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师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以法律之名在线阅读

以法律之名

都市 / 商战职场

24.52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1-10-17 21:38

书籍摘要: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高酬高危,自古真理。本书讲述了一群青年律师为了赢得胜利,不惜一切代价,成长为“高酬诉讼”界翘楚的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爱吃咔嘣脆的悟空空.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清风热泪.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深清学人.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商战职场小说推荐

美利坚:我的时代在线阅读
80年代这个机遇遍地,欧美、亚洲女星云聚的美好时代。赚钱要积极,生活要精致。
小小妖道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之我是中介之王在线阅读
李艺韬从新冠肆虐的2021年,穿越回到15年前(2006),在这个时代,保留着未来十五年的记忆以及对热点事件的把握,他要创业,他要做中介之王!北京连家的左辉,贝塔找房?只恨既生瑜何生亮啊!
钱柜大老板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之新能源造车大亨在线阅读
陈鸭儿原本是一个有着二十年汽车造车经验的工程师,一场醉酒重生到了2002年。 那会儿,汽车行业才刚刚起步;新能源汽车的概念还没人提起。 陈鸭儿决定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凭借着过人的经验和重生者的先知能力。逐步建立起一个从零部件到整车制造,包含整个产业链的新能源汽车帝国。 成为新能源造车大亨。
风花雪岳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谁窥视着你在线阅读
悬浮间看到的就是真的吗?试想你做过的梦难道它们都是毫无牵连的吗?是你太想让他们存在?还是因为恐惧让他们毫无忌惮的操纵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你?凤凰涅槃,不惜一切的活在恨中,只为寻回当年的真相。 人们总以为自己可以预知,但其实都只是活在自以为可以预知的未知中!世界很简单,真正复杂的是人心!当人们在得失间徘徊,在不自知中沦陷,当贪念膨胀到无可救药,在不自知中毁灭,无形中谁窥视着你? 本书以商战为主题,还夹杂着些许推理和刑侦题材。通过人物之间紧密复杂的关系,串连起书中人物在生意场上残酷的钱权交易和爱恨情仇。剧情跌宕起伏,层层伏笔等你来猜! 诚邀读者们一起来梳理剧情! 品读商战烧脑小说《谁窥视着你》 每晚12点前更新欢迎追更!
苏暮儿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破风前行在线阅读
小说的主人公经历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逐步成长为睿智的IT精英的经历,王天翔从机缘巧合开始负责开发世纪新天电气制造集团的企业信息化管理系统开始,、北京天源集团、神州能源集团的信息化建设的信息化项目的建设,信息化项目越来越大,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涉及到经历了公司内部的尔虞我诈,小人掣肘。又经历竞争对手的各种非常手段的打压,又经历跨国巨头的无所不用其极的霸凌打压,都没有摧毁王天翔的斗志,最终获得成功。
中子星02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如歌岁月在线阅读
前世有太多遗憾,既然重生了,重走曾经的人生路,经历如歌的岁月,除了有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还要实现心中的小目标,成为人生赢家,站在高处,傲视苍穹。
风中小花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赏金猎手在线阅读
赏金猎人乃万恶之源美帝的合法职业。 本书以唐人城为立足点,以华人为主群体。从一个临时拼凑的赏金猎人队伍开始,向读者展示一个神秘多彩,又波澜壮阔的职业猎人世界。 为了法律,为了正义,或者只是为了赏金。只要价码合适,即使需要面对飞天大盗和冷血杀手,猎人们亦无所畏惧。 一分钱,一分货。 虾之作品,十X本VIP全完本,信誉保证。 因家中刀片太多,就此立誓:本书主角不死。
虾写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我养子超有钱在线阅读
新书【幸福的乡村咸鱼】求收藏 十四岁的他就已经是亚洲首富了,并不想成为世界首富的他在同年选择了退休。 然后无聊的他就开始过起来了,自己是咸鱼生活来了。 为了体验大学生活,他带着自己的小媳妇上了清华大学。 为了体验大学创业,他带着自己的室友创立了共享集团。 为了体验流浪歌手,他背上吉他牵着小媳妇就上街去卖唱了。 为了体验乞丐,体验个鬼啊……颜值太高体验不了,外加媳妇也不让。
还没疯的小丑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重生创业拓荒者在线阅读
简介: “我是打工人,不是打工仔!” “有区别?” “有啊!人啊!不是仔啊!” 睁开眼睛,居然是想做打工人中的创业人! 胆子、点子、银子、脑子有没有? 不太重要了,因为已经是开始了的创业拓荒人! 没得选了,那就做最大的那个拓荒人了!
无志有志
日更千字
商战职场
当前位置: 都市 商战职场 以法律之名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师姐

