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将成为官老爷妾室的旗女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1786年,美利坚独立战争结束,开启的西进运动。英荷四次海战结束,英吉利成就日不落帝国,拥有强大的海上霸权。法兰西开始渗透东南亚,直逼云南与广西。沙皇远东政策,触手已经伸到库页岛。南阮政权,西山政权,黎朝政权,开启了南海大乱战,法兰西军舰,华人海盗,广东水师,也卷入了这场无休止的混战之中。此时大清正处于乾隆盛世,天朝上国,痴迷于自己的盛世,对世界两耳不闻。此时他并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一场巨变,会让他看清自己的无知与自大。“不,大清是好样的,他的腐朽,养肥了我们共和国。”大清书友群:779833050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minecraftprc.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2名:竹子精11085.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悼武华夏.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民国之记述者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记述者,同时也是一个经历者。这是我所经历过的一个时代。
懒得想办法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乾隆四十八年在线阅读
群穿?别逗了,赵新不过是找了一群穿越打工者。反清?那是必须的!可偌大帝国的统治者有那么弱智吗?想知道十八世纪末的清帝国什么样?本书展现了一个极为真实的东亚各国众生相。 本书Q群:656942331。欢迎大家来讨论,提出建议。
一万只熊猫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的科学时代在线阅读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刻,梦回北平,五月之后,神州陆沉,山河破碎,卢沟桥的枪声从北向南响彻华夏大地,无数鲜血染红土壤,数不尽的悲愤填满胸膛。 清华园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南开八里台成为一片废墟,国不将国,民族面临亡国灭种之际,此恨何解? 站在北平,我扪心自问,是如小民般苟活,还是如英雄般牺牲? 这是一个黑暗而沉重的时代。 也罢,活了十几年的小民,亦想品尝英雄这种身份的滋味,我本学渣,可也有属于学渣的梦想。 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手上没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邱小姐的美丽, 裂变之光的耀眼, 一切的一切,都从除夕之夜开始。
仲渊2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奇荒1877在线阅读
公元1877年,大清光绪三年,农历丁丑年,一场百年罕见的灾荒席卷中国北方大地,饿殍满地,惨不忍睹,史称“丁戊奇荒。” 山西新平县一个叫做冯家沟的小山村被这充满征兆的灾难打破了昔日的平静。鸦片侵占良田、村头乡约霸占逃荒女、粮商张家负债累累,卖女还债;朝廷卖官鬻爵,买官者却贪赃枉法;逃荒者食人炊骨,难逃狼腹;饥民抢食大户,占山为王;洋人广收教徒,赈济灾民,真是个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冯家沟少年李家声亲身经历了这离奇的丁戊年,一幕幕惨剧在周围人身上不断上演,见证着这个奇荒之年,也见证了大清末日的风雨飘摇。 天灾?人祸?其实,比天灾更可怕的,往往是背后的人心。
无来逍遥客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水煮清王朝在线阅读
***<br>五个人,身份各不相同,却在同一时间闪到了同一个时空,康熙中期!面对那些绝对的强权,他们该怎么办?……<br>
古龙岗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清卒在线阅读
满清,卒于雍正年间,日本朝鲜灭于大乾、安南重归版图,俄罗斯毛熊缩回乌拉尔山西侧……
猿程旭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篡清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挺爽的架空小说………………  嗯,应该是吧。
天使奥斯卡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苏云计在线阅读
素手执云,三尺戏台却演尽天下人间。 他为国舍身,风雨无惧,只换天下开颜。 她戏台之上,于世有情,惟愿世道安宁。 可他在此岸,她在彼岸,千舟不渡,却遥遥相望。
容容容熙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潇洒小青天在线阅读
康熙三十七年,元宵佳节,本该祥和太平的京城被一桩突如其来的惊天大案掀起了滔天波澜,只想过逍遥快活日子的小人物鲍晴天,为形势所迫,毅然请命查清此案。 县丞,知县,知州,知府,顺天府府尹,巡抚,钦差大臣...生死爱恨,是非恩怨,一路风风雨雨走来,哪怕面对滔天权势的威逼,无法拒绝的利诱他也只有一句话:“命要紧,利要赚,但真相也决不能被掩埋。”
雾影谜踪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攻略大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将成为官老爷妾室的旗女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

  阴历11月27日,因台湾府知府兼台湾道孙景燧取缔天地会,逮捕天地会领袖林爽文之叔伯,林爽文率军劫狱叛乱,号称五十万众响应。

  阴历11月29日,攻下彰化,杀台湾知府孙景燧,进驻彰化县衙门,自称“盟主大元帅”,建元顺天。

  12月1日北路的王作、李同也率众响应,杀淡水同知,又向北攻打新竹竹堑城……

  ~~

  “小姐,小姐快醒醒!”

