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从今天起,我是朱九。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的明朝好兄弟在线阅读

我的明朝好兄弟

历史 / 两宋元明

60.0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战场上,箭如雨下,骑兵往来纵横,刀光闪耀。朱重八砍倒一名元军,回身嘶吼,“九儿,恁快跑!”“哥!”朱九涕泪交加,“俺腿中箭了,跑不了!”朱重八魁梧的身躯,在朱九面前蹲下,“弟儿,上来,哥背你跑!”………“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俺朱九,咱朱重八,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至此以后,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病床上上的重八,艰难地对小九道,“弟儿,为了江山,把他们杀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口糊橘子皮.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riri拉.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和硕理密亲王.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织明在线阅读
崇祯十一年,赤地千里,百姓离散…… 李自成:“打下开封府,生啖张诚肉!” 张献忠:“张诚何人?自成莫怕,俺帮你打他。” 多尔衮:“张诚吾弟,封尔‘并肩王’,可愿与吾平分天下?” 崇祯:“朕有张诚,何惧流贼不平,鞑虏不灭,万邦不来拜贺!” 张诚:“日月光茫照耀之地,皆为明土,日月光茫照耀之民,皆是明人。 明国万里,永远万世!” 大明末世,必将终结。 汉家天下,永世长存!
蜗牛非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乃郑氏四代目在线阅读
年轻的康熙安坐北京城,大清王朝河清海晏,蒸蒸日上,坐拥亿万臣民。 年轻的郑克臧困守东南一隅,东宁小朝廷内忧外患,人心思归,治下不过百万。 一朝穿越成郑克臧,两个少年英主的碰撞。 从此时此地始,为我中华抗争出个更美好的未来。
四联折圭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在线阅读
胡汉山穿越大明,变成了丞相长子。 正准备过上躺平的富贵日子,发现自己老爹竟然是胡惟庸。 只剩两年就要被洪武大帝诛九族了。 还能活两年。 完蛋,只能摆烂。
科创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不是佞臣啊在线阅读
新书《我,董卓,爱民如子》已发,恳请小伙伴们搜索一下支持。  何瑾想不通,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思将大明搞得国富民强,四海升平,怎么就成了佞臣?  难道是因为搞事情的过程中,做生意挣了不少钱?亦或者是个人魅力太大,跟皇帝的关系很铁?  不就是边改革,边享受了下生活嘛……那些个家伙们,一定是嫉妒,红果果的嫉妒,才会诽谤我的!
千里风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黑太子在线阅读
崇祯十二年,即公元1639年,奸相主政,党争不断,勋贵贪腐,藩王暴敛,国库告罄,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边塞危急,风卷狼烟,强虏铁蹄,频频叩关,朝廷兢惧,社稷将倾,最后一个汉家王朝行将覆灭……
牛笔老道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血1641在线阅读
魂穿明末太子,此时大明摇摇欲坠,流贼建奴南北肆虐,看小太子施展手段,诱惑、忽悠、打劫,南征北讨旌旗所指所向无敌,这个太子太凶猛。
种十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在线阅读
穿越到了天启二年 发现自己成了相声角色张好古 从此朱由校多了一个师傅。 从技术上带着他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发明。 从政治上带着他搞新政,搞变法。 不知不觉,朱由校返祖现象越来越严重。 杀狗官,废宗亲,绝勋贵,灭建奴 大明的版图不知不觉就超越了巅峰。 朱由校:我本来就想当一个木匠皇帝,怎么就成千古一帝了? 张好古:因为有我!
风少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在线阅读
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  此时大厦将倾,阉党横行,百官倾轧,民不聊生。  党争依旧还在持续。  烟雨江南中,才子依旧作乐,佳人们轻歌曼舞。  流民们衣不蔽体,饥饿已至极限。  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虎视天下。  而恰在此时,张静一鱼服加身,绣春刀在腰。  他成为了这个时代,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  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
上山打老虎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太师在线阅读
洪武十五年,马皇后薨天,撒手抛下了哭到撕心裂肺的朱元璋。 深秋下的金陵,全城缟素。 这一年,一个天界寺的小和尚登上了明初的历史舞台。 于是大明多了一个太师、世界多了一个新大明。
煌煌华夏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的明朝好兄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一 从今天起,我是朱九。

  凤阳,钟离城。

  朱九失魂落魄的站在一口破水缸前,看着里面自己那惨不忍睹的倒影。

  破衣拉撒,蓬头垢面,面黄肌瘦。浑身没有二两肉,五官贼眉鼠眼。

  真是他妈的要多不顺眼,有多不顺眼。

  再低头看看两只手,黑漆漆的满是结成硬壳的老泥,朱九的家乡话叫,皴。

  更崩溃的是,左手一根棍子,又手一个破碗。

  “恁娘啊!”

