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破衣道人 寒山孤庙】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吾来此世开大道在线阅读

吾来此世开大道

仙侠 / 古典仙侠

28.6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3-16 21:14

书籍摘要: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若此界亘古为黑夜,那我就是照亮亘古的那束光,开明大道传仙圣,指引众生了真玄。术士魂穿异界古代,天降火雨,灵机复苏,致使天下大乱,妖魔鬼魅横行,方仙道装神弄鬼,存神,符箓,丹鼎,食炁,导引,西方佛门,香火神道,百家争鼎…仙佛万法,谁为掌道尊?书友群:764641042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摔了一个屁墩儿.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2名:1自强不息.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景阳大路高氏.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我真没想诛神啊在线阅读
这里有风华绝代的仙姑,还有妖冶的蛇女,狡诈的兔精,倨傲的仙人,弱小的神祇…… . “姜仙师,求抱大腿啊!”
boss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在线阅读
【新书《就在今日登天》已经发布】 行过小周天,念咒掐指决。贫道我本是真武观,得了道的小神仙…… 张小乙穿越大乾王朝,成了杭州真武观里的小道士。 读道经,修道法,斩妖邪。 杭州城里寺庙多,同行是冤家,总有两个和尚抢生意。 “呔!大胆秃驴,放开白素贞!” “道济,再不干正事儿魔方就臭了。” 【无系统,轻搞笑,轻松娱乐民间奇谈】
九幽河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符印仙缘在线阅读
本书又名《修仙,从印刷符箓开始》 古道把雕版往空白符纸上一按,一张全新的符箓就此大功告成。 他满意地点点头,一边自我陶醉,一边不忘冲着空气吆喝,“批发符箓,量大管够。道友且留步,打家劫舍必备的精品符箓,可要来上一打?”
驭古道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在线阅读
人死如灯灭,余烬可灼人。 每个生灵死前执念在身,容易滋生邪祟。 有人用符,有人用咒,有人用大神通,有人用风水阵镇压。 食君之禄,成君之憾,而宁宇帮他们完成执念。 【好想再看一眼我那年幼的儿子…遗憾奖励:锻炼一生的箭术】 【让黑天大妖脱困…遗憾奖励:白玉金狮的血脉神通】 ………… 【不知妖帝的宝座是什么滋味,好想坐一坐啊…遗憾奖励:纵地金光神通】 这世界有妖,有魔,有邪祟,有佛陀,有神,有仙,还有我。
梦还二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游走在聊斋世界在线阅读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意外穿越聊斋世界的肖云毅并没有太大的追求。 他只想到处走走,看看这不一样的世界。 兰若寺、画壁、陆判、画皮、辛十四娘…… 随着一段段经历,肖云毅发现这个世界似乎不太正常……
小小小演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蚍蜉问道在线阅读
川南之地,道门林立,沈恪穿越而来,成了道门中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弟子。  本来想戒绝纷争,凭着念珠的妙用平稳经营,却不想人世滔滔、如浪如潮,自他矢志长生的那一刻起,便已经被卷向风口浪尖了。  此后历经不知多少难行路、恶风波,终至神通大成、逍遥八极。  只是长生未曾见,却见身后云海苍茫、千山风雪,师友红粉,冢骨骷髅……
亦喜亦嗔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人生模拟:从探花郎开始在线阅读
“这垃圾人生一秒也不想呆了!” 云华因为一款名为《人生重开模拟器》的小游戏,重开成为了大夏王朝的新科探花。 这一世,他携带着满级的颜值和智力而活,同时,一道而来的还有三个附带天赋。 【神秘的小盒子(活到一百岁可以开启)】:实际上,十八岁以后,每个月可以开启一次。 【四叶草(你可能会有点小幸运)】:实际上,你很幸运。 【死亡重修(死亡后,你可以重生修炼)】:实际上,你不会死。 在这个儒生、武者、术士、修道者以及牛鬼蛇神共存的世界上,云华本只想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未曾想,被迫卷入层层的阴谋往事当中,却次次能够顺心如意。 大彻大悟后的云探花:“长得帅真的可以当饭吃!” ps:本书又名《顺心如意云探花》
安乐小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新白蛇问仙在线阅读
回首一瞬,浮云霎那间。 死亡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轮回不断,芸芸众生能做的只有放下执念顺其自然。 人生失意绝症身死,带着记忆转世重生为白蛇,岁月流逝,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记忆逐渐被兽性压制,蛇就是蛇,永远都不是真正人类。 变身女蛇妖寻求仙道。
舒楠泽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老头要修仙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大道断绝,仙魔陨落。 仙魔两界破灭,只剩下残破的幽冥界。 世界规则也随之改变,诞生了数之不尽的小世界,以及千奇百怪的灵物。
飞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吾来此世开大道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破衣道人 寒山孤庙】

