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刚来就得死?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大地疮痍,天空晦暗,人间秩序混乱。旧皇陨落,新皇来替。外来者的造皇之争,酿造出这一场浩劫。走在破败古都内的毕冉,看着遍地干尸的都城。深邃的双眼里满是决绝。“我带来的浩劫,理应由我来带走。”用伪历史的开局,慢慢揭晓一个在克隆历史背景下,隐藏起来的时空间战争。而且,这是一场绝无仅有的困兽之斗。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九垢.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古老的科技.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2067回忆.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冠绝新汉朝在线阅读
天下才气共一石,陈止占八斗,两斗予世人。  穿越三国,辅刘氏,扫群雄,大势已成、兴汉在即,死了。  好在陈止身负百家绝学、奇物,身死近百年后再次复生。  但这次面对的却是一个陌生时代,一个不存于原本历史上的统一王朝。  乱世到治世,谋士到名士,这次陈止要选择不一样的生活。  从运筹帷幄、血雨腥风到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百家风光再起,新的画卷就此展开……  书友群号:221355482。
战袍染血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祸害在线阅读
救贾府?呵呵,贾府的倒台是活该。 我是天降的幸运儿,却是别人的大祸害。 谁惹我,谁就是在惹祸,包括了贾府。 且看柳湘莲如何祸祸这个红楼世界……
江红辰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为太子师在线阅读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是一位初中班主任的座右铭。当教初中历史的特级教师穿越到隋朝,并成为隋文帝嫡长子杨勇的老师,他这才发现,当一名太子的老师,实在是太难了,何止是难,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可即便如此,他责无旁贷。为避免太子被废,为国富民强天下太平, 他殚精竭虑,保太子平叛乱,保江山御外敌,拓疆土驱突厥成就霸图。本想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可是在特定的环境下,他能够如愿抽身而出吗?
边走边问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革鼎大明在线阅读
乱世不欲为釜中骨,便提三尺剑。 革天命,定鼎神州。 不负来时路。
林半峰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唐朝大侦探在线阅读
垂拱四年(688年),武则天临朝称制,正积极翦除李唐宗室,谋夺李唐社稷。 万象神宫即将落成,武则天登基之心更盛,登基工作悄然进行。 李唐宗室诸多反对,极力反武,大唐暗流涌动。 现代私人侦探重生为神都洛阳一名小小的不良人,姓陈名肃字圆方。从此涉足诸多案件当中,成为大唐破案如神的大侦探。 武则天:若说断案如神,我朝有两人称顶,一是狄仁杰,二便是陈爱卿了。 太平公主:陈圆方是我的人! 狄仁杰:圆方,你怎么看? 陈肃:大人,我用眼睛看! ……………
隐剑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在明朝当衙内在线阅读
公元1406年,朱老四靖难成功登基称帝已有四年。 时年皇太孙朱瞻基已经八岁,大学士解缙正为编永乐大典绞尽脑汁呕心沥血,黑衣宰相姚广孝为修紫禁城迁都事宜而焦头烂额,三宝太监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船队也已经扬帆起航。 靖难带来的阴影也正逐渐的散去,一切都在向好发展。唯一不和谐的就是朱老四的三个崽为了至尊宝座而明争暗斗。 与此同时安远伯柳升的府里,发生了一件震动京师的事。他那原本被御医诊断为活死人的二小子柳天赐,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
中州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洪荒吕布在线阅读
洪荒背景下的三国时代,人族王朝兴替,不过是仙佛谋夺气运的棋子 吕布一开始其实并不介意当棋子的,毕竟不用努力就能得到一切,直到他渐渐发现,自己这枚棋子的作用,注定是拿命来给别人踩的,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没用,他只能去反抗。 这个洪荒并不简单
王不过霸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朕都登基了,到底跟谁接头在线阅读
“刚才我说的话一定要记住!”  “不好意思,我才穿越来一分钟,要不你再说一遍!”  “我快不行了,完成任务才能得到解药,否则必死无疑,两日后去青楼……啊!”  “喂喂,找谁接头啊?说完再挂啊!”  陌生的世界,未知的朝代,遗失的记忆,不详的任务,萌新卧底楚牧有点懵。  为了弄清楚前因后果,更为了拿到解药活命,楚牧决定振作起来去接头,结果还没出发,皇帝驾崩了青楼不开门!  “苍天啊!老子不管,不开门老子翻也要翻进去接头!”  楚牧没想到自己这一翻却翻进了一个大阴谋,稀里糊涂的进了皇宫坐上了龙椅。  望着满朝文武对着自己磕头,楚牧一脸哀伤:“朕都登基了,这还怎么接头啊!”
病病大夫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假太监:摊牌了,我是前朝太子在线阅读
叶凡穿越成了御膳房的一个假太监,背地里还是前朝太子,开局就要去侍候喜怒无常的皇贵妃。 前方危机四伏,复国大业无从谈起,甚至会白白的穿越! 关键时刻,他幸运的获得签到系统。 每天签到和完成任务,不仅能获得实物和技能奖励,还能抽到人物。 千古名将:项羽、韩信、卫青、霍去病…… 千古名相:萧何、陈平、诸葛亮、曹操…… 叶凡:朕,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不打内战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造皇劫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刚来就得死?

