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请就位

魔王请就位

萌萌的神气 著

仙侠
类型
2020.09.14
上架
19.72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死亡阴影中的穿越者

  高老庄,上千年前猪八戒入赘的庄子。

  庄子边缘有一片竹海,中心一个小的人工湖,是庄子内活水的来源。

  湖心木屋里,程愚双眼血红的立于窗边。全身绷紧,一动不能动,如同待喷发的活火山。

  微雨绵绵的阴天,雨,润物无声;虫,退避三舍;风,困于林中。

  只有程愚体内的燥气在不停的收缩膨胀,感觉随时都会爆开。

  异状持续了好一阵后,轻气升,浊气降,身体才慢慢软了下来。

  程愚强撑着即将瘫倒的身体,费尽全身力气,从胸前掏出一条白色的纱质香包。

  绣有花朵,成熟妇人款式。

  拿出移向鼻子的瞬间,世界似乎活了过来,飘过一阵带有花香的风。

  程愚耸动鼻子,深深的呼吸,体内的躁动缓和了。

  脸部表情眼看便要放飞。

  突然,旁边一条一直趴着不动的土狗汪了一声!

  程愚陶醉不能,恢复庄严肃穆的表情,将这土狗一脚踢飞。

  怎么着?变正经狗了?这香包不就你这畜生从姨娘屋内叼出来的?

  ……

  程愚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

  当他第一次睁眼醒来的时候,看到古朴的床榻和家具,第一反应是醉倒在某个会所。

  终于,在消化了这幅躯体原主人的记忆后,确认自己鸠占鹊巢了。

  上辈子村长连任,意气风发,当晚征战沙场后就再没醒来。没成想上天眷顾,让自己重获新生。

  虽然不能再当土霸王,但换一种活法似乎也不错。

  看到身上的甲衣、长剑时,程愚作为上学时著名的中二少年,忍不住默念,“三尺霜锋神鬼惊,向人惯作不平鸣”。

  自己穿越而来,必是为了御剑而行,仗剑天下!

  可没多会,这波幻想就被无情的现实给击退了。

  “程愚,起来了,今天你值夜!”

  程愚于是和一个更夫一起,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巡逻。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土生土长的高老庄人,有记忆的时候便在庄子里。

  巧的是,两人同名同姓,都叫程愚。

  父母在脑海里一片空白,从小跟着姨娘长大。

  程愚及冠之后,庄子内本着不养闲人的原则,安排他进了巡逻队。

  湖心木屋属于巡逻队队长,程愚很爱到这里偷懒。

  一个星期前,正在当值时,程愚偶遇一名黑纱覆面的美艳女子,鬼使神差般随她去了青楼树屋,回去后便一命呜呼。

  总结其一生,就是默默无闻的诞生,浑浑噩噩的成长,以及突如其来的死亡。

  对社会没什么贡献……不,倒是给自己贡献了一副好皮囊。

  程愚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腹肌,撇嘴暗道:“奈斯。”

  作为死过一次的人,几日来程愚看似悠闲,头上却一直悬着一把剑。

  谁要杀我?

  记得当初醒来时浑身僵硬,皮肤黑灰,双眼布满血丝,和刚才一样,全身无法动弹。

  一个星期里,程愚小心谨慎,装作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惯例前来木屋偷懒。

  如果再被杀一次,自己就可以上最憋屈穿越者的排行榜了。

  ……

  日头西斜,眼看天就要黑了,程愚扛着剑走出林海,开始沿着庄子周边开始巡逻。

  程愚今日被安排巡查西线,这里没什么人居住,全是半人高的野草,只有一条条巡逻队成员经年累月踩出来的窄路。

  土狗兴高采烈的跟着程愚。这畜生叫小黑,从小就赖在程愚这边。黄狗,左眼却有一个大黑斑。因为长得丑,谁都不待见。

  荒芜野地,人踪难觅,一人一狗,程愚升起了一丝我是传奇的感觉。

  没多久,眼前出现了那个半透明的绿色光幕,程愚便知道自己巡逻到了庄子的边缘。

  通过光幕看出去,外面白茫茫一片,氤氲不清。

  程愚曾经尝试用手去触摸光幕,却如同硬壳一样,透不过去。

  整个高老庄都被这个巨大的绿色罩子给盖住,抬头看天时,倒是日光如常。

  “又是安全的一天……”

  残留的记忆中,这个世界是个有神仙的世界,修行者漫山遍野。

  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异魔给全灭了。

  人类便蜷缩在几处据守。

  这光幕是大炼器士所造的制式防护装置,需要消耗大量的灵石去维护,可以让异魔无法进入。

  程愚的主要工作是检查光幕哪里出现了裂痕以及出现危险后及时发出警报。

  沿着西线已经转了两圈了,没有任何状况。

  高老庄不大,人丁也不旺。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的异魔浪潮,大城镇尚有轮空,却次次都有高老庄的份。

  高老庄的主事者是三姐妹,香兰、玉兰和翠兰,翠兰便是猪八戒的娘子。

  三人幸运的从上古时代一直活到了如今,面容仍如少女一般。

  在之前程愚的记忆里,三姐妹就是天上的日、月、星辰。

  香兰如太阳一般热情奔放,光芒四射,

  玉兰如月亮一般圣洁温柔,优雅浪漫,

  翠兰则如星辰一般狡黠神秘,随心所欲。

  程愚能理解记忆中三姐妹的形象为什么如此高渺,毕竟是上千岁的老女人了,当得起这份崇拜和仰慕。

  而现在的自己,注意点大概会放在她们一个雄伟,一个挺翘,还有一个有对无敌大长腿。

  因为三姐妹的老资格,使得高老庄能在西湖区赢得一席之地,没有沦为旁边五庄城的附庸。

  能把杀自己安排的如此上台面,没有像路边野狗一样随手抹除,有这能力和心思的,便不是普通人。

  除了最能掌握自己行踪的顶头上司之外,这三位也是值得怀疑的对象。

  今日的搭档被队长特意调到了东线,会不会是想再启杀局?

