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疯了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本正常在线阅读

我本正常

现实 / 人间百态

4.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10-11 20:42

书籍摘要: 病了的人已然清醒,清醒的人则已病入膏肓!我是精神病,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正常!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我与六院病人在线阅读
我叫张北,是个弃婴,被精神病院院长老张在路北面捡到我,就起名叫——张北。  我从小在精神病院长大,和那些病人很熟,医院里病人很多。有抑郁症、狂躁症、人格分裂……  这本书写的是我那些年经历过的风风雨雨,与六院各个病人的相识、相熟……  (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卑微小老魏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想做导演在线阅读
和女朋友吵架,几次复合聊天,都没有好的结果。不是被卡洛拒绝,就是阿九自己放弃。最后,阿九决定离开杭州,外出求学。他要去参加导演培训,他想自己拍摄的电影上映。这一次,阿九会成功吗?
令狐冶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十年青春交给谁在线阅读
儿行千里母担忧。本书改编至我十年南方的打工经历,记录我毕业后,与家人分别,同好友到南方打工的点点滴滴。 有失落、有欢笑、有无奈、有坚韧,平凡人的工作也会有一些趣事,平凡人的生活一样充满精彩! 在打工的经历中,又上演了那些情感纠葛,那些明争暗斗,主人公是怎样一一化解,最后这十年青春到底交给了谁?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走进故事中,你要的答案容我细细道来。 人生没有彩排,我们能做的就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对自己负责,只要你想明白了,这一刻永远不会晚。
冰羽飞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校花助我追妹子,我能输?在线阅读
现实不会像小说与漫画之中那样充满命运般的巧合与邂逅--在被暗恋了一年的女性拒绝后,林奕再次明白了这一点。  在林奕将近20年的人生之中,这不是他第一次被甩了,所以这一次他如料到的那般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悲伤和想哭的感觉,只剩下不真实感与疲倦。  毕竟现实之中,很少会出现所谓命运的邂逅与巧合,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你这种小概率本身也百中无一。林奕再次像是安慰自己般在内心确认这点。  然而-----  “喂,你看上去也挺惨的,要不我帮帮你算了。”  绝对算得上是漂亮--说是美丽也可以的女人歪歪头,抛出这句看上去和玩笑一般的话。  她看上去有些湿的黑色长发披散,林奕也开玩笑般得笑出了声。  “校花帮我追妹子是吧,这我还能输?”  如果说人生是一辆列车,命运是车下的轨道的话,那么在林奕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列车就呼啸而过驶入了错误的方向,你大声呼喊也不会回头了,林奕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是一段不正常,亦可称之为扭曲的恋爱故事。
01zerone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啄羽在线阅读
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围墙,  在往里走你会看见铁笼,  铁笼里还有脚镣,  鹦鹉不停用喙想把脚链打开。
羽扇纶巾李沧海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那些时候的故事在线阅读
一个孤独的人,无聊的敲打着键盘,写下这么一段无聊的事
朱无邪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脱贫总动员在线阅读
全民脱贫,不只是政府的事,也不只是哪一个人的事。它是大家的事!本书主人翁雪亮,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却有一颗不平凡的心,为全民脱贫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社会各界人士竞相投入到扶贫大潮中来,有力推动了全民脱贫的进程。剧中以主人翁雪亮探索切实可行的扶贫路子为主,辅以雪亮、张紫兰、萧灵儿、柳娅、东方慧几人错中复杂的感情纠葛。情节感人,高潮迭起。
月色依稀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国家战疫在线阅读
2020年春节前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致命病毒席卷W市,继而迅速蔓延至全国、全球。在口罩厂打工的王大强,无奈拿着老板给的用来抵工资的3万个口罩,踏上了一场啼笑皆非的人间旅途。普通市民的温暖,公职人员的奉献,共待春暖花开。本故事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
李开云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玩命的教书先生在线阅读
每一个向命运挣扎过的人都值得尊敬,象牙塔里的高校教师也不例外。
山丘哥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我本正常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疯了

    “正常”是一种规则,打破规则就是病!