  朱九仰望苍天,欲哭无泪,“真就穿越呗!说穿就穿呗!你她娘的穿就穿吧,开局给个碗,啥意思?”

  明明上一秒,还在参观明代鲁荒王陵,怎么一个跟头眼前一黑就摔穿越了呢?

  还她娘的穿越到一个乞丐身上,这不是逼着自己念三字经吗?

  “这么突然吗?天哥!老天哥哥,真就这么儿戏呗!”

  朱九收回目光,继续看着破水缸里的倒影,太他妈崩溃了。

  好歹,上辈子还有个人样子,一米七五的个子还在发育,爱打篮球手长脚长,那啥也挺长。

  平日各种拼夕夕的潮牌穿着,也俨然一副校草的模样。走到哪,都有小姐姐多看两眼。

  可是现在呢?

  这身高,撑死一米七。

  这颜值,这是啥呀!

  大长脸,小眼睛,大嘴丫子大黄牙。

  哪有点人样?

  穿越不稀奇,网文上看过,影视剧里演过,可是穿越成这么牙碜的,听都没听说过。

  人家穿越,啥王爷才子地,出门拎着鸟笼子,带着胖丫鬟。吟诗作对,红袖添香。啥皇帝名人,纷纷折服,威风凌凌不可一世。

  自己呢?

  连件像样衣服都没有的乞丐。

  哦,对了!

  朱九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拉开裤腰,心惊胆赞的往下看。

  “还好!”

  心里长出一口气,两世为人还是跟驴一样,霸道。

  不过,马上又沮丧起来。

  别说驴一边长,跟马似的有啥用。自己是乞丐,这辈子有没有机会用,都他妈难说呢。

  不过,也还好。

  朱九又安慰自己,起码还活着,准确的说灵魂还活着,起码穿到了一个少年身上,要是一个垂垂老朽,那就真别活了。

  真印了那句话,眼睛一闭一睁,这辈子过去了。

  上辈子,朱九也是十七岁,充满朝气爱得瑟的高中生。

  这辈子,朱九也是十七岁,吃了上顿没下顿,忍饥挨饿全家死绝的小乞丐。

  “不行!”

  朱九忽然攥紧了拳头,指甲都扎到了肉里,“老子不能当乞丐,老子是新时代的年轻人,老子有大好的前程,花花世界在等着老子去享受。当乞丐?我呸!”

  想着,又抬起头,看着阳光无精打采的天空。

  “天哥,我知道你在考验我,我不会轻易被你折服,你睁大眼好好看着,我命由我,不由你!”

  “小哥儿!”

  正心里暗自赌气发誓,身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一个枯瘦的老人,颤颤巍巍的站在旁边,一阵风似乎就能把他吹倒。

  “您有事?”朱九还保持着上辈子的礼貌,客气的说道。

  “你让一让,俺取点水,给俺孙女洗洗脸!”

  挡了人家取水了,朱九赶紧让开。

  此地,是钟离的城门外。

  似乎是初春时节,大地的积雪还是融化,脚下泥土温暖湿润。

  但是这里,完全没有春的气息,所有的色彩都是暗淡的,死灰色的。而且风,还有些寒冷。

  破败的原野,满是枯死的野草。破败的城墙城门,满是萧条。

  城门边上,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民乞丐。这些人以家庭或者宗族或者地域为单位,分成一个个的小堆。

  无助的依偎在城墙下背风的地方,他们不像是人,因为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人类的生机和希望。

  只有在有行人落过的时候,才会勉强的伸出手,举起碗,从沙哑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爷爷,行行好,赏俺口吃地!”

  但是,他们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因为那些行人的脸上,也满是贫困和饥寒。

  “大元,至正十二年。”

  朱九的目光,落在城门口,只剩下几个大字,在风中凌乱的告示上。

  大元?元朝!