  郑暄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只见小西就跪在一边,摇晃她的肩膀,哭花了脸。

  等晕厥退散,郑暄妍看向周围。

  远处几具被削了首的尸体,正堆在巨石树林旁边,给杂草枝叶掩盖了。

  还有一群穿着奇特的怪人,棕红色的马甲,里面则是素衣白布,还有黥面,头顶带着扁带或是羽毛。身强体壮,还有浓郁的体毛,让人有说不出的恐怖,仿佛这些人都是深山野人。

  并且在林间石头边上,聚在一起“咕噜咕噜……”的交谈,没人会觉得那是语言。

  “周镖师呢?”郑暄妍有些惊恐地问道。

  她对之前的事情非常模糊,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她在竹堑城上岸并前往彰化途上遇到民变,随后一路向大山深处逃窜。

  但贼人还是追了过来,一路厮杀,无奈之下,周镖师大喊一声:“冲进土牛线(汉番界)!”马车便是一阵剧烈颠簸,让人头晕目眩,最后一阵剧烈摇晃,“砰”了一声,就不省人事了。(1)

  特别是摸到额头,还能感觉到一丝疼痛,更加确定自己是被撞晕过去。

  小西含着泪水,眼神还透露着恐惧,颤颤巍巍说道:“他……他们带我们进入深山里,就被野人给杀了,还被哪些野人……取了头颅……呜呜……小姐,我们要没命了……怎么办呀!”

  看着小西哭得梨花带雨,郑暄妍一阵无力感深深地埋在心头,感叹命运无常,造化弄人。

  并叹息几分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唉…命运莫过如此……”两滴泪水从白皙的脸旁划过,委屈也是如此。

  她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认命。

  自己可是被家里人卖了个好价钱,来台嫁给大官爷做妾室,原本旗人可要进宫选秀。

  可皇帝老矣,这进宫选秀早已荒废八年,才给人家有了可乘之机。

  特别是旗女,依然成为了官场瓜分对象。

  妾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最后免不了被欺负,被殴打。

  正如嫁为人妇的旗女歌谣:“白菜叶,铺地黄,我妈要我不气长。小的吃娘奶,大了侍奉人家娘。人家吃面我喝汤,人家养猪我拌糠,人家杀猪我托腿,人家吃肉我混嘴。棍棍扣在我身上,句句骂的我亲娘。”

  现在更是悲惨,刚到大岛就遇民变,逃到荒山野岭被“野人”埋伏,如今自己的命就掌握在别人手中,或许会成为别人奴隶,真是祸不单行。

  只见小西什么都不懂,在一旁边哭边道:“小姐…呜…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念什么诗呀……”

  郑暄妍抹了一下眼泪,无奈的看着她,“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没有…吸…小西这么笨,哪有什么办法呀。”小西擦着眼睛说道,还可爱的吸了吸鼻子。

  哪些“野人”看到这两个女子,一个叹息,一个哭哭啼啼,也觉得好烦,还不如一刀了结了。

  不过忍住一直没有下刀。

  突然间。

  听见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哒哒作响,人影晃动,似乎是一支骑兵队。

  只见最先出现的一位穿衣打扮奇怪的男子。

  一件灰蓝色大衣将里面的小衬衫包裹着,还有看似松松垮垮的长筒裤子,连裤袋都是外露,而且不止一两个,与“野人”的着装完全不像,但让人感觉莫名地好看。

  他清秀俊俏的脸庞,棱角分明,眼神泛光,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最为特别的莫过于古怪的发型,后面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周围都是短发,与清朝人的金钱鼠尾辫子大不一样。

  此时的男子脸上有些不悦,让人想问个究竟。

  他骑着马发现有人在打量他,目光带有恐惧与防备。

  便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就发现在地上坐着,衣服凌乱的郑暄妍还有小西。

  一副落魄样子,但能看出之前是一位大家闺秀,只是未缠足,这让人感觉好奇。

  年轻男子扭头看向“野人”们,并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都格力,你说的人只有那么多?”