  张三丰紧捏着那张精神病诊断书,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着,白眼仁正拼尽全力地将黑眼仁往脑仁里塞。桌对面的赵大夫煞有介事地讲解着精神病和神经病的区别。一旁的白校长迫不及待地打断了赵大夫的话,他就想知道有了这张诊断书张三丰是否就可以不用再上班。

  赵大夫盯着张三丰干张了两下嘴,轻咳了一声:“关键是……当然了……如果……最主要……”赵大夫右手的母指和食指有节奏地揉搓着,指肚上的老茧随着手指的节奏时隐时现。白校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大夫的手指,干咽了一口吐沫,面露难色:“你看……他吧……差不多……是吧……”赵大夫伸手夺过了张三丰手里的诊断书,一边看一边嘬着牙花子:“我看……要不……”白校长看了一眼张三丰:“要不……你就……”

  张三丰的黑眼仁突然归了位,向着白校长傻笑点头,右手伸到了身后。赵大夫下意识地将手中的诊断书摇了摇,似乎是在炫耀胜利。张三丰突然抡圆了右手狠狠地抽了赵大夫一个嘴巴。赵大夫的左腮帮子跨过了槽牙和舌头这两道防线紧紧地抱住了右肋帮子,身体则打破了椅子的支撑直接扎进了桌子底下,那张诊断书在空中飞舞了两圈落在了地上。白校长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傻了眼。张三丰躬下身子,用双手攀住桌面伸腿狠踹桌子下面的赵大夫,一边踹一边破口大骂:“你大爷的,你个精神病!”白校长终于缓过神来,捡起地上的诊断书,强拉着张三丰出了诊室。诊室内传出了赵大夫的骂声:“你他妈神经病!”张三丰极严肃地转身向着诊室内高喊:“我是精神病!”走廊内的病人都向张三丰投来异样的目光,白校长急拉着张三丰出了医院。

  街上车流穿梭,火辣辣的太阳照得人眼前发花。白校长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胸口不停的起浮着,一只食指死死地指着张三丰的鼻子,嘴不停地开合着,却老半天没说出话,最终将诊断书拍在了张三丰的脸上,怒骂:“你真以为你精神病?”张三丰伸手抓过了诊断书看了又看,嘴中不断发出嘿嘿的笑声,眼珠子向上翻,白眼仁似乎完全盖过了黑眼仁。白校长突然狠抽自己一个嘴巴,他觉得自己该抽,正常人谁会为自己开一张精神病诊断书,张三丰可不就是精神病,而且早就是精神病。想到这里白校长突然又兴奋了起来,嘴角似乎咧到了耳朵根子,一只手不停地拍着张三丰的肩膀,极郑重地说:“从今天起你不用再上班了。”

  白校长一溜烟似地走了,把一个精神病患者独自扔在了医院门口。这口堵在白校长心口的黄痰总算吐了出来,这半年来张三丰没把他折腾死,现在张三丰被确诊为精神病,那张三丰在教育局告他的那些罪状自然就都不成立了,谁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话?从此他可以继续和吴美丽鬼混,可以继续在学校一手遮天,可以继续为所欲为。若不是街上的人多,他真要跳上一段忠字舞,大海航行怎么能缺少他这样的舵手,他一分钟都不能等,他要立即去开一开吴美丽这条船,不然技术就生疏了,再或者要被别人开坏了。

  张三丰看着那张精神病诊断书仍在不停地傻笑,似乎比中了双色球大奖还要高兴一万倍。这是他拿出了半个月的工资求白校长托人找到医院的吴主任才开出的这么一张诊断书。吴主任临时有事指派赵大夫来办这件事,他没想到这个赵大夫会雁过拔毛,他更没想到这张诊断书会有如此的法力,让他在那一瞬间就精神错乱,大脑嗡嗡作响,手也完全不听使唤,那一巴掌竟直接使出了十成的功力。张三丰看了一眼那只仍有些麻木的手,似乎那不是手,更像是一面胜利的旗帜。突然他又遗憾起来,刚才应该趁热扇白校长那狗日的两巴掌,也算是为教育出口恶气。

  张三丰又看了看自己这只功勋卓著手,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在这只手上轻拍了两下,以示鼓励。这应该是他这辈子第三次打人。他老婆在家里偷人,为了彰显男主人的尊严他壮着胆子扇了他老婆的床上合伙人一个嘴巴,结果又被老婆回扇了一个。那一次虽可以算做平手,但他还是疯了好几天。而这一次绝对是完胜,而且胜得光荣,胜得理直气壮,胜得无法无天!这都要归功于这张精神病诊断书,是这张精神病诊断书让他真正的正常了起来。想到“正常”张三丰突然黯然神伤起来,因为他的“正常”最多也就还有两个月。这事说起来时间不长,但话挺长。

  ……

  一年前,张三丰被确诊为乳腺癌,大夫说他至多还能活一年,张三丰觉得憋气,挺大个男人要死在个女人病上。想想这半辈子,小时候被孩子欺负,上学遭同学白眼,上班受领导歧视,成家了更是被老婆坚壁清野,篦梳山林,他竟然还活着,这应该叫生命的韧性还是没心没肺呢?为什么所有的欺辱、无理、不公、胡作非为、专横跋扈、卑鄙无耻在他的眼里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张三丰恨自己没骨气,骂自己窝囊废,怀疑自己不是男人或者根本就不是人,再或者他是精神不正常?

