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诗画田园

大唐诗画田园在线阅读

大唐诗画田园

雕侣

历史·两晋隋唐·119.5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7-02 02:12

生活过得复杂点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过得简单些就是一碗饭。过得苦了,坚持过来就是一首励志诗。过得甜了,维持下去就是一副人生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乔家有个傻儿子

  乔生从小河里掬了一把水洗了脸,然后看着河水里自己的倒影发呆。

  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柔和的日光散落在小河面上,随着流水波光闪烁。

  向南看去,不远处的一个山脚小村落里,升起了袅袅炊烟。

  略显安静的的小村庄里,此刻正笼罩在夕阳的霞光之中,给村庄染上了一层安详的的色彩。

  从山里通向小碗村的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顺着这条路可以看到乔生现在的家,就在村口的老槐树下。

  小碗村北面,成片的的田地围绕在乔生旁边的河畔,田里的此刻成片的小麦苗已经长得埋着脚脖。

  或是田里有杂草丛生,几个农夫在田里拿着锄头小心除草。而不知谁家的牛,就在田间地头处,低头吃一口草,抬头一声长长的清“哞”。

  这俨然构成了乔生梦里才会见到的怡人图画。

  突然,村里传出犬吠的声音,接着,三三两两的谁家大人打小孩的哭声,在不大的小碗村里传开了。

  倾耳细听,其中还夹杂着大人的呵斥声,骂声。

  或是有人在旁看热闹,起哄声,大笑声,劝架声也并起……

  也正是这声音,让这怡人的图画,蓦然生动了起来。

  感受着如画般的山野村庄,看着小河中自己的很是青涩的脸,乔生忍不住心中叹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乔生本身不是乔生,或者说他叫乔伸也可以,只不过从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来到这个古代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傻儿乔生。

  虽然乔生傻,但是长相还不错,若是打扮一下,乔生感觉自己都能坐馆当个小白脸了。而且身高也不错,只是十五六就已经是一米七的大个,这要再长两年,一米八不是梦啊。

  身体就更别说了,看着瘦,全是肉。村里养的孩子,摔摔打打的,就算吃不饱,也又一大把力气。

  自从乔伸从噩梦中苏醒,一直在适应着自己乔生的身份!

  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星期,乔生才知道自己真的脱成了一个傻子。

  当然不是说乔生现在是傻的,而是之前那个乔生是个傻子。

  乔生确实很疲惫于二十一世纪这个没有钱就什么也不是的年代,他也很是厌倦重复无休止的工作。

  可他从来没想过,或者奢望过要穿越什么的。

  得,这下可算是能躲清闲了。

  不仅是成为了一个山野村夫,还成为了一个二傻子。

  呵呵!呵呵!

  乔生想到自己是个傻子,就有点忍不住想手往下勾,嘴角淌口水,向上翻白眼了。

  这一个星期之中,乔生也不能说全部都在浑浑噩噩当中。

  至少乔生知道现在自己正处于历史中长安南边,距离长安二十多公里的一个小村落里。

  而现在的时间是唐朝贞观年间,是唐皇唐太宗李世民在位的年代。

  乔伸没有继承乔生的什么记忆,对家里人的印象还行,至于其他人就有些模糊了。

  现在前身的生活习惯,乔生脑海里尽是一些傻子的日常操作!

  因为太过羞耻,就不必在提了。

  乔生从河边站起来,看着远处的村长,心里叹了一口气,还是要面对以后啊。

  不过,乔生现在是从头到脚,无一例外,都是一个穷人家的装扮。

  补丁衣服,烂布鞋,茅草一样的头发……

  就这,已经是不错了,乔生才醒过来那会儿,浑身上下更是脏兮兮的,连一个乞儿都不如。

  那是他的家人放弃他了?

