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进城采购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蛰龙洞中仙人眠,一眠一醒九重天。方觉丹砂得三味,却见铅汞已七炼。水火相济炉鼎功,阴阳交汇造化颠。山外忽传龙虎声,无人知我是真仙。这是一个随身带了半斗米,穿越异界修仙的故事。(新书《我是烛中仙》已发布,欢迎品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星落陨晨.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2名:那边的光.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春暖九州.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这个仙界过度注重实用在线阅读
少掌柜王横站在自家店铺门前十分沮丧,为什么我随便卖个拉肚子的丹药,你们都能拿去修炼体魄? 本书又名《不小心在仙界开商场》、《刷差评能变强》、《我卖的东西真的没有用啊》。
老胖秃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人世见在线阅读
明月高悬照古今,人间世,有时繁华有时凌乱,别时依依聚时惜惜。 人来人去的岁月里,当时间过后,谁在笑看人生这场戏…… (本书慢热)
石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倚天开始剑压诸天在线阅读
穿越倚天,成为父母双亡的张无忌。 正赶上灵气复苏,张无忌追随张三丰的脚步一头扎进波澜壮阔的修仙大潮之中。 荣华富贵,过眼云烟,教主帝位,一笑置之。 世间道法万千,张无忌唯独爱剑。 生剑气、凝剑芒、聚剑罡。 张无忌凭借一把剑镇压江湖数十载 得剑丸、养剑匣、炼剑盘。 无数剑道传承摆在张无忌面前,他大手一挥,我全都要。
爱做梦的泥鳅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诡异修仙模拟器在线阅读
许豪穿越到妖魔诡怪的世界里面,激活模拟器,送死就能获得奖励。 …随后他潜伏下来,所待的王朝,被他提升成为了神朝。 …一个寻常的天才,被他调剂成为了神女。 …哪怕是一株草,多年以后也可以划阴阳。 …他还未出新手村,就已经‘圣榜’有名……万界都在传颂他的伟名。 …念我名者,得永生,
硬吃小鸡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真没靠模拟器成为圣人在线阅读
圣人:以兄弟为题,七数内成诗,诗中不得出现兄弟二字。 苏诚: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嘿嘿,儒道、志怪、问长生的世界,抄几首诗就能成圣, 要这模拟器何用? 圣人:果然才思敏捷!《论语》多少字!?《孟子》多少字!?《易经》多少字!? 苏诚:???????????????? 啊~~~~~~~~~~~~~~~~~~~~~~~~~~快去请模拟器救我!?
追名真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有熟练度外挂在线阅读
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 陈宣只想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于是,有着熟练度外挂的他踏入武道,不断刷着熟练度,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当中一日日变强……
吃鱼的大胖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镇妖司做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天命大反派:开局剑斩穷奇》 从上古典籍“妖物绘卷”中钻出一只九尾狐,一口吞掉了李苍梧的魂魄,让他穿越到了大周王朝,一个怪力乱神的世界。 从镇妖司的一名小小缉妖卫,逐渐成为幕后的黑手!
猫咪星球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穿书成反派,这剧本不太对在线阅读
新书《反派记忆曝光,仙子怎么哭了?》已经上传,欢迎大家阅读支持。 楚天一穿越到仙侠小说中,成为大反派,只要按照小说剧情演绎好自己的角色,走完百世轮回,就能够成为天地主宰楚天帝。 只想好好走完轮回的楚天一,忽然发现,这一世剧本里的主要角色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 ······ 看着各种角色都偏离了自己的主线,楚天一怒了! “我才是大反派啊!请你们保持住人设呀!” 本书又名【我才是大反派啊】【只想成为反派的我,被迫成为主角】【反派演员的自我修养】
六道浮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到仙界建仙山在线阅读
苟?不存在。 本尊从开局就是以雷霆之势崛起。 本尊也想低调,但实力也不允许。 修炼?不存在。 本尊平日里喝喝茶,发发呆,只要座下万千弟子修炼不停,本尊修为自然就跟着一日千里。 弟子没天赋?不存在。 本尊神之右手逆天改命,天山派最不缺的就是拥有旷世天赋的弟子。 数万弟子难以驾驭?更不存在。 在本尊天道之眼下,一切人心无所遁形。 从方浪穿到这个修仙世界,做这个九流宗门天山派掌门开始,就已经注定无敌,哈哈哈。 【本书标签:无敌流、种田、掌门流、无女主】 本书又名《我摊牌了,我全身都是挂》 《不用修炼就无敌,好烦》、 《超神大掌门》、《我师父实在太高调了》、 《仙界之劫》、《我真的没想无敌啊》。 《无敌的日常生活》、《我的徒弟都是仙王》。
心君君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斗米仙缘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进城采购

