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民工得宝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洪荒有片地在线阅读

我在洪荒有片地

仙侠 / 幻想修仙

90.1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1-09-01 22:20

书籍摘要: 农民工萧勇,常年奋战于各个工地,机缘之下,右手掌心被烙印了一道玄奇的花纹。这道花纹,让他在传说中的洪荒时代,有了一大片独属于他的土地!天机之地隐于道,天机之主掌天机。洪荒人族当为主,皆是天机引天道!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Mdf&☞.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土家莫寨.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远方太远.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金鳞在线阅读
特种兵魂穿异界,开启一段非同寻常的仙路旅程,手榴弹、机关枪、战斗机与仙术的对撞,家族崛起与个人前途的碰撞,火花……期待着你来参与!  土疙瘩继《真武荡魔传》、《擎天一棍》后的第三部书,谢谢阅读!
土疙瘩的爱情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兰若寺雕佛像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异世,李奉宁成了兰若寺的佛像雕刻人。 兰若寺乃鬼怪聚集之地,参与重修兰若寺的工人中,每晚都有人身亡,李奉宁正忧愁间,忽然发现雕刻佛像能获得奖励。 【地藏王菩萨心咒手印:恶鬼尽退!】 【罗汉卧禅:熟睡时便可修炼,增强法力】 【韦陀降魔杵:邪魔外道,遇之削弱】 …… 李奉宁雕刻技艺逐渐熟练。 道家洞观:李师傅,麻烦帮我们雕刻一下道像。 邪道魔教:小子,把这几个神像雕好,不然便杀了你! ………… 注:本书为无敌文,不虐主。《倩女幽魂三部曲》的重要角色会在本书一一登场。修真界背景参考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徐克大师《蜀山传》;江湖背景参考香港武侠片;望各位读者大大愉快享用!
一剑三连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凡人作弊修仙在线阅读
没有灵根资质的李修,靠着穿越时带来的魔兽地图空间,瞎炼成仙的故事(半吊子凡迷写书,轻喷!)。 七鬼噬魂、器灵根、玄天之宝、奇灵宝焰、大五行磁力、灵体奇功,尽在凡人作弊修仙。 跳出大多数种田流、炼丹流法宝的外挂,不一样的凡人流,一样的精彩修仙传! (书友交流群:108633811)
方尤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重生文才在线阅读
夭寿! 怎么穿越成文才了! 且看一个丑男如何在满是妖魔鬼怪的世界纵横披靡,成为一代天师!
东方孤鹰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被宗门退货后,我自立仙门!在线阅读
新书《朕的妃子都是人才》已经发布!求支持! ———————— 前世北漂十年,一败涂地,回乡创业,终获成功。 今生求仙六年,一句废柴,被宗门退货,落魄归乡。 且看仙漂青年,回乡再创业,从废柴弃子到一方巨擘,从小门小户到修真界十强! “感谢玄符宗不收之恩……什么,你们想并入本派?……不收!”
泥白佛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大周不良人在线阅读
大周帝国,儒、释、道、武、魔五大修行体系并立。 武者戎马,书生格物,道家清修,佛陀涅槃,魔教妖物觊觎南下。 显隆二十七年,朝堂江湖暗流涌动,风雨欲来。 赵洵穿越而至,自一口棺材中爬了出来 ,成为大周成国公赵渊的嫡长子。 本以为可以逍遥一世,过上纨绔子弟纸醉金迷的生活,谁料一道圣旨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成为不良人,抽丝剥茧,披沙拣金。 以文修身,以武炼境,以道家养气术中和调理,融汇贯通,步步生莲成为绝世三修强者。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袖乾坤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僵尸:从行尸成为至尊在线阅读
穿越成为一只僵尸。 开局还偏偏是在九叔的电影世界。 “叮:系统绑定完成。” "引导任务:加入腾腾镇僵尸群,获得僵尸王的庇护,任务奖励:积分1000*,血池抽取次数:1*。”
一只千秋笔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不朽丹神在线阅读
九州十大丹道大师最巅峰存在,炼化九州第一神器虚空阴阳鼎意外被十三道虚空阴阳劫干掉,却也因为这九州第一神器真正秘密而重生,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重生在了一个号称云歌城四大害之首,云歌城第一纨绔的身上。  嚣张纨绔的人生从此开始,追求丹道无上巅峰,成就不朽丹神传说。
胜己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玄清卫在线阅读
新书《一个人的道门》已发 靖旧朝,邪祟鬼怪横行,设玄清卫监察天下,锄奸斩恶、诛邪扶道。 沈浩穿越到这里,用了四年才从玄清卫里一名普通士卒爬到小旗的位置,但凭他的背景想再进一步几乎没有可能。 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体里有条龙,一条以生魂仙魄为食的万龙之祖!每当斩杀了敌人,这条龙就会跳出来诱导他吞噬掉对方的魂魄或者妖丹邪核,连带着他的修为也开始狂飙猛进。 …… 沈浩:我只是办办案子,怎么就无敌了?
剑如蛟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洪荒有片地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民工得宝

