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赐阴才

天赐阴才在线阅读

天赐阴才

师园婉婉

悬疑·奇妙世界·44.3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4-08 19:26

这片世界最初的神将大地分为了魔、神、人三界,又在这三界之间设置了界壁,并在自己弥留之际将自己的三魂化为天赐、地宝、人灵三道血统,留给了三界之王。数万年之后,三界之王更迭,历史渐渐尘封,已经没有人知道三界的来历。魔域的王族爆发了一场政变,魔王的二世子与四世子之间开始争权之战,魔王帝浽临终前将继承了天赐血统的儿子降生到了人类世界,让他躲过了二世子的追杀。由此本该相互依存的三界由于魔域的政变都被卷入一场长达数十年的战争之中。而战争的真相却被紧紧地掩饰起来。三界之战,削弱了界壁的力量,无意之中将最初之神为了这片大地宁静而封印的邪恶力量也在慢慢苏醒。这天地之间,风云搅动,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比三界之战更加惊人的黑幕。而这一切,都在等着慢慢长大的天选之子,秦熵,追寻自己的身世之谜,揭开三界战争的秘密,揪出整个阴谋背后的主使。在这一场寻根之旅的背后,将会有个怎样光怪陆离的世界,在这世界里又会发生哪些跌宕起伏的故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好不容易觉个醒,咋就这么尿性

  虽躲过致命的一剑,依然被对方的剑气伤得不轻。

  好在这一伤,最终换下了对方的性命。

  这已经是斩杀的第五个刺客了,每一个都要比前一个更强,直到这个差点要了秦熵的命。

  摸着自己并不痛的伤口,秦熵有些无奈:为毛别人的18岁梦里,尽是红颜柔情,红袖添香,换我这儿,特么的就成了天天逃命,是老子睡觉时,闭眼睛的时机没掌握好吗。

  经过连同今天,已经是第五天的追杀,秦熵已经习惯在梦里以上帝视角审视问题。可上帝视角又不是上帝,此刻老子就是想冒火:个龟儿子,明天大爷我不跑了。

  这特么做梦把自己气醒,怕世上也算少有了。话说,我是得罪了哪个连续剧导演咋地,还非得让我领了盒饭才杀青。

  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顺便看下时间,凌晨3点。

  正准备喝,杯子里的水开始晃荡起来。

  秦熵的第一反应是,怕是连续剧一般的怪梦把我给整成帕金森综合症了?不过也有可能是高三学习压力太大,个人更倾向于后一种。

  不对,整个人连同屋子都开始晃荡起来。直到门外开始出现嘈杂声,窗外的灯也陆续亮起。

  我勒个去。扔下水杯,秦熵迅速抓起衣服和手机便夺门而出。在梦里可以骚气,可以放肆,可这特么是现实,真会挂的。

  梦里被追杀,现实遇地震,此刻的秦熵,怕不是得罪了哪个导演这么简单吧。我敢说,连王晶都不敢这么拍。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跑出来,本来宁静的夏夜逐渐灯火通明,一片辉煌,关键还特么人声鼎沸。

  凤县,这个百十年来不知地震为何物的小县城,确实地就震了。

  刚开始,街上人少,每个人都裹挟着恐慌的情绪。可群居动物的属性就是,不管啥事儿,只要人一多,胆儿就肥,一场紧急避难,活生生给整成了夜谈会。此刻再点个篝火啥的,完全没有违和感。

  打个电话给陈果吧。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的秦熵想:没理由这个在街上看见狗吃屎都会凑热闹的小伙子,此刻会不参与这场盛会。

  念不得。刚拨上号,背后一巴掌就拍了过来,“哈,感觉到了没,地震耶,整个房间都在晃,吓死我了。”

  你特么不特别注明:吓死你了。我都差点以为你是在看别人家的房子晃荡。

  懒得吐槽,秦熵挂掉电话,回了句,“你以为我现在站这里干嘛?参加上帝吹哨的集训。”

  “还是我反应快,十八楼呀,我拉上我妈就往楼下跑,”陈果脸色绯红,应该还没从兴奋中缓过神来,“等我跑下楼时,外面还没几个人。”

  “那是你只穿条内裤的理由?”秦熵斜了他一眼,跟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别在意细节,好吗。”陈果讪讪的说。

  地还有些晃荡。

  其实,周围这样穿着的人还不少。凌晨3点多,地震,你指望一个个西装革履,闲庭信步似的踱步出来?

