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的僧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竟然成了圣僧在线阅读

我竟然成了圣僧

仙侠 / 幻想修仙

86.6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9-24 18:08

书籍摘要: 周逸一觉醒来,穿越到如同唐传奇的志怪仙侠世界……庙堂诸侯,紫电清霜伴龙舆。江湖争霸,佛狸祠下藏锋镝。神怪异志,荒山庐冢狐观星。……这大千世界,红尘滚滚,风景旖旎,光怪陆离,可惜他却偏偏成了和尚。正所谓,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切摄。又曰:杀生护生一掌握,济世斩业半肩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无牙饕餮.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商君震七国.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骑猪东游.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修仙家族长青路在线阅读
漫漫登仙长青路,悠悠无尽长生行。天下几多俊才,几多妖孽。 人杰如过江之鲫,天骄如漫天繁星。修士如恒河之沙、天河之水,无穷无尽,不可计数。谢道凌面对家族的风雨飘摇,族人的殷切期望,数百年的血海深仇…… 他一步步崛起,于逆境中成长,带领家族走向世界巅峰,书写下如梦如幻,波澜壮阔的一生。 他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执笔初心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掠天记在线阅读
有人说他是修行界里的一粒老鼠屎,坏了礼义廉耻,乱了道门秩序!  有人说他是南瞻部州最大的败类,勾结魔道,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对于所有污蔑,方行说:“没错,我就是那粒传说中的老鼠屎,有问题吗?”  【掠天记总群: 193466328】
黑山老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在线阅读
“宗主,今年大陆宗门大比,我们宗门的弟子又拿第一了!” 楚缘:“踢!都给劳资踢出宗门!!” “宗主,不能再踢了!之前被踢出去的弟子都建立了修炼圣地,再踢下去,大陆的圣地都被我们宗门承包了……” 楚缘:“???” 我真的只是想要教废了弟子啊!! 为什么你们都在演我!! …… 本书又名《我从元婴修到了凡人》,《我的弟子都是废材》,《不一样的修仙》,《我真的不是大佬啊》,《我只收废材弟子》,《求求你们,别脑补了》
吃白菜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镇魂卷开始在线阅读
盛隆二十一年。 偃宗圣师鲁冶子发明焕汽机。 旧时代的王朝在历史的岔路上大踏步的前行。 马车,汽车,行空龙舟。 远洋的风浪不再是阻碍,登天之旅更是成了日常消遣, 刀剑,枪炮,机械装甲。 日新月异的科技水平令时代变化的速度远超想象。 直到异世的灵魂穿越域外的无穷光影。 带着不知来由的镇魂卷轴降临于世。 至此。 妖怪,诡秽,异喰,不可名状的怪物,充斥着疯狂的扭曲灵魂,成了他的晋升之阶。 天庭,妖魔界,地狱道,崩塌的仙神居所,天外之域徘徊着的恐怖存在,历史隐藏的秘密等待他去发掘。
卖盘的狐狸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死不了怎么办在线阅读
宋石来到一个妖魔鬼怪乱舞的仙侠世界,本以为要走一条战战兢兢的修仙路,结果觉醒送死流系统,从死亡中获取力量,每死一次就变强一次。 画风顿时变了,别人修仙求长生不死,他已不死,只能以送死求长生不老,一路上不是在作死就是找死。 “你被阴灵杀死10次,觉醒火之灵根!” “你被僵尸杀死10次,觉醒天生神力!” “你走火入魔死了10次,觉醒道心通明!” “你被阵法杀死,阵法水平+1!” “你炼丹炸炉而死,炼丹水平+1!” 纯阳灵体、九阳神体、太阳圣体;金刚灵体、黄金神体、荒古圣体;通灵剑体、先天道体;阵法宗师、炼丹宗师…… 修炼路上多乐趣,不断解锁死亡姿势,一步步登临仙路之巅…… 多年以后,世间流传,宋石一死,群仙惊惧,妖魔颤抖,万佛避退!
无尽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怎么成佛了在线阅读
玄净无意间发现,这个世界数万部佛经中,没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经》、《楞伽经》...... 于是,他成了佛。 “有一说一,我真没想成佛。” “因为我有着一个伟大宏远的愿望——还俗。” 又名:《我怎么会是佛祖转世》、《这个和尚有点东西》
剑人如何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灵府仙缘在线阅读
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重生到了修仙世界,成为一名落魄散修。偶得仙府空间、种田修仙,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
品秋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弃宇宙在线阅读
地球元气复苏了,但这真不是地球灵气复苏的故事,  而是一个流浪宇宙的故事。
鹅是老五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九叔世界:我靠分身修炼在线阅读
穿越到九叔世界的聂初风,一不小心丢了一魂一魄,却意外拥有了一个僵尸分身。 九叔世界和僵约的世界是一体的? 永恒国度之后又是什么? 天庭为什么会让佛教东传? 盘古大神居然!
无敌大猫咪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竟然成了圣僧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最后的僧人