  郑暄妍与小西听完这句话,有些蒙圈了,那句熟练不能在熟练的京话,也就是官话,且味道很纯,怎么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

  “你还想要多少?这是族人辛辛苦苦弄来,原本还有几个壮丁,他们不老实,于是就杀了……”人群中,那名叫都格力的“野人”用着古怪的官话不屑道。

  “算了,两个就两个,你要拿什么换?”年轻男子又望了一眼旁边的郑暄妍与小西,多少无奈与郁闷。

  原本还想有更多的女子,现在只有两个,只能感叹好过没有。

  “女的四袋,那个细皮嫩肉,就算你三袋好了。至于那哭哭啼啼,叽叽喳喳不停的则五袋盐,看着就来气。”都格力伸出手指,开始给“商品”定价。

  男子一脸无奈又好笑的,瞧着两女,大家闺秀被贱卖,小仆人却被高抬。样子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购买。

  此时的小西诚惶诚恐,自己哭哭啼啼怎么就出事了?而郑暄妍也将她搂得紧紧的,生怕“骨肉分离”一般。

  “你真她娘的会做生意,那行,换吧。”最后男子还是将十袋盐抛了过去。

  都格力和他的族人手脚敏捷地接住,然后着急地拆开,看到里面白花花的盐,笑了起来,瞧着郑轩大声说道:“够意思!”

  “你还是将西边山下的消息告诉我吧。”

  都格力叫族人将盐收好,接着说道:“下面汉人闹了,白衣打蓝衣红帽,杀到鸡笼,那里是赛夏人地盘,不熟,没去看杀的结果。”

  他说完就站起身来,就带着族人往森林退去。

  “狗日的,这叫消息?”男子没好气的骂道。

  只见都格力摆摆手,潇洒的说道:“好好照顾我姐,下次我要换枪……”

  “唉,白来一趟。”

  男子摇了摇头叹息道,他原本只想知道消息,贩卖人口只是顺带,但现在两样都亏了。

  接着看向郑暄妍,这年头大家闺秀不多见,特别是在台湾,基本都是农妇。而这打扮得光鲜亮丽,所以对她们有一丝的好奇。

  毕竟大家闺秀只有大陆才出现,没有哪个傻帽愿意将自家闺女送过来。

  于是平静地问道:“你叫什么?”

  “郑…暄…妍…”郑暄妍畏畏缩缩的,生怕眼前的男子会对她干嘛。在这世道,要是失了贞操,那会遭人唾弃,只有死亡一条路选择。

  “你是汉三旗的人?”

  “嗯…”

  郑暄妍咬牙的点了一下头,可没想眼前的男子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不能怪他惊愕。

  男子原本还以为郑暄妍是满人或是蒙古人,没想到居然是一百年前郑克塽的后人,也就是郑成功之孙后人。

  他对于这段历史还是有些了解。

  那时候郑克塽被迫降清,是郑家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但为了全族人性命也是情有可原。

  其一,遇到可怕的对手施琅;二是,郑成功去世后,内部争权斗争严重,兵将不和,已无心再战。

  最后投降了清,被抬入到旗籍,隶属于上三旗汉军,并居住在京师。

  其实早在郑成功去世后,整个家族都处于分裂当中,有人支持降清,有人还是坚定地走郑成功路线,不愿投降,最后闹得不可开交,引发家族内斗。

  降清得降清,战死得战死,隐居深山的也不知所踪,也有人渡海下了南洋讨生活。

  其中一脉逃到兰阳平原,也就是噶玛兰,后世人称之为宜兰县的地方。

  而他自己就是那一脉出来的,不过现在与本家也有上百年历史,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人,按照古人十六岁出一代的速度,估计也有那么八九代,血缘早已经稀释得不成样子,只有一个姓氏维系着。

  “你知道我叫什么吗?”男子淡淡地问道。

  郑暄妍满脸无知地摇头,不免多了一丝好奇,似乎与自己有某些关联,但依旧将小西搂得紧紧。

  “郑轩,朱成功的后代。”

  声音非常平静。

  瞧在地上坐着的颤颤巍巍,卷卷缩缩两女,“幸好你们遇到的泰雅人是母系社会,要不然,你们早就成为别人的生育奴隶了。”

  而后又道:“会骑马吗?”

  此时的小西早已经吓得没魂,坐在地上脸色苍白,要不是在一天一夜没吃喝,要不然早已尿了一地。

  而旁边的郑暄妍抢着回答,“会!”

  ~~

  旗人会骑马?旗人真的会骑马!

  郑轩一脸呆滞看着郑暄妍,这傻瓜骑在马背上,一手抓着缰绳,然后她的丫鬟紧紧的抱着她,两人就像一具木头,一动不动,这是在让马匹自由下山?

  还闭上眼睛?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自动驾驶?

  郑轩彻底地无语了,看来京城里的八旗也废得差不多,连八旗女子都不会骑马,这可是旗人的老传统,男女老幼皆会骑马。

  不过,此一个好兆头,八旗已废,整个乾隆朝多了一半混吃等死的军队。

  此时的郑暄妍,说不出的紧张。

  她之前生无可念,认命的表情早已经消失不见,如今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才能将马骑好,可这高了些,下面就是陡峭的山坡,不断有碎石下坠,让她非常害怕,手死死握着缰绳,冷汗直流。

  不是不想动,是根本不敢动,腿都是软的。

  她曾经骑过一两回,之后家里人就不给了,而是学一大堆三从四德,女规之类的礼仪,还请了礼仪姑姑。

  “一个大家闺秀的,好好家里不呆,跑来这里干什么?冬游吗?”