  远处传来打更人的敲更声,正七下,戌时到。

  天上的太阳突然消失,被光幕遮蔽了。没了日光,全靠光幕上的灵石本身发出幽幽的蓝光。

  日日如此,程愚的眼睛慢慢的适应着光线的变化。

  视线再次聚焦时,前方刚才巡逻过的光幕竟然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程愚的整个背顿时汗出如雨。

  说来就来!

  程愚按照预案了几百遍的流程,抛出鸣镝。正准备发足狂奔,往庄内而去,身后的野草丛里窜出一头两眼冒着黑气的巨大野猪,死死的盯着程愚。

  程愚感觉这副身体有点虚。

  跑是跑不过了。

  而且,把屁股对着一只野猪,也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

  只能上了!

  程愚拔出铁剑,压低身子,回盯野猪。

  大眼瞪小眼,野猪反倒迟疑了一下。

  程愚持剑就冲了上去,野猪也像一块黑色的巨石冲了过来。

  如同斗牛士一般绕过野猪的冲锋,程愚反手一剑刺在野猪身上。

  “当!”如中铁墙。

  野猪原地三百六十度跳转,张开嘴,一口咬断了铁剑,随即吞入嘴内,嘎嘣嘎嘣进了肚子。

  程愚拿着断剑,刚要纵身劈砍,野猪一仰头,将程愚撞出老远。

  程愚想要翻起,被野猪拱倒。

  自己在这野猪眼中就像是猫眼中的耗子。

  “直娘贼的老天!”,堂堂穿越者竟被野猪调戏!

  再次愤而起身,不出意外,依然被野猪拱倒。

  欲哭无泪。

  程愚很有穿越者的自我修养,第一周就是在不断的开发金手指的努力中度过的。

  比如按太阳穴轮刮眼眶,借以开天眼;

  从足足两米高的高台上跃下,想要展出双翼;

  更甚者,在贤者时间倒立冥想,参悟宇宙真谛,期望能够顿悟,以无敌之姿横扫天下。

  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生。

  小黑冲上来,又退下,冲上来,又退下,足足表演了五次自己的勇敢,也没有和野猪发生任何接触。

  真羡慕这种机灵劲。

  野猪饶有兴致的绕着程愚转圈,扬起的尘土搞得他灰头土脸。

  不时凑到了程愚身边,轻轻的拱个不停。

  似乎在说,“起来跑啊!这才哪到哪”。

  “别闹”,程愚下意识随手一拨,触手钢针一样的鬃毛,才猛地弹开,想起自己诡异的处境。

  这异魔似乎一直都是在闹着玩?

  冒着黑气的双眼证明这只野猪的确是被魔气所控制,身形突变至普通野猪的两倍,獠牙映着寒光。

  记忆中的异魔凶暴残忍,是无情的杀戮机器,年方二十的程愚还没经历过大规模的异魔浪潮,但零星的异魔突入却从未断过。

  手接触到野猪后,脑子里好像突然收到了一些信息。

  [野猪,蠢,肉可吃。]

  怎么着,自己的手难道是度娘百科?

  程愚期待着更详细的信息。

  [野猪,蠢,肉可煮了、炸了、烤了……吃。]

  厨师手册么?

  “我擦!”,程愚用淳朴的语言表达了强烈的感情。

  所谓犹豫就会败北,趁着这野猪欢实的原地打转,程愚毫不犹豫的往草丛中冲去,草丛中有一道人为设置的土埂,前面遍布陷阱,是庄子的常规防御手段。

  野猪也调转头跟了过来。

  站定在陷阱后方,程愚将屁股转过来对准了远处的野猪。

  赤裸裸的挑衅。

  野猪被激怒了,直挺挺突袭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野猪,程愚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野猪踏在了陷阱区域,没有任何异常,陷阱失效了!

  程愚冷笑,“为了让我因公殉职,准备的倒是非常充分。”

  看着野猪不断的逼近自己,程愚在它离自己还有半米远的时候,猛地往旁边一个闪身。

  野猪落在程愚身后的一片草丛上。“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类似的落穴,程愚这几天准备了好几个。

  野猪在遍布尖刺的葫芦型土坑内嘶鸣,在这蓝荧荧的黑夜里显得异常刺耳。

  程愚正准备赶往不远处的烽火台点燃烽火,提高警戒等级,天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

  难道是高老庄里的哪个大人物发现了这边的异状?

  黑影手中的剑飞了出来,画着优美的轨迹,来到落穴的上方,九十度转向后,笔直下坠,一闪刺入。

  土坑里冒出一股黑烟,应该是异魔被诛杀了。

  程愚正要拱手向上面的高人道谢,剑从土坑飞出,一把桃木剑,上书“敕鬼”,剑头轻颤着对准了他。

萌萌的神气说
得了没有收藏、推荐会枯萎的病。

第一章 死亡阴影中的穿越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