  头疼,想吐并且浑身无力。这是毕冉醒来后身体给他的反馈的信息,他趴在地上一顿干呕,眼泪都逼出来了,却什么也没能吐出来。

  就这样他趴在地上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身上的无力感减弱了一点,这时的他才有力气挣扎的翻坐起来,缓了缓气。才意识到了自己身处在一个阴暗的陌生环境之中。

  周围异常的寂静,毕冉甚至能听的清楚自己的微弱的心跳声。他环顾四周,除了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不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失明!

  “哎!”:叹了口气,毕冉在拼命的回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么个地方,只是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

  此时他觉得口渴异常,便站了起来,在周围摸索,看看能不能找到水喝。只是眼前漆黑一片,不免心里发毛,根本不知道这周围有什么东西。内心免不了有些恐惧,毕竟在一个完全未知的环境,恐惧害怕的都属于正常的心理状态。

  毕冉本能的揉了揉眼睛,突然听到了微弱的滴水声,于是便屏住呼吸竖着耳朵仔细的倾听,希望能判断水滴声传来的方向。

  片刻,他觉得可以判断其所在方向之后,便缓缓的摸索着他自以为的方向移动。当然这种环境之下,他也根本不可能知道方向,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缓慢的移动。

  这时的毕冉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瞎子一般,伸着双手在四处摸索着,探着脚也才能向前走几步。

  几分钟之后,手终于触碰到东西,他试探性的摸了摸,触感有些冰凉也平整,心里猜想应该是一面墙。便顺着墙垣以自己身体为参照物,往左手边移动。

  这种内心既煎熬又无奈的几分钟过去后,似乎已经到了墙的边缘,此时的毕冉根本没有心里准备,但是眼前能看到一些周围的环境的轮廓。他有些欣喜若狂,嘴上喃喃自语道:“有光了,有光了。”有了出到外面希望的他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便往着有光源的方向走去。

  强烈的白光。

  收缩的极致的瞳孔。

  毕冉此刻虽然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之前一直处于黑暗之中,眼睛无法适应外面的阳光,他用手臂挡在眼睛前面。呼吸着来自外面的新鲜空气。

  终于眼睛适应了阳光,逐渐恢复视力。

  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林映入眼眸,毕冉回头看看自己跑出来的地方,原来是个开凿于深山之中的人造山洞。

  此时毕冉非常苦恼,因为从醒来到现在,他始终想不起自己究竟怎么会在这里。为了确认自己记忆的完整性,自己一边摸索着下山的道路,一面在回想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万幸的是自己过往28年的记忆还存在,自己还知道自己是谁,唯独丢失了如何来到这里的记忆,他的自我感觉是大概有三天的记忆断层,当然究竟是不是三天,连自己也有待商榷。