  “你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

  你握着正义的宝剑而来。

  律师,神圣之门,又是地狱之门,

  但你视一切险阻诱惑为无物。

  你的格言: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唯有客观事实才是最高的权威。”

  ……

  2010年9月10日,凌晨4点。

  燕京,国际金融大厦38楼,会议室。

  万良辰慵懒的靠在旋转椅上,揉了揉太阳穴,心想:五点前应该能搞定,还可以眯一会儿。

  他顺手端起还剩四分之一的摩卡咖啡,又抿了一口,这已经是今晚冲的第三杯了。

  他是燕京规模最大的律所——金城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其实只是持有律师证的律师助理。

  至于为何拿了律师证还在给别人打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碍于金城律所的利益分配机制。

  真实原因其实是:缺少案源。

  律师是令人艳羡的自由职业,可律师助理却是实现“加班自由”的法律民工。

  加班加点不给补贴,通宵爆肝纯属自愿。

  千言万语归结为一个字:苦逼。

  不过,羊肠小道千回百转,只要能够刺破束缚,便能走上人生巅峰,从此要水得水、要鱼有鱼。

  或许是最近一个多月连续加班导致身心俱疲,或许是长期饮用咖啡造成身体不适。

  万良辰突然感到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意识也逐渐模糊,最终哐当一声,连人带笔记本电脑栽到桌子下面去了。

  咖啡杯也被充电线连带着跌落在地板上,旋转了几圈才无奈停下,张着大嘴注视着苦逼青年。

  万良辰感觉意识在消散,耳机中的音乐不再悦耳,喧闹的城市也停止了呼吸。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像那些英年早逝的同行一样,也要猝死了。

  面对死亡,他其实并没有多少害怕,更多的是无尽的遗憾。

  毕竟,爸妈是好不容易、拼尽全力才将他供到大学毕业,他也好不容易成为了一名执业律师。

  何况,他还只是一个资深手艺人,不知一针见血是何等滋味。

  好冷,不知道过了多久,万良辰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窿,这是……死了么?

  他艰难的撑开眼帘,目光所及是一张歪倒在地的旋转椅,椅子腿下躺着一个白色的咖啡杯,杯子周围是一片带有咖啡污渍的浅灰色地毯。

  呼,还活着。万良辰松了一口气。

  他捏了捏眉心,抓起会议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7点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咖啡杯和键盘上泼了咖啡的笔记本,摁了摁开机键,发现没了反应。

  “艹。”

  万良辰暗骂一声,也不知道爆肝一晚的代理方案保存没有。

  他拖着还不太灵活的身体,走到会议室门口,吱的一下打开门,恰好看到清洁阿姨张姐走进律所。

  “张姐,早。”

  张姐吓了一跳,看到是万良辰,脸上露着关切:

  “万律师,你昨晚又没回去啊?睡在会议室了吗?天凉了,这么拼命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万良辰冲张姐笑了笑,“没事的,张姐,我都习惯了。”

  说罢,他穿过前台大厅,缓步朝办公区走去。

  万良辰将笔记本放回卡座,又去茶水间接了杯热水,拉过一把办公椅坐下,圆臀压的椅面凹陷。

  笔记本无法开机,其他同事还没上班,万良辰索性不再想代理方案的事情,反正时间还早。

  脑袋还有些痛,他搞不清楚为何会突然晕倒,看来得抽空做个全身体检才行,万良辰心里盘算着。

  算了,想这些干嘛,先去吃早餐。

  万良辰站起身,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一番,乘坐电梯,来到楼下。

  ……

  “白露秋分夜,一夜凉一夜。”