  郑轩最后受不了这两个白痴,拽住了她们的缰绳,自己一边骑马,一边牵引她们的马匹走下山去。

  “嫁作人妾。”郑暄妍简短地回答道。

  她还是对这位叫“郑轩”的男子保持敌意,毕竟现在这位眼前的他还是来路不明。特别是发型,没有熟悉的金钱鼠尾辫,一看就不是大清人士,说不一定是哪里的匪寇。

  “旗人居然给人当妾,前所未闻,你不用进宫选妃子吗?”郑轩狐疑地问道。

  “被人动了手脚。”郑暄妍依旧简短地回答。

  这解释,郑轩就大概明白了。

  大清是一个特别的朝代,只要有钱一切皆为可能。

  清朝小妾,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人,而是属于男方的私有财产,跟奴隶无异,不在官府里背书,所以不受大清律例保护,严格上不算家眷。

  只要你有钱,八旗为妾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有钱,所有的法律那就是一堆废纸。这一切都源至于和珅的议罪银制度,以及大清官场陋规。

  “嫁给谁?”

  “孙景燧。”

  “额,原来是那贪官,成了亲吗?要是成亲你就只能守寡了。”

  “你知道他?”

  “台湾知府兼道台嘛,只是他已经被杀了,似乎是上个月的事情,看了你的消息不灵通。”

  郑轩这句话有些违心,因为他也不知道详细消息。但他知道一些林爽文起义的历史,其中孙景燧第一个被起义军祭了天。

  不过也好,孙景燧可没少贪污,每年都贪五万两银子,可是台湾第二大贪官。

  而后看向郑暄妍,只见她脸中似乎松了一口气,闭嘴不谈,看样子她不愿嫁给孙景燧。

  “唉…可惜,连一个不大的官都能操纵京城的事务,看来乾隆朝腐烂了差不多了。”郑轩喃喃自语起来。

  如今是乾隆五十一年,也就是1786年,乾隆皇帝,十全大老人,爱新觉罗·弘历已经是76岁高龄了,又往十全的路上更近一步,而这时间也史称乾隆盛世。

  当然,这世界开始一场千年之未有的大变局。

  乾隆十三年(1748年),孟德斯鸠发表了著名的《论法的精神》;乾隆二十年,德国人康德发表了《宇宙发展史概论》,用星云学说解释了太阳系的形成。

  乾隆二十二年,英吉利击败了法兰西,成为了印度最大殖民者。

  乾隆三十年,英吉利哈格夫斯发明新式纺车珍妮纺纱机,开启了疯狂纺织时代。

  乾隆四十八年,美利坚成立。

  乾隆五十年,瓦特改良纽科门蒸汽机,发明的万能蒸汽机,正式开始了万能蒸汽机时代。

  横向对比18世纪世界文明的发展,乾隆时代是一个只有生存权,没有发展权的盛世,也是人们称之为饥饿盛世。

  强大的帝国开始它的暮年。

  特别是和珅当政,议罪银出台,加上英吉利走私过来的鸦片,让整个大清官场腐烂的速度加快,许多总督巡抚明面上禁烟,暗地里抽鸦片,军队更是如此。

  等十全老人走后,后面的子孙可是败光老底,是两次战争,大园子被毁,台岛被割,外东北丢了,让人揪心的疼痛。

  不过现在,这些可不是郑轩要思考的事情。

  林爽文起义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大岛,逃兵进入台东烧杀抢掠,威胁到自己的根据地——噶玛兰,也就宜兰。

  如今,郑轩想要在乱世偏安一隅完全不可能了。

  十年以后大清会完完全全统治全台,压榨百姓,而后是贪婪的日藩对于台岛的窥视,并派兵过来抢夺,抢走了琉球,之后是无休止动乱与战争。

  郑轩和他所在的家族,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想要渡海下南洋逃难,不过这些地方早已经落入到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手中。

  自己已然退无可退,被逼上绝路。

  与其走投无路,不如放手一搏,大清要了你的命,唯有反抗,唯有起兵,自己家族才有存在的可能。

  就像伟人所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要不然,他对不起一个前世名字:“建国”

  ————————————

  (1)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在台设立了汉番界碑,以台湾山脉为界,俗称土牛线,禁止汉人越界,番人也是如此。

  宝岛以西为汉人居住地,以东为高山族人居住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