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半惊雷!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原来我全家都是大佬在线阅读

原来我全家都是大佬

仙侠 / 古典仙侠

40.6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1-01 23:17

书籍摘要: 这个世界儒,佛,道并存,人,妖,鬼同行;某一天,苏无忧发现自己的武道天赋原来继承自父亲,而蛊道继承自母亲;然后,突然冒出来的老祖宗又要传他道法!……少年始出行,杂然正自影,常有妖邪烦扰事,一刀横断万古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00412155813055.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Sweetly惜.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执剑意武侠.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那一刀毁天灭地在线阅读
大世倾覆,天地浩劫将临,边陲小城一枭首匹夫,持刀而立,杀上天路。 吾自横刀岿然不动,一个斩字惊破云霄。 吾自横刀所向披靡,一个杀字震荡山河。 吾自横刀擎天佑土,一个死字搅翻天地。 吾自横刀造化万族,一个烈字击穿环宇。
郭六郎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仙墓在线阅读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道断绝,仙界当中仙墓林立。 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 “墓,不是这么盗的!” 陆云看着古仙墓中手忙脚乱的仙人,微微一笑:“想学吗?我教你们啊。”
七月雪仙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荒魔神录在线阅读
源自太古大荒的仙途之旅,勇武少年探身世之谜、补真灵血脉,历万险、排万难,终成正果。
霜木散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百世求仙在线阅读
百世入凡尘,不争一世之韶华,只争百世之朝夕。  于红尘中求仙。  我叫李青,三世脱凡,九世入道,百世成仙。  (长生流,非模拟器,非转世重生)  (百世寿元,一世人生)
黑茄酿啤酒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民俗从葬仪师开始在线阅读
百孔心,菩萨面,穿肠骨……人们总说相由心生,倒不如说,死相由心生。
暗黑无敌暴龙战神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斩妖司当捕快开始在线阅读
林凡一觉醒来,成了大周王朝斩妖司捕快。 大周王朝盛世繁荣,近年却妖魔纵横,林凡发现只要斩杀妖怪,就能得到天下绝世神功。 仙经,道火灵体,仙甲,祖龙丹,麒麟圣兽,灭世神雷,缩地成寸神通,阴冥眼,大荒战体,冰肌玉骨,重华之瞳…… 他若成仙魔尸遍野,他若成魔仙人寂灭,九天十地何人能挡,吾为至尊踏九洲万界!
雨景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红楼聊斋捉妖人在线阅读
除去地缚灵,奖励: 修为青光两分 紫气两分 解锁五雷符。 … 洛飞在一个驱邪现场醒过来,带着满脑子道术符咒,金光咒,五雷符,考鬼咒…正在驱邪的法师是他的师父,一个没什么法力,只会用弟子性命去试探的江湖骗子。驱邪成功,杀掉师父后,洛飞发现这户姓秦的人家,中邪的小姐名叫秦可卿,嗯…事情似乎奇怪起来了。 ps:黛玉,宝钗,秦可卿,三春…聂小倩,婴宁,燕赤霞,宁采臣、崂山道士…书中会大量涉及红楼和聊斋人物故事,但并不严格遵守两本书的世界观。
小糊涂的大迷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家族,我开局便长生不死在线阅读
灵种种长青,身化长存不灭福地。 陈长青携一枚道种,转世成为了姜乾州一小小财侣法地皆无的,四无散修家族子弟。 苦修八十余年,成白发苍苍的老人,终将体内一同转世而来的道种激活。 道种可融灵根,种于世间之植,以植之特性养育灵根,以灵根吸纳灵气的灵性养育植物,灵随植而长,寿同植而寿,聚世间灵气化长存不灭福地。 从此浩瀚的修道界中,多了一个寿元总是到了极限,但却又不死的老人。 多了一个灵脉福地,总是再不断生长晋级的长生世家。 “老祖说,胜我们者,我们从来无需放在眼中,我们给你时间追赶,但你终会死在我们寿元之前。” “而我们依旧会青春如故,来你坐化之地上三柱灵香。” (家族,种田,长生,身化福地,越老越不死)
甲二五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一气通神在线阅读
三灾历尽炼阳魂,六欲磨成不死身;  七宝种下菩提子,玄真一气通元神。
钻石交响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原来我全家都是大佬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夜半惊雷!