  “空气真好!”

  方斗行走田垄上,脚下两边是辽阔的水田,里面栽种翠绿的稻禾。

  一望无尽的稻田,散布三五个农人,卷着裹满泥巴的裤脚,长满老茧的双手,在水里扶正秧苗。

  “嘻嘻嘻!”

  清脆的笑声中,几个捏着湿泥打闹的乡间顽童,追打嬉闹着冲上田垄。

  一个冒失的小家伙,没注意看路,低头撞在方斗身上。

  “哎呀!”

  小男孩剃个茶壶头,揉了揉脑袋,抬头见到方斗,骨碌起身跑回小伙伴群中。

  “呆和尚、笨和尚!”

  小孩们退到远处,方才大声朝方斗大叫起来,有些小家伙,挤眉弄眼做鬼脸。

  方斗下意识抬手,摸到一头短发,苦笑着摇头。

  “我可不是和尚!”

  但这句话,显然没法和一伙顽童解释。

  在他们心目中,叔伯长辈们,都留着长发扎发髻,唯有烧香拜佛的和尚,才会像方斗这般。

  “不就是个短寸吗?”

  方斗笑着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些顽童,用力提起背上的米袋,沉甸甸足有五十斤。

  今天进城,就是要用这些米,换取必要的生活物资。

  县城早上五点开门,到下午四点关闭,晚上街道有宵禁,外人不能停留。

  方斗来到县城门口,见到进出城门的人流往来不绝。

  城门旁贴着一张黄纸,下面围着七八个百姓,虽然大都不识字,都望着上面黑字摇头晃脑。

  老百姓爱看热闹,更何况黄纸上盖着县衙的大章,是县令大老爷出示的公文。

  “兹有恶丐郭三,聚集群氓,骚乱滋事,拐卖妇孺,采生折割,丧尽天良!”

  “……,经县衙上报刑部,批准斩立决,秋后问斩!”

  黄纸上‘郭三’的名字上,赫然用朱笔勾了圈,代表立斩不赦。

  早有识字的,读出公告的内容,其他百姓立刻聊开了。

  “郭三,这家伙要被斩头了!”

  “老天有眼呐!”

  “李家嫂子男人死的早,靠着一个儿子过活,却被郭三拐走,刮花了脸、弄哑了嗓子、打断手脚,弄做小乞丐出去要饭;孩子被救出来,李家嫂子一见面,就哀恸得晕死过去,罪孽啊!”

  “呃,咱们县城,快有七年没砍头了!”

  “我三婶家的邻居,家里有个痨病的,正好趁机弄些人血馒头治治!”

  “……”

  方斗经过城门口,听到恶丐郭三的名字,忍不住脚步放慢。

  他和郭三也算有些关系!

  自从穿越而来,方斗一直栖身的破败古庙,原先是郭三纠集恶党的巢穴。

  等到郭三等人被官府一网打尽,破庙空下来,被方斗入住。

  方斗早前,也听过郭三的恶行,听闻他即将被斩首,心中道了声‘恶有恶报’!

  然后,他走进城门,轻车熟路找到一家米行。

  “掌柜,我来兑换些钱!”

  说着,方斗将肩上扛的米袋放下来,早有伙计接过去,开始称量起来。

  “掌柜的,一共是五十斤,都是脱壳的上好大米!”

  掌柜提起毛笔,记在账本上,摇头道,“大师,谁家这么豪奢,稻谷脱壳还不算,还要精磨得半点米糠都没有!”

