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984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旧金山往事在线阅读

旧金山往事

都市 / 都市生活

142.9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0-12 11:03

书籍摘要: 人生如烟花。只要曾经绚烂过,便不枉此生。——————————PS:《大牧场主》、《生在唐人街》、《华尔街传奇》、《重返洛杉矶》、《我真不想努力了》之后又一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群号:618863420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徒弟我个稀饭.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北极熊2018.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富婆粉丝.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最佳娱乐时代在线阅读
新书《拼搏年代》已经上传。 这是最坏的时代,六大公司垄断好莱坞;这是最好的时代,互联网不断冲击传统模式。 罗南要爬上这个娱乐时代的巅峰,俯瞰脚下无数森林。
白色十三号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四合院之我是学神在线阅读
回到四合院中,作为傻柱的师弟,能否正真的看透是情满还是禽满?学神系统又能否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呢,尽在此书里找到。
作家我是大疯子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最牛首富在线阅读
重生2005年,富可敌国。  PS:已有两本都市精品时代巨擘和硅谷大帝,可放心阅读。
百刹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生98,崛起从敲微软竹杠开始在线阅读
1998年有什么?  有刚出现的阿里巴巴和鹅厂。  有余波仍在的亚洲金融危机。  陆逸明重生而来,追寻逝去的一切。
临江仙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神豪从实名认证开始在线阅读
刚结束高考的黄杨奇,获得了一个需要实名认证的公众号。 利用公众号提供的信息,他在商场占尽先机。 而且这个公众号,还想方设法的给他打钱。 几年以后,黄杨奇的名字,出现在了众多上市公司股东之列。 当钱如同大风刮来的一样,越滚越多。 他却只想做个爱车,爱生活,德能配位的神豪。 群号:634355493,欢迎来喷我。
这就是生活吧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在线阅读
林谦重生了。 别人重生都是人到中年,重回少年勇立时代潮头,而刚出校园的林谦,还没来得及接受社会小皮鞭的毒打,便被命运之神一脚踹回了2010年。 不懂股票,不会写文,他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本以为这辈子会按部就班的重活一次。 结果直到六年后的某一天,宕机了六年的神秘系统突然向他打了一笔钱。 故事…… 从2015年开始。 站在大学校园的门口,林谦长叹:学着做个有钱人好难…… …… 重生+神豪,爽文不虐主,欢迎入坑。 已有两本完本高订过万精品文娱作品《文娱不朽》、《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潇潇清枫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生1983年在线阅读
潘大章在甫钱初中一班男生宿舍,大通铺醒来。 从2021年52岁的小商人穿越到了1983年。 正是中考的最后一天。
爱喝葡萄酒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文娱1988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华娱是什么样子的? 88年京城电影学院,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江河决定一定要成为最帅的大佬!
五宫桥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这个医生太厉害在线阅读
周墨以三流学硕的学历,进入省三甲医院进行规培学习。 结果发现,这里的规培生,一个个都是学神学霸。 而自己,是最差的那一个! 还好,周墨有金手指「开卷有益」系统,只要阅读,就会有收获! 看周墨如同凭借自己的努力,一路逆袭,成为一名闪耀的医生。 “我志愿献身医学!”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 (这是一个医生的奋斗、热血、治病救人之旅!)
红色听诊器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旧金山往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1984

  1984年。

  第二十三届洛杉矶奥运会,刚结束没几个月,远在北加州的旧金山,罕见迎来一场大雪。

  天空阴沉,寒风呼啸。

  象征着这座城市的金门大桥,建造于半个世纪之前,耸立在那,横跨两岸。

  不远处的金门公园里,落叶堆积,有穿着大衣的高挑金发女郎,正提着大小不一的购物袋,满载而归。

  城市另一端。

  位于旧金山东北角落里,有片无论在加利福尼亚州、还是在全美,规模都数一数二的唐人街,近十万华侨聚居生活在那里,横跨十多个街区,宛如国中国。

  而在距离唐人街不远处的地方,有座被铁丝网隔绝开来的......监狱。

  旧金山县监狱。

  -------------------------------------

  “王老,这鬼天气简直能冻死人,你在被窝里躺着多舒服。厨房帮厨那边我替你去,只要三根骆驼,带烟嘴的那种,成交?”

