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南疆大乱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太平晚清十四年在线阅读

太平晚清十四年

历史 / 清史民国

28.41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公元1851年,清咸丰元年,南疆大乱,农家少年李秀成、陈玉成不甘一世平庸,毅然焚家举事、蓄发裹巾跟随太平军追寻、创建他们的太平天下梦……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搜孤救孤在线阅读
京剧艺术,博大精深。国之瑰宝,日久且新。 本书京剧时代为背景,主人公是京剧时代发展的见证人,京剧深深的影响着自己的命运。通过本书,可以了解京剧,也可体会人生无常。
左上方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第一反贼在线阅读
康熙三十二年,先是北有盛京饥荒,南有江淮大旱,赤地千里,随后连绵大雨,黄河泛滥。 民间饿殍千里,流民无数,朝中皇帝染疾,时局动荡。 时值天下动荡之际,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穿越到了前明宗室后人的身上,却被人诬陷造反,不多时便要送上断头台,后侥幸活命,本想当个富家翁苟活一世,可那狠毒的女人似乎并不想放过自己,朱怡镐只得被逼得一步一步走向了造反的深渊……
香蕉沙田柚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逆袭大清在线阅读
乾隆二十年,他穿越了…… 一把断刀战土匪,满身怒气干满清。 其中的曲折谁能明了? 本书群:719679759
圣灵之地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旅顺风云第一卷在线阅读
纵观整个中国近代史,从来没有一个城市像“旅顺口”这般命运多舛,也从来没有一个城市承载了如此深重的民族感情。“旅顺口”这个被闻一多先生称之为“孤苦亡告”的“七子”之一,从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辛亥革命再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中国军民不甘屈服、奋起抗争的身影……
皇城大爷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沉睡的巨龙在线阅读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国家危难面前,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用牺牲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国土尚存,国弱人有志 ,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这一段历史,告诉所有侵略者,当东方巨龙睁开双眸怒吼之时,整个世界都会为之战栗!
醉卧如初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沪上小警察在线阅读
古代女孩与现代男孩穿越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我是小哲哥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罗霄英雄传在线阅读
愤笔二十年,书写二百年前之事,没有一件幸运,称得上理所当然……
洛东南1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十龙夺嫡在线阅读
穿越了,竟然是清穿,变成谁不好,居然成了六阿哥胤祚。夺嫡?太凶险!当皇帝?太辛苦!咱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也就混个太平王爷当当得了。只不过世事难料,太平王爷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要有钱,还得有权,这权和钱多了,王爷也就当不成了,那就……混个皇帝当当。
凤鸣岐山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又造一座围城在线阅读
皇帝要来祭奠奶妈呀,周围的百姓还不赶快各自逃命去吧,要不然所有属于你的一切马上就会让你眼睁睁发现都不再是你的,气不死你……
秦始黄绿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太平晚清十四年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南疆大乱

  残阳将尽,喧闹了一日的紫禁城终于静了下来。

  这天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十九岁的奕詝在皇宫太和殿上登极称帝,改年号为“咸丰”。自此,奕詝成为自清兵入关后的第七位皇帝。

  深夜子时,宁静的夜空忽见一流星闪过,于空中划出一条白链,往南而坠,随之便是传来一声炸响。

  奉旨在这一日夜观星象的钦天监,心中为之一颤,忙一头钻进书库翻阅史料。谁料,刚刚抽出一本《明史》才翻了几页,他便仿佛遭了霹雳一样,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夜巡的士兵路过此地,见状忙上前扶起了钦天监。不经意间,他们看到地上那本打开的《明史》上印有这样一段文字:崇祯十五年一孟春之夜,天空忽现贼星横空而过,自西南坠,随之炸响,京师震动。翌日来报,李自成举十万逆贼于陕南举兵……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这位钦天监自观象台匆匆赶往乾清宫。

  乾清宫里站满了文武百官,咸丰小皇帝睡眼惺忪地坐在雕龙宝座上。

  初上早朝,这位年轻的皇帝从未起过这么早,难免有些困意。

  钦天监踉踉跄跄跑进大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咸丰打了个哈欠问道:“陈卿家,什么事让你这么慌慌张张的?你奉旨夜观星象,星象如何,快跟我——”话未说完,立即改口道:“不,快跟朕说一下。”

  钦天监把昨天夜里观到的奇异星象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咸丰,而后又诚惶诚恐地说:“此星象预示……恐怕……”

  他结结巴巴说不出口。

  咸丰小皇帝似乎对此很感兴趣,忙问道:“恐怕什么?——你快说呀,朕恕你无罪!”

  “恐……恐怕天下要……要大乱了……!”钦天监说罢,赶忙举袖揩去额上溢出的汗珠子。

  年轻的皇帝天真地笑了:“看把你给吓得!当下朕的天朝民风淳朴,歌舞生平,哪来的什么大乱……陈卿家多虑了,多虑了!”

