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真相

  事情的开始还要追溯到上个学期!

  学习的压力骤然而升,类似孙士富这样,游离在本科线边缘的学生顿时感觉极不适应,朝九晚五的读书,几乎取代了所有娱乐活动,倍感压力的他,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加大了自己的吸烟量。

  当初在室友们的威逼下,他被迫签订了戒烟协议,协议中定的每天两根烟根本解决不了他的烟瘾,他经常背着大家偷偷抽上两根,尽管如此,每天的吸烟量也能控制在五到六根!

  一旦他自我约束被解开,用不了几天,这吸烟量就蹭蹭地涨到一天一盒,极度郁闷的时候,甚至达到了两盒。因此而导致生活费用再度紧张,让他又一次过上了捉襟见肘的日子。

  这天,他正躲在小树林里,艰难地啃着白米饭拌辣椒,忽然闻到阵辣子鸡香,回头望去,竟是独山的老同学袁伟。

  “你不在职高待着,跑我们学校来干嘛?”

  “想你了呗!呦!咋个混的这么惨?连个菜都买不起啊?”

  “老子喜欢先把菜吃完,你管得着吗?”

  “哟,你看看你那碗里,连点菜汤印子都没有,就别在这装高尚啦!”

  袁伟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菜递了过去!

  很久没有吃菜了,孙士富无法拒绝老同学的“关怀”!

  一口辣子鸡进嘴,香气立马将他的口腔填满,他忍不住舒服地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样?吃饭还是需要菜吧!”

  “别废话,快点讲,找我有哪样事?”

  “真的没得哪样事,就是单纯来看看老同学不行啊!”

  袁伟是独山地区出了名的浪荡公子,自从上了高中以来,三年未曾见面,孙士富很了解他,这会忽然到访,绝对不会是简单的叙叙旧。

  孙士富警惕地看了看碗里的鸡块,终究抵挡不住诱惑,不管不顾地大吃起来。

  看着大快朵颐的孙士富,袁伟嘴角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士富,你这三年,有喜欢的姑娘吗?”

  忽听得老同学说话的腔调变得如此幽然,孙士富到有些不知所措:

  “泡妞啊?老子玩都没时间,哪点有心思想那些事?不像你,大情圣!”

  “其实,你应该找个机会,体验一下爱情的滋味!心里惦记着一个人的感觉,无比美妙!”

  “谈恋爱不要花钱的吗?女朋友可以没有,烟可万万断不掉。”

  “你小子就是不解风情,漫步在校园里,花前月下,多么诗情画意?毕业了可就再没有闲情逸致去感受喽!至于你那破烟,除了伤身体,还有什么好处?”

  “咋个?是不是手里有妹子发不出去了?”

  孙士富隐隐感到,这顿饭有可能给自己吃出个媳妇来。

  “那倒不是,我最近爱上一个女孩!”

  “嘁,我以为是哪样了不起的事呢,你爱上女孩,那不是每个月都会发生的事吗?你就属于那种,即便是当了和尚,都没有女施主敢去庙里烧香的人。”

  “这回不一样!肖婷虽然长得一般,但她个子高,身材也苗条,重要的是,她身上那股特别飒爽的劲,啧啧~~反正我也说不出来,就是特别吸引我!”

  “听你的意思,是搞不定她,找我帮助出主意?我又没谈过恋爱,咋个帮你嘛!”

  “怎么可能会有我搞不定的女孩?我只是觉得,和她在一起,就压根不再想别的女孩了,而且,我居然都不敢碰她!”

  “咋个?当圣人啦?”

  “倒也不是,我觉得她有若仙女一般,如果我对她哪怕产生一点龌龊的念头,都好像在亵渎她!你懂那种感觉不?就是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不明白!”

  看着袁伟越说越激动,孙士富惊讶得张大着嘴巴,他完全感受不到好友所要表达的情感要点。

  “哎呀!跟你说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这么说吧!我就是爱上她了,不是玩,也不是喜欢!我陷进去了!”

  “嗯~~然后呢?”

  无论袁伟说得如何动情,到阻止不了孙士富迷恋辣子鸡的心。

  “不瞒你说,我拔不出来了。”

  “哦!”

  看着孙士富起劲地啃着鸡块,袁伟觉得自己似乎白来一趟!

  “别啃啦!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咋个帮你嘛,我又不懂感情的事,要不我帮你写一幅字送给她?”

  “死去!有给女朋友礼物送字的吗?”

  “那你说嘛,我咋个帮到你!”

  见朋友有些着急,孙士富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饭盆,他的脑海中终于想起一句古语:吃人的嘴短......

  “其实,我也没得哪样需要你帮忙的,就是......”

  袁伟东张西望了一番,见四周无人,这才凑到孙士富耳边,一阵低语。

  “不行!你这个和偷东西有哪样区别?”

  “小声点,你不要吵吵行不行?”

  “免谈哈!你这不是还有钱买辣子鸡嘛!”

  “那不是我买的,是我一个室友家里带的......”

  “哎!也不晓得你咋个想的?一个女人而已,这么上心搞哪样?我们都快毕业了你晓得不?用点心思找工作吧!”

  “士富,你要是帮这个忙,毕业找工作的事情,只要是在独山,我让我爸帮你搞定!”

  孙士富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高考想过本科线是比较费劲的,现在学习压力这么大,完全是自己无法承受的,一旦落榜,搞不好就得随便上个专科学校,绕来绕去,最后在独山找工作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袁伟的这个承诺,极大的诱惑着他。

  孙士富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米粒,心中无比纠结,连辣子鸡都不香了。终于,自己的前途占据了心理优势。

  “那咱可说好,只能拿点生活用品,而且不许拿多了!”