  并不是

  之后乔生才知道,乔生的妹妹乔巧或是母亲每天等乔生回家之后,都会帮着乔生洗衣服,等早上晾干之后,又给缝缝补补。

  只不过是之前的乔生一直痴傻,也闹心,上午出门,下午回来就满身泥土灰尘,还会把身上的衣服不知从那个沟沟坎坎,枝枝杈杈间给弄破。

  这才造成了乔生醒来就一副乞儿像的缘故。

  现在的乔生是撤底醒过来了,身上虽然不至于弄得脏兮兮的,可是衣服、裤子、鞋子上的的补丁,还有这糟糕的形象,让人看着就躲得远远的。

  所以,乔生觉得还是改变现状,要比自己自哀自怜的好。

  活着,就要朝前看。

  接着,乔生脱了身上的衣服,不顾春寒,一个猛子就扎进了小河沟里,接着龇声哈气地就着凉水洗了起来。

  等乔生草草地洗了澡,麻溜地穿上衣服,就准备回家了。

  乔生伸手河边地草丛里拿起一根麻绳,顺着麻绳捞起了自己下午来的时候下的竹篓,竹篓之中,此刻已经爬满了小青蟹,和河虾,还有不知怎么混进去的两条泥鳅。

  “嗯!不错,网上教的还挺靠谱。”乔生一脸喜色地说道。

  这是乔生用猪下水做饵下的篓子。

  猪下水是昨天乔生的父亲乔子仪从集市上带回来的。

  猪下水味道很腥,尤其放了一天的时间之后,那味道,外面的狗闻了都吐酸水。

  这是因为这个时候养猪的人都没有骟猪。

  没有骟过的猪成熟之后都会因体内性激素过多发出这种味道。

  历史上但凡有点地位的人都不吃猪肉,还特称猪为骚猪,猪肉为下贱肉。

  也正是如此,乔生的父亲才能一文不出地情况下,把猪下水拿回家。

  这原本是乔子仪拿猪下水沤粪用的,现在被乔生拿来做饵了。

  乔生将竹篓里的青蟹、河虾、泥鳅都弄进自己带来的罐子内,又把竹篓连带着猪肉放到了河水中。

  然后,乔生提着罐子,脚步悠悠地穿过田间小径,披着晚霞的余晖,朝着小碗村走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乔生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着青衣粗布,踮着脚站在老槐树下焦急得四处张望的一个‘村姑’。

  当看到乔生得时候,那‘村姑’脸上一喜,接着就起了脸:“哥,你跑那去了,咱娘都做好饭了,就等你了,快回来。”

  说着,朝着乔生小跑了过去。

  这个‘村姑’打扮得姑娘,就是乔生得妹妹乔巧。

  虽然乔巧一副‘村姑’打扮,但是却长得十分好看,蛾眉大眼,鹅蛋脸。还有被粗衣烂衫遮掩的骄人身材。

  虽然不符合唐人‘以胖为美(丰腴之美,并不是真的胖)’审美观。但是很符合乔生的现代人的眼光。

  乔巧也过了十五岁的年龄,按照古人的婚俗,现在乔巧已经嫁人了。

  可是,在两年前,村里一老流氓偷入了乔生的家。

  起先,那混账玩意是为了偷东西,后来看到了屋里熟睡的乔巧,见色起意之下,就对乔巧动了手。

  虽然,乔父乔子仪和乔母梁河花及时回来,打跑了那不是人的东西,没有让那贼子得逞。

  可乔巧的名声也就此毁了。

  而那个时候疯疯癫癫的乔生回到家,看到泪涕涟涟,哭声不断的妹妹,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拿着自己在山上捡来的野山楂果傻乎乎地哄妹妹。

  而乔巧那会儿可没心情陪乔生逗乐,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地名声毁了会对自己有多大地影响。

