻着烦杂的花纹。

  青年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只觉得入手冰凉却又突转灼热,随后更似有无尽火气扑面而来。

  他心下一惊,赶忙松开手来转头问道:“爹,这是什么?”

  老者又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这才略带显摆的说道:“这东西可了不得,你听过【天琊神剑】么?”

  青年点了点头道:“可是那几百年前,将手持【噬血珠】的黑心老鬼斩于剑下的神剑?”

  “不错,那【天琊】乃是九天异铁落入凡间,由当年的枯心上人于北极冰原偶尔得之,这才炼成了现在的【天琊神剑】,据说剑成后,剑气如虹,蓝光鼎盛,故名【天琊】。”

  “那和这小剑又有何关联?”青年略有些焦急。

  老者也不再买关子,白了一眼青年后接着说到:“世人不知的是,当年那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时,于空中便分化为两块,一块落入北极冰原,而另一块,却是落进了地心焱火之中。”

  “后由当时的青云门小竹峰首座外出游历时偶然发现并带回了青云门,炼成一柄名为【九焱】的神兵。此剑成后,紫光三里,另附三分地心焱火,可谓诸邪克星啊!”

  说到这里,他却是突然皱眉,来回踱了两步之下又低头看了那昏迷不醒的女孩儿一眼。

  “不过这【九焱】因对持剑人影响过重,能在不知不觉间便让持剑人经脉枯竭之下性情暴躁,故已被那小竹峰封印了一百多年了,现在却出现在这孩子身上…而且这孩子身上却未有丝毫『太极玄清道』的气息。”

  好似突然想通了什么,他双眼一亮,拍了拍手地道:“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小竹峰已选中这孩子,要收入门下并成为【九焱】剑主了。”

  “可现在,这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着说着,那老者自己却是又陷入了沉思,一时皱着眉头开始在原地来回走动了起来。

  青年闻言愣了半晌,低头看看依旧紧紧系在那女孩儿手腕上的袖珍小剑,又抬头看了看正皱眉沉思的自己父亲,不由得也慎重了一分。

  抬手轻轻的将女孩儿脏兮兮的袖口拉下来盖住那小剑,他便也坐在旁边休息了起来。

  良久过后,那正在踱步的老者突然停了下来,略微皱眉的向青年喊到:“行云,我们怕是得快点走了,这妮子恐怕有点麻烦。”

  而与此同时,那昏迷的孩童也慢慢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她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好似失去灵魂一样。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