  一位年纪在二十岁出头,留着短发的痞气年轻人,正站在铁窗边上说着。

  他叫陈林芝,刚出生时候仅有四斤多,风水先生帮忙起了这么个名字,说是五行缺木,少了些生气,刚好又能用“灵芝”宝药镇一镇命格。

  论起对老传统、老观念的执着,可以说在唐人街里源远流长,当地许多人就信这一套。

  陈林芝个头挺高,样貌比较帅。

  对同居已久的王老头说话期间,双手抓住铁栅栏,当健身器材,轻轻松松就接连做了好几个引体向上,借此驱赶寒意。

  当地气温极少达到零下,又没有空调或是壁炉,风从圣弗朗西斯科海湾上吹过来,又湿又冷,大家都没太厚的衣服。

  隔着铁栏杆往外看去,外面用来放风的枯草地上,已经能隐约看见些白色积雪,窗户没玻璃,不断有风灌进来,简直冻死人。

  姓王的老头留着山羊胡,别看现在瘦瘦弱弱,听说年轻那会儿是个狠角色,被判了两个终身监禁,光从刑期上就能看出犯事有多严重。

  至于究竟做了些什么,陈林芝问过,但这老头从来都是闭口不提,半个字都不愿往外吐露。

  王老头早年被关在恶魔岛监狱,也就是在近海小岛上,被海水隔绝的那座重刑监狱,六十年代恶魔岛监狱关闭,而且年纪渐大,一直安稳本分,才被转移到这座轻型监狱里来。

  到现在过去二十年了,随着多年经营,王老头有本事从外面搞来香烟、酒水、零食等等,还有在监狱里格外受欢迎的《花花公子》杂志,所以无论亚裔,还是黑人、白人群体,都对他礼让三分,相当给面子。

  没人愿意得罪王老头这类人,自断接触外界物资的门路,用来换物资的交易方式也五花八门,可以用钱买、也可以用消息换,还有就是像陈林芝这样,帮忙做些杂活之类。

  “不成,今天有肉吃,虽说都是些不值钱的牛肉边角料,但好歹也是肉,我去厨房能多吃点,你小子可真会挑日子。”

  王老头说着话,却还是从枕头下面摸出两根烟,递给陈林芝一根,自己叼着一根。

  找出火柴点着,烟味很快被风吹散,已经算是难得的神仙时刻。

  所谓挑日子,是指圣诞节快来了。

  明晚平安夜,后天圣诞节,按规矩要加餐,安抚大家伙们的情绪。

  轻型监狱就这好处,管理上稍微宽松一些,尤其是门路挺广的王老头,平日里挣点钱可没少往上孝敬,所以日子还算好过。

  陈林芝刚学会抽烟不久。

  他是那个他,却也不是那个他了。或者说,他压根不是陈林芝,至少记忆上不是。

  本来生活在2020年,正儿八经生长在红旗下的少年,大学毕业才刚在银行找到一份工作,稀里糊涂就回到这个八十年代的旧金山,而且还倒霉地身处这个铁栅栏里。

  那是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接管了陈林芝的身体,脑袋里多出许多属于陈林芝的记忆,像是融合了一般。

  在最初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宛如精神分裂。

  事到如今,终于认命了,整个人淡定下来。毕竟这么多个日日夜夜过去,期待的奇迹一直没发生,又没那自我了断的勇气,好死不如赖活着,想不认也没办法。

  骆驼香烟燃烧着,散发出的气味随风飘散,隔壁有人语气讨好,小声讨要,无论是王老头还是陈林芝都没理睬对方的意思。

  王老头坐在被窝里,鼻梁上架着副老花镜,干咳两声,问道:“我记得你是因为打架才进来,刑期只有四个月对吧,算算日子快出去了?”

