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侠客行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们的花季时代在线阅读

我们的花季时代

都市 / 青春校园

40.3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2-01 00:19

书籍摘要: 学霸有什么了不起?会玩才是真牛!人到中年,时常回想起少年时代的梦想,那么幼稚,又那么唯美!还有那因各奔东西,而多年未见的老友!你们还好吗?谨以此文,致敬那难忘的高中岁月!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青春校园小说推荐

雷雨潇潇在线阅读
一个是风华正茂,心有报国之志的少年,一个甜美青涩,热爱阅读的女孩,两个人不经意间相识,相知,相爱,在属于年轻人的阳光里留下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即使他再不属于她,她也曾离开了他,羁绊就像红绳一样,紧紧的拴牢两个人的心房,不曾远离······
花间酒1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曾经的你,我的青春在线阅读
青春是一缕握不住的沙,你越想拥有越会紧握,越想让它驻留越会更快的流逝,大学校园生活是青春故事里最美的一页。 大学生活如同风雨之后美丽的彩虹,五彩斑斓。而大学里的我们就是给彩虹涂色的追风者。从懵懂无知到积极好学、追求梦想的有志青年。演绎着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时也记录了我们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精彩瞬间。曾经的你是最美的存在,曾经的我们是美好未来的创造者。 本文以主人公个人成长经历为主线,讲述了初入大学,甜蜜爱情,学业梦想,职业生涯,生活家庭,个人发展等一系列成长故事。塑造了主人公对青春的认知,追求,渴望,同时也是对大学生涯和个人发展之路的真实写照。
未央子墨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静城文学社在线阅读
你来到了一个寂静的无人之城,每完成一个故事将会让你距离现实更进一步。 故事将依靠一所学校里的学生,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 她们的故事却又息息相关。 在被世界彻底放逐之前回到现实。
95135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没有开始的爱在线阅读
男女之间真的没有超友谊吗? 他们应该跨越吗? 如果跨越了会有爱吗? 他们的爱能开始吗?
一可人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雨落花飘零在线阅读
不念往昔,不惧将来。曾经再美好,终究也已随时光老去,当初离别的泪水是对往昔的不舍,再见时的欢笑是对将来的美好祝福。我们一起疯狂过,我们也终将陌生了。
肚兜兜呵呵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我不是未来在线阅读
“你是……是谁!” “我吗?我即是你!你即是未来……” 十三位少年穿越,寻找那曾被遗忘的时间。 这不仅仅是科技时代也即是我林澈的时代!
粼光鹏鹏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直男的修炼手册在线阅读
游戏大神徐星吟是凭实力单身的钢铁直男  偏偏这货艳福不浅  且看徐大直男如何化被动为主动,慢慢修炼成熟
大奔笨笨奔奔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抱着系统当欧皇在线阅读
【叮!系统任务:完成弘农中学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试,并获得全班第54名。任务完成奖励:运势+1。失败奖励:运势–999999999999。当前运势:–999】 【是否接受?】
伊萧水寒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槿灿灿在线阅读
程灿看向窗外,身处现在,遥想未来,他忽然想起一句话,一句很熟悉的话:表达了作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渴望。
朷曦
日更千字
青春校园
当前位置: 都市 青春校园 我们的花季时代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侠客行

