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全新的一天(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洋港社区在线阅读

洋港社区

都市 / 都市生活

40.4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12-08 11:05

书籍摘要: 投行精英,卸甲归田,隐身社区,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PS:书友交群978418538;VIP群760351091(粉丝值2000即可验证加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黑夜0522.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天空已微蓝.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River丶九久.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在线阅读
姚衣放下豪宅的钥匙,退回母亲作为生日礼物送来的豪车,脱下一身名牌定制,看了眼镜子里的年轻人。  镜子里的人在说:重活这一世,我不想再做富二代。  v群开通了:872395472。2000粉丝值进群发截图
幻羽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从零售业到制霸全球在线阅读
新书已开《重生之2010》 一觉醒来,张扬重生2003年。 从小妈那里套路来5000万,随后进入零售业、物流、互联网、智能手机、光刻机、银行等。 凭借先知先觉,张扬开始了风光收割财富之路。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变成一条虫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家闺女真是太让人操心了在线阅读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上,窗户上挂着的风铃时不时被风扬起,响起一阵铃铃铃的悦耳声音。  床上的青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忙碌了一晚上的他,此时看上去还是十分困倦。  一只白猫从门外跑了进来,它跃到床上,趴在青年的手臂上,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舐着青年的脸颊。  青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头柜上是一沓现金,旁边泡着枸杞的水杯下压着一张纸条。  青年喝了口枸杞水,将那张纸条拿了起来,上面很简短的两句话。  “方城,谢谢你。”  “微信保持联系。”
心有浩然气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满级考古大师在线阅读
考古工作者,一个神秘而又让人好奇的职业,一个每天与祖先朝夕相处的职业。 刚从考古系毕业的陈翰,手握一把探铲,跌跌撞撞的撞进了这个不为常人所知的世界。 前辈告诉他: “考古的意义,并不只是为获得惊世文物,而是要理清这些遗址和文物背后整个中华民族文明的发展脉络。” “漫漫星河,几代人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不断探索。” “是对中华文化的解读、还原和传承!” “听,先祖们在说话。” ......... 且看陈翰如何从一介不知名小考古人,成长为华夏乃至世界传奇考古学者,将尘封在泥土中的华夏文化揭露出来,找寻先祖曾经留给我们的荣耀! 唐尧虞舜,大禹治水,夏启立国、太康失国、少康中兴、孔甲乱政、暴桀亡国。这一切难道都是后世杜撰? 我国西周之前无信史? 不! 我们很年轻,也就上下五千年! 但是这五千年,每一年都不该缺失! ... (本人老书高订过万,品质绝对有保障!放心追读!)
顾屈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的深海渔场在线阅读
蓝天,白云,十里银滩,浩瀚的大海,漫长的海岸线,取之不竭的渔业资源,用之不尽的矿产,数之不尽的珍宝沉船......  项阳用一枚玉质贝壳,掀起大海的神秘面纱,走入一副光怪陆离的海底世界。
努力大闸蟹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在线阅读
实习医生周灿正对着一块猪皮练习缝合。 【恭喜你完成十万次缝合,触发经验值系统。】 【缝合经验值+0.1。当前经验值9.9/10。缝合能力实习优秀水平。】 一位外科圣手,正在悄悄崛起。 书友群:299396603,感兴趣的可以申请加入,欢迎入群聊天、提宝贵意见。
江边鱼翁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好大哥系统在线阅读
小人物李巍正愁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好大哥系统加身了! 好大哥系统可以帮助他认识各种好大哥,然后在好大哥的帮助下走上人生巅峰! 这下李巍发达了,各种各样的好大哥闪亮登场,工程接到手软! “活太多了我的公司都忙不过来,怎么办?在线等,急!”
多情的象拔蚌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在线阅读
【美食+打卡+正能量+轻松】 【日更一万】 三流美食主播获得打卡系统 打卡就能获得奖励 美食为主,探店和烹饪五五开, 其中还有都市日常。 群号:【694307676】 PS:单女主,清水文 PS: 文章百分之九十五的菜谱都是真是的 PS:收藏,留言,书评,我尽量都会回复 PS: 第一章已经无法回复,有话第二章说
南墙先生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真是超级明星在线阅读
郑谦重生平行世界,成为了一个歌坛小透明。 此时,正是各路大神野蛮生长的年代。 歌坛群星荟萃,能人辈出。 影坛卧虎藏龙,单部电影票房过亿逐渐成为常态。 时代赋予了每一个人拼搏向上的勇气,各行各业蓬勃发展,人们仿佛听到了盛世吹响的号角,开始激流勇进,扑向财富的海洋。
楼下赫本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洋港社区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全新的一天(一)