  可,前面那位姑娘,你裹个浴巾就跑出来是几个意思,和旁边那位小伙子的情侣装?

  陈果脸更红了,还下意识的往秦熵身后躲了躲。

  我特么也是18岁的小伙子好吗,我不尴尬的吗?所以,秦熵也往陈果身后挪了挪。

  不过还好,哥们我好歹穿了条裤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方天边已经出现鱼肚白,恐慌的情绪被出现的亮光冲淡不少,一些胆儿肥的已经回去。

  像陈果那样,被夏夜黎明前的凉风吹回去的也不少。

  当然,直到天亮都还在外面徘徊的就属于,胆子小得比较彻底的那种。

  好在,地震没带来什么实质性伤害。

  没听说半夜地震,早上就不用上学。所以,瞌睡也没敢再睡,秦熵简单洗漱完就往学校走去。

  其实,对于秦熵来说,马上面临的高考比地震重要得多,所以他能从地震带来的插曲中很快恢复状态。

  这也源于高考对他的意义不同。像秦熵这种孤儿,得靠它修改命运。

  孤儿院的孤儿16岁就得从院里出来,进入社会。而这个年龄对于社会来说还是太小。不少孤儿都没能经受住社会的毒打,有的过早便入了歧途,有的为了生计不得不伸手乞讨,成为流浪儿,有的小偷小摸,鸡飞狗跳,好一点的就是找份力气活路,勉强混口饭吃。像秦熵这种能读到高三,还有希望考个好点大学的真可谓是凤毛麟角。

  这都源于自身的选择和坚持。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除了读书,很难再有个好的前途。神马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这样废话对他来说就是:明明是谁?

  “新闻都出来了,”平时到学校算早的秦熵,发现今天大多数同学都已经到了,像陈果这种不拉上课铃都舍不得进教室的主儿,正兴奋的分享着,“凤县千年历史长河中,一共才发生过两次地震,可以说这是数百年难得一见。”

  这特么历史长河都出来了,看来没少准备。学习要是如此,何愁挂科?

  秦熵懒得接话,自顾自放书包。

  杨俊转过身,倒是加入了讨论,“你说的就是真的?”

  这是这个年龄段的通病,总要表现出自己的观点与众不同,才能体现出智商优越感。通俗来讲,就叫抬杠: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传承千年,长盛不衰。

  “史学家说的。”陈果肯定不服输,自己好不容易找的观点,哪能轻易让你给驳了。

  “哪个史学家?”杨俊紧咬不放。

  “呃......”陈果印象中的史学家就一个,也不管对不对,先抬出来再说,“司马迁。”

  “呵,”杨俊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关键是杠精,就不能认输,“有本事叫来问问。”

  “这个......我......你......”陈果懵了,这特么就阴险了,你给我叫来问问看,关键是叫不来,你就没法确认真是人家说的好吗,这可谓是终极杠术,屡试不爽。特别是针对这种没凭没据,又经不起考证的对话。

  “可以送他下去问啊。”秦熵的一贯风格,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下轮到杨俊噎住了。

  “漂亮。”陈果对秦熵斜眼一眨,论抬杠,墙都不扶,就服你。

  周围几个趁热闹的也都笑起来,果然没让我们失望。

  高中生,也就这样嘴上较较劲,论个输赢便罢了,还真给人送下去不成。

  “嘿,今天来得都挺早啊。”此时老班正好到教室门口,看到人来得这么齐,径直走上讲台,“半夜的地震是很新鲜,毕竟百年难遇嘛,哈哈。

  现在趁大家到得这么齐,我就在这给大家宣布一个更新鲜的消息。”

  等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段景德才接着说,“新消息,今年军招提前,这两天有意向的可以来我办公室报名。”

  军招,每年都会进行,而且很多名牌军校并不比985、211差多少,而且出来就是挂军官衔,端铁饭碗,这本身就对很多人有吸引力。只不过提前而已,也没看出这消息好在哪。

  切~于是班上开始有学生爆发出嘘声。

  “还以为是要放几天假呢。”

  “这算什么好消息,老段吊我们胃口。”

  “那......”段景德此刻故意加大声音,放慢语速,等群情再一次平静下来后,才说,“如果是费用全免加高额奖学金呢?”