  这个山林茂密,几乎没有任何路可以上下山的深山,毕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山林之间摸索出一条下了山的路径,为此他还非常奇怪,这个人工山洞是怎么开凿建造的。根本没有任何人工开路的痕迹,如何把建造器材运到山里。

  即便下了山,毕冉也是非常迷茫,因为这附近开发程度实在太低了,周围都是茂密的丛林,根本没有任何人工开发的痕迹。毕冉心里不由得想道:“莫非自己在某个景区?”

  “只是也不对呀,就算是景区至少也有人工建筑才对呀!这里就如同没人来过一般呀!”毕冉纳闷的在丛林里面穿梭。没有标识,没有参照物,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依旧在这丛林里徘徊,茫然无措的毕冉害怕极了,生怕有什么足以威胁他的野生动物出现。

  由于从山上下来到现在,毕冉一直滴水未进,实在饥渴难耐,突然遇到林中有石溪,见溪水清澈见底,咽了咽口水便不管不顾的捧起这难得的山泉水一阵豪饮。

  口渴的晦涩感过去后,他捧起水洗了洗脸,发现原来自己手上还带着手表,这让他不由得开心起来,原来自己的贴身物件并不是全部不见,虽然手机和钱包不见了,但至少手表还在,有手表在那么自己就可以找到方向出去了!

  摸着戴在手上的万国葡萄牙系列IW50410的蓝色的皮质表带,毕冉内心多少得到些安慰,毕竟这是他工作这么多年买来犒劳自己的,这一款定制款万国手表的价格在二三线城市可是能买的了一整栋别墅的。

  想想自己从国外拿到经济学硕士的学位回国,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拼了四年如今终于如愿以偿的爬上了公司CEO的位置,却不曾想居然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么个鬼地方,毕冉不免的有些黯然。

  毕冉用口对着表镜哈了哈气,用衬衫的衣角擦了擦之后,确定了现在是下午两点四十四分。他大概的估算自己从山上下来到现在所用的时间应该在三个小时之内。

  在寻找到没有树荫遮蔽的地方之后对了对太阳的位置,依靠手表的指针简单的计算出南的位置。凭借在早些年参与的一些徒步登山的活动积累的经验,终于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努力的摸索,顺利的走出这片丛林。

  原来这一片丛林并不大,只是之前迷迷糊糊的自己到处乱走,搞乱方向在林中迷失了。

  土路,还是被那种日积月累走出来的土路,毕冉走出丛林后看到眼前的一条小路,一脸的无奈,这都是什么地方呀?都21世纪了,中国还有没通混泥土硬底化公路的地方吗?

  “等等,莫非自己不在华夏了?”毕冉不由得一阵后怕。

  “应该不会,应该不会……”毕冉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断的默念以打消自己这种可怕的想法。

  望着土路延伸的前方,毕冉深吸一口气心里暗暗的说道:“继续往前,只要出现乡镇或者村庄,那么就能回去了!”

  天色渐晚,毕冉再次抬手看看手表,看看时间,但表上的时间却是显示七点二十四分。

  “自己走走停停用了也差不多五个多小时啦?”毕冉有些奇怪道:“不对呀,这天看起来最多才五点多钟的样子呀!”

  “这表的时间怎么不对了,怎么走快了呀?”毕冉甩了甩手,再抬起手来看了看手里的表。

  咕隆、咕隆,肚子咕咕作响,此时的毕冉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再加上徒步走了四五个小时的路,双腿早就疲软酸痛。虽然很纠结手表不知道为什么不准了,但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再不找到有人烟的地点。在这荒郊野外,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自己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毕冉焦急的东张西望着,希望能看到附近是否有灯火已经亮起。

  但周围还是没有人烟的迹象,毕冉如今举步维艰,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继续迈步向前。

  “咚……咚咚……”

  毕冉走路走的已经有些迷糊了,突然隐约听到前方传来类似于鼓声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已经饿的产生幻觉了。定睛一看,前方似乎有灯火,这时候他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真的产生幻觉了。而前方真的有灯火,他再次揉了揉眼睛。

  凭借夕阳的余晖能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古老城楼的轮廓。

  “这不会是哪里的景区吧?”

