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没完没了

  六月三十日:吴老师宣布正式停课,孩子们可以回家自行复习。

  宿舍楼里,收拾行李的孩子们还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他们和二中的最后一别。

  回家的班车路过一中,站牌上冷冷清清,看来,一中的同学们是要奋战到最后一刻啦!

  回到家里,林向东发现,平日在家里“嚣张跋扈”的妈妈,忽然变得无比温柔,不仅和自己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甚至连在家里行动,都变得轻手轻脚。

  “妈,咱能不这样吗?一个考试而已!不至于连自己的生活习惯都要改变吧?”

  “哎呀,毕竟是高考嘛!我忍你一礼拜,考好了我给你庆功,考不好的话,哼哼!看我怎么跟你算总账!”

  ...................................

  匀城的晚上比较凉爽,复习结束后出来打水,依旧是很好的放松活动。林向东站在四单元楼下向上望去,晓苇家的灯光还没熄灭。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

  林向东也不知道自己抽的哪门子疯,忽然情绪上涌,就这么冷不丁地高唱了一句。

  很快楼上传来回应:

  “嚎哪样嚎?要高考晓得不!”

  哇塞!从来没见过晓苇爸爸这么厉害过!

  林向东赶忙提着水壶,溜之大吉!

  站在水站的阶梯处,朝远处望,林向东发现,目光所及,几乎所有老同学的卧室,都亮着灯光,甚至连罗超家,也灯火通明!可以想象,每一盏灯光后面,都有一个勤奋苦读的身影。

  高考,就是这么扣人心弦!

  又是一年七月七,喜鹊飞满天。

  牵着我的梦幻和思绪,和她来相聚。

  喜鹊懂得我的心,朝我把头点

  带来她的相思和美丽,和我在一起!

  每年高考,林向东总会情不自禁把《三月三》的歌词,篡改成《七月七》。今年也不例外,哼着小曲,坐上班车,林向东和一众同学,兵发考场!

  每年高考这几天,三零三厂都会安排考试专车接送学生,今年也不例外。

  空旷的车上,参加高考的同学们纷纷取出自备小纸条,争取这考前的一个小时,做着最后的努力!

  林向东则奉行大考大玩,小考小玩的原则,都学了三年,该是啥样,就是个啥样,现在磨枪还有什么用?

  “哎,你们觉不觉得,教研组的老师们,多少有些不解风情呢?”

  “向东,你又有什么古怪想法啦?”

  “你们想啊!每年七月七是什么日子?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嘛!对不对!国风情人节!可是他们偏偏选在这天考试,是不是有点:不解风情!”

  “人家七夕说的是农历好不好!要不,你和晓苇别考试了,去过情人节嘛!”

  “向东,好好纪念这一天吧!很快你和晓苇就真的要天各一方喽!”

  晓苇终究拗不过爸爸,志愿还是填报了成都大学。

  听着大伙的哄笑,晓苇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

  “高考完毕,咱们都要分开的!其实也无所谓,交通这么便利......!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制造点惊喜,对不对!”

  “说起惊喜嘛,晓苇,你猜猜向东的志愿,会不会也是川大?”

  “国威,你这话你自己信吗?别开玩笑!要我说啊,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朋友在身边,就是我们的光辉岁月!”

  “听听,还是人家三皮说话有水平!文科高材生嘛!”

  “友谊万岁!”

  “嚯,连莫大神都发话了,来,为了高考胜利,整一首壮行曲!”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

  林向东领着大家开始哼唱《光辉岁月》,曲音未落,就被坐在身边的晓苇一顿猛掐:

  “昨天晚上......是不是你......”

  “嘿嘿!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打水的!昨晚嘛,提前给你壮壮行!”

  车内的气氛,被林向东带动得欢快起来。

  爱笑的人,总是会有好运!大家相信,这个夏天,他们会迎来一次成功的考试!

  考试嘛,大家都经历过无数次了!至于高考,也只是噱头不同而已!当二中的孩子们熟门熟路的来到设立在一中的考点时,竟然意外地发现,校门口多了一排武警站岗!

  “嚯!这么高规格?警察叔叔给咱站岗,以前可从来不敢想啊!”

  “不至于的吧,区区一个考试,何必浪费警力?”

  “去年就有考生忘带准考证什么的,要是没有警察叔叔,怎么可能破格开飞车去帮忙取证?所以,警察叔叔还是很有必要的!”

  “关乎自己学习生涯的重要考试,居然都能丢三落四,这种学生即便考上大学,难道能指着他成事?所以啊!我还是欣赏野蛮生长,警察叔叔有自己的工作,大可不必惯着谁!”

  “别说警察叔叔了,你们看看那群家长吧!这个点,都不上班吗?”

  顺这家耀手指的方向,大家看到校门一侧站着十几个家长,几乎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焦虑和渴盼的神情。

  “好家伙,用得着动这么大阵仗吗?”

  “要是我爸妈陪我来啊,我宁肯不考了!”

