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骨熬成汤

大骨熬成汤在线阅读

大骨熬成汤

肉芝

玄幻·东方玄幻·3.4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9-12 20:26

经历未来惨死的一幕,赵休缘决定踏入过去的长河,走上崛起之路。那么变强,一切从大骨熬成汤开始。本书又名《从过去逆改未来》没有亮点,切╮(╯_╰)╭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我这条命就叫天煞孤星

  大炎国阳历2020年,七月十三,西市街心公园拐角的一家咖啡店中。

  因为连天阴雨的缘故,店中人气并不多,除了吧台上百无聊赖玩着手指的美女店员,只有赵休缘一个客人,他就那样静静坐在靠窗户的位置,隔着玻璃,看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滴,渐渐失神。

  那雨下,形形色色的路人匆匆而过,脚印在地上溅起一圈又一圈涟漪。天空的光线开始模糊,行人也慢慢变少,连汽车的喧嚣都落寞下去,唯有那雨滴还在独自敲打着水面,不肯安静。

  “看来被放鸽子了,呵呵~虽说正合我意,但还是免不了有些不舒服。”赵休缘撇撇嘴,端起已经凉透的咖啡抿了一口,脸皮立时不自觉抽搐了一下,“嘶~啧啧,真够苦的,和我这艹蛋的人生简直绝配。”

  他吐槽完,毫不犹豫,举杯一口将剩下的咖啡闷下,这苦味,令他不自禁想起这一世的种种遭遇,简直想撕心裂肺去痛哭一场。

  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是赵休缘,发誓这辈子也不会再为任何人流泪的赵休缘,包括他自己。

  他这一生很离奇,原本的名字也不是现在这个,这破名字听听就知道,休缘休缘,休尽众生缘,此世独一人,简直就是咒人丧父丧母,无妻无子,一家香火尽数断绝嘛,没哪个父母会给自家孩子取这么个破名字。

  这一切探究起来得追述到他出生的时候。

  那一夜,星辰无光,灯火暗淡,有游方道人为其批命,劫孤二煞同辰,往后孤克六亲死八方,妥妥天煞孤星的命,没被当场溺死简直都是多亏新社会开了民智还有他亲爷爷赵老爷子护持的福。

  赵修缘——这是他最初的名字,赵老爷子给取的,寓意让他行善修身,多积善缘,将来遇着贵人,好消了自身的煞气。可惜呀,命运总无常,不到三年,壮硕的老爷子一觉下去就再没醒来,再之后天降横祸,一家三口遭了车祸,他父母重伤住院,却独独他毫发无伤,然后邪性事越来越多,搞得整个村子鸡犬不宁,所有人都怕了,先后搬离了赵家村。

  他的父母也承受不住了,本就不怎么和谐的生活因此破裂,先是家中争吵不断,到最后各自飞去,一个做了别家的上门女婿,一个另嫁他人。

  不过这两口也算没做绝,家中积蓄都留给了赵休缘,与这些一起的还有一封断绝关系的声明书,算是和他彻底撇清了关系。

  赵修缘也不恨不怨,他是个懂事明理的人,邪性事那么多,别说其他人了,他自己都信了天煞孤星一说,默默去镇上给自己改了名字,成了现在的赵休缘。

  一晃眼,小学到大学,二十二年过去了,这期间,他逢庙拜佛,遇山寻仙,只为解决自身的问题。可惜,徒劳之举,这个世界就好像前世一般,科技兴盛,末法尽头,这种玄之又玄的命理,根本无解。

  他放弃了,不敢交朋友,若有人想要接近,他会刻意疏远,将自己隔离在另一个世界,硬生生活成了别人眼中的异类。

  到今天,他终于完成学业毕业了,这个陌生且熟悉的世界他也看够了,“其实和我之前的家乡也没差多少,至少都叫地球,大家都讲汉语,还是现代社会,有网络陪着,挺好,要是真生在某个鸟不拉屎的荒凉星球,从此绒毛饮血,连个人都不是了,那才真的叫惨呢。”

  “我呀,这辈子就这样了,死心了,在老家那山沟沟里孤独终老,也别出来祸害别人了。”