  乔生是傻,但不是那种痴傻,看到妹妹不给一个笑脸,就去问父亲母亲,可那会儿乔子仪乔氏已经出门去找那混账去了。

  所以,乔生就去村里找父亲,他一根筋地要弄明白,为什么自己妹妹哭。

  当得知是有人欺负了妹妹之后,乔生那一身憨劲就上来了。

  乔生眼都红了,拿着自家的锄头满村子找那混蛋。

  没找到那混蛋,可乔生认识那个混蛋的家,到了那个混蛋的家之后,乔生一锄头就把那混蛋家的大门给破开了。

  而后面对那混蛋家狂啸的土狗,乔生又一锄头下去,那土狗的头都给锄掉半拉,果断是活不成了。

  那混蛋的老娘和老爹看到之后,直接躲在屋里大叫:“杀人了,乔家傻子杀人了。”

  若不是村正及时赶到,带着几个人制服了乔生,那会儿乔生会干什么,所有人都明白。

  很多村里的人后来都说,乔生那会儿见了狗血,惹了狗煞,所以肯定会杀人。

  另一边,乔子仪追上了那往镇上逃的混蛋,打掉了那混蛋满嘴牙不说,还打断了那混蛋一条腿,要不是路过的人拉着,那混蛋说不定当场就被打死了。

  之后,因为偷盗和败坏人姑娘名声在这个年代,算是大罪,那混蛋和混蛋的爹娘,都没敢报官。

  而乔子仪也在村长的说合下,就此罢手。

  那户人家也从这个村搬了出去。

  此后虽然这事是解决了,可乔巧的名声却是不能挽回,所以,本身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的乔巧,根本就无媒婆上门。

  这话有点不严谨,倒是有人给乔巧说亲,不过都是给那些鳏夫,或者缺胳膊少腿的人说亲的。

  当然,这些说亲的,一律都被乔子仪给撵出自己家的门,并且放出话,自己的闺女就是当老姑娘,也不会嫁那种五七八杂的老弱病残,狗都不理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此,很多人表面上虽然不敢惹乔子仪,但是暗地里却骂乔子仪不知好歹,把一个破烂女儿还当成宝。

  为此,乔子仪四处‘征战’,乔氏满村找人‘骂战’,乔生这个铁憨憨更是不能听到别人说自己妹妹半点不好。

  这个村的人都知道,可以惹乔子仪,也可以惹乔氏,因为惹了这两口子仅多就是挨一顿打,吵一顿架而已,这在农村来说都是小事。

  可你要是惹到了乔生,那可就捅破天了,谁见过傻子打人有分寸的,那是昭然若揭地杀人好不好。

  所以,这两年,村里对乔巧的诟病,越来越少的原因就是因为此。

  ……

  乔巧小跑着到了乔生身边,上下看了看乔生的衣衫面容,伸手扯掉乔生身上不知道那挂的草叶枯枝。

  然后拉着乔生的手往家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天又去那玩了,是不是又上山了,衣服还算是没弄脏,下次别去了,咱爹可说了里面有黄皮大虫(老虎)。”

  乔生听到有老虎,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山里,好奇地问道:“真有老虎啊。”

  黄皮大虫就是老虎,乔巧知道,可是她还是习惯叫黄皮大虫.

  当听到哥哥发问,她还拉着乔生地手道:“那可不,咱爹说尤老二就是被那黄皮大虫给咬死地,半拉张脸都咬没了。可……吖?”

  乔巧回头,先是看看周围,肯定没人之后。

  乔巧松开了拉着乔生的手,站到乔生地身边,踮着脚,双手捧着乔生的脸先是左右转了转,而后疑惑地看着乔生地眼睛。

  “哥,刚你跟我说话?”

  乔生因为傻,所以平常之中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根别人交流。

  而且,说的话也仅限于:爹,娘,巧,妹这些很简单的问候语。

  可刚刚,她听到了一句完整的话,而且还是跟以前没说过的任何一个字都没有关系。

  乔生笑了:“不然呢?”

  乔巧身体打了一个激灵,然后颤抖的手迅速放开乔生的脸。

  “哥,你?”