  大梁宣化十五年秋,关中道,秦州兴元府,固城县郊一片桑叶林荫中,一个人影步履蹒跚的沿林荫小道而行,头上戴着破唐巾,身穿百补褐袄,腰系黄绳,脚穿草履。

  瞧着这人腰间黄绢丝條,却是个穷破道人,一手夹着把旧雨伞,一手提着个瓦瓮,约莫容得四五斤酒水,踩在雨后泥泞的小路上,这道人口中喃喃道:“出家人却把这酒当做性命,这么大的雨还要贫道去庄里给他买这脓血,走这十几里山路,老天有眼,叫他吃了肚痛…”

  说话自语间,走出了桑叶林荫,撇见前方雨后湿滑陡峭的山道,钟七暗骂一声,找了个干些的树荫底坐下,把瓦罐儿雨伞放在一旁,望着青藤树叶上滴滴雨露,不由思绪飘飞。

  钟七本非此世人物,他原先所在二十一世纪,读完高中便辍学进过工厂,做过销售,也创过业,然而一事无成之后,又回家继承祖业,做起了乡间丧葬一条龙服务的阴阳先生。

  平素在家与本家表哥堂弟,一起念念道经,学学巫傩法术,上个刀梯,下个火池之类,或者给人办些道场,作些法事之类的,钟七也渐渐沉迷于玄学。

  本一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不想一次突发高烧昏迷,他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的的到了这个世界,成了一个沿街乞讨的无名乞儿。

  奈何钟七除了会些装神弄鬼,啥也不会,四肢不勤,五谷不知,只好四处乞食,而且并无户籍路引,还差点遭官府押去,可谓受尽苦楚。

  钟七流浪乞讨之时,眼见官员,衙门,风俗,文字,地名儿,只以为大概是穿越到古代的唐宋时期。

  只是行走山野村里询问,阖里百姓黎庶大字不识,愚昧浑沌,有说朝廷是梁国,有说是秦国,还有说是蜀国,众口不一,不过大多说是梁国管天下,至于皇帝老儿是谁,这些深山百姓就更不知道了。

  也是与道有缘,钟七流浪月余,一路从蜀地剑门走到秦地兴元府,正好走到固城县正值冬雪,饥寒交迫,饿晕在午山将军庙门前。

  幸好将军庙老方丈慈悲,罐了一碗米粥从鬼门把钟七给拉了回来,见其孤苦伶仃,便收留了他,自此钟七也就在将军庙落了脚,当了个杂物道士,平素管管香火采购之事。

  后来通过与庙里道爷旁敲侧击的了解,得知此地儿朝廷国号大梁,掌有天下十三州已过百五十年,正是天下太平,国朝盛世之年。

  钟七彻底凌乱了,中国古代也没有个一统天下的大梁啊,只有南朝梁,五代梁,但也只占江山半壁,不曾混一天下有国柞百余载呀,也只能猜测该是平行宇宙,或是异界了。

  一晃穿越此世也有近一年了,落脚在将军庙,也过了半载,钟七也渐渐融入其中,习惯大梁王朝的风俗生活,经过多次尝试,对于回归二十一世纪,也不再抱有太大希望。

  歇息半晌,见天边乌云散去,露出阳光缕缕,钟七拾起酒瓮,夹着雨伞,迎着山岭间的道道彩虹云霓,脱下草履,赤脚踩着泥泞山道,步履蹒跚的朝午山将军庙行去。

  一路走了二三里山路,翻过一道山岭,正见前方一片桃岭,三枝两枝李树,路旁两排垂柳迎风飘荡,岭上一间道观,斑驳落漆黄墙围圆,占地约莫亩许。

  钟七喘口气爬上青苔石阶,两扇庙门禁闭,钟七叩了叩铜环,半晌之后一阵脚步声传来,里面人朝外问道“谁呀…今日初五,观中道爷正在斋醮,不奉香客”