  初夏过后,有天象荧惑守心。

  唐国多郡贼盗趁势作乱,兵燹不休。

  又有大妖从江中诞生,自立道统,惑乱世俗。

  于是岭南一带,哀鸿遍野,新坟侵道,满眼皆是断绝人烟的荆杞旧墟,只剩潦倒孤村里的乞食野狐,与那荒郊渡外的冤魂哀歌。

  时有高人,拔地仙遗剑,一掷三千里,洞穿妖脊。

  大妖重伤而远遁……

  ……

  剑南道,广元郡。

  文和县。

  徐府。

  月华如水,一股脑地倾泻在庭院中央。

  为了款待远来的客人,徐家遍邀郡中知名舞姬,在席间助兴。

  美人素纱,伴乐而舞,犹如曳絮回雪,直让徐家上下和京城来客目不暇接。

  宴席一角,周逸微微颔首,看得津津有味。

  事实上,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几行烟熏般的黑色小字——

  ‘……时有高人,拔地仙遗剑,一掷三千里,洞穿妖脊。

  大妖重伤而远遁,一路却遭术道流派追杀。

  逃至剑南道,广元郡,隐匿不见……’

  这一行行黑色小字,凭空浮生。

  唯有周逸能看见。

  它们的出现毫无规律,却如剧透一般,描述着世间种种隐事秘闻:

  庙堂诸侯,紫电清霜伴龙舆。

  江湖争霸,佛狸祠下藏锋镝。

  神怪异志,荒山庐冢狐观星……

  有在千里之外,也有近在咫尺。

  已经发生,或是正在发生。

  其中就有一段关于周逸自己的。

  ‘……夏末之夜,徐家车队归乡途径荒村外,遇到一名俊美僧人平躺于荆棘废墟之间,面如纸色,气息微弱,周围白骨遍地,荒草萦绕。众人皆大惊,唯有徐公认定此子非是一般人,将其带回徐府……’

  没错。

  自己在返回老家的高铁上一觉醒来,竟拥有了张坐地能吸粉的真·俊美脸庞。

  外貌是超级有代入感。

  只可惜,是个和尚。

  之后就被碰巧路过的徐公一行强行捡走了。

  这一个月来,周逸客居徐府,卧病在床,通过黑色小字暗中了解这个世界。

  越了解,越从心……

  ‘……二十余年前,中土有妖鬼灭佛。’

  ‘……杀僧令现,三万寺庙齐崩塌,僧侣横尸陌路随处可见。’

  ‘……各路妖王阴主齐发难,百万寺僧皆还俗,留发者方能留头。’

  ‘……又有妖君施咒于信佛者,使之食肉,好色,诳语,贪财……从此人间信仰崩塌,百姓罕有信佛者。’

  自己一定是非酋转世了吧?

  居然穿越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批……不,甚至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僧人!

  本想静待头发长出,顺理成章还俗。

  然而一个多月下来,自己头上始终没能多出半根毛。

  阿弥陀佛……你佛若是真慈悲……就保佑我这个假和尚尽早长出头发吧!