  六月的天似流火,炙烤着大燕城的一切。

  街道上匆匆走过的行人,寻找着建筑物、树木遮挡着太阳投下的那一点点阴凉。

  大燕城南部巨门县,一条一年前就规划好的磁悬浮列车的铁路,正在烈日下,由一队队全国各地来的农民工,在技术人员指挥下,分段修建着。

  第三十五工段,主要工程是一座离地五米高的铁路桥。

  张浦用扳手使劲的拧着固定脚手架的螺丝,热辣辣太阳照射下,戴着的安全帽边缘上,一滴滴汗水从一根根早已湿透糊在一起的头发上从小汇到大,然后掉到脚手架的钢管上,转眼间汗水的水迹又被蒸发消失。

  用脖子上搭着的一条黑兮兮的汗巾擦了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张浦看向带自己一起出来的同村大哥萧勇,正一脸通红的认真干活。

  “勇哥,你老家家里的屋基跟田地都要被征用去修路了,这下好了。你家成了拆迁户加土地户,我都帮你打听过了,你知道这下你家能补偿多少钱吗?”

  “那点钱有屁用,大浦,你别一脸羡慕样。咱们一群地里刨食的苦哈哈,现在出来打工能挣俩钱,老了呢,不还得回家种地去,这下好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地没了……”

  同村的张青华是村里这一群出来农民工中年龄最大的,已经五十二岁。

  从十八岁开始出来打工的张青华,干过不知道多少种活,工资从最开始的十几块钱一天到现在的三百多一天,全国的大多数城市他都或多或少都待过一段时间。

  张青华扶着滚烫的脚手架,站直了喘了一口气:“是吧,阿勇,虽然你家被征地了,但是也没多少钱,我打听过了,那只是一项便民工程,补偿很低,一亩地也就三万多,你家的地也才三亩多。”

  有些恍惚的萧勇回道:“额,嗯,是没有多少,村长打电话给我说了的。”

  “咱们村有九户人家被征地,就属勇哥家被征的面积最大,算下来,一共能有个十多万,加上房子也应该还有一些,可惜勇哥你家房子面积不大。我们一年出来打工,年景好的时候,现在也能找个六七万,就为这十多万,家里的房子跟地却没了,好在勇哥家能够在镇上居民点补偿一套房子。”另一位年轻人张苍京加入话题。

  “专心点,阿勇,你这打神思不属的样子,摔下去了可就事大了。”张青华提醒道。

  “没事,华伯,我在想点其它事,不用担心。”

  萧勇笑了笑,摸了摸晒得滚烫的脖颈。

  萧勇心里有事,但并不是家里征地这件事,而是他发现黢黑的手掌心,有一道奇异的花纹,只要自己一盯着这些花纹看,脑袋就有种眩晕的感觉。

  同时掌心也显得有些鼓胀,有一种什么东西欲破开自己皮肤出来的感觉。

  萧勇从初中毕业后在家干了两年多农活,然后就跟村子的大多数一样,年满十八岁后,就开始跟着一个个外出务工的长辈兄弟们开始出门打工。

  一开始在南方的一个打印耗材工厂当流水工,每月挣着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两三千块钱,一干就是三年。

  后来家里老爹生了一场大病,三年省下来的钱给老爹治病还没够,又找同村的诸多亲朋们借近十万块钱,才让老爹度过了这一劫。

  萧勇老爹因为生了这一次大病,虽然病治好了,但身体却一下子垮了,干不了什么重活,母亲也只能在家守着家里的几亩地,照顾老爹和当时还在念小学的妹妹。

  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就压在了刚刚满二十的萧勇身上,沉重的债务加上老爹每个月还要吃一些药的花销,让原本还算活泼的萧勇变得沉闷了许多。