  夜半时分,开阳县城内一片静谧,白日的劳作使得百姓在夜晚睡得更加香沉。

  半空,一轮明月高悬,月光打下,穿过几枝树杈在家家户户的庭院中撒下斑驳光影。

  也有几朵零散飘荡的阴云俏皮的为几户人家遮住月光。

  这开阳县位于太苍府之南,算是个小县,约摸有七八万的人口。

  知县还算贤德,当的上一句父母官,为整个开阳的百姓奔波劳碌二十载,使得如今的开阳百姓不忧米粮,不愁油盐。

  夜里有打更人走遍大街小巷,也有散工连夜还在月光照拂下忙活。

  县城南街有条小巷子,巷子名为梧桐巷,因巷口的百年梧桐树而得名。

  巷子深处,有一间收拾的极为干净的院子,与旁边的小院有些区别,院子里种着一颗桃树,长势喜人。

  “轰隆隆!”

  突兀的,一声炸裂的惊雷响起,院子厢房沉睡的苏无忧顿时被惊醒。

  半坐在床上,手臂撑着身子,脸上困意显著。

  “打雷了?莫不是要下雨?”

  苏无忧眯着眼嘀咕,傍晚时的天色可不像是有雨的。

  “无虑,起床收衣服了!”

  苏无忧憋足劲大声喊道,也不管苏无虑刚才有没有被雷声惊醒。

  反正自己是兄长,兄长不想出被窝,小弟代跑一番,似乎也说的过去。

  半晌,没有回复,苏无忧也不知道是压根没醒,还是压根就不想理会自己这个只会欺压弱小的兄长?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并且似乎更近了些,窗外,也有闪电划过的亮银色闪动。

  苏无忧无奈的坐起身来,脚尖在地上探寻着鞋子,轻轻的揉着太阳穴。

  真是想念父亲啊!

  如果父亲在家,自己就不用起床收衣服了,也不用帮自己这个只知道读圣贤书还时不时鄙视兄长的弟弟洗衣服。

  苏无忧微微叹息,脑海中又想到抱着本书,一本正经揶揄他“长兄如父!”,然后光明正大的将脏衣服扔给他的的无良弟弟。

  打开房门,站在屋檐下,苏无忧看着地上的月光愣了一瞬。

  抬头,可不正是“床前明月光”的大好景色。

  “这雷声来的蹊跷啊!”

  苏无忧低声说了一句,看向对面厢房,窗口一道单薄的身影一闪而过。

  苏无忧撇撇嘴,自己这个傻弟弟是起来收衣服的?

  亦或者是单纯的看看他哥哥有没有出来收衣服?

  嗯,应当是后者嫌疑更大!

  苏无忧摇摇头盯向天空,实在想不出之前那两道雷声从何而来。

  就在此时,从城南方向飘来一朵乌云,速度很快,但奇怪的是今夜并无风。

  苏无忧自然注意到了这朵乌云,眼中浮现好奇之色。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二十载了,自己从未见过鬼怪,但是关于鬼怪的故事却听了不少,莫非那乌云是有神仙或者妖怪在驾云?

  苏无忧暗自猜测,体内气血涌动,他已经正式修武三载,按照自己捡到的那本秘籍记载,现在应当处于武者第二境“正血”。

  之前,傻无虑还疑惑他饭量怎么突然这么大。

  被他随便一句“长个子”将其打发。

  身为一名合格的兄长,他不能给弟弟增加压力,默默地做一名会洗衣会做饭的普通兄长就不错,

  想到这,苏无忧又赶紧钻回房屋,把窗户压低,从窗户缝向外打量。

  虽然他能够一个打二十个,但是也仅仅限于凡夫俗子。

  若是真碰到传说里呼风唤雨的鬼怪仙神,一道口气可能他就得嗝屁。

  “为人处世要低调!万年老二也挺好,毕竟,老一十年换一个,老二一坐坐万年!”