  是癌症让张三丰开始重新思考人生,自己为什么会活成这样?为什么要活成这样?最终归结为一个字——“怕”。怕什么?什么都怕。怕风大扇了舌头,怕树叶砸着脑袋,怕天塌伤着矬子,怕吐沫淹死人,怕被戳脊梁骨,又怕戳别人脊梁骨被剁了手指头……因为“怕”,他忍气吞声,因为“怕”,他一事无成。而现在不用再“怕”了,因为他要死了,而且是非死不可。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人总有一死,既然“怕”得死,不“怕”也得死,那还怕个蛋?以此类推,老子死都不怕,还怕个啥?想到这里张三丰顿增了勇气,似乎有无尽的力量正从他的脚底升起,直冲到脑门,让他血脉膨胀,他要立刻冲到街上打倒那黑心的王二,坐在校长室门前日白校长的八辈祖宗,将跟野汉子跑了的媳妇高晓雅吊在房梁上抽打,即使她要改邪归正,也不给她机会。他突然想跪在地上磕两个头,感谢老天让他得了癌症,给了他重新做人的机会。

  重新做人,做个什么人呢?当然是正常人,那啥又是正常呢?“动必有道,语必有理,求必有义,行必有正”?张三丰的脑袋摇成了风车,那都是唬弄学生的谎话,和饭店老板说自己不用地沟豆油一样不靠谱!张三丰想得脑袋痛,但最终还是自己归纳了一下,既然时间有限,那就干点最实际的,干点自己最想干又没敢干的事。想到这里张三丰豁然开朗,这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让白校长下台,让他老婆改邪归正,让隔壁那个王二不再卖假肉害人。这是张三丰这半辈子一直耿耿于怀的三件事,想想能在有生之日了却平生所怨,这样的人生何其的畅快!张三丰已经迫不及待了,但要先从哪一件下手呢?白校长神龙见首不见腚,他老婆早已是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只有王二看着就想吐却整日往眼珠子里钻。既然近水楼台先得月,那就别辜负了月亮。

  王二原本是个屠夫,和所有的屠夫有着相同的外形和气质——五大三粗,一脸横肉,说话咋咋呼呼,动不动就杀啊砍啊,似乎谁都得怕他三分,不然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王二的发家史颇为传奇,有一年闹猪瘟,猪成圈的死,不用杀就死了,王二当然就失了业。养猪户将成车的死猪扔进壕沟中,王二看到了门道,他跳进壕沟割走猪的耳朵和蹄子,拿到家里酱起来,然后让他老婆把酱好的东西送到省城卖。因为价钱便宜,王二的老婆不停地向省城送酱货,王二在在壕沟里割死猪割红了眼,从先前的猪耳朵猪蹄子到后来的猪脸猪舌头,能割的全部割走。村里的猪快死绝了,王二却发了大财。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王二在街上买了商服,开起了肉店,但恶习没改,经常将老母猪肉、死猪肉、病猪内、注水猪肉掺在好猪肉内卖,再或者那一案板红红白白毛毛血血的猪肉就没有一块好猪肉。王二在外面买了死猪肉,自己一盖章,这死猪肉就变成好猪肉了。再或者王二干脆自己刻个章,自己盖,当然绝不能送猪肉。张三丰一直怀疑他儿子的死和吃了王二的酱猪肉有关,但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他早就想收拾这个王二给儿子报仇,但不知怎么,只要一看见王二那脸横肉双腿就哆嗦成一团,比那将死的猪抖的还厉害。高晓雅骂他没囊没志,跟着她的床上合伙人李维中跑了。张三丰决心用自己做个实验,他买了两斤王二的酱猪肉,一口气全部吃掉,结果除了见着猪肉就恶心外连个屁都没放。张三丰以此推断,孩子的死应该和王二没关,他将结论告诉了高晓雅,可高晓雅仍不肯和他回家。

  孩子没了,媳妇走了,王二却成了最关心张三丰的人,隔三差五就为张三丰送米送面。

  张三丰知道,王二是在堵他的嘴,因为他和王二是邻居,对王二的事了如指掌。他这半辈子尽厚着脸皮给别人送东西了,王二的举动曾让他找到过些许的平衡。不过今天他却恶心起来,一个正常人怎么会被这点小恩小惠收买?良心哪去了?公德哪去了?孩子临死前的眼神不停地在他的眼前闪烁,他今天就要拿王二开刀!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