  乔生坦然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不傻了,走吧,回家。”

  乔生感觉自己说的话有点矛盾,自己不傻,还需要自己承认!这就跟精神病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一样让人感到可悲。

  乔巧也感到自己的哥哥说话有点矛盾,但是她没读过什么书,更没见识太多的花花世界,所以就没怎么多想。

  不过,乔巧看到哥哥傻了十几年,突然就这么好了,有点不可思议。

  这几天,乔生一家人知道乔生有点异常,平事白天都是不着家地乔生,竟然连续好几天都安安静静地呆在自己地房间里不吭不响。

  乔氏还以为乔生病了,可看着他那一副唇红齿白的样子,哪像是一个生病的人。

  为此,晚上睡觉的时候,乔氏还跟乔子仪唠了半天嗑。

  乔子仪听乔氏说了,第二天还专门看了看乔生,经过观察,乔子仪很是明显地感觉出自己的这个傻儿子是有那么点不一样了。

  嗯……更傻了。

  以前虽然傻,可那欢快劲,让人看着就高兴。

  现在,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不说话,也不看人,像是个呆子。

  又呆又傻?

  乔子仪也上愁了两天。

  可随后乔子仪就不管了,因为他觉着乔生就是呆了点,其他该吃喝吃喝,该拉撒拉萨。

  以乔子仪当时地想法就是傻就傻吧。

  之前就傻,现在更傻,以后地话,再傻还能傻到哪去。

  可是,乔生并没有如乔子仪所‘愿’变得更傻,而是突然被另一个人的灵魂给代替,变得聪明了。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

  看着眼前的乔生,乔子仪揉了揉自己的脸,惊喜有了,意外也有了,可这怎么可能?

  而乔氏则是把乔生拉在怀里,好一阵心疼,而后笑着笑着,就又哭了。

  当一个傻子的母亲,其中的辛酸,没有人比她更知道了。

  笑过哭过之后,乔氏看着一脸迷茫的丈夫,朝着丈夫的背上打了他一下。

  “赶紧上镇上去买上几节爆竹,买上二斤……一斤猪肉轻身,我儿能聪明肯定是上天长眼了,我们可得好好祭拜祭拜,等再过两天,我还要去庙里还愿,你给我买一刀黄纸。”

  乔子仪听着妻子要买得东西,顿时苦着脸说道:“咱家就省那么点钱了,是要买种子的。都买了这些东西,咱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乔氏抱着儿子:“我不管,我儿子好了,聪明了,我就得这样。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

  乔子仪急忙站起身:“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成。”

  说着,乔子仪回里屋拿上了家里最后那点存钱,穿好衣挂,就要出门而去。

  乔子仪刚走到院里,乔氏急忙走了出来:“你去镇上的时候,若是碰见上榆村的人,就让人托个话给乔生他姥爷,让他也知道乔生好了,咱爹为了乔生,可没少折腾。”

  乔子仪点点头:“晓得了,我走了。”

  说着,乔子仪推门而去。

  农村人,都是闲不住,虽然乔氏看乔生真的好了,也只是稀罕了一阵,然后就继续忙自己的手里活了。

  而乔巧陪着乔生坐在门口的门槛上,听着母亲絮絮叨叨地讲一些事情。

  谁家说乔生地傻是因为乔氏,谁说乔氏没福气,乔氏就像记了个小账本一样,如数家珍地说着。

  说着又笑着,笑着又生气,气又气不过就开始骂。

  最后,骂着骂着,乔氏又开始哭了。

  乔生不是木头,他能从母亲的叙事,语气,高兴和不高兴中体会到一个母亲的心酸。

  乔生倒不是全把心思放在母亲这边,而是打量着自家的院子,之前有些浑噩,倒是没去看,现在仔细看去。

  仅仅是一眼,就能让乔生感到很浓郁的农村特色——穷!

