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洞房花烛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秦之开局抢了嬴阴嫚在线阅读

大秦之开局抢了嬴阴嫚

暂无评分/0人评过

历史 / 秦汉三国

50.02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秦为天子,二世而亡。”这是西汉贾谊对秦朝的盖棺之论。可是,你可曾想过,这样的结论就一定是事情的真相吗?毕竟,秦朝自立朝伊始,距离现在太过久远了。那段历史,就真的如史书所载的那样,一点儿出入也没有吗?出于这样一种考虑,我写了这么一个故事,不争对错,只探究一种可能。在这里,二世胡亥依旧暴戾不仁,荒淫无道,不过,很多人在这里都变了。吕雉变得温柔纯真,虞姬变得杀伐果断,巴柔,乌宓这些富可敌国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赵高只是个跳梁小丑,项羽不过一个提线傀儡,至于刘邦,一个见风使舵的投机者罢了。总之,所有人都与你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就连望夷宫内的一个老太监,都有着惊人的身份。而且,在这里有一个最大的反派,一直潜藏在暗处,这个人的身份,会让你大跌眼镜……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我要笑傲群虫.
    粉丝等级: 舵主
  • 粉丝第2名:壶中日月柚里乾坤.
    粉丝等级: 舵主
  • 粉丝第3名:古巷暮雪.
    粉丝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曹贼在线阅读
新书宋时行已上传,欢迎大家收藏  ————————————————————————  2011年,庚新倾力打造,一个小曹贼的故事。
庚新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吕布捡到一本三国演义在线阅读
人生如梦。 梦有尽头,醒来即是新的明天。 人生不如梦。 人生有尽头,尽头处却没有明天。 人生不知尽头,虽然浑浑噩噩,但每天都是快乐,因为明天就是希望。 人生知道尽头,虽然心中清楚归宿,但是喜,是悲?
人生如梦梦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砍翻三国在线阅读
大丈夫生于世,当提三尺之剑,砍翻天下。 这是一个重度网瘾青年,带着满级游戏大号,在汉末纵横无敌的故事。 读者群:492538007
两尺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我真不是吴国末帝在线阅读
东吴末年,内忧外患,四海烽烟,奸佞掌权。 孙皓心中想道:我既已穿越到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就定要竭尽全力,扭转乾坤!我必不是吴国末帝!
凛冽残阳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我刘璋,天下无敌在线阅读
龙榜现世,偏安一隅的刘璋,成为了龙榜第一的诸侯,至此,懦弱的刘璋,成为了天下诸侯口中的香饽饽,不甘为诸侯消灭的刘璋,只能奋起抗争,手握最强帝国系统,何惧天下豪杰......
葡萄唐唐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弃子在线阅读
身为灵帝的长子,废后的哑巴儿子,后世青年如何在三国时代争霸天下?
双木道人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我要做门阀在线阅读
西汉中期,民生聊困,国势日衰。 无数士大夫名士,纷纷高呼:张生不出,奈天下何!? 于是,谚曰:张与刘,共天下。 本书扣扣群:73927047
要离刺荆轲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从偷袭兖州开始在线阅读
自从周运知道穿越成了吕布,想起白门楼,始终感觉脖子凉飕飕的。 为了不被老曹砍掉脑袋,就只能先砍了老曹的脑袋。 对了,刘大耳朵可是帮凶之一,也绝对不能放过。 至于老陶三让徐州的戏码,也得改改,改成老陶让吕布。 还有袁术……。 剧透到此为止,想知道内容,请看本书。
系统在线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蜀臣在线阅读
建兴二年,公元224年。 蜀以大丧及南中叛,务农殖谷,闭关息民; 丞相诸葛亮已开府权专,殚精竭虑,图报托孤之重。 广汉郡什邡县郑家别园,一子负手而思:季汉可兴否?
茶渐浓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大秦之开局抢了嬴阴嫚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洞房花烛夜

  秦,二世元年。

  泗水郡,蕲县南郊,一座寨子傍泽而建。

  水寨之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一群粗布衣衫的大汉正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人群之中,一位身高一米八五的年轻人穿着红色喜袍,被七八个汉子围在中央。

  年轻人身形挺拔,五官棱角分明,一双锐利的眸子此时流露着喜悦的神采。

  “大当家的,兄弟们够意思吧,给你找了这么漂亮的个压寨夫人。”

  “是啊,大当家的,你可真是好福气啊!”

  年轻人听有人调侃自己,立马故意脸色一沉,佯装生气地道:“你们就会给我添乱!”

  话虽这么说,但眼神里的喜悦却丝毫未减。

  出言调侃的几个汉子见状,一碰酒碗,干了碗里的酒。

  “大当家的,你说这话可就有点儿没良心了。”

  “我们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可是没少操心那!”

  “是啊,是啊,大当家的!”

  年轻人闻言,笑着拍了其中一人的肩膀道:“好了好了,不说了,喝了这碗酒,我得回房了,呵呵!”

  这下,一伙儿粗汉子更加起哄了。

  “大当家的,你可悠着点儿,别把床给弄散架了!”

  “是啊,嫂子身子柔弱,可经不起你折腾!”

  “哈哈……”

  顿时,大伙儿爆发出阵阵哄笑声。

  年轻人也不管他们,一仰脖子干了碗里的酒,脸色微微一红,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们吃好喝好,酒敞开了喝啊,今天高兴!”