  他起身买单,推开咖啡店的大门,一道人影猝不及防的撞了上来。

  “呀~”

  一声熟悉的惊叫,赵休缘立刻认了出来,是柳诗诗,约他来这里的人。

  “拜托,柳诗诗,走路的时候能不能看着点?很危险的。”

  “啊?赵休缘。”柳诗诗脸一红,忙向后退了一下,“抱歉抱歉,今天出了点变故,我来迟了,还好你没走,我们进去说。”她伸手要去拉赵休缘手。

  赵休缘一挑眉,轻轻躲开,“不好意思,这个点已经很晚了,我得赶时间回家,有事你发邮件吧。”

  柳诗诗的手在空中僵了一下,然后可怜兮兮的抬头看向赵休缘,双手合十乞求道:“我不是故意迟到的,你别生气好不好?我发誓,以后要是再发生这种事,就让我变成小胖猪,行不行?”

  她眼中的情意已是如此明显,赵休缘如何看不出来?若在前世,有这么好看温柔的女孩,他早都主动去追了,哪还能等到对方主动?但现在,他真的没法去敞开心扉接受,那样实在太自私了。

  他努力维持着僵尸脸,语气淡漠,“我没生气,真的,而且你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之间不可能会有以后,你我的交集仅限于你是我的同学,没有半点其他多余的关系,就这样,我走了。”

  赵休缘说完干脆利落的绕开她,走入雨幕中,他听到身后那丝丝抽噎声,硬着心肠,只当做没有听到。

  “深情总被无情伤,我这也是为你好,柳诗诗,希望你别记恨我,我这一世,注定再无岁月可回首。”

  .......

  一人走远,拐角另一侧,尧文彦撑伞而来,他也是赵休缘的同学之一,同时还是柳诗诗的追求者。

  可惜,他喜欢的人并不喜欢他。

  “你怎么在这?”柳诗诗抽噎立止,只是眼眶还红红的,眉心一凝,冒出一丝和自身气质截然不同的煞气,“你跟踪我?”

  这变脸速度,妥妥专业级别的。

  “之前凑巧听到你和柳叔叔吵架,又看到你冒雨跑出来,我不放心,跟上来看看。”尧文彦说着递出纸巾,“我早说过,赵休缘和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是高高在上的明珠,他不过是低微到土里的泥腿子,风马牛不相及,如今这样,对你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放肆!”柳诗诗没有去接,反而冷厉喝斥一声。

  尧文彦一愣,他和她从小长大,说不上青梅竹马,但自认也是极为要好的朋友,从来没有吵过架,就连今天这种被呵斥的情况也是第一次,他有些不平衡了。

  “你......你竟然为了赵休缘吼我?你和他总共才见过几次?你看看我,论长相,我没他帅?论家世,我尧家全国百强企业,没他显赫?我究竟哪点不如他?还是说我们二十多年的关系都是假的?”

  柳诗诗听着眼中的煞气更足,语气冰寒,“少自以为是了,你根本不懂这个世界,尧家?对我柳家来说,那不过是个随时可以替换的工具罢了,我以往对你颇为温和,只是出于礼貌!而休缘,你根本不配和他比,他是我认准的男人,未来更会成为我的丈夫,他将是柳家的继承者,也会是你们尧家的主人,你,有什么资格去评论他?”

  ‘主人’两字瞬间刺激到了尧文彦,他眼神一凛,面部抽搐,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不服?”柳诗诗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瞬间扭身,一把掐住尧文彦的脖子,那动作轻巧的像是浑然没有发力。

  嘭!

  但就是这么轻飘飘的动作,却将尧文彦狠狠掼在地面上,溅的水花四起,手中的雨伞也飞落到一边,在雨水中滚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纵有再多不服,也给我忍着,要是让我知道赵休缘有一丝损伤,你们尧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懂吗?”