  “嗯,就还剩两天,这鬼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多待,往后不能再进来了。”

  “我进来时候二战刚结束,现在连外面是什么样都不清楚,记得给我寄几张照片,你这么年轻,能别进来最好。”

  王老头说完叹气,看闲书的心思也没了。

  坐在床上,将烟头递给陈林芝,让他从窗户扔出去,过了会儿才又来句:“出去之后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陈林芝没考虑过。

  从记忆里看来,“自己”十一岁就进了教会收容所,父母不在了,也没什么靠谱的亲戚能够帮衬,成年后干过几份正经工作,时间都不长,最终跑去赌场看场子,架没少打。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前些年的人生都挺失败,被人叫几句“林哥”就飘飘然,以为真的出人头地混出名堂了,左胸到胳膊上还纹着一只鹰,面积不小。

  其实就是所谓的大佬们当枪使而已,收入仅能混口饭吃,所以说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真不冤枉。

  不过陈林芝还是觉得憋屈,毕竟犯事的是以前那个愣头青,凭什么自己跟着遭殃,而且想报仇都没办法,总不能自己拿自己撒气。

  短暂考虑完,没什么头绪。

  陈林芝告诉王老头说:“暂时没想好,很早就辍学,没文凭不说,家里也穷,而且现在又有案底,估计想找份安稳工作都难,想想办法攒钱,做些小生意吧。”

  好歹接触几个月了,王老头知道他本性不坏。

  只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童年,拥有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庭,像陈林芝这样的人有很多......以前那个陈林芝,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变化。

  王老头没那么多同情心,到这岁数早已麻木了,老花镜上有水雾,摘下来擦擦,告诉他:

  “等你出去帮我办件事,报酬都好说,我进来之前藏着一笔钱,对谁都没提起过。

  现在年纪大了,假释也没指望,只要你肯帮我就告诉你钱藏在哪,省着点花个三五年没问题。等出去还能花钱找个小婆娘,免得整天对着杂志图片发傻,没钱万事难,考虑一下给我答复。”

  整天闲着没事做,陈林芝时在脑海里回忆“自己”的记忆,知道这位旁人口中的陈哥,浑身上下加起来都没几百美刀,就连烟酒都要从旁人那里蹭。

  没办法,手底下跟着一伙人,为了笼络人心,总要给饭吃、给钱花,哪来那么多兄弟义气,打架按人头给钱是普遍现象,很多时候就像群演,比比谁能叫来更多人。

  而人一多,事后多半会不了了之,至少在唐人街地区是这样,附近有些白人、黑人社团,那才真叫狠,不流行和气生财这一套。

  总而言之,陈林芝挺穷,连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另外还欠了房东俩月租金。

  进来几个月,估计房间里的破烂玩意儿早就被扔在了大街上。

  陈林芝不在意。

  但既然决定继续生活,能有个挣快钱的机会自然挺好,他其实一直很提防这位被判了两次终身监禁的瘦弱老头,没急着给答复,带有戒心地盘算完以后,笑着问道:“你二十多岁就进来了是吧?”

  “嗯。”

  王老头看向他,不明白为什么问这个。

  陈林芝得到肯定答复后,微微挑眉,眼神古怪:

  “四十年代,二战那会儿?哪怕藏了一笔当时的巨款,搁到现在也快贬值完了吧。而且过去这么久,你藏的东西可能早就被人发现,当做意外之财捡走了。

  想让我帮你办事可以,先给点实打实的好处再说,而且违法犯罪的事我可不做,外面天高海阔任鸟飞,别当我没见过世面,随随便便就能被人当枪使。”

  “嗤,你要不被人当枪使,能在这跟我一起关几个月?”

  嘴里说着话,王老头心里也明白,现在早就不是当年了,刚进来那会儿物价多便宜,一美元购买力是现在好几倍。

  他有渠道往里面采购物资,对这些变化有所了解。

  有求于人,这次大方了些。

  继续坐在被窝里,王老头摸出半包烟扔给陈林芝,轻咳两声,语气随意告诉说:

  “你放心,当年我藏起来的那些不是现钱,全都是珠宝黄金,而且地方很偏,没人会发现。

  本来打算出去以后拿来养老,没想到到我这年纪,他们还觉得我危险,不允许假释,估计将来是用不上了,让你帮我一个小忙而已,很简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