  ……

  乐声飘来,时而激昂清越,时而空灵婉转。

  夜色渐渐深邃了下去,风起时,天空游曳的乌云遮蔽了半轮清月。

  周逸双眉不着痕迹一剔,旋即耷拉,思绪返回当下。

  缨簪之家,钟鼓馔玉。

  徐公身为致仕归乡的宰相,府中晚宴规格也是非比寻常,舞姬,乐人,嬖女,伶优,杂艺人,在一座座精美石灯幢的映照下,宛如蝴蝶穿花,竞相献技。

  不断呈上的珍馐美味更是让周逸大开眼界。

  可对于鹿筋猩唇之类的山珍美味却敬而远之——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够啊。

  黑色小字中明文规定:‘天道无情,佛律森严,除非还俗,永不开戒。”

  佛门的五戒十善,早已化身天道规则,在每一名僧人剃度出家之时,于佛前显化,同命数相融。

  “简直就是王八条款!”

  周逸并不知,他这番与众不同的表现,尤其那“嫌弃”的神色,全被数十步外的京城来客收入眼底。

  “那位便是徐公请回贵府的高僧?”

  宴席上首,锦衣玉袍的京城来客收敛起惊异的目光,恢复从容,举杯低笑:

  “即便在长安城里,真正的高人也很难见到。能否请这位高僧演示一番,好让某开开眼界?”

  与他同席而坐的,是一位高冠博带、方脸阔腮的中年男子。

  徐公次子,徐芝陵,曾任广元郡太守。

  今晚便是由他代徐公设宴款待京城来客。

  徐芝陵浅饮杯中美酒,放下白玉小杯:

  “家父因见不得陛下沉迷药术,听信江湖术士,方才告老还乡。又怎会结交所谓高人?何况佛门早在二十年前就已衰败,百万寺僧齐还俗,世间已无高僧大能。”

  京城来客笑道:“也是,徐公在中书省时,最痛恶的便是怪力乱神和所谓高人。记得徐公曾言,‘有道之日,鬼不伤人。观德之时,神无乏主’。当天地有秩,人间道德昌盛时,阴怪便无法伤人,反而会奉百姓为主……某深以为然。”

  徐芝陵发出一声轻叹:“这位逸尘小师傅,只是被家父碰巧救下。因为时常吐露费解的言语,行事又不拘小节,偏偏容颜气质非同一般,这才被那些多嘴舌的奴仆,戏称为高僧。家父听后也是哭笑不得。”

  说话间,徐芝陵又看了眼对方。

  他总感觉这位来自长安的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言谈举止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出尘味儿。

  “哦?只是戏言,倒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广额虬髯的京城来客从周逸身上收回目光。

  盈盈月光下,他那低垂的眼睑仿佛蒙着淡淡的雾气,腿边的手不着痕迹地轻微颤了一下,心里却如同狂风过境翻江倒海,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轩然大波。

  ‘怎么会有这种事!’

  ‘杀僧令现世,已有二十余年,天下已无真和尚。神荒灭佛法咒降世,更让信佛者破戒食肉,无法自持……这个僧人逸尘,竟能不受神咒影响,肉食佳肴当前,视若无睹?’

  他强压心底惊骇,再度斜睨向那僧人。

  精美石灯幢华光铺洒不及的夜幕阴影中,黑暗气息如海似漠,堆积在那袭如被月光浸染的雪白僧袍下。

  无论是沸反盈天的晚宴,还他身后择人欲噬的黑潮,都无法侵扰那僧人分毫。

  僧人静坐无声,眉眼耷拉,唇红齿白,神色清旷。

  可真正令人窒息的,却是他头顶释放出的那一阵阵莹白如月华的光泽。

  宛如一盏孤燃于世的佛前明灯,驱散人间寂暗与污秽,照耀彼岸与往生。

  ‘佛法如光,常伴其身……这可是真正高僧大德才能拥有的法相啊!’

  忽然间,那僧人转过头,视线飘来,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神情,似笑非笑,高深莫测,难以言喻。

  京城贵客倒吸口凉气,略微不自然地撤回目光,继续与徐芝陵谈笑风生,掩饰着内心的震惊。

  这僧人,好生看不透!