  为了给老爹治病,萧勇辞掉了耗材工厂的活,在家待了半年多。

  后来听说在工地上干活挣的钱多,就跟着大家开始在工地上干活。

  砖厂、挖桩、修桥、修路……各种各样的工地,三年多来,萧勇从一开始的小工,干最费力的体力活,拿最低的工钱。

  到现在,聪明好学的他,已是各种工地上要用到的手艺活,基本上都能拿得起,木工、水泥工,没有证的电工,每天的工钱,多的时候能有五百,少的时候也能超过三百。

  但是作为大师傅的工作并不是常有,有这些技能的人也不少。这几年养成的沉闷的性格,使得萧勇除了同村这些人外,并没有什么交际圈。

  跟工地的派活的工头说不上话,更多的时候萧勇还是要干小工的活。

  至于这些花纹从何而来,却要从三天前说起。

  手掌上的玄奇花纹,就是三天前,萧勇在清理场地的时候,一不小心按到了一块造型古朴的石板,萧勇感到一阵灼烫,当时只是以为石板被太阳长时间暴晒后造成的。

  当时萧勇也没在意,直到当天晚上洗澡之后,手上的污垢洗干净之后,才发现自己手上有了这么一个东西。

  “鬼上身、厄印?”

  从小听老人们讲一些神神鬼鬼东西的萧勇,发现自己怎么擦也擦不掉手掌上这神秘的花纹,此刻他正担忧的想着。

  如果现在自己也生病,那这个靠自己撑起来,十分脆弱的家,真不知道怎么办。

  “勇哥,你家的饥荒,今年你肯定能还完,加上家里征地补偿的这一笔,是不是今年回去,要找媳妇了?”

  “阿勇,想媳妇也不能在干活的时候想,多危险!”

  “没有,华伯,我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就去歇会,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了可不是小事。”

  “勇哥,用不用我拉你一把。”

  “不用,我先下去,跟工头说声,休息一下午。”

  “那你小心点,天气太热,勇哥你多半是中暑了,回去在我包里拿两支藿香正气液喝。”

  “好,你干活时小心一点。”

  “放心,勇哥你快回吧!”

  萧勇没有再坚持,手上的花纹,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大,脑袋的眩晕感,也越来越强。

  小心的爬下钢管脚手架,萧勇跟包工头魏波说了一声,在后者反复确认自己身体没大问题后,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工地集中居住的活动板房。

  “阿勇怎么下工这么早,脸色这么白,你生病了?”

  工地做饭的三十多岁的万大姐,是包工头魏波的一个表妹,正在活动板房一头的水槽旁洗着衣服。

  “没事,万大姐洗衣服呢,我可能是有点中暑,回来休息一下。”

  “我看你这脸色,也像是中暑,来,用湿毛巾擦一下脸,降降温。”

  “我自己来,万大姐你洗衣服吧。”

  萧勇打开旁边的一个水龙头,手上打上肥皂,仔细清洗了一下双手,捧着一捧自来水,直接浇在了脸上,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许多。

  回到空无一人的板房,萧勇一下子躺倒在自己的床铺上,紧绷的精神,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盯着掌心的玄奇花纹,萧勇忽地一下从床铺上消失,来到了一个无比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

  呼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萧勇竟然有一种吃饱饭的感觉。

  萧勇看向自己的掌心,掌心上的玄奇花纹已经消失。

  “我怎么回去?”

  萧勇刚想着回去,整个人一下子又出现在活动板房的床铺上,玄奇花纹又出现在他的掌心上,不过再看向玄奇花纹,脑海中的眩晕感,已经不存在,整个身体,感觉都充满了活力。

  “那是什么地方,天机之地代表什么?”

  萧勇一阵迷糊,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懵傻。

  “天机之地是无道,无道生有道,有道生大道,尔当为天机之主!”

  “谁在说话?”

  萧勇一下子坐起,仔细一听,除了工地远处机器的轰鸣,其它什么声音都没有。

  “是你在搞鬼?”

  扬起右手掌,萧勇发现掌心的玄奇花纹,正散发着一层薄薄的光芒,悄然隐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而刚才自己“听到”的那段话,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我成为了什么天机之主?”

  “那片地方属于哪里?”

  “掌心的花纹,居然会随着我的心意隐藏?”

  ……

  萧勇满心的疑惑,可惜掌心的花纹,除了可以随自己的心意隐藏或是出现之外,再也没有信息传来。

  “再去看看那片地方!”

  萧勇再一次从活动板房内自己的床铺上消失。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