  至正应该是皇帝的年号,但是具体是哪年,朱九不知道。

  他不是历史学家,他甚至连历史课都认真听过几次,他是学渣。

  相比于学习,他更喜欢篮球,詹姆斯,库里。他更喜欢王者农药,喜欢吃鸡,喜欢二次元。

  但是看样子,这个世道绝对不是啥太平盛世。

  一阵风吹过,城墙下的乞丐流民纷纷裹紧了衣服。

  风吹倒了远处,无人的地方,尚未融化的积雪下,是裹着草席下,仅露出赤裸青紫双脚的饿殍。

  恁娘!

  肚子里咕噜噜叫,朱九暗骂一声,狗日的世道。

  这时,水缸边上,那个取水的老头捞出半碗水,用破布蘸了,轻轻的在一个头发如枯草一样,眼神里没有半点神采的小女孩脸上,轻轻的擦拭。

  嘴里,温柔的轻语,“妮儿,别怕,不凉!爷给恁擦擦,擦擦干净!”

  不知怎的,身体里那颗后世的灵魂让眼眶发涩。

  “这老头,擦脸有啥用,给哈孩子找点吃的,才是真格的。”

  老头给女孩擦完脸,枯瘦的老手颤抖着,小心的给女孩梳理头发,笨拙的,把乱糟糟的头发变成了两个羊角辫。

  “去年爷还说,卖粮了给恁买根红头绳咧!”

  老头,似乎哭了。

  然后,他牵着女孩冰冷的小手,慢慢的走向城门口。

  那儿,站着几个穿得干净的汉子,似乎嫌弃乞丐们身上的味道,捂着口鼻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这些被世界抛弃的人。

  “大爷,恁看俺这小孙女,中不中?”

  到了几个汉子跟前,老头佝偻着腰,讨好的笑笑,献宝一样把手里的女孩往前送。

  女孩的脚在地上摩擦着,瘦小的身体想要后退,却执拗不过,爷爷那双苍老的大手。

  “张嘴!”

  一个汉子,像看牲口的似的,粗鲁的把女孩的牙掰开,点点头。

  “中,恁想卖多少?”

  汉子松开手,女孩一下死死的抱住老头的大腿。

  老头斑驳的脸上露出笑意,眼神中也带出无比的期望,缓缓的伸出两根手指。

  “二十斤,二十斤小米!”

  “咦,你老不死的做梦呢!”汉子轻蔑的笑笑,“满大街都是卖闺女的,恁家就金贵?二十斤,真敢开口!六斤,卖就卖,不卖就拉倒!”

  “可不中阿!”老头急了,双手合十作揖,“爷,俺这是大活人,哪能六斤?俺就是养个猪羔儿也不只这个价儿!”

  “不卖算逑,俺找别人。真是,这年月粮食不好找,小闺女满大街都是!”

  汉子不耐烦了,骂了几声,转身就走。

  “别,再商量商量!”

  老头腿上挂着小女孩,死乞白赖的跟在几个汉子身后。

  “没商量,就六斤,要么卖,要么饿死,你自己选!”

  “爷,您行行好!”

  老头叫着,又走出去几步,忽然一把拉住那汉子。

  “中,六斤就六斤!”

  “这才识相!”汉子们笑笑,“恁带上孩子跟俺们走,到了地方画押拿粮!”

  “诶!”

  老头哭了,弯下腰,拉住女孩的双手,“来,妮儿,爷再抱抱!”

  那边的朱九,已是呆了。

  这是,卖孩子?

  历史课本里的卖儿卖女?

  那女孩才多大,六岁?

  六斤小米?

  他们买女孩干什么?

  这么小的孩子能干什么?

  “老头!”

  朱九忽然大喊,蹭蹭的跑过去,傻子一样大吼。

  “那是你亲孙女,六斤小米你就卖了!你看看她,她在哭,她是你孙女!”

  “俺知道!”

  老头抱着孙女,带着泪水嘶吼。

  “俺也不想卖,可是俺还有一个大孙儿咧!不卖,俺大孙吃啥?不卖,俺就要绝后!”

  吼完,老头抱起女孩,佝偻的身子愈发晃悠,老泪纵横的跟上那几个汉子。

  “爷爷!”

  风中,女孩的哭声突然响起,“别卖俺,恁别卖俺,爷爷”

  随着老头越来越远,风中再次传来女孩绝望的哭喊。

  “娘!”