  “皇上圣明,皇上圣明……!”众臣连连俯首称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咸丰或许还没料到——自己的天下,果真就要大乱了。此时,一场席卷天下的动乱,眼下,正在密云不雨之中……

  ……

  南疆大地。

  “轰隆!——”

  一声响雷震得山鸣谷应。

  刚刚落日的时候,先前还是牛毛般的细雨,突然间瓢泼似地浇了下来。

  山间的草木在凄厉的风雨中不断地颤抖着,空中也开始渐渐漫上了一层水雾。

  一条二三尺宽的泥泞小道,一直蜿蜒几里长盘在山半腰上,这便是广西大藤县新旺村通往外乡的必经之路。

  小道上忽然冒出了一个人,身披着蓑衣,头戴竹笠,在满是泥浆的道上匆匆走着。

  看相貌,这男子年龄不过二十,眉清目秀,个头不太高,身板看起来倒还显得有些单薄,原来是新旺村李世高的儿子李秀成。

  李家三代佃农,整年里靠几亩佃田度日,除去佃租,粮食已所剩无几。为生活所迫,他只得离开村子到外乡的一个财主家去帮工。

  现在刚忙完春耕,他挣了几吊钱正要返回家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李秀成下意识伸手摸了摸系在腰间的钱袋。钱袋瘪瘪的,没有一文钱。他在雨中怔住了,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钱袋,自言自语低声骂道:“挣的钱全都喂那帮狗东西了!”

  本来,帮完工的时候他是挣了几吊钱的,但就在他得了钱上路,翻山到朝八社的时候,正巧遇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农妇在社坛边分娩。

  谁料,当地几个地痞流氓却诬她“亵渎神灵”,非叫她拿出钱来给社坛“烧炮挂红”不可。这位妇女身无分文,急得要投河自尽。

  李秀成目睹其状,上前制止住了妇女。

  他年少时曾跟着师傅四处杂耍卖艺,练就了一手好功夫,撂倒这几个流氓根本就是张飞吃豆芽儿——小菜一碟。

  原本他也想出手狠狠地教训一下这几个流氓,可转念一想,等教训完了这帮流氓,还不知道自己走后他们会怎么报复这位妇女呢,情急之下,他只得只好忍气吞声,把帮工挣的几吊钱给了这几个流氓,这几个流氓才肯罢休。

  “我不在家这几日,该死的乡兵肯定又上我家去要慰劳捐了!他们可别为难了我的爹娘……”想到此,李秀成不觉加快了脚步。

  前面不远处就能望到自己的家了,远远望去,李秀成隐约看到自家的茅屋檐下,一个头顶竹笠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四处张望。

  见他向这边走过来,这女人朝他喊道:“是你吗……秀成?!”

  这清亮中透着沧桑和关切的声音好熟悉,正是母亲的声音。

  “娘!——我回来啦!”他疾步向母亲跑来,脚底踏起的泥汁飞溅在小道两旁的草木上。转眼间,已来到屋檐下。母亲为他解去竹笠和蓑衣,他用手捋去头上的水珠,却见母亲一脸愁容。

  “怎么了娘?”

  母亲叹了口气:“到屋里说吧。”

  屋里,母亲摸索着点燃了昏暗的蓖麻油灯。

  李秀成这才看清父亲李世高和弟弟李明成原来也在屋里,父亲坐在竹椅上吧唧吧唧抽着旱烟,一张黝黑的脸上满是愁容,明成呆呆地托腮坐在一旁。

  见李秀成回来,他们不约而同站起身,父亲强作笑笑:“回来了。”明成则惊喜地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哥!”

  父亲母亲都愁着眉苦着脸,李秀成似有所悟:“是不是因为那帮畜生……”

  他们点了点头。

  “他们为难咱家了?”

  “他们说,如果到了明天你还没有回来,再交不上钱的话,他们就把咱家的房契拿去作抵押,还好你出外挣钱回来了。”

  李秀成一怔,有些失望地说:“钱倒是挣了几吊,可是……”

  “出什么事了?”

  他一声叹息,愤愤而又无奈地把回乡途中倾囊相住产妇的事告诉了家人。

  “你怎么不狠狠地教训一下那几个流氓!”弟弟明成也愤愤地说。

  “本来我是想这么做的,可是我后来一想,万一我走了以后,那帮流氓再为难那个妇女怎么办?于是我就……”

  母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明天要是乡兵来了,咱怎么办?”她有些担心地说。

  李秀成略经思忖,笑了笑说:“你放心好了,等明天他们来了,我自有办法应付他们。”

  低矮昏暗的茅草屋里,只听得父亲一声声的长叹。

  果不其然,第二天天才刚大亮,家里就来了两个乡兵,他们中一个长着半脸疤瘌,一个是细条高个儿。

  疤瘌脸原是这村的一个泼皮,因他强暴一个铁匠的女儿,铁匠一气之下把烧红的烙铁贴在了他的脸上,从此便留下了这个疤。

  刚一进院门,他们人便冲着在院中劈柴的李秀成的父亲嚷嚷起来:“李世高,你儿子回来了吗?该交慰劳捐了!”

  李秀成闻声从屋里走出来,疤瘌脸一副无赖的样子朝他嚷道:“呦!李公子,你可回来了。怎么样,出外赚了大钱吧!我们两个可都来好几趟了,赶紧交慰劳捐!”

  “啥慰劳捐?”李秀成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问。

  “别跟爷来这个!”疤瘌脸有些不耐烦地说,“赶紧掏银子别废话!眼下洪秀全那帮长毛贼在南边儿造反,看样子就要打过来了。长毛贼可都是些吃人喝血的角儿,我们乡兵保一方平安,在前边跟长毛贼火拼,叫你们捐俩钱还亏你们了!不舍得这俩银子,到时候长毛贼一来你们全都没命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