  白露刚过,天气转凉,朝阳正破云而出,放眼望去,三两行人面带口罩匆匆走过。

  道路两旁的银杏叶正由绿转黄,一到秋天,燕京就又变成北平了,人间天堂不过如此。

  万良辰不由得打了个喷嚏,连忙裹紧大衣,弓身钻进国际金融大厦对面胡同里的包子铺。

  老板娘见他走进来,热情的招呼道:“来啦,良子,今儿挺早啊!”

  “嗯,来四个肉包,打碗胡辣汤。”万良辰随便应了一句。

  “好咧,马上来。”

  万良辰扫码付了款,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正准备翻看微博头条,便听见一道甜美酥麻的声音。

  “良辰?”

  万良辰抬头一看,喊他的却是慕雪。

  慕雪是他同门师姐,姑苏女子,长相清冷,却不失端庄大气。

  眉弓立体明显,眉眼深邃有神,双眼皮,一副好看的杏仁眼。

  只见她眉毛平直而自然,没描眼线,樱桃小口上涂着淡红色的口红,与白皙圆润的俏脸相映成辉。

  身穿灰调松木绿薄款毛衣,披着卡其色外套,一袭薄荷绿色长裙遮挡住紧致的小腿,更加凸显出皮肤雪白。

  长发扎起,带了一款水晶耳钉,右手戴了一条简洁的玫瑰金手链,脚穿4cm尖跟蛇皮包踝靴,拎着与裙子相近色的手包。

  迎着刚刚挣脱云雾束缚的朝阳,使她的脸一半明亮一半阴影,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万良辰心神激荡,情不自禁道:“师姐,你今天好美哦。”

  慕雪笑靥如花,拉开板凳悄然坐下,杏眼注视着万良辰,嗔怪道:“只是今天美吗?”

  万良辰自觉表达不够严谨,假意重新打量一番:“唔,每天都很美,今天格外好看。”

  万良辰自问并非那种喜欢用糖衣炮弹哄女孩子开心的lsp,刚刚不过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职业操守的自然流露罢了。

  慕雪很是受用,笑吟吟道:“我要两个包子,一碗胡辣汤。”

  “得咧。”

  万良辰笑着站起身来,点餐,付钱,重新落座。

  不多时,老板娘将两碗胡辣汤、六个肉包送了过来。

  万良辰道了声谢,推给慕雪一碗,又拿出纸巾来,使劲擦了擦桌面。

  慕雪笑着看他做完这一切,才拿起调羹抿了一口汤,随即发出赞叹的声音:

  “好喝。”

  两人经常光顾这家小店,每次慕雪都不吝啬对胡辣汤口感和美味的称赞。

  “确实不错。”

  万良辰每每假意附和,对他来说“食能果腹”即可,美味与否,无意点评。

  不过,慕雪并未在意他的敷衍,而是问道:“良辰,你多久没去探望徐老师了?”

  徐老师是燕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也是两人在燕大读研时的导师。

  看慕雪秀眉微蹙,似乎有什么要紧事情,但却无责备之意。

  万良辰有些支支吾吾:“两个月前去过一次,最近工作忙,还没来得及去。”

  慕雪瞥了一眼万良辰,知道他所言非虚,才继续道:

  “听说吴老师病了,乳腺癌晚期。”

  万良辰闻言鼻子一酸,有些不敢相信,失声道:“怎么会。”

  吴老师是徐老师的爱人,当年跟徐老师是同班同学,一起插过队,也是燕大的教授。

  万良辰读研期间经常去徐老师家里蹭饭,吴老师对他格外关照,他也一直把吴老师当母亲般对待。

  吴老师由于身体不好,去年刚办了提前退休,没料到竟然确诊乳腺癌。

  慕雪也不知如何解释,只道是世事无常,然后提议道:

  “下午开完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万良辰眼里噙着泪花,低头道:

  “行,刚好今天是教师节……”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