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白素素

  刚刚一只脚迈出门槛的苏秦,又轻轻的关上房门。

  看着床上咧着嘴,打着呼噜的常威,心里有点莫名的酸楚,看了眼着常威脖子上的刀伤。

  苏秦有一点心疼,摸摸了常威的脑袋,苏秦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也为自己。

  苏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哈士奇常威翻身打了哈气嘀咕道:“可别死外面了,本王不会给你报仇的,哼……”然后又睡着了。

  苏秦漫无目的的在镇星成瞎逛了一圈后,在一座茶楼点了些点心后,认真分析着一些打探而来的消息。

  “两位里面请,需要点什么,您招呼……”

  一个轻灵的声音,递给小二一枚中品灵石后吩咐道:”你先下去吧。”小二喜滋滋的手下灵石刚要关门。

  旁边一直没说话一身红衣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道:“嗯,这里没你事了,下去。”

  面纱女子穿着一身红衣,婀娜多姿,她看着窗口坐着的苏秦。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红衣女子朝着青衣女点了点头,而后青衣女子急匆匆的下楼离去。

  苏秦低着头把玩着茶杯,其实早就注意到上楼的两个女子。

  苏秦毫不在意继续把玩着茶杯,脑海里想着可惜这里不能打死人,真是没意思。

  白衣女子不知道苏秦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暴走,自己多么高贵的身份……

  “你就是苏秦!”白衣女虽然在问,但语气很肯定,盯着苏秦的脸,像是要看出点什么。

  苏秦平淡的回应道:“是。”然后苏秦就不在理会。

  白衣女有点吃惊,她本以为苏秦会否认,没想到苏秦这么痛快的承认了,让她准备好的一些说辞,跟证据一点用都没有。

  白衣女面如寒霜死死的盯着苏秦道:“既然你承认了,你可知道我是谁?”

  “知道,天鹤族公主,白素素嘛,怎么了?”苏秦头也不抬的回答。

  白素素寒着脸,伸出手指指着苏秦“苏秦,你很好,苏秦你敢跟我生死决斗吗?”

  苏秦吃惊的看着白素素,他有点怀疑这女人有病。

  当初天鹤族伙同血鹰一族先后侵略人族盟友香猴族时期。

  苏秦恰好进入圣子院,人族为了表示对香猴族的重视,派出圣子学院许多学员前往香猴族支援,苏秦刚好是其中一员。

  也曾上前线战斗过,苏秦用计策把天鹤一族的小少主等人引入冰河谷坑杀,并且办了一场篝火晚会,现在这娘们不会来报仇吧?

  ……

  “白素素,你脑袋里不会进白象族了吧,还是没睡醒,信不信我把你烤了下酒。”

  苏秦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漫不经心的反问了一句白素素。

  说着还盯着白素素浑身看,尤其是白素素的一双大长腿,看的苏秦都咽口水。

  白素素闻言气的浑身发抖,她不太在意苏秦态度,只想残忍的杀掉苏秦为自己弟弟报仇雪恨。

  白素素眼神冰冷的看着苏秦道:“苏秦,我等你后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然后像一条死狗一样跪在我弟弟墓碑前忏悔的那一刻。”

  白素素不等苏秦回应,转身下楼,在楼下街道上,又朝着苏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后,消失在人海里。

  苏秦苦恼的抓着头发,特么的喝个茶都能遇到仇人。

  这肯定是因为沈老道这个行走的大灾星,自动过滤了他把人家弟弟大卸八块吃掉的事。

  就是苏秦想起来了,也只会回味无穷,并且表示下次还敢,民以食为天嘛。

  ……

  午夜,城外,沙囚林。

  黑夜笼罩了沙囚岭,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除了风声吹动叶子的声音外,仿佛所有的生灵不在进食,像是睡着了一样。

  一窝比猫还大老鼠精,拥挤在一小片塌陷的洞穴角落里瑟瑟发抖。

  不远处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斜躺在洞穴里,瞪着一双惊恐的双眼“看着”老鼠们。

  月光照射在死人的脸上更显得阴森恐怖,一只巴掌大的小老鼠,踩着同伴的脑袋爬进了母老鼠的怀里,两只小抓捂着眼睛,浑身不安的抖动着。

  地面上一身血衣的白素素挂在一棵树上,流干了最后一滴血。

  她至死都不敢相信,苏秦敢一个人钻进沙囚岭自己的据点,也不敢相信,苏秦真的敢杀她。

  并且当着她的面,面带笑容的一剑一个,风轻云淡的杀死自己的花大力气组建用来对付人族的重甲卫队。

  她有太多的不甘,也有深深的怨恨。

  她倒不怎么怨恨苏秦,双方本是敌人,死在苏秦手上,没什么可说的。

  但她恨沈云海,这个恨不得苏秦死无葬身之地的人族,是他提供苏秦的行踪,也是他告诉自己苏秦依旧行云境,有这么野蛮,霸道的行云境吗?

  还是沈云海告诉自己,苏秦有自己人族高手护道。

  她才不得不让自己族中的叔叔坐镇城中,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沈云海,但是沈云海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

  而且沈云海为了表达诚意,沈云海拿出了他“追杀苏秦时,苏秦慌乱丢下的面具。

  还有沈云海见苏秦时,“一小心暗算了已是金丹境苏秦的狗子。”

  只不过她跟沈云海都低估了苏秦的实力。

  到死白素素都不知道是沈云海坑了她的事,只恨沈云海提供的情报有误,也仅此而已。

  苏秦用的神通,招式都是血鹰一族的功法,一脸遗憾加不舍的苏秦闭着眼睛。

  满脸痛苦的变掌为爪,穿透了白素素的胸膛,看着白素素的死鱼眼里还眷恋着世间的目光。

  苏秦十分的痛心,但终究还是民族大义压下了私人口欲,苏秦不得不咽下口水。

  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沙囚岭,不知道白素素要是知道苏秦对她这么难舍,会不会感动的落泪。

  次日。

  驻扎在镇星城里的天鹤族长老白长庚略感不安。

  白长庚唤来两名弟子暗自吩咐后,向后院走去,平常他是不来后院的。

  只是因为后院住着行星境的高手,同时也是白素素的三叔白天浩。

  白天浩为人,心狠手辣,又心胸狭窄,脾气又急且暴躁,族中对他又爱又恨,没办法才派他驻守在镇星城。

  平日里一些弟子稍加不小心这位动辄打骂,严重时打死打残也是常有的事。

  就是对白长庚自己这位也是不假颜色,时常呵斥,所以不是大事,白长庚轻易不会来后院。

  白长庚深吸了一口气,正了正衣服,弯腰作揖道“三长老安康,长庚有事汇报。”

第六章 白素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