  剑江,蜿蜒曲折地在崇山峻岭间奔流,从远处望去,像极了一把金蛇剑,刺向天际。

  剑江的大多数河段,静如处子,平静而优雅,多情而纯洁。

  唯独这里,忽地拐了一个四十五度的弯,原本宽阔的江面,经过马鞍山时,被两侧的险峻峭壁挤压得无比狭窄,就连河水都变得湍急了许多。

  接近正午,一只苍鹰划过天空,从这与江面几乎呈九十度角的峭壁前掠过,

  突然不知被何物惊吓,几欲直坠入江。

  这畜牲使劲扇动翅膀,拼着掉了些许羽毛,方才勉强将身子稳住。

  它再也不敢靠近峭壁,“啁~啁~”地叫着,绕了个大弯,快速飞离。

  此时,若有好奇之人仔细观瞧,或能发现,

  峭壁距离水面十数尺高的地方,竟有一处凹入崖壁的洞穴,

  只因洞口处长满枯草,不易引人注意,

  随着日头渐渐升起,在阳光地映照下,洞内隐隐有亮光反射。

  远处,一艘商船正缓缓驶来。

  船身划出的波纹,荡漾开去,一如惊扰了那泛着青绿色的,如古镜般的江面。

  这商船中间盖着厚厚的防水油布,吃水线压得很低,很明显是满载货物!

  船尾处,两个青衣人正自喝酒畅聊,不时发出哈哈大笑。

  这一路行来俱是平稳江面,行程及其顺利,即便是这里看上去地形险要,两人也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降临。

  商船,越来越近。

  那洞穴内的亮光反射也渐渐增多,似有微微晃动。

  商船刚刚接近江水拐弯那险要之处,

  毫无征兆的,忽然升起一排数丈高的铁链将江面隔断,

  商船压根来不及反应,船头毫无悬念地直嵌入铁链的缝隙之中,

  船身猛地往前冲了几下后,终于被困在江中,纹丝不动。

  两名青衣人见状,顿生警觉,

  “唰!”地抽出腰间佩剑,四处张望,同时各自发一声喊叫。

  听到喊声,从船舱里又钻出七八个与二人打扮相同的汉子,

  纷纷手持长剑,紧张地环顾四周。

  眼见周围并无动静,其中一名汉子走近船头,

  大概是想试试如何脱出这铁链之困。

  忽然,破空声响,从峭壁之上飞来一支羽箭,

  箭枝力道十足,从身后穿透那汉子的身体之后,

  又将他带着往前冲了几步,这才被牢牢钉在船板上。

  余人见此情景,情知遇到了敌袭。

  几人倒也不见慌张,训练有素地迅速结成数个三角阵,几组人分别面对各个方向,紧张地扫视着江面和峭壁。

  而洞穴中此时光影大盛,设伏者眼见对方防守严密,无隙可乘,索性率部亮相。

  “下方那艘商船听真,速速离船,可保性命,我们只取财,不索命!”

  船上众青衣人闻声见到敌人,除留下三人防备身后以外

  其余人均持刃面朝峭壁而立。

  青衣人个个神情如临大敌,却丝毫没有弃船而逃的意思。

  崖壁上,为首之人见喊话不起效果,也不再多言,挥了挥手。

  伏兵纷纷从藏身的洞内跳到船上,与青衣男子们搏杀在一处。

  一时间,刀光剑影、斧棒相交,两帮人马打得好不热闹!

  几番交手下来,尽管伏兵人多,但船身窄小,无法展开阵势,且青衣人明显武功更高,更是每三人一组呈三角形站立,攻防有度,配合更加默契。伏兵们倒是被这几人砍得落花流水。

  “哼!没想到,这全真教还真的成了朝廷的鹰爪,老大,你再不出手,弟兄们可就都交待在这啦!”

  刚才喊话之人,此刻又再一次朝着江对面高喊。

  青衣人明知道江对面肯定也有敌人,不然这横贯江面的铁链是如何升起的?

  但此刻,他们就算稍有优势,却也应接不暇,根本顾不得分兵照顾身后。

  毕竟,伏兵虽武艺不高,但却胜在层出不穷啊!

  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一个个打入水中,

  江对岸的“老大”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

  不站不知道,这可真是一站吓一跳啊。

  这位“老大”,竟然只是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孩子。

  少年起身,也不多言,带着身后两名近卫步步逼近江边,并从怀中摸出一物举在手中,

  “咔嚓咔嚓”,声音响起。

  伏兵们知道这声音的厉害,不再恋战,纷纷跳船而逃。

  青衣人见敌人忽然逃走,莫名地感到不安。

  回首望向那少年,却见他不慌不忙从发出“咔嚓”响声的武器上端,取下一张张黑乎乎的纸片,迎风一晃,纸片上,竟然显出青衣人们的相貌,

  就连衣着和兵刃都显现得清楚无误。

  “尔等全真教也算名门正派,怎会愿为官府爪牙,实在可恨至极!如今已被我摄取魂魄,若能弃恶从善,加入我义军,或可留你们活命,否则,七日之内必失心疯癫而亡!”