  虽是头一天上班,但韩晓武起得并不早。

  七点起床,七点一刻洗漱完毕,正准备去小区北门的面馆吃早饭,大学时的死党徐浩然竟打来电话。

  韩晓武走出电梯,接通电话调侃道:“徐总,您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是不是玩了一宿睡不着,意犹未尽,想找个人说话。”

  “早吗,这才晚上七点!”

  “晚上七点……”韩晓武猛然反应过来:“胖子,你跑美国去了?”

  “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托朋友帮着在这边找了个商学院,这几天才安顿下来,明天一早去学校报到。时隔这么多年又开始上学,就想起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去美国念MBA?”徐浩然是如假包换的富二代,他家有的是钱,对他去美国留学韩晓武一点也不意外。

  “你都能念,我为什么就不能?”

  “能,预祝你早日拿到学位。”韩晓武想想又笑道:“说起来巧了,你找了个学校,打着念书的幌子去国外醉生梦死,我呢也找了份工作,今天是头一天上班。”

  “上班?你不是退休养老了吗,怎么又回东海了?”

  “我不在东海,我在安海。”

  “安海在哪儿?”

  想到他对江省不熟,韩晓武解释道:“安海是通江市最北边的一个县级市,跟我老家所在的台东市交界,从我老家打车去台东市区要一个小时,但打车来安海只要十几分钟,离我老家很近。”

  “县级市,你跑县级市去找什么工作?”

  “金融民工我是不想再干了,那一行太累压力太大,身体折旧太快,我可不想猝死。本来想着先在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陪我爸我妈,结果他们天天催婚,连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实在呆不下去,只能出来。”

  徐浩然幸灾乐祸:“谁让你三十好几都没结婚,谁让你天天窝在家里的。要是没猜错,你老家的那些亲戚邻居,一定是见你七八年不怎么回家,这次回去一呆就是好几个月,以为你在外面惹了事、欠了债,跑回去避风头的!”

  “差不多,反正那个家是没法儿呆了。”韩晓武也忍不住笑了。

  “在老家呆不下去,可以出来玩玩啊,你又不差钱。”

  “出门太累,我不想再折腾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出远门。”

  “不想出门也用不着上班,再说八线小县城能有什么好工作。”

  “谁在乎工作好不好,我就是想找点事做做,不然人会废的。”

  “你是寂寞了吧,想交几个朋友,想找人说说话?”

  “差不多,不跟你扯了,我得上班去,头一天上班不能迟到。”

  “还真当回事了,我倒要看看你在那个八线小县城能呆几天!”

  ……

  韩晓武挂断电话,走进面馆吃了一碗鱼汤面,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快八点了,起身走出面馆,穿过马路,来到小区斜对面的新单位楼下。

  这栋八层建筑位于安达步行街尽头,紧挨着安海市人民医院。也不知道是没有物业,还是大门钥匙在其他楼层的人员手里,朝西的大门紧锁着。韩晓武只能按墙上的指示牌,顺着人民医院立体车库前的小巷子往里走,经过同样大门紧锁的社区警务室,从侧门进入正厅,乘电梯上八楼。

  一出电梯,“洋港社区”的大标识牌分外显目。

  开放式办公区的玻璃门敞开着,一名三十多岁的女社区干部正一手接电话,一手往身上套印有“志愿者”字样的红马甲。

  “你好,请稍等,我先接个电话。”女社区干部抬头看了一眼,指指办公桌前的转椅示意韩晓武坐,然后继续打电话:“不好意思,负责这事的人今天不在,上午去街道开会,下午有一个活动,要么您明天过来……”