  这个年轻人叫李战天,三个月前来到了这大泽乡水寨。

  原本,他只是路过这水寨,没想到却被人暗中偷袭,中招之后给劫了过来。

  这里原先的大当家见他浑身上下除了有个破布包,外加里面的一些破烂之外,浑身上下一点儿油水也没有,一气之下就要杀他泄愤。

  没曾想,缓过劲来的李战天直接给他们来了个反客为主,鸠占鹊巢。

  挣断绳子后,他不仅杀了原先的大当家的,而且还霸占了这风景秀丽的寨子,做了扛把子。

  不过,李战天跟原先那家伙明显不同。

  自从占了这水寨后,便给大伙儿立下了规矩,只许劫富济贫,不能无故伤人,欺压良善。

  但不知这帮王八羔子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在十多天前劫道时给劫了个女子,还美其名曰是给自己抢个压寨夫人。

  说句实话,虽说今年已经二十六了,不过由于之前一直在部队里,至今依然没有女朋友。

  因此,当这女子一被带到自己面前,李战天的心脏就不争气地跳了起来。

  抛开那一身裁剪得体的绫罗绸缎衣裳不算,那脸蛋,那身材,那一眸一笑,可都是勾魂摄魄,美得不可方物般的存在。

  更让李战天受不了的是,那自内而外透出的那股子又纯又欲的气质,着实让人难以抵挡。

  李战天知道,自己应该是彻底沦陷,不能自拔了。

  虽说从女子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的内心极不愿意嫁给自己这么一个草寇。

  不过李战天却有信心,能够用自己的真心呵护赢得女子的芳心。

  之所以这么急着跟这女子拜堂成亲,其实倒也不是李战天自己的本意。

  按照原先的想法,李战天打算跟她慢慢相处,时间久了后,水到渠成地将她拿下。

  可是,寨子里的兄弟急着喝喜酒,一直在李战天的耳边吹风。

  说不管什么女人,只要你征服了她,她自然就会顺从你,让他一定要主动些。

  刚开始,李战天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

  不过,说的人多了,加之李战天自己本身的恋爱经验近乎为零,这样时间一久,他的内心也慢慢产生了动摇。

  于是,在一群人的怂恿下,便半推半就采纳了大伙儿的意见。

  摇摇晃晃跨进房间,李战天立马从里面一把将房门紧紧锁死。

  红烛高烧,灯火摇曳,新房内的景致尽收眼底。

  一身红色衣袍的女子端坐在床边,头上盖着绣花红盖头。

  李战天醉眼朦胧,踩着重重的步子向前,直愣愣奔着床边而去。

  就在他似乎已经可以嗅到女子身上的馨香之时,女子突然掀开盖头站了起来。

  “别过来,要不然我死在你面前!”

  李战天大惊之下,酒也一下子醒了大半。

  他赫然发现,女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把短匕,此时正架在自己雪白的脖子上。

  见此情形,李战天猛然收住了脚步。

  “你……你别冲动,先把匕首放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一边说着,李战天的脚不停地以微不可查的幅度向前移动,嘴里却没有停歇。

  “姑娘,我们都已经拜过堂了,怎么也算是正式的夫妻了,你这样……”

  女子闻言,立马柳眉倒竖,怒目圆睁,暴跳如雷道:“那是我被逼的,并非自愿!”

  李战天听了,当即放缓语气道:“即便不是自愿,那我俩也已经是拜天叩地了,而且,还有我那么多兄弟见证,你不会……”

  女子听了这个,顿时凤目漠然,嗤笑一声。

  “那是你的事,我可从来没答应嫁给你,再说了,就你这贼寇身份,娶我?你配吗?”

  李战天听罢,讪然笑道:“你什么身份?姓甚名谁?来了十多天了,我问了你不知道多少遍,你死活也不说。”

  “你不说,我便当你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这应该不算是我的错!”

  女子闻言,冷冷一笑道:“我乃大秦……”

  “哐当~”

  话没说完,李战天一个飞身猛扑,电光火石之间左手将匕首打落在地,右手一把揽住了女子的纤细腰肢。

  “你放开我,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

  女子在李战天的怀里不停地挣扎。

  而他也顾不得刚刚被匕首划破了手掌,将女子的身体抱得死死的。

  “你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咬舌自尽了。”

  此言一出,李战天立马吓得又松开了对方,不过,却将地上的匕首一脚踢到了角落里。

  女子或许是由于刚刚挣脱李战天的束缚时太用劲儿的缘故,此时面色变得通红,一抹绯色一直延伸到了脖颈,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

  李战天见状,知道今日想让自己这夫人接纳自己,肯定是有些困难,看来只能再等些时日了。

  稍加思索后,李战天无奈叹息道:“算了,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你好好休息吧。”

  话音落下,李战天便捡起地上的匕首,转身向门口走去。

  可是,就在他拉开门栓,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女人有些着急的声音。

  “你……你去哪里?”

  李战天闻言,内心顿时一喜。

  “难道,这女子回心转意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激荡了三秒,便被女子接下来的话打碎了。

  “你在这里打地铺,夜里保护我!”

  李战天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又起了一丝涟漪,但很快便又消散无影。

  “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我只是顾及你的面子,没有别的意思。”

  李战天的内心不知怎的,听了女子的这话,竟然生出了一丝莫名的感动。

  转身望着凤目流转,脸颊飞起两抹红晕的女子,李战天默默从柜子里抱来被褥,打起地铺来。

  待李战天和衣躺下,女子这才也上了床。

  不过,此时的她却一直望着躺在地上的李战天,眼神中的戒备之意未消。

  这一夜,女子辗转反侧,李战天也是久久未眠。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