  青衣人们见自己的形象果然出现在少年手中的画卷之上,且比日常所见画卷更加真实,清晰。对这少年说的话,心中早已信了大半,甚至连阵型也站得比开始阶段松散了许多。

  无奈这次为官府押镖,任务牵连甚广,几人兀自不敢轻易放弃。

  少年见距离成功只一步之遥,当然不愿意功亏一篑,决定加大威慑!

  他从怀中掏出一物,大拇指轻轻一按,

  顿时,一股淡淡的蓝色火苗在他手中燃起:

  “还不降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青衣人见对方凭空而弹的火球,暗暗惊叹这少年“内力深厚”。几人情知今日遇到了硬茬,却又碍于船中货物紧要,无奈之下,更是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刃!

  少年见多说无益,潇洒地挥手一弹,火苗被他摔出,刚刚好击中那拦住船头的铁链,

  “腾”铁链被火焰触碰,猛地炸起一团火球,

  紧跟着整条铁链都燃起了熊熊大火,

  说来也奇怪,这火焰竟然遇水不灭,沿着江面,把商船包围起来。

  “哎呀呀!着火啦!”

  青衣人先是见到少年手中莫名弹出的火苗,后又亲身体验了爆燃的滋味,再加上确信自己魂魄被摄,精神和肉体受到双重打击后,内心世界终于崩溃,

  为首之人跳入水中之后,其余众人纷纷效仿,

  眼见商船终于得手,设伏众人纷纷夸奖少年神通广大,

  少年不禁得意,哈哈大笑!却不料脚底一滑,眼前一黑,

  连救命都没喊出声,直朝江中跌落下去。

  “啪!啊~~”

  奇怪,这冰冷的江水为何如此之硬?怎会摔得自己生疼?

  少年睁开眼,什么江水?哪有峭壁?

  商船和敌我大军也无影无踪。

  身边只有自己最熟悉的床,

  呃……还有被压在身下的拖鞋。

  “你看看你,十五岁的人了,睡个觉还一点都不老实,不晓得又做哪样怪梦,硬是可以把自己笑得从床上滚下来!快点起来,地上舒服得很是不是嘞?”

  听到这熟悉的唠叨声,少年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浮土,

  环顾周遭,雪白的墙壁,黝黑的水泥地面,

  还有餐桌边,正端着面条大口吸溜着的父母……

  少年失望地确信,自己没有穿越!生活没有改变!

  “快去洗漱,面条自己煮,爸爸妈妈要去上班啦!”

  在父亲的催促下,正欲上床睡个回笼觉的少年,无奈地趿拉着拖鞋来到卫生间。

  父母着急上班,吃饭的速度很快,少年刚洗完脸,门口又传出母亲的嘱咐:

  “向东,我们上班去啦!你自己吃完早饭把碗洗啦!然后赶快写作业,中午回来我要检查的!门我还是反锁啦!这个假期你要是不把成绩学上去,就不要想出去玩!”

  “行啦,快走吧!不然该迟到了!”

  在老公的催促下,女人这才勉强守住话头。

  被叫做向东的少年姓林,

  此时,他正坐在马桶上,愤愤地堵着自己的耳朵,

  “学习学习学习~~~成天除了唠叨学习就没别的事了吗?也不嫌烦!我以后娶老婆,坚决不要话痨!再漂亮也不要!”