  “又或者,这是哪里的影视城,横店还是象山还是焦作?”:毕冉难掩激动的心情,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嘀咕着。

  “最好是还有剧组在拍戏。”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的城门,和之前去旅游看的那些诸如北京,西安的城门相比,这城门显得有些矮小,而城楼看起来有些陈旧,门的上方刻着‘易县’二字。

  毕冉弓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拼命的喘着气。这一路小跑过来可把本来就疲惫的他累得够呛。

  在城门下的毕冉有些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才把气捋顺,却发现原来城门早已经关闭了。

  “嘿!有人吗?”

  “咳……咳……”

  “开开门,行吗?”

  “咳……咳……”

  此时的毕冉牟足了劲向城楼上面喊,只是由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喝过水,喉咙撕扯的生疼,喊一句就得咳几声。

  片刻之后,还没有人回应,毕冉只能无奈的再扯着嗓子喊道:“开门呀!”边喊还边拍着陈旧脱漆的城门。

  虽然没人回应,但是城楼上面有着灯火,毕冉知道上面一定有人,只是没听到他的叫喊声而已。

  又饥又渴的他现在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叫喊。

  又过了十几分钟,毕冉已经把嗓子喊哑了,这才在城楼上面有个人探出了个头对着下面的毕冉喊道:“什么人在下面,叫唤什么,吵死人!”

  见终于有人回应,毕冉急忙用早已沙哑不堪的声音回复道:“哥们,开开门好吧,我路过你们这里,身上手机钱包不见……咳……在这荒郊野外的,帮帮忙吧!”

  “啥!嘛手机钱包?说的是什么胡话?”:那人似乎对毕冉说的话有很大的疑惑。

  “哥们,我又饿又渴,帮帮忙好不好?”毕冉哀求道。

  “哪里来的,不知道一更三刻城门关闭呀!”

  “宵禁不懂?”

  “赶紧给老子滚蛋!”:城楼上面的那人不耐烦的回道。

  这时毕冉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在城楼有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别理会他,可能是哪里来的流民或者乞丐。”

  这下可把毕冉急坏了,连忙喊道:“大哥,大哥,只要你开门,之后我一定重重酬谢你们!”

  “酬谢?”

  “莫非是落难财主?”

  “未必,下去开门看看再说!”

  虽然城楼上面的人没有回应毕冉,但毕冉隐约能听到城楼上面他们的对话。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笨重的城门后面断断续续的一阵响动后,城门开了一个足够侧身进入一个人的缝隙,一头戴这如斗笠一般帽子的人探出身子,一脸疑惑的打量着蹲在地上喘气的的毕冉。

  一路奔波,毕冉现在是狼狈不堪,浅蓝色的衬衫黑一块黄一块的,已经快辨别不出原本的颜色,原本笔直的西裤也不知道沾了多少泥土变得皱皱巴巴的,头发也如鸡窝一般乱糟糟的。看起来确实如乞丐一般。

  “大哥,你们剧组还没收工吧!能借你们手机打个电话吗?”毕冉看眼前这个人戴着斗笠般的帽子,身穿绣着兵字的蓝衣,像清朝官兵服饰。便以为他们是拍清朝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演员。

  “放你娘的狗屁,手什么机,骗我们下来开门,我看你是想死吧!”