  “可不,这不是明摆着给孩子增加压力吗?”

  “哎!都高三了,还跟爹妈这么依依不舍的,上了大学可咋办?”

  “要是家大人来了能加分,我把我家七大姑八大姨全叫上。”

  “咱们这一代,是越来越娇贵啦!”

  “哎!到底什么是高考?难道不就只是一个考试?如果不是全社会把它奉若神明,我们又何必担得如此大的压力?我要向全社会呼吁:这尼玛至于的吗?”

  “好啦!别蹉跎啦!咱们走!领教领教什么叫高考!”

  终于进入这学生年代最重要的考场,别的同学们大多取出书本,做最后的冲刺,林向东则在周围的桌椅上来回转悠,直到三个素未谋面的老师进入教室,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看来,不是每次都这么巧,能赶上王瑶的桌子!”

  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老师们开始边发卷子边宣布考场纪律!

  林向东把卷子拿到手,习惯性地开始做全篇审视。

  呃~~不过尔尔嘛!马老师讲的比这深入多啦!

  和实验班的教学内容比起来,略显刻板的高考试题,确实让林向东感受不到太大的压力。

  他忽然玩心大起,冲着卷子抱拳唱了个喏:

  “兄弟,初次领教,承让承让!”

  至此,林向东以及其轻松的状态,开启了属于自己的高考时间。

  语文是他的长项,逢题几乎不假思索,奋笔疾书。一路过关斩将,轻松来到作文面前。

  漫画中,病人指着打着绷带的右腿哭诉,大夫,我受伤的是左腿啊!

  好家伙,还真是一道社会命题,哈哈,以后,索性开个押题班吧,指定赚钱,这一次嘛!不好意思,马老师的紫砂茶壶归我啦!

  林向东正得意之际,忽见监考老师逡巡到自己身前一位同学身侧,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地说道:

  “小伙子,你们老师没告诉你,高考是分AB卷的吗?你抄前面这位同学的答案,准确率都不一定有自己掷骰子高哦!”

  “噗嗤!”

  考场里爆出一阵阵窃笑!

  监考老师机敏的制止了考生的作弊行为,同时又不至于毁掉他高考的机会!这样的处理方式,让教室里考生们的心情,显得愉悦了许多。

  随着交卷铃响起,第一课考完,刚才还空旷的操场上,顿时冒出密密麻麻的学生,大家交头接耳地对着答案,或握拳庆祝,或哀叹可惜!

  林向东刚出考场,就被国威一个熊抱,险些栽倒:

  “你发现有道题问牛郎织牛的吗?要不是早上在车里说起这个事,老子差点答错!哈哈哈!”

  二人正说话间,几个同学围了上来问长问短,似乎把林向东当成了对错判官。

  “考都考完了,对错又如何?大伙还是赶紧趁这特殊时期,好好搓一顿,迎接下午的考试吧!”

  如此这般,林向东在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下,度过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旧社会的农民,压在身上的大山,似乎每一天都会轻上几分。直至今天下午,终于可以逃离苦海!

  时针一步一步走向终点,林向东趴在卷子上,努力做最后的检查。直到最后一次交卷铃响起,孩子们交卷时,都已经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校园里,空寂了三天的喇叭适时地响起老狼的《同桌的你》。

  今天的操场上,不再有交头接耳,不再有诚惶诚恐,几乎所有人都兴奋不已,那是被压迫后,终于获得解放的宣泄,那是重得自由,再获新生的奔放,那是即将奔向远方的期待......

  不少同学狠狠地将书本扔向天空,此起彼伏,远远望去,竟形成壮观一景。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林向东转头看到走在靠后位置的苏晓东,竟然正弯腰捡拾这那些书本,嘴里还不停叨咕着:

  “浪费啊,可惜啊,卖给下届学生,不都是钱嘛!”

  ..............................

  回厂的校车上,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不管考得好与不好,这一次,孩子们所释放出来的激情,是从所未有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快乐!

  “我们考场不是在三楼嘛,那小风一卷,就把我前面女孩的卷子吹楼下去了,哎!你们不知道,考场里哭得那叫一个崩溃啊,我听着都有点悲痛欲绝的效果。”

  “家耀你少说风凉话,要换了是你,估计能直接跳下去吧!”

  “那不能,咱不是有警察叔叔嘛!步话机一通,不到五分钟,卷子就捡回来了,你们还别说,当时连我都有点跟着那个女生,有点小激动呢!”

  “晓苇,考得不好吗?”

  “还行吧,正常发挥!”

  “那咋看着有点没精神呢?”

  “没事,想到马上就要分别,有点舍不得大家。”

  “没事,不还有一个暑假呢嘛!咱们再好好玩一次吧!”

  这个暑假,所有人的计划都非常大胆,憋了三年,终于可以好好释放激情,燃烧青春!