  哗~此刻情绪又一次被点燃。

  费用全免,并不是学费全免。大学三年,每年学费都有近万,再加上每月千把块生活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一年两万多的支出也算不小了。更何况大学不谈个恋爱啥的,不得花钱?现在给你免去所有费用,那不是过得爽歪歪。

  这不光对学生,对很多家长都是吸引力,这才算是重磅消息。

  “有这好事?我报名。”

  “奖学金考核是什么标准啊。”

  “算我一个,老段。”

  ......

  “是敢死队缺人了吗?”秦熵此刻正在低头翻书包。

  有些人自带一种气场,就是他说话的时候现场不管多吵闹,总会安静那么一瞬间。而秦熵正是自带这种气场的人。从平时开玩笑就能看出,虽然出于学生崽的自尊不愿承认,可有时候就是为了听他那句噎死人不偿命的总结陈词。

  此刻秦熵说话的时候现场就突如其来的安静下来,安静到扔一根绣花针都能掷地有声。当他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的时候,抬头看见全班视线的焦点都集中到他这儿,虽然有点茫然,可他还是喃喃的说完后半句,“不然干嘛开这么诱人的条件。”

  好特么有道理。

  “小伙子,我喜欢你的思路。”陈果开口打破了尴尬。

  全班沉默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来自段景德的负面情绪值+50

  来自杨俊的负面情绪值+18

  突如其来的文字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秦熵眼前,极为清晰,却又完全不挡视线。

  什么情况?秦熵想转头问陈果,可他正跟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这状态,应该是完全没有看到这些突如其来的文字,不然怎么的也得愣一下吧。

  再看一下老班,此刻正表情微愠的看着自己,再结合负面情绪几个字,显然是以为秦熵在哗众取宠出风头。

  可杨俊干嘛不爽,秦熵表示费解。

  先别管他爽不爽,自己看到的这些字是啥情况。少年郎的中二基因立刻起作用了:怕是自己觉醒什么超能力了吧,至于什么超能力,应该是知道谁谁谁在背后骂我,谁谁谁看我不爽。

  可然后呢?知道了就没后续了?说好的超级英雄呢?说好的炫酷超能力呢?别人的超能力出场就飞个火球啥的,气势呀。再不济举块巨石啥的也好嘛。可轮到我这儿,就变成了:你你你,在背后骂我吧?呵呵,不用不承认,我的超能力就是......

  我勒个去......这就像同样是中了六合彩,你特么领的是英镑,他拿着刀乐,换我这儿,就成了越南盾,公平吗?

  “好了好了,笑完听我说。”段景德干咳几声,示意安静下来,再补充到,“所有费用全免,不单指学费,还包括食宿费。”

  补充这句其实也没啥意义,理解能力强一点的同学早就知道了,也就是为了从被秦熵破坏的气氛里找回点儿赢面。

  “看来,真被秦熵说中了。”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又补了一刀,赢面,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段景德的负面情绪值+99

  咳咳,咳咳咳......这次段景德都咳成了真咳也刹不住车,全班依旧在哄笑,“算了,安佳下来,待会儿准备上课。”

  段景德甩手转身,背着双手走出教室。

  来自段景德的负面情绪值+99

  秦熵对于自己觉醒的事,也没能守住本心。这对于这个正值中二的年龄段,吸引力太大了。所以,之后一整天,他都在悄悄研究自己的超能力。

  研究好了,第一个肯定是要给陈果分享分享的。要不然,就一个知道谁谁谁在背后恨我骂我,这尿性,还不得被笑一年。

  经过一整天的研究,最后不得不放弃。想象中至少该有点炫酷吊的东西出来吧,不说挥手就要风卷云动的,好歹来个一跳就是三五米,打个响指就能点个烟啥的也行啊。可现实,好像自己觉醒的超能力,真的就这么尿性。

  你特么也是那连续剧导演派来玩儿我的吧?

  虽然没能发现更多的功能,不过有一个感觉若隐若现:就好像自己心脏的地方团东西被迷雾遮住,当你正眼去看时,啥都看不清,反倒用余光一瞥,又能看出点模糊的轮廓。

  怎么说呢,就跟你大腿突然很痒,去挠的时候发现痒点变了,再挠,又变了,反正怎么挠都挠不到痒点,真特么那啥。

  算了,只能先不急着显摆了,在弄清楚状况之前。捡着封皮就是信,这不符合秦熵的个性。

  此刻我只想说,好不容易觉个醒,咋就这么尿性呢。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天赐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