  ……

  厚沉的铅云彻底遮住了县城上空的皎月。

  雨水淅淅沥沥,顺着青檐斗拱落下,在庭院四方织起珠帘。

  骤降的雨点淹没了悠扬乐声,也让这场宾主都未尽兴的宴席早早散场。

  雕梁画栋的九曲回廊中,周逸目送着京城来客离去,下意识摸了摸圆润光滑的头顶,忽然觉得有些胸闷。

  “刚才在脑袋上抹了把鹿脂,一定被那个大胡子贵客给看到……草率了!该不会把我当成傻子吧?”

  想到这,周逸不禁仰天长叹:“我真是太难了!”

  他才不想当和尚。

  他想吃肉,想攒钱,想拥抱此间大唐色彩斑斓的新生活。

  然而僧人要想还俗,不受戒律约束,是有条件的。

  相比那个毫无人性的条件,还是长头发更容易些!

  为此周逸进行了多番尝试。

  包括但不限于姜水洗头,狂吃芝麻黑豆,蹭饭时偷偷涂抹各种营养丰富的动物油脂,花式倒立深情吟唱大悲咒……

  可气的是至今没多出半根毛来。

  从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小师傅留步。”

  周逸转过身,只见一道臃肿的身影撞入眼帘。

  此人没走上几步便已气喘吁吁,不断擦拭着额上的雨水又或汗水,一双细眯眼中透着狼狈。

  徐良,徐府管事之一,年过四旬,身宽体胖,平日里总领府中内务。

  “徐施主有事找小僧?”周逸笑着问。

  “适才席间,小师傅没怎么吃,估摸着是菜羹不合口味,厨房便另做了些蒸饼和清淡小菜。小师傅大伤初愈,还是稍微吃一些吧。”

  说罢,徐管事递上手里的竹篮。

  热腾腾的菜香味透过蒙着的灰布飘出。

  周逸客气道:“有劳徐施主了。”

  徐良摆手笑道:“小师傅不要谢我,是二郎吩咐厨房做的。”

  二郎便是徐芝陵,只因他在徐公的五名子女中排行第二。

  按照唐国礼俗,周逸唤他二郎,徐府下人则恭称他为小主子或是郎君。

  自从回到徐府老宅,无官一身轻的徐公便出门拜访老友,彻底放飞自我,至今未归。

  和周逸接触更多的则是曾任广元郡一把手的徐芝陵。

  他行事大气,长袖善舞,却也不乏细致。

  将周逸带回徐府后,便请大夫医治调养,安排奴婢服侍,里里外外,一应具全,颇有古时孟尝君之风。

  ‘无论在哪个世界,颜值总能左右命运。’

  周逸暗自揣测,徐公父子礼贤下士,甚至不顾忌自己僧人的身份,这张高分脸想来功不可没。

  靠脸吃饭的感觉虽然有些奇怪。

  可他并不介意以一个退休美男僧的身份,在徐府里继续宅下去。

  放着现成的退役宰相大腿不抱。

  非要跑到外面那个对僧人极不友善的危险世界中担惊受怕苟来苟去?

  ……光明正大当米虫难道就不香吗?

  “二郎有心了。”

  周逸发自肺腑地感叹道。

  正要转身。

  又是一行黑色小字,从眼前飞驰而过。

  ‘有阴怪,名虚耗,于文和县外遇京城来客,食其心肝脑髓,剥其皮肉,编织皮袄,靥钿人妆,假换身份,混入徐府。

  宴席之上,把酒言欢,谈笑风生。

  徐府上下数十人,竟无一辨识。’

  嗡!

  紫电闪映,雷声轰鸣。

  乌云下蹿出一条条缠绕起伏的光蛇,劈碎雨幕,悬垂天地!

  周逸僵着脸,缓缓转身,望向“京城贵客”的下榻之处,那座正静立于夜雨中,时明时暗的小楼。

  夜风荡起雪白的僧袍。

  他下意识裹紧。

  “卧……我佛在吗?这里有妖怪!”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