  这句话也是苏无忧前世今生一直奉为真理的至理名言。

  漆黑的房间内,月光在脸上打出几道苍白,明亮的眸子咕噜噜的转,看起来有些瘆人。

  若是现在有人站在院子中,指不定以为房里闹鬼,说不得就要被吓得病个三天三夜,然后从老神婆那高价求一道神符,烧成符水一口饮下。

  天上那片乌云飘荡,只不过靠近了县城之后,似乎变小许多。

  乌云在苏无忧眼中越压越低,丝丝缕缕的蓝色电弧在乌云中穿梭。

  旋即,一道闪电迅速从乌云中钻出,像是一条蓝色大龙探头,斜斜落地。

  “轰隆隆!”

  “轰砰!”

  两道剧烈响声,在刺穿夜色的闪电之后迟迟响起。

  苏无忧眉头一挑,踮起脚尖,看向院墙之外,一会工夫,闪电劈落之地亮起火光,一团团烟雾直上云霄。

  “这是着火了!”

  苏无忧一惊,看着火光范围似乎不远,也就不想那么多,准备过去瞧瞧,说不得还能当一当救火勇士。

  走出房间,苏无忧快速穿过小院,拉开门栓,街道上只有斑驳光影,没有一个人影。

  原本无风的街道渐渐起了风,说来也奇怪,现在也不过是孟秋之月,这风吹在苏无忧身上,竟然让他有些发冷。

  苏无忧紧紧身上单薄的衣服,关上院门,瞧瞧清冷的街道,看向巷口那边的火光,迈动脚步,便走过去。

  刚走出十几步,苏无忧便发觉脚步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缠着自己脚踝。

  “咕咚!”

  苏无忧喉结微微滚动,左右看了两眼。

  没人!

  街道上除了树叶哗哗作响,没有其他动静。

  试探性的迈出脚步,苏无忧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没有生气的阴冷声音。

  “别去”

  “为啥?”

  苏无忧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但是随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呆呆的站在原地,脚步顿在半空,像是个木头人。

  街上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苏无忧心里嘀咕,身上汗毛瞬间都竖立起来。

  等候片刻,没有任何异动,苏无忧暗自安慰自己,幻听,幻听,一定是太困了产生的幻听。

  旋即,不自然的咧嘴笑笑,脚步重重踏下。

  “别去!”

  苏无忧瞬间僵立,这一次很清晰,似乎就是在他耳边说的,一股阴冷凉风也吹席着他的耳垂。

  艹

  苏无忧暗骂自己一声,麻溜的转身跑回家里,关门,上栓,又搬来一根木头顶门。

  然后,快步跑进房间,再上栓,上床,钻被窝,鞋也不脱的把被子蒙在头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知道的只怕以为排练了几十遍。

  被窝里,苏无忧听着房间外“呼呼”的风声,心头惊惧,自己这就见鬼了?

  只不过自己只是想见鬼,没想让鬼见自己,大意了!

  苏无忧暗自想着,不过那鬼似乎不是坏鬼,提醒自己别去,莫非那火光处有危险?

  而这鬼难道是自己家死去的亲戚?所以才提醒自己?

  看来等父亲回来要好好询问一番才是。

  这般想着,苏无忧小心翼翼的将脚伸到床外。

  还好,没有拉自己脚踝,看来没进来!

  苏无忧松一口气,将鞋子甩掉,迅速缩回被窝。

  窗外,风声呼啸,丝毫不像孟秋之月的天气,但是,已经无人深究。

  夜色更深,四处依旧静谧,这边的火光吸引了打更人,远远看了一眼,便绕道离去。

  只留那道赤红火光,伴随着烟雾在明月照拂下燃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