  由不得他不惊奇,以往乡下农人来卖米,都是带壳的稻米,偶尔有脱壳的,大多是糙米。

  自从方斗来了,一连几次,带来的都是精米,让他惊讶不已。

  “大师,你看今日行情米价,一斤米六文钱!”

  方斗望着米行的墙壁上,一块块木牌上,写着豆、米、麦各种粮食的行家。

  记得上次过来,脱壳的精米才一斤四文半钱。

  “掌柜的,这段时间,米价上涨啊!”

  掌柜的摇头叹气,“您要是买,更贵!”

  眼下距离秋收还有段时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家存粮即将耗尽,新粮尚未上市,粮价水涨船高。

  不光是精米,包括白面、杂粮等价格,也对比上次增加许多。

  “大师,听我一句劝,这段时间,有米自己留着吃,千万别卖了,有备无患!”

  掌柜的取来一串钱,沉甸甸极为压手,放在实木柜台上,叮当碰撞有声。

  方斗从腰间,解开褡裢,将钱放进去,再将袋口扎好。

  五十斤米,共兑换铜钱三百文,哗啦啦声音非常悦耳。

  方斗注意到,里面夹杂了十几枚发黑的劣钱,知道这是规矩。

  市面上的铜钱,除了官造的好钱外,也有私铸的劣钱,商户们为了节约成本,好钱和劣钱混着使用。

  即便是官府收税,也免不了收入劣钱,时间久了,便默认这种情况存在。

  米行掌柜做事厚道,换做其他奸商,起码有三成用劣钱糊弄。

  方斗也有办法,在接下来的采购中,将劣钱花出去。

  走出米行,方斗先到生药行,买了石灰、硫磺、明矾等,用纸包好带走。

  生药行的老板,数着方斗给出的钱币,随后拨弄几下,挑出几颗劣钱。

  “哎,这世道,劣钱越来越多了!”

  他也知道,方斗来采购前,肯定先到米行兑换钱币,这些劣钱必定来自米行。

  “收不收?”

  方斗直接问道。

  “收,为何不收?”

  城里的商铺自有规矩,收货混用劣钱,采购也用劣钱,一碗水端平。

  生药行老板,仔细数了一遍,笑呵呵道,“还要恭喜大师了!”

  方斗也懒得解释,自己虽然短发,却不是和尚。

  “郭三不日就要问斩,那间破庙从此归大师所有了!”

  难怪众人误会,方斗一头短发近乎光头,又住在破庙里,他不是和尚,谁是?

  “承你吉言,希望一切平安无事!”

  方斗收起几包药粉,朝老板拱手告辞,“改日再聚!”

  “大师慢走!”

  这次进城,还要采购些日常用品,比方说调料。

  蔡伯酱菜店里!

  “蔡伯,给我来半斤粗盐、三两米醋、五斤豆油!”

  蔡伯乐得眉开眼笑,“大师,吃油这么快?”

  “没办法,不吃油,身上没力气!”

  方斗环视店里,目光落在大酱缸上。

  “蔡伯,最近腌了什么好酱菜?”

  “有有有,大白萝卜赛水灵、小黄瓜沾牙断、腌豆角酸掉牙!”

  蔡伯生怕方斗不信,掀开酱缸的盖子,用木勺舀了勺浓黑的酱汁,“你闻闻,香不香?”

  方斗满意点头,感觉唾液分泌加快。

  “给我来十斤酱菜!”

  蔡伯手脚麻利,“好咧,酱菜放不坏,多买些回去备着,下饭喝粥都能派上用场!”

  片刻后,打包好的酱菜,都装入一个粗陶探子。

  蔡伯即将封盖的时候,方斗提了一句,“蔡伯,多给我一勺酱汁!”

  “好,好,好!”

  蔡伯满满捞了一勺,泼在坛子里的酱菜上。

  “给!”

  方斗抱着一坛酱菜,路上感受行人羡慕的眼神,耳边还听到‘和尚真贪吃’的小声嘀咕。

  生产力落后的年代,酱菜是奢侈品,不比肉菜便宜。

  “接下来,弄些大荤主菜!”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