  朱九哭了,蹲在地上无声的大哭。

  他心里似乎压了坐山,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想喊,发不杀出声音,他想骂,张不开嘴。

  他冲过去,阻止这场人间惨剧,可是他发现,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没资格,更没能力。

  风中依稀还传来的女孩的哭声,城门口依旧是原来的样子。

  天地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臭要饭的起开!”

  就在朱九无声哭泣的时候,一根棍子,直接把他把拉到边上,他一个屁股蹲儿坐倒。

  城门里,一个差役带着几个人,拉着一个装满了饿殍的尸体的大车,缓缓走出来。

  “恁娘!”

  这一棍,点燃了朱九心中的火焰。

  顺手摸起边上的棍子,红着双眼站起来,野兽一样喘着粗气。

  他想发泄,他想把心中这股郁结之气,把心中的凄苦无助,和对这个世界的憎恶和恐惧,都发泄出去。

  “老子.....”

  突然,一双温暖的大手抓住了他。

  回头,一位年轻俊朗,五官好像雕刻出来,满是棱角。身材高大魁梧的和尚,正慈祥的看着他,微微摇头,微微的笑。

  用棍子拨开朱九的差役,似乎听到了什么。

  站住脚,回头仰着脸,不屑的看着朱九,“咋?”

  说着,往回走几步,手里的棍子在朱九的肩膀怼了几下。

  尖锐的刺痛,让朱九不住倒退,退到和尚身后。

  “咋?”差役歪着脸叫骂,“好狗不挡道,你想咋?”

  “阿弥陀佛,这位差官,车上可是冻饿而死的百姓?”

  和尚不动声色的横在差役和朱九之间,唱了声佛号,朗声说道。

  “阿!咋?”

  差役依旧是歪着头,不可一世的样子,“老子今天走背运,送这些孤魂野鬼去乱葬岗,又碰到你个和尚,晦气!”

  年轻的和尚也不恼,再次双手合什,诚恳地说道,“既然如此,小僧斗胆,请差爷耽误片刻,让小僧给这些百姓,念一遍心经,超度一番。”

  “咦,滚球!”差役不耐烦,“咸吃萝卜淡操心,显你能?”

  “万物皆有灵,人是父母生。小僧给他们超度送他们一程,黄泉路上,他们也感念差爷您的大恩。”和尚依旧不卑不亢。

  差役眼珠转转,“说得怪好听地咧!中,你念吧,快点!”

  和尚点头谢过,用有些破烂的僧衣袖子,仔细的擦擦头脸,来到装着尸体大车前。

  深鞠一躬,闭上眼睛,徐徐开口。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人生如梦,众生皆苦,南无阿弥陀佛.......”

  晦涩的经文从和尚口中缓缓而出,城墙下原本行尸走肉的乞丐流民,纷纷坐直了身体,双手合什,叩拜和尚的方向。

  朱九静静的看着,这和尚一身破旧的僧衣还打着补丁,脸上也满是风尘仆仆的疲惫。

  但此刻,他站在那儿,虔诚的样子是那么高大。他的脸上似乎有一种光华在流动,宝相庄严。

  念完,和尚再次鞠躬。

  差役带着人,拉着沉重的大大车继续前行。

  周围一遍寂静,只有车轱辘的声音,一遍遍在耳中回响。

  和尚和朱九四目相对,他坦诚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温暖。

  “小兄弟,忍!”

  和尚笑着说道,“忍,才能活下去!”

  朱九刚想说话,边上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妪,手脚并用的爬到和尚身边。

  “后生,俺谢谢你!”

  说完,一个头磕下去。

  “老人家使不得!”和尚慌得侧身躲开,又马上去扶,“俺可不敢受这礼。”

  “受得,受得!”老妪眼眶通红,“俺家老头,就在那车上。临了,你给超度了,也不枉他当回人。”

  和尚半晌无语,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从怀里掏出一个黑馍馍,塞到老妪的手里。

  “老人家,保重!”

  说完,转身就走,一刻不留。

  老妪拿着黑馍,眼角有泪滑落。

  “后生,给俺留个名儿,俺死之后,跟阎王说你是好人!”

  和尚的脚步顿住,魁梧的身体隐隐有些发抖。

  “俺,朱重八!”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