  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家里已经只剩他一个人。

  “嗯~~~”

  使劲地伸了个懒腰,却不急于去厨房煮面条。父母上班,家里便成了自己的天下,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他披上外套,安逸地跑到阳台,眺望着不远处,那缓缓奔向远方的剑江。

  江水流向天际的尽头处,一座双层铁路桥将梦境中那两侧峭壁连接起来,桥上交通很是繁忙,汽车来回穿梭,不时还有列车呼啸着飞奔而过。

  林向东的家,离剑江的直线距离不过百余米,江畔是他和小伙伴的游乐场。

  正值寒假,他多么希望能和平时一样,

  约上三五知己,在江边烧个烤、踢场球……

  哪怕挖挖甜根也是好的呀!

  “哎!不就考了个第三名嘛,不就比第一名差了七分嘛!这要搁别的孩子,家里非得开个庆功会不可,自己可好,只是期末考试丢了第一名而已,就被罚禁足一个月。”

  林向东对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唏嘘不已。

  感慨有什么用?父母之命,怎敢违抗?

  不过,还好自己尚有对策。

  他把目光从江水中拔出来,移回自家楼下的马路上,搜索着。

  八点,是他和阿根约好的时间,

  好朋友会给他带来自由的希望。

  “咦!似乎有点不对劲,怎么这马路上的人不见稀少?这个点按说大人们应该都去上班了呀?”

  少年扫视了一顿,目光却都被街上的人群阻隔。

  “三皮,怎么了?大早上的,你们跑什么呀?”

  好容易看见人群里钻出一个自己的同学,林向东赶忙将他叫住。

  “哦,向东,你没听广播吗?山上着火啦!我爸叫我跟着他去帮忙发救火工具,喏喏!又开始播啦!”

  三皮边回答,边用手指了指天空。

  果然,广播里平日温柔的女声,此刻变得严肃紧张起来:

  “各位同志们请注意,山火目前势头正旺,请大家一定跟随消防队前往,不要单独行动,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去,还真的着火啦!”

  林向东依稀想起,刚才的梦里似乎听到有人高喊“着火”来着!

  “哎!三皮,看见阿根了吗?”

  “看见了,就在后面,你不去帮忙救火吗?快点下来啊!”

  “我……呃……我等等阿根,你先去!”

  被父母禁足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林向东很不愿意与别人提及。

  “行,你们俩一会记得千万别独自上山啊!”

  三皮说完,紧跑起来,努力追上前方的父亲。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身为郭靖的崇拜者,平日里救小鸟、扶危树......各种帮助同学的事可没少做,这会听到山火肆虐,救火怎么能少了自己的身影?

  他扶着护栏,从阳台探出半个身子,焦急地朝阿根应该过来的方向张望。

  来了来了,阿根在人丛中穿行着,奔自己家而来。

  “快点,快点,咋才来啊!”

  阿根是上海孩子,生得瘦弱俊俏,但却一点也不文静。

  “我就知道救火这事少不了你,这不,直接先奔晓苇家给你拿钥匙来着!等着啊,我先救你!”

  说完,阿根就钻进了林向东所住的那栋楼层。

  三层楼,不高也不低,等他换好衣服穿上鞋子,阿根堪堪赶到,

  “哗啦!”

  大门被打开,林向东仿佛瞬间闻到了一股心旷神怡的气息!

  什么作业、什么父母管束……

  哼!区区一把铁将军,怎么能锁得住小爷那奔向自由、扶危就难的心!

  拜拜喽!

  刚准备拔腿下楼,林向东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冲着阿根问道:

  “对了,晓苇没去救火吧!”

  “没有,她……她妈……她妈……不……不让......”

  “好好说话,不许他吗他吗的说人家女孩子!”

  “靠!没见我是喘的吗?你……你瞬间爬个三楼我看看!”

  “嘿嘿!逗你玩呐!要歇会不?”

  心情大好的林向东一拳捶在好友肩头,倒是险些让阿根倒了个踉跄。

  “没……没事!你大爷的!”

  “赶紧把气喘匀实喽,咱俩抓紧救火去!”

  阿根迅速平稳了一下气息,紧跟在林向东身后,跑下楼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