  毕冉话语刚落就被眼前的这个人一脚踢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门里出来的穿着同样服装的三个人围住,其中踢他的那个人直接拔出腰间的刀抵在他脖子上。

  “你们干嘛,借个手机也没必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吧,仗着人多想打劫我呀!”:毕冉莫名其妙的,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就动怒。

  “千总大人,不是什么落难财主,就是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野和尚!”踢倒毕冉的那个人没有理会毕冉,而是看到毕冉衣着奇异,并且乱糟糟的短发之后,脸露失望伴带着不爽的大声说道。

  这时门里再次走出来一个人,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衣服上面没有绣着兵字,也没戴帽子,而是头前额剃光,后面留着长长结成辫子的头发。他慢悠悠的走到毕冉跟前,蹲下来看着毕冉冷笑着说道:“小子,我看你穿着奇怪,还说酬谢我们,你拿什么酬谢呀?”

  毕冉见这个人说话没那么冲就想站起来再回话,但是还没动,抵在脖子上的那把刀就又逼近一点。脖子上的凉意,让他马上感觉到不对劲。吓得他说道:“真家伙,你们想干嘛?”

  “我们想干嘛?还是说你想干嘛吧!”那蹲在他面前的千总大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不想干嘛呀!我就想借个手机打电……”毕冉急忙解释道,结果还没说完就“啪!”的一声被那千总大人狠狠的打了一耳光:“还在说胡话是吧!”

  “抓起来,可能是南明余孽!”那千总大人起身站了起来狠狠在毕冉肚子上踹了一脚。

  “是!”

  毕冉被踢的痛苦的身体蜷曲起来,还没缓过劲就被连扯带拉的拖拽起来。

  这时的毕冉似乎反应过来了,连忙尽力的想挣脱被人板着的手,脑子拼命的想理清自己醒来到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各种不合理的事情。

  “他妈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冉脱口说出自己的疑虑,但却没有说出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不靠谱的假设,而旁边几个守兵服饰的人一脸诧异,其中那千总大人喊道:“这小子想跑!”

  毕冉掉头连滚带爬的跑了起来,因为那几个人明显对自己不善,下意识就想着逃!

  “不会的,不会的……”:毕冉边跑边念叨着,此时的他始终不想承认自己是进行了所谓的穿越。

  “啊!”

  突然他后腰好像被什么硬物贯穿而入,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肚子处有一股热流释出,毕冉喘着气下意识用手摸了摸,黏糊糊的,而且越来越多。

  摸到从他后腰贯穿到腹部而出的硬物,如三个手指宽的锥状物体,那是什么?身后还有长长的棍状物体连着。

  还没等毕冉搞清楚,这东西就从他腹部向后拔出,失去支撑,他倒在了地上。

  感觉全身的血液都从肚子的创口涌出,很痛,只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在喊出来了。

  身上的温度好像随着涌出的血液一点点的流失,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迷糊:“我这是要死了嘛?”

  “千总大人,我看见他要跑,情急之下就用枪捅了过去!”

  “看来救不了,也罢!向上面说是南明奸细就行了。”

  “把尸体扔到无人的地方吧。”

  这是毕冉意识快消失之前最后听到的对话。

  “想不到,我……还没搞清楚状况,我……我这是要……”:毕冉瘫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话还没说完,毕冉就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这时周围的环境突然被一片黑暗笼罩,毕冉如灵魂出窍一般,灵魂漂浮出身体外面,手上沾满污垢和血液的手表指针开始向反方向快速转动,而毕冉的身体如同电影倒带一般快速回流。

  当手表的指针反转到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停止转动,手表上面的污垢以及血迹也已经消失不见了。毕冉的灵魂再次回到已经倒带回来的身体里面,这时黑暗褪去,手表的秒针再次跳动。

  “啊!”

  毕冉猛地睁开眼睛,惊恐的喊了出来,而周围又是之前那黑暗的环境。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惊慌失措的他口里不断的念叨着。

  不断的用手摸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腹部。

  “没事?”

  “没有伤口,怎么回事?”:毕冉不解的说道。

  一时之间充满疑惑及迷茫的他发现好像周围的环境又回到了之前的山洞里面,充满恐惧和迷惑的他嘴里念叨着:“难道我这是在做梦?”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