  她五指收紧,好似要捏碎尧文彦的喉咙。

  尧文彦眼睛不自然的张大,生命即将逝去的恐惧令他心慌,艰难应声:“懂~懂~我懂了。”

  “很好。”柳诗诗收手,丢下一封不知什么材质的信笺,雨水难侵,“替我把它交给赵休缘,告诉他,这个世界不只是他看到的那么简单,信笺上的地方将为他揭开新的世界。”

  她说完毫不留恋,又揉着眼睛,恢复之前柔柔弱弱的样子,嘤嘤唧唧的离开。

  尧文彦躺在地上,捏着信笺的一角,指关节因为太用力,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心中有什么东西也跟着破碎了,“赵休缘!为什么?为什么你这土狗一样低贱的杂碎却能得到我梦寐以求的东西?为什么!!!”

  熊熊怒火在胸膛中燃烧,他踉跄着起身,不管湿漉漉的身体,直接坐进车内,追着赵休缘离开的方向开去。

  一脚油门踩到底,纯黑色的顶级跑车在冰冷的雨幕中化作幽灵,无视红绿灯,周边的绿化带在飞速倒退中连成一线,直到前方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中。

  “赵!休!缘!”尧文彦眼中充满杀气,这一刹那,他甚至忘记了柳诗诗的警告,猛打方向盘,丝毫不见减速,一头撞了上去。

  吱!

  刹车片拉死,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甚至压盖住了雨声,车身三百六十度漂移,稳稳停在了赵休缘的面前,离他的身体只有毫厘之差。

  最后关头,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愤怒,尧文彦他从心了,整理了一下衣襟,恢复那副君子气度,从容优雅地打开车门。

  “我靠.......我这暴脾气!”

  赵休缘黑着脸,刚才差一点就和这个世界诀别了,此时那叫一个火大,一把抹去飞溅到脸上的污水,伞也丢到一边,一步上前,伸手揪向下车的尧文彦。

  “嗯?”尧文彦在柳诗诗面前或许不堪一击,但他的身手其实很好,常年学习散打,一般三五个人也难以近身,赵休缘这一抓他也反应了过来,顿时抬手挡在前面。

  “赵休缘,你不要太......嘭!”

  恐怖的巨力轻易将尧文彦掀的撞在跑车上,脑瓜嗡嗡响。

  “开车不长眼,爷爷我今天就给你长长眼!”赵休缘不由分说,也没看清是谁,他这时候脑子就一个字,‘干’就完了,“嘭!”

  一记老拳,直接打飞尧文彦一颗牙,然后又猛地将他甩入路面的积水中,整个人骑了上去,拳头如雨点落下,“开这么快!啊!你开这么快!你踏马小汽车当飞机开呢还是上赶着去投胎?来,再溅一个水花我瞧瞧?!”

  嘭嘭嘭!

  “啊!嗷!”尧文彦一秒破功,满脸的血啊,“别!别打了,噢~我~啊~我是来送信的。”他惨叫着,话都说不连贯。

  “送信?!”赵休缘拳头一顿,再仔细看了下,终于认出了尧文彦,在他印象中,这个家伙总是低三下四缠在柳诗诗身边当跟屁虫。

  “柳诗诗的信?”

  “嗯嗯,我刚才就是着急,完全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别再打了。”尧文彦颤巍巍地举着信笺,说话都漏风了,这么一顿打,把他满腔的怒火都给暂时压了下去,心中只剩下惊慌和恐惧。

  当然,等他缓过来,心中的怨毒可能会更重,但那是以后,而不是此刻,此刻的他就像只被扒光的小羊羔一样可怜。

  “不是故意的?呵~”赵休缘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置可否,“不用给我,告诉她,别再来烦我了,那样只会令我觉得厌恶,还有,你开车的样子太嚣张,送信这活不适合你,快点换个职业吧。”

  他起身,低头在尧文彦身上瞄了一眼,闪过一丝复杂,心中思忖:“这家伙,虽然只是一瞬,但我绝不会看错,他那双眼睛中闪过的怨毒,是冲我来的,只是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不然我绝不介意将这个危险因素掐灭在萌芽状态,呃......阿弥陀佛,不该不该,我的思想又出轨了,真是危险,这难道也是穿越后遗症嘛?罪过罪过。”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东方玄幻小说

大骨熬成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