  她说的是安海方言,尽管韩晓武老家所在的富安镇不属安海市,甚至跟安海不属于同一地级市,但因为离得很近,口音几乎没差别,韩晓武不但全能听懂,而且沟通起来也毫无障碍。不过他现在的关注点不在女社区干部的通话内容上,而是好奇地打量起今后的“工作”环境。

  回字形的办公区是由十几张办公桌拼成的,从电脑和椅子的数量上看,设有十个工位。窗明几净,光线充足,只是显得有些凌乱,桌上摆满各种文件资料,地上也堆满了文件夹、大纸箱之类的东西。

  四周的墙上也很满,不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或“迈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续写新篇章”等标语,就是“标准化建设责任清单”的公示栏,或是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健康教育和安全教育之类的宣传海报。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然不会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二十四个字将两个大窗户之间的那一小面墙几乎填满了。

  办公区西侧是大会议室,东侧面积倒是不小,走道两侧都有独立空间,全用钢化玻璃隔开了。一眼望去,全挂着牌子,各有各的功能,令人眼花缭乱。

  韩晓武不由想起之前位于浦江畔的办公室,面积虽不算大,但装修的非常有格调。可以拉下百叶帘,倒上一杯红酒,舒舒服服靠在真皮转椅上,翘起二郎腿,俯瞰江景甚至外滩夜景。

  不过这只是脑补的场景,且不说已经离职,就算没离职,那个高大上的办公室对他而言也是形同虚设。之前那些年,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根本无暇坐在办公室里俯瞰江景。

  他正抚今追昔,女社区干部放下电话问:“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韩晓武缓过神,下意识看了下她桌上的工作牌:“你好,我叫韩晓武,是来报到的,街道党群局让我来找王书记和张主任。”

  “你就是韩晓武?”女社区干部诧异地问。

  社区干部只是一个叫法,其实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于事业编制,工资待遇低,除非考公务员或事业编,否则升职加薪根本没希望。不只是基层,可以说是如假包换的社会底层,小伙子要是干这个,连女朋友都找不着。

  女社区干部昨天就听说今天会来新人,也听主任说过新人的名字,以为新人是个女的,名字叫“韩小舞”,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个小伙子。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暗想这小伙子虽算不上人高马大,但目测也有一米七五,颜值气质也不错,像他这样的人去哪找工作不行,怎么会跑社区来上班。

  韩晓武被她的问题问得一头雾水,禁不住问:“我就是韩晓武,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女社区干部缓过神,很直接地认为韩晓武十有八九是来过渡一下的,在这儿干不了几天,挠挠头,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工位道:“书记去市里开会了,主任在街道开会,今天你是见不着她们了,不过她们跟我说过你会来上班。我叫许冬梅,欢迎欢迎。”

  “谢谢。”

  “不客气。”许冬梅走到角落里,麻利地收拾起办公桌:“书记和主任昨天说了,你要是来,就坐这儿。先负责统战、团委和关心下一代,等这些事都上手了,到时候看情况再调整。”

  “我要是来……这话有点意思,难道书记和主任还担心我不来?”韩晓武走进办公区问。

  “以前有过这情况,不说这些了,我给你拿手机。”

  “我有手机。”

  “我是说工作手机,我只记得短号是5088,长号等会儿打下你的手机就知道了。记得把微信名改一下,一些微信群的群名片也要改,比如我在群里就是实名许冬梅,不然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许冬梅跑到对面,打开一个抽屉,翻出一部手机,转过身递给韩晓武,又补了句:“你先熟悉熟悉环境,电脑密码是3030,我有几个表要填,就不帮你收拾了。”

  韩晓武不想耽误她工作,但还是硬着头皮问:“许姐,那我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统战、团委和关心下一代啊,刚才不是说过吗?”

  “统战是做什么的,团委工作又该怎么做,关心下一代我连听都没听说过,有没有工作职责之类的?”

  “没有。”

  韩晓武不想像个傻子似的干坐着,追问道:“那有没有入职培训?”。

  许冬梅忙着填表,头也不抬地说:“主任说你们在街道培训过,好像是街道陈书记给你们培训的。”

  “昨天下午是在街道开过会,不过讲的全是……全是党中央的精神,跟政治学习差不多。”

  “你们至少还开了个会,我们那会儿连会都没开。”

  “可这些我不懂,不懂怎么负责?”