  “放心放心!我说话算话,熬过这个学期就行!下个学期我就说要买复习资料,找我爸多要点钱,把这些都还上!”

  “行嘛!钥匙你拿去,但是记着,千万千万不许拿值钱的!被人家发现,是要被抓的!”

  袁伟是个聪明人,如果不是过份宠爱女朋友,也不会搞到自己身无分文的境地。

  得了钥匙之后,袁伟连踩点的过程都省去,趁着上课时间,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宿舍楼。

  楼里的孩子们朝夕相处了三年,大都相熟,男孩子之间的关系更是随便,因此,袁伟惊喜地发现,几乎每间屋子都可以随意地推门而入......

  袁伟是个有心人,他配了把备用钥匙之后,才把钥匙还给孙士富,而这正是袁伟贪婪的开始。

  没过多久,孙士富觉察出不对劲来,宿舍里遗失的东西,从最开始的牙膏、毛巾,逐渐变成了咖啡、水杯、钢笔......

  他趁着早起人少的时间,把袁伟约到小树林,大吵了一架,然而,效果微乎其微。

  袁伟原本只是想“借用”一点生活用品,怎料宿舍楼毫不设防,他贪婪的一次又一次,轻松地把东西拿出去变卖,虽都不值钱,但胜在量大,如此一来,不仅生活无忧,甚至还能勉强支撑谈恋爱的花销。

  对于孙士富的指责,袁伟只是表面应承,但却丝毫不放在心上,直到他忍不住动了林向东最爱的《马拉多纳写真》和大家每天都要用的小台灯......

  无人知晓不叫偷,没被抓到不叫偷,当此事闹得天怒人怨的时候,袁伟不得不放弃了偷盗的行为。

  来钱快,风险小,袁伟憋了这好几个月,终于熬不过心头发痒,新学期刚开始,他琢磨着大伙一定从家里带来不少好东西,于是决定冒险再干一票,怎料却撞见了在屋里休息的林向东......

  “向东,我发誓,我一点都没拿,而且,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会告诉他,让他交回钥匙,从此不能再犯。我保证!”

  “老孙,朋友有难,咱们肯定解囊相助,但这不问自取,多少有点不相信朋友的意思,何况,你也不琢磨琢磨,他咋不在自己宿舍动手呢!哎~~你让你朋友尽量补偿一下大家吧!”

  林向东对孙士富的“耿直”深表无奈。

  “那没问题,可是......你......还告诉宿管办吗?”

  “老孙,朋友一场,听我句劝,努力准备高考吧!烟就别抽啦!”

  林向东并没有直接回答孙士富的问题,而是动情地搂着他的肩膀,一起回自习教室而去。

  孙士富自己从家里带的钱本就不富裕,袁伟虽然把钥匙归还,但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和物,来对同学们进行补偿。

  不知道孙士富是因为事情败露,乱了分寸,还是相信大家都会如林向东这般体谅自己,他竟然写了封道歉信,并说明迟些归还遗失物品,然后挨个送到每一间丢东西的宿舍。

  尽管孙士富写信时,并没有署名,而且送信时,也注意选择无人的时间,但他忽略了自己那挺拔苍劲的字体,高中生有几个能把字写得如他这般精彩?

  这一下,不啻于投案自首,放学后,118宿舍门口顿时挤满了愤怒的人群。

  “老孙,你傻不傻?是觉得自己的字体很大众化吗?”

  “老孙,当初二中招你进校,也是看重你这书法拿过省内的比赛奖项吧,难道,道歉的时候,不知道回避一下吗?”

  林向东顾不上和大伙一起分析孙士富的头脑发热,跳下床,打开房门,冲挤在走廊上的人群喊道:

  “大家别吵,这个事孙士富也是背锅的,他本身并没有拿大家的东西,而且,他还仗义地帮他朋友承担罪责,你们能不能体谅一下老孙的苦处?”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那我们丢的东西就这么算啦?这么多东西,他要还到什么时候?”

  门口的同学们气愤难平,不少人依旧不依不饶。

  “大不了我帮他一起还!我们全118帮他一起还,这下你们放心了吧!”

  “对,还钱的事算我一份。”

  屋里,室友们纷纷起身,痛快地答应着林向东的动议。

  听闻有这么多保人,走廊里的人群稍稍安静,但却并未退散。承诺不可能揣在怀里当实物,同学们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

  正在此时,人群背后传出一声大喝:

  “我们117丢的东西不多,而且太杂,不好清理,索性不用还啦!我信得过林向东!”

  眼见117的刘奎带人前来声援,人群里那些情绪过分激昂的同学,再也不敢出来闹腾,这件事,终于被孩子们的团结和友谊,掀翻过去!唯余孙士富耷拉着脑袋,神伤地坐在床上,任谁叫喊都不搭理。

  “算啦!让他静一静吧,毕竟在这件事情里面,他也是受害者。”

  林向东的提议,让宿舍归于平静,然而,孙士富万万想不到,这份平静却是他今后,再也无法企及的东西。

  刚才喧闹的人群中,有几人虽然碍于刘奎的威慑和林向东的面子,不再吵闹,但心里始终过不去劲。

  以前不知道小偷是谁倒还好说,这一但知道,竟然是身边人所为,愤愤不平的心情无法宁静,几个双农班的孩子,终究还是将这件事捅到了宿管办。

  或是为了立功,抑或是如郭主任所说,为了“保护”孙士富,得到消息之后,她第一时间出现在118室,将孙士富带回了办公室。

  整整一个下午,教室里始终不见孙士富的身影。

  

第十三章 真相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