  穷到什么地步呢。

  三间土坯房,四周土坯墙。

  大门篱笆造,不漏风雨挡雪霜。

  当然,这些都是废话,买个一斤肉,家里的存钱都见底了,这穷成什么样子,乔生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娘,我这从河里弄了点虾蟹泥鳅,你看看能吃不能。”乔生进了家,都差点忘了自己丢在一旁的罐子了。

  这会想起来,都岳就把那罐子拿出来给母亲看。

  乔巧好奇地伸头看向那罐子里面,只见那罐子里面小虾小蟹还有两条大泥鳅在里面蹦啊,跳啊,钻啊,好不快活。

  然后,乔巧饶有兴趣地伸出一只小手,想着去捉弄那只爬在最高处的小蟹。

  可是,被走过来的乔氏打掉了那只手。

  “不想要你的手了,这蟹夹子可比刀都锋利。”

  乔巧缩回了手,撅着嘴不服气地看着母亲,然后又被乔氏瞪了一眼,吓得乔巧直接躲在了乔生的身后,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

  乔氏提着罐子看了看,然后笑着对乔生说道:“我儿就是能干,才从那浑噩中醒过来,就会为家里做事了。这小虾和泥鳅现在倒是能吃,可那蟹,就不能吃了,刚过了冬季,那蟹肉蟹膏什么都瘦巴巴的。不过油炸得稍狠一点,倒是能给你和你爹练练牙口。”

  乔巧从乔生身后探出头:“娘,还有我呢!”

  乔氏:“去,女人家吃蟹不好。太凉了。”

  乔氏提着罐子朝着厨房走去,而后又想起了什么,走到厨房门口看着乔生说道:“下次别去河边了,掉下去可不得了。”

  乔生笑笑:“晓得了。”

  看着乔生笑,乔氏一愣,然后心里顿时就有了盼头的感觉,随后感到鼻子一酸,又开始掩面抹泪起来。

  这让乔生稍有些心里不是滋味。

  院子里,主房面朝南背朝北,向阳而建。

  主房分了三室一厅,左边两间是乔生兄妹俩的,靠着里面的是乔巧的,靠着外面的是乔生的。

  右边一间是乔子仪乔氏居住的。中间是客厅。

  或许是农村的地不值钱,这房子倒是不小。

  其中的都是一些破旧的家具,虫咬老鼠啃的,就更加显得这个家里贫寒了。

  主房的左边是一间厨房,右边是一个护棚。

  厨房门的两侧挂了两串头,护棚里堆满了木柴。

  家里没有养猪啊,牛啊其他的什么牲口,倒是养了一群小鸡崽,被围栏圈在了厨房的左边。

  护棚的右边,种了两排韭菜和两排豌豆。

  家里虽然破旧,却是非常干净利落,可见乔氏是一个极会过日子的女人。

  不过今天,为了感谢上天把自己地傻儿子变聪明,这个女人疯狂地把家里买种子的钱都给买了祭品,爆竹。

  本身拮据的家庭,这下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这会儿,乔氏在厨房里,倒是有点后悔让丈夫买那些东西。

  再说回乔生的家里的情况。

  乔子仪娶乔氏的时候,乔生的爷爷奶奶还在。

  不过,那会儿兵荒马乱的,乔子仪带着乔氏躲在了山上,乔生的爷爷奶奶因为不放心家里的一切,就留了下来。

  结果,没过多久,村里就来了一波乱匪,老两口没躲过去,就那么没了。

  乔子仪又没什么兄弟之类的,作为新媳妇儿的乔氏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乔家当家的女人。

  倒是乔氏娘家那里,父母健在,兄弟齐全。

  乔氏娘家住在上榆村,上榆村在小碗村相邻的群山山南的一个小山沟里面,家里面因为有三个壮劳力,近些年倒是因为倒腾山货,变得略显富足。

  因此,乔氏的娘家人逢年过节地也会经常接济乔家。

  否则,就现在的乔家一家人,指不定都成了乞丐去要饭了。

  所以,这些年,乔子仪每每逢年过节之后,都要唉声叹气那么一两天。

  实在是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乔子仪,被媳妇儿的娘家人接济。

  这让他对此事难以启齿,又不能拒绝。

  他在自己的大舅子,小舅子,岳父岳母大人面前始终抬不起头来。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大唐诗画田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