  三皮和国威带着王彤和周妤一起去了荔波小七孔,号称国内唯一没有开发过的原始森林景区;

  家耀、罗超、彭宇和蓉蓉则钻进了尚未通火车的百里杜鹃。

  就连从来不敢独自出家门的苏晓东,也鼓起勇气,和董博他们一起,来了次苗寨七天游。

  林向东则带着晓苇来到独山,依着地址找到了孙士富家。

  孙士富的妈妈,头发已经花白,伛偻着身子,看上去老态龙钟。

  从她口中,林向东得知,孙士富并没有接受袁伟父亲安排的工作,而是独自南下深圳,前去打工!

  没有看到老同学,林向东颇有些失望,但又因为老孙没有接受袁伟父亲的工作,而颇感欣慰!

  有晓苇陪伴,无论如何都是开心的。

  两人分别取出各自存了三年的积蓄,利用终于不再有压力的假期,几乎游览了大半个贵州!

  生活就像旅行,走走停停!累了,就停下,珍惜身边每一处风景,俱是享受!

  休息够了,再继续砥砺前行,去迎接未来的风景!

  转眼又一个九月来临,天津大学新生报到处,一个高马尾的女孩到处东张西望,她已经看过新生名册里,并没有林向东的名字,可依旧不死心的想看到奇迹发生。

  校门外,终于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瑶!想死我啦!没想到你还真的考到天津大学来啦?!”

  “敏君,你晓不晓得林向东在哪?他难道落榜了?”

  “这么大的消息,你居然不晓得?他考的是天津城建学院,天津大学他连名都没报!”

  “这个该死的家伙!难道想跟我当一辈子的对手吗?”

  王瑶恨恨地跺了跺脚。

  知道林向东的下落后,她的心里反倒不是那么郁闷,尽管天大和城建学院之间的距离,远远大于匀城一中到二中。但她却觉得,他就在自己身边!

  和坐落在城市中心的天大相比,城建学院所处的西青区,地势荒芜,杳无人烟。站在校门口的阶梯上,视线就可穿越成片的芦苇,眺望远方。

  转身走进校园,青青草地,翠绿荷花池,又是一番风景独好!

  荷花池的对岸是一排排的体育场馆,篮球场、网球场,排球场,还有一个绝对标准的职业化足球场......听听,人家大学叫场馆,哪像中学,一个操场就能做所有体育项目,遑论小学,上个体育课都得找外单位借场地!

  站在那块标准化的足球场上,林向东很快爱上了这所学校。

  城建学院看上去并没有因为高分入学而额外优待他,和其他所有同学一起,办理了各类入学手续之后,林向东背着行李,来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前!

  很巧,他被分到的宿舍依旧是118,精致的四人公寓,宽大的室内水房,干净整洁的卫生间,和二中那栋充满历史气息的小木楼比起来,这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他很快和新室友打成一片。

  “这个学校哪哪都好,就是女生宿舍少了点。七栋男生楼,才一栋女生楼!还没住满......”

  “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净顾着看校园风光了!”

  “咦~你这个娃,风光以后四年够得你看的,不了解点正经的情况咋行捏!”

  河南娃子李行乡音未改,也不知道高中三年咋上的,林向东微笑地看着他,心中暗暗为他发愁:

  “你这个娃,以后英语四级可咋过捏!”

  另两个室友都来自广西,两人穿着人字拖,从走廊外跑进来,老远就能听见拖鞋片子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滴里搭拉滴里搭拉!”

  罗益声和甘春宁两人一嘴的广西话,他俩的对话,就像是听粤语歌一样,煞是好听。

  即便是有很好的粤语歌基础,费了半天劲之后,林向东和李行依然什么都听不懂!

  “你俩说的啥?一句没听懂呢!”

  “我咋感觉你俩都是广西来的,可这话说得还不一样呢,不会你们相互之间也听不懂吧!”

  “嘿呀!”

  憨厚的罗益声点了点头,倒把林向东惊得乐出了声。

  “合着你俩刚才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咱四个人谁也没听懂!哈哈哈哈哈!”

  “哎呀还是我来讲啦~~女生宿舍那边来了个美女啦~~在我们这种工科学校很少见的啦~~快点去看看啦~~”

  “美女?学建筑的还能有美女?”

  当林向东半信半疑地换鞋出屋,已经有不少男生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一点点靠近那唯一的女生宿舍楼。

  引起围观的,是个前来报道的新生,尽管她只穿着很简单的蓝白格衬衣,和一条修身牛仔裤。但依旧掩饰不了她美丽的面庞,无意间的一颦一笑,都引得不远处的男生唏嘘不已。

  林向东兴奋地跑到熙熙攘攘地人群前,正赶上女孩回头和看门大娘打招呼,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林向东惊得跳了起来,转身就跑!

  对校园地形并不熟悉的林向东下意识地直奔足球场而逃,身后,刚才还很矜持的女孩竟然对他紧追不舍:

  “林向东,别跑,你说好要带我去吃好吃的!”

  “陈大班长,你怎么也考到这里来啦!管了我三年,还有完没完,救命啊......”

  

第十五章 没完没了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