  “别担心,没那么复杂,要做什么上级会通知,上级让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干几天就熟悉了。我们这儿没入职培训,也没有什么传帮带。不是不传不帮不带,而是没什么好传好帮好带的。要不你先看看电脑里的那几个文件夹和手机里的那些群,看完就知道要做什么了。”

  韩晓武还想再问点啥,“叮”一声电梯门开了,来了一对七八十岁的老夫妇。他们精神矍铄,穿着朴素清爽。尤其是老太太,白净斯文,谦和礼貌。

  许冬梅连忙放下手中活儿起身接待,原来他们曾经是洋港社区的居民,拆迁搬家时党组织关系转到了三里闸社区。现在他们又搬回城区,想把组织关系转回来,并且已经跟三里闸社区的书记说好了。

  许冬梅接过两位老人的身份证、党费证,打开电脑登陆系统查询,然后给正在市里开会的王书记打电话。

  “他们身份证上的地址在我们社区,可他们现在的住址不在,现在住的地方属于旺池,也没有介绍信,我记得应该有的……”

  韩晓武正暗想她该不会也是新人吧,不然对业务不会这么生疏,老人忍不住插了句:“小姑娘,陈书记说不用介绍信,他说网上就能转。”

  老太太拉了拉老人的袖子,像是给别人添了多大麻烦一样,非常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三里闸那边有点远,办公室和会议室又在三楼,没电梯。每次去开会,都要跑那么远,还要爬楼,所以想麻烦你帮我们把组织关系转过来。”

  “我知道,您稍等。”许冬梅点点头,接着打电话请示:“书记,到底行不行,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虽然不在我们社区,但身份证的地址是……好好好,知道了。”

  “行不行?”老人满脸期待地问。

  许冬梅放好电话,抬头笑道:“书记说问题不大,我这就帮您二位转。”

  “谢谢啊,麻烦你了。”

  “不麻烦。”许冬梅坐下来点点鼠标,再次看看电脑屏幕,随即抬头道:“爷爷,奶奶,您二位的党费该交了。再就是我们社区党支部的活动安排在每月25号下午,到时候我会提前给您二位发信息,您二位的电话我这上面都有。”

  “好好好,太感谢了。”老太太拿起钱包,忙不迭掏钱。

  “我们社区的党费每月最低三十,您二位在那边交的多少?”许冬梅取出登记党费的账本。

  老爷爷愣住了,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几分尴尬地说:“小姑娘,我……我以前是大队支书,后来去了砖瓦厂,再后来转户口进城的,没有退休工资,一个月就拿一百六,我……我……”

  不等老爷爷解释完,老太太就怯生生地接过话:“我以前在乡下做民办教师,后来家里困难,孩子又多,顾不过来,72年就不做了,跟他一样没退休工资。现在一个月拿一百六十二,以前是一百二十五,这一百六十二还是这几年才涨的,一年拿一次。我们在三里闸那边的党费,是一个人五块,两个人加起来十块。”

  两位老人不断解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硬性规定,这让许冬梅很为难。

  韩晓武从未见过这种事,心想每个月来社区开一次会有那么重要吗?不来就不用交,都这么大年纪了,经济条件又不好,谁也不会找上门跟他们要。

  见两位老人最后从钱包里取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把党费给交上了,韩晓武有些不是滋味儿,真想站出来帮他们交上一年甚至十年的党费。

  就在他想上网查查缴纳党费有没有相应标准时,许冬梅突然说:“爷爷,奶奶,现在有个政策,像您二位这种情况,只要年满80周岁就能申领尊老金。您二位今年都是79周岁,明年四月份就可以领了,到时您二位带上身份证过来,我们帮您二位办。”

  “还有这政策?”老人很意外。

  “有啊,每人每月六十块钱,您二位一年下来能领一千四百四。到时候记得来办,千万别忘了。”

  “好的,小姑娘,谢谢了!”

  “不客气,回去时慢点啊。”

  此情此景,让韩晓武心中油然而生起一股暖意,再看许冬梅,发现她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