  “是我回来了,开门开门…”钟七靠在门槛上不耐烦的再次拍了拍。

  这回里面终于传来门栓响动,吱呀一声观门打开,一个头束一字巾,一身葛衣打满补丁的邋遢道人伸出头来,见了钟七笑道“是泓师啊,又下山下采买去了么”

  这葛衣道人说罢接过钟七手上纸伞,见钟七只托个瓦瓮,再无他物,不由失望道“泓师下山也不买些油盐肉糜回来,庙里可有半月不沾油星儿了”

  “你说得轻巧,我又不管资财,你们想沾油星儿,去求贾道爷去,只要他给钱,贫道去买就是…”钟七轻笑说道。

  葛衣道人闻言苦笑着摇摇头,自提着油伞下去了,钟七一路往里走去,过了将军殿,直入后堂喊道“贾师兄,贫道回来了”

  正喊着堂内迎面出来一人,清瘦身姿,三十岁许,颔下蓄三绺短髯,头裹九梁巾,靛蓝道衣,云袜芒鞋,倒是仙风道骨,桌尔不凡,正是庙里掌事的贾道人,道号清风,闻言撇了钟七一眼,昂首道“是泓继呀…把酒放贫道房里吧”

  这将军庙连上钟七,共有五个道人,老庙主姓陈,道号空山,年纪虽不上七十,却得了个痰火证,终日卧房静养,吃饭如厕皆在房内,再不出门。

  只这后生道士俗家姓贾,道号清风,便是庙主,年方三十二。

  钟七年方二十四,道号泓继,便算二号人物,管庙中香火,因为识些经文,又能传道(忽悠),解签,因此余者道人恭称泓师。

  方才开门的道人姓池,也二十余岁,道号承泽,新进庙门不久,在庙中管后厨与迎客。

  贾道人还有个小徒,十七八岁,俗家姓李,道号承玉,旬日前丧父,回家奔丧去了。

  钟七唱了个诺,转入后堂把酒放在八仙桌上,转身出来,见贾清风正自修剪花草,想了想打个稽首道“贾师兄…”

  “有话直说便是,吞吞吐吐作甚”

  钟七犹豫片刻,直言问道“不知道月前托师兄弄的度牒可下来了么”

  贾清风转过身来望着钟七摇头道“这个要经过朝廷道录司审批,你又没有户籍,恐怕还要交些人事,上下打点一番…”

  贾清风说罢,见钟七一脸失望,又拍了拍钟七肩膀安慰道“你也知晓,如今观内香火一直不旺,咱们都还拮据,师父也要一直用药,还是日后再看吧”

  “都怪那西城的普贤庵,弄些烟云霞光,胡吹什么菩萨显圣,佛陀赐福,哪些愚民都抢着去烧香拜佛,搞得将军庙冷冷清清,咱们天天也食不裹腹…”钟七听罢有些愤然的骂道,想到这里他就有些恼火。

  贾清风闻言吓得一颤,连忙打断钟七道“休得胡言,那普贤庵有菩萨佛陀降临,咱们荒山小庙,可不敢去争他的香火,泓继你可不敢乱言,当心菩萨报应…”

  钟七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撇撇嘴,却是前些时日,固城西郊的普贤庵在夜里忽然放起烟雾霞光,钟七等人在午山也能瞧见,连观中道人都相信是真有菩萨佛陀降临。

  然而哪些烟云彩光,所谓的佛光瑞霞瞒得过这些愚人,可瞒不过二十一世纪见多识广的钟七,即便是相隔十余里,钟七也一眼看出端倪,不过是些用火药烧成的烟花罢了。

  不过也是此世火药并未普及,只有少数方仙术士知晓此物,佛家唤燃灯法,道家唤伏火法,只是配方秘窍却少有人知,至少将军庙的道士连名儿都没听说过,与满城